看到蘇晚紅著眼睛來敲門,尹晴著實嚇了一跳。

「尹晴,今晚要麻煩你了。」蘇晚低聲說。

「小晚姐,你跟我客氣什麼呀!」尹晴有些好奇,「你和宋總吵架了?」

蘇晚抿了抿唇,明顯不想討論這個話題,「洗手間在哪裡,我想去洗個澡。」

「哦哦,在那邊,我給你拿洗漱用品。」

尹晴翻出了新的毛巾牙刷遞給蘇晚,拍拍她的肩膀,「你先去洗澡吧。」

「嗯,謝謝。」

蘇晚進了洗手間沒多久,尹晴的手機就響了,是有微信進來。

尹晴眼睛一亮,是宋總!

宋涼生:蘇晚在你家嗎?

尹晴:在在在!宋總,你們吵架了?

她等了很久,宋涼生才回復了幾個字:照顧好她。

然後後面就沒動靜了。

尹晴放下了手機,琢磨著等下要不要幫著宋總勸勸蘇晚。

雖然她不清楚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夫妻哪有不吵架呢?

可是,等蘇晚洗完澡出來,卻完全沒有聊天的意思。

「小晚姐,你和宋總是不是吵架了?」尹晴小心翼翼地問道。

蘇晚輕輕笑了笑:「沒。」

尹晴不死心,又接著說:「我覺得宋總對你很好啊,你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蘇晚問她:「有枕頭被子嗎?」

「有。我去給你拿。」尹晴轉身去拿。

蘇晚接了過來,就在客廳的沙發上睡下了。

尹晴撓撓頭,想要繼續開口,可是蘇晚已經閉上了眼睛。

她只能燦燦地說了聲「晚安」,只好回房間去睡了。

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蘇晚輕輕坐起來。

她打開了一盞小燈,把紙盒拿了出來,放在桌子上。

打開紙盒,裡面的陶瓷小獅子果然碎成了一塊一塊的。

蘇晚在看到的一瞬間,差點就哭了。

這是她在父母離世之後,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禮物。

她很在乎。

蘇晚拿出了在路上買的502膠水,細心的拿起一塊瓷片,開始拼起來。

夜漸漸深了。

蘇晚看著手中碎成不樣子的小獅子,難過不已。

不管她怎麼拼,都沒有辦法拼回去了……

忽然,一塊碎片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把碎片撿起來,放在燈下,才看到上面刻著「蘇晚」兩個字。

她的身軀微微震了震。

顧朝夕不是說,這個是覺得好看,順手買的嗎?

如果是順手買的,為什麼會有她的名字?

這明明……就是定製的啊!

蘇晚的心裡更加難受了。

她的小獅子,她的生日禮物,她沒有保護好…… 私魅會所的酒吧。

宋涼生坐在吧台邊上,一杯杯喝著悶酒。

季寒推門進來的時候,就看到宋涼生的面前東倒西歪的堆了一堆酒瓶。

「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喝悶酒?」季寒走了過來,在他的身邊坐下來。

宋涼生沒吭聲,漫不經心地搖晃著酒杯。

「心情不好?」季寒觀察著他的臉色,嘗試著問道。

宋涼生還是不做聲,悶悶不樂的繼續喝著。

「是因為那個孟嬌?那種女人,你只要給她錢,分分鐘上一百次。換個代言人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季寒拍著他的肩膀說道。

宋涼生轉過頭,眼神凌厲地落在季寒的臉上。

季寒燦燦地收回了手,「好好,就當我沒說過,你宋少爺怎麼看得上那種貨色。」

孟嬌被取消了宋氏代言人的合同,被扣上了自己故意弄傷臉,影響宋氏產品的帽子。

重生之妃常逆天 被宋氏的律師起訴,索賠一大筆違約金。

孟嬌狗急跳牆,就自爆了在電腦店裡,她被迫砸電腦的事情。

雖然被壓下來了,但是多少對宋氏還是有點影響。

過了一會兒,季寒又繼續湊近,問道:「你和夢夢和好了嗎?」

聽到藍夢的名字,宋涼生喝酒的手頓了頓,但是繼續很快若無其事的繼續喝酒。

季寒不死心,嘆了口氣,鬱悶地說道:「當初夢夢走的時候,你就不該隨隨便便找個女人結婚。現在夢夢回來了,你說你準備把她怎麼辦?」

宋涼生端起酒杯,慢慢喝了一口:「還能怎麼辦?她當初走的時候就該知道,我不會永遠在原地等她。」

季寒忿忿不平地說:「她當初離開你也是迫不得已的,你怎麼一點兒都不理解她?」

宋涼生轉頭看向他,語氣裡帶著朦朧的醉意:「你就那麼希望我們複合?」

「難道你不要夢夢了?」季寒震驚地反問道。

宋涼生沒有回答,修長的手指輕輕摩挲著酒杯杯口的邊緣。

季寒神色無比嚴肅地看著宋涼生,用一種過來人的語氣,語重心長地說道:「誰在年輕時候沒犯過錯?改了就是了!」

「夢夢是個多麼驕傲的人,當初你爺爺逼著她和你分手出國,她一個女孩子跑到到無親無故的國外,硬是闖出了一片天地,成為了炙手可熱的大明星。」

「她這麼努力,就是為了能配得上你,讓你爺爺同意你們。難道你一點兒都看不到她對你的付出嗎?」

季寒連連搖頭,「你們才是最適合的一對。大家朋友這麼多年,我真心希望你們能和好,解除誤會,重新在一起。」

宋涼生的聲音很冷淡:「可我已經有蘇晚了。」

「蘇晚?」季寒冷笑著:「她根本配不上你!」

宋涼生淡淡地掃了他一眼,拿了自己的外套就要起身。

「涼生!」季寒試圖攔住他,「你會後悔的!要是真的失去了夢夢,你到時候哭都找不到地方!」

「你怎麼知道我會哭?」宋涼生懶懶掀起眼皮,「感情的事情,我自己都弄不清楚,你能比我更清楚?」

他推開了季寒的手,朝酒吧外面走去。

「要是夢夢有了你的孩子呢?」季寒在他身後大聲地喊著。

「有了再說。」宋涼生背對著他,冷冷丟下一句,大步離開了。

「靠!」季寒把酒杯重重放在了桌上,扔了幾張鈔票,也轉身走了。

等到他們都走了,坐在角落的秦朗才哼了一聲,然後一臉憤怒地看向身邊的男人。

「三哥,這個宋涼生簡直太賤了!吃著碗里的,還看著鍋里的!」

顧朝夕掀了掀眼皮,卻沒抬頭。

秦朗繼續生氣地說道:「我上回就說看到那小子和藍夢眉來眼去的,他們果然有一腿!我家小晚晚真是太可憐了!!」

顧朝夕悠悠然地站起來,取了自己的外套,性感的身材被凌厲的剪裁修飾得完美無比。

「三哥,我支持你把小晚晚給搶過來。憑你的容貌和實力,完全碾壓宋涼生那個混蛋!」

「還有你這個病嬌的怪病,以後小晚晚跟了你,一萬個放心!因為你除了她,根本不能接近任何女人。就算是你想出軌,也是沒有可能的,哈哈哈!」

顧朝夕斜眼看了他一眼。

秦朗立刻乖覺地閉嘴。

「我是三哥,不是小三。」顧朝夕拍拍他的肩膀,在秦朗反應過來之前,人已經走了出去。

顧朝夕站在酒吧的門口,靜靜地看著漆黑天邊的星辰。

他想起自己跟秦朗說的話,忽然就勾唇笑了。

俊美的臉上滿滿都是自嘲。

「當別人的小三么……」他笑:「我還真想試試。」



蘇晚沒想到宋涼生竟然會找到這裡來。

她看了看身邊一臉心虛的尹晴,才反應過來,這傢伙早就叛變了。

尹晴笑聲地說道:「小晚姐,你就聽聽看宋總想說什麼嘛!」

她說完,就一溜煙的先跑上樓去了。

蘇晚輕嘆了口氣,朝著路燈下的宋涼生走過去。

她面無表情地說著:「你決定什麼時候公開沒結婚的消息,打電話通知我就好了,我會全力配合你的。宋老那邊我會親自去請罪的。」

宋涼生沒吭聲,只是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著她。

蘇晚冷淡地說著:「還有我放在別墅的東西,我會找時間去拿的。」

她的安排很詳細。

離開他之後的每一件事情,她都有計劃。

可是她的計劃里,唯獨沒有他。

蘇晚一口氣說完,扭頭就走。

可宋涼生哪裡會讓她那麼輕易的走掉。

他抬起手,輕而易舉的將她給拉了回來,死死按在懷裡。

在蘇晚開口驚呼的時候,他卻忽然低下頭吻她。

冰涼的唇擒住她的,狠狠地啃噬著。

蘇晚被他突如其來的吻給愣住,隨即就在腦海里浮現出,他親吻每一個女人的畫面。

她開始瘋狂的掙紮起來。

她又氣又惱,搖晃著小腦袋,躲避著他的吻。

卻被他伸出手,死死扣住她的後腦勺,讓她動彈不得。

蘇晚便用牙齒咬他,用手打他,用腳踢他。

招數用盡。

宋涼生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一般,全部注意力都在唇間那抹柔軟上。 宋涼生吻得粗狂又暴力,直接在用牙齒咬著她的唇和舌,撫摸她腰線的手也在大力地揉著。

蘇晚完全不配合,他吻她,她就咬他。

兩個人就跟是在牙齒打仗一樣。

一吻結束,兩個人都氣喘吁吁。

宋涼生眸光深沉地望著她,抬起手擦了一下自己的唇。

手背上擦下來一抹鮮紅的血跡。

剛剛蘇晚找到機會,發狠地咬了他一口。

他的嘴裡全都是酒精的味道,蘇晚覺得自己的口腔完全被污染了。

她抬起手,狠狠地擦著自己的嘴唇,就像是上面沾了什麼噁心的細菌一樣。

噁心得讓她想吐!

蘇晚滿臉嫌棄的冷笑:「宋涼生,你有需要就去找你的女人,一晚上換一個,一個月你都不帶重樣的,你又何必跑到這裡來羞辱我?」

宋涼生聽到她那樣冷嘲熱諷的語氣,瞬間就沉了臉。

「你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宋涼生朝前面跨出一步,蘇晚立刻就朝後面退了一步。

她就像是警惕的小動物一般防備著他,「不要再碰我,我怕得病。」

宋涼生只覺得一股血直衝腦門,差點氣得腦溢血。

他在蘇晚的面前,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姿態。

從來都是蘇晚愛慕他,順從他,從他的腳底仰視著他。

現在這個女人開口閉口就是要分手,肆意踐踏他驕傲的自尊,這讓宋涼生覺得忍無可忍!

他眯起了眼睛,危險地看著她,薄唇吐出刻薄的話語:「嫌我臟?你以前不是巴不得我上你嗎?我看你一眼,你都能高朝!現在不讓我碰了?」

蘇晚紅了眼,死死地咬著自己的唇。

她已經知道錯了,已經深刻的了解到他和藍夢的感情了。

她不會再對他糾纏不休了,只想過清靜的日子。

可,為什麼他還不放過她?!

她承認,在這場感情的對峙上,她一敗塗地,狼狽不堪。

八年前是這樣。

八年後還是這樣。

她……承認她輸了,還不行嗎?

事到如今,已經無話可說了,蘇晚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

宋涼生見她扭頭就走,馬上衝上去攔住了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