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究竟是什麼東西!」

李檬大喝一聲

屋子裏叮了咣當的

進入屋子裏的新郎兩人好似陷入了打鬥之中

「桀桀桀……」

一陣怪笑聲突然傳出

在這夜中顯得詭異無比。

外面幾人卻是對此無動於衷

甚至還雲淡風輕的喝上了茶水

「這下咱們的隊伍之中又要增添一名厲害的天賦之子了……」

「這女子還是那青雲宗的弟子呢,所生出的天賦之子應當是他們中最厲害的那個了……」

「只可惜,為了不引得那狗屁青雲宗察覺,只能發出了這麼一道求助信息,否則,就應該下令傳道讓其中所有的女弟子都來此的消息,桀桀桀……」

「這樣的話…那咱們的天賦之子豈不是更要不得了?」

幾人一人一句陰陽怪氣的接話

而這話落到了炎曦月兩人的耳中,無端讓兩人起了一身冷汗

互相對視一眼

原來,這任務竟是這些人有預謀特意求來的?

在夜色中,幾個人面容竟是緩緩發生了變化

那原本只微微發白的皮膚此刻變得青白,眼瞳也詭異的變得全黑

炎曦月驚愕瞪大雙眸

這些人居然都是魔修?!!

大腦飛速運轉

這詭異的詛咒是從十幾年前便開始的,那麼就說明魔修一直都在暗處籌謀着什麼

而這裏只是個四大宗門都鞭長莫及的不起眼小村莊

這些魔修蜷居在此究竟是在做些什麼?

天賦之子?

看來之前他們得到的這些魔修刻意傳出的消息有誤

真正的重點在於新娘,以及新娘腹中的孩子……

此時那幾個魔修再次開了口

「不是說還有幾個弟子么?帶上這個女人,咱們才抓住了六個啊……難不成,只來了這麼幾個?」

「誰知道呢?謹慎點總沒錯,可不能讓這青雲宗弟子將咱們精心營造的這一切被傳了出去。未來天賦之子可是都要去追隨大人,成為征戰這天下的一把利劍呢!到時候我要好好看看這天下人是如何被嚇破膽,那幾個噁心的宗門如何毫無反抗之力的被滅了!」

那人說的興起

炎曦月心下卻更加嚴肅

這天下是註定要不安生了……

單是不知在暗中籌謀了多少年,以及在這偏僻的小村莊行事,還能做到無人發現

就說明魔修的不可小覷

這十幾年來,想必這小村子裏應該都被魔修所控制

甚至年幼的孩子,都是那魔修口中的天賦之子……

一句話來說,她們幾個人現在的處境其實非常危險……

一側的屋子裏

已經沒了動靜

炎曦月深知不可再拖沓下去

但是外面這些人是萬萬不可被驚動的,否則,以她二人之力

只怕逃不出這村子……

意念一動

空間里木架上沉寂許久的瓶瓶罐罐終於不再靜置於原位

瓶瓶罐罐放在腳下

她熟練的混合

緩緩抬手,其中液體從瓶中懸起,在手掌前變換形狀

片刻,水珠分離

一排冰刺橫列開來

一側正焦急的龐虎滿是褶子的眼睛再次睜大

炎曦月順着微風將手中冰刺揮出

片刻

幾人無聲倒在了桌面上

精神力撲開

夜晚中再無旁的動靜

她當即起身快速靠近了那喜字房間

屋子內的情況在精神力的覆蓋下,看的一清二楚

為了防止那新郎看到她

炎曦月隱在了窗外牆根處

她眼睛一眨都不眨

身子瞬間如同鬼魅般的閃過窗戶

而手中剩餘的冰刺也順着刺出

呼嘯的風蓋過了透過窗紙那一瞬間的響動

炎曦月默默數着數

一,二,三

「撲通……」

倒地的輕微的響聲響起

下一秒,她再不猶豫的閃身進入其中

龐虎隨後將門緊閉。 現在的孩子,都已經這樣早熟了嗎?

衛小米無心管這些,她跟在秦寒身後,一直陪着小心。

倆人轉了好多地方,直至天黑,將周圍狀況大致摸清。

第三基地佔地面積極大,暫時分三十多個生活區,每個生活區的情況都不相同。

像一至十生活區,依次居住有權有勢的人及其家屬,或一些異能者也住在裏面。

這裏不僅住房好,環境算過得去,治安也是最好的了。

每到晚間八點到第二天早上六點之間,這些小區都供有照明電。

自來水管里是沒有水供應的。

所有人家的飲用水,必須自己花晶核購買。購買地點,就在各個小區的管委會門口,有軍用卡車拖來一桶桶的潔凈水,每桶十個晶核或五斤糧食。

其他生活區的情況就不怎麼樂觀了,不僅全天候沒電,飲用水的質量也很糟糕。

那裏大多都住着普通人,或是從別處逃難來的倖存者,他們食物和水源也必須要買,還要支付房租,很多家庭因收入低微,常常入不敷出。

現在情況還不是最糟糕,因為大多數人家多多少少還有點餘糧,畢竟,進入這種黑暗時期的時間並不長。

「秦寒,還生氣啊。」衛小米討好地拉了拉秦寒的袖子。

「哼!」秦寒依舊不怎麼想搭理她。

「要不,咱們另外租一套住宅,不跟他們住一起。」衛小米儲物戒里有一千多蟲子晶核,毛彬彬那裏還有一千多,他們即便提前支付一年的房租也沒問題的。

「你說的啊,可不許反悔!」秦寒似乎滿意了,臉色也沒之前那麼臭,「咱們明天就去找李強,請他幫忙再選套房子。」

他可算受夠了做衛家女兒的憋屈,既不能罵回去,也不能打回去。他遠遠的避開還不行么?

「那毛爺爺和毛奶奶他們怎麼辦?」也把他們搬走?衛小米有些頭疼。

只要她倆一走,胖子肯定要跟着,那毛彬彬就不用說了,絕對不會單獨留下的。

毛彬彬一走,毛爺爺和毛奶奶必定要帶着,那毛俊兄妹也……哎喲,還有那個被她撿回來的小張玥,肯定不能留在衛家那裏的。

衛小米有點犯愁。

她不是想拋棄家人,只是,秦寒決意不跟衛家住一起。她現在又是秦寒的身份,絕對沒有理由留下來照顧他們的。

要是衛小秀也是異能者就好了,就由她照顧父母和弟弟,自己再在一旁暗中資助點,日子也就能過得下去了。

衛小米取出手裏的一管激化液和一瓶能量液。

「秦寒,你把這個拿去給我姐姐吧。」

「你自己為什麼不拿去?」秦寒白了她一眼。

「你確定要我拿去?」衛小米眨着眼問。

秦寒皺着眉頭,一把奪過激化液看了看,抬眼看向衛小米:「給你姐姐的?」

「是啊。她只要有了異能,就能帶着我父母好好生活了。」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跟秦寒再換回來,唯今能做的,只能先讓爸媽他們能自食其力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