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媽咪!

期待的心情瞬間被打回原地。

小傢伙雙手用力,推開了秦舒,從她的懷抱里掙脫出來。

一秒記住https://m.net

這一瞬間,秦舒失落不已。

對上孩子那看陌生人的疏離防備的眼神,她心底深處被狠狠刺了一下。

巍巍,我是媽咪!我是媽咪啊!

心頭瘋狂呼喊著,恨不得馬上母子相認。

可她最終還是憋了回去,揚起一抹溫馨友好的笑容,說道:「小朋友,走路要注意安全啊。」

巍巍緊咬著嘴唇,大大的眼睛裡帶著一絲困惑。

這個漂亮阿姨不是媽咪,為什麼會讓他有種跟看到媽咪的親切感呢?

一定是太思念媽咪,出現錯覺了!

小傢伙這麼安慰著自己,心裡卻又難過起來。

媽咪走了,再也回不來了……

他失落地低下頭,往外走。

知子莫若母,秦舒一瞬間就看懂了孩子的眼神變化。

看著他被傷心包裹的小小身影,她心裡也無比沉悶,一陣陣疼得揪起。

這時候,明管家和尚敏母女倆先後追了出來。

看到明管家,辛寶娥才注意到,原來剛才那個小孩是秦舒和褚臨沉的孩子。

明管家直接去追巍巍。

尚敏則在兩人面前稍作停留。

「金太太。」辛寶娥率先朝打了個招呼。

這個稱呼……讓尚敏心裡有些不高興。

她和金繼龍夫妻關係並不好,而且已經離婚,她過去幾年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擺脫夫姓。

這位辛四小姐畢竟是京都來的,大概,不知道他們夫妻倆的情況吧。

尚敏勉強點頭應了下,說道:「兩位稍等,我先處理一下孩子的事情。」

說完,目光掃過秦舒,卻在觸及那張絕美的臉龐時,怔了一下。

好美的女人!

快速壓下心裡的驚艷,她牽著金子倩朝巍巍追了過去。

辛寶娥和秦舒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看到這一老一大一小三人,圍著巍巍勸說的場面,忍不住湊了上去。

辛寶娥只想來買藥材,沒打算多管閑事,但那孩子是褚家的小少爺,自己還是應該表達一下關心的。

秦舒就更不用說了,她比任何人都在意寶貝兒子。

從尚敏和明管家勸說的內容里,大概弄懂了前因後果。

原來他們是為了讓巍巍走出「失去母親」的陰影,好心安排他跟金子倩去遊樂園玩,放鬆心情。

秦舒不由想到了溫梨昨晚對自己說的話。

巍巍真的是因為自己,莫名承受了這個年紀的孩子不該承受的傷痛。

愧疚浮上心頭。

這一刻,她咬咬牙,站了出來,「巍巍。」 大鬍子身後的丁瑤三人默不作聲,事實上心中情況根本輪不到他們張口,在座的都是長輩,哪裏有他們插話的份,可是他們就是有些不明白,為什麼他們總覺得師父提到古墓有些興奮?沒看見另兩位鬍子都快揪掉了嗎?他們師父這種興奮從何而來?該不會是有什麼特殊癖好吧!

聽完大鬍子的話,馬村長的神情明顯有些鬆動,仙劍宗,葯門,道家,都是大宗門,即使是發現了什麼也應該不會對外說些什麼,心中微微有些放鬆。

「後山確實有塊古墓。」

果然,三人心照不宣,暗中握緊了手,古墓這玩意其實還是很少的,只有修士大能,或者名門貴族才會有古墓,古往今來,名門貴族的古墓都有人保護,唯有那些零零散散的修士大能古墓才能落在荒郊野外,但是不論是哪一種,只要能找到一座古墓,就意味着發財了,因為這些古墓陪葬品很豐富,有的是靈器符籙,又或者是靈石,這都是他們需要的修行資源。

本以為只是普通的靈異任務,沒想到居然牽扯出了古墓!

「您是怎麼知道這塊古墓的?」仙劍宗吳靜之問道。

「唉!這是我們臨河村代代村長口耳相傳的事情,那古墓其實是個萬人坑!」

聽到這裏,所有人都是神情一凜,顯然都想到了那件事情。

「你們都知道了吧!我們臨河村的護城河從何而來,就是後山的先輩們挖出來的,五百年前,人族靠着這條護城河戰勝了火翼鳥一族,當時的人為了回報這群死去的將士,給他們修建了巨大的古墓,用來祭拜,同時又把殺死的火翼鳥當成了陪葬品,一起葬在後山,本來村民們還是有每年祭拜的傳統的,可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那巨大的墳墓上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居然寸草不生,很多村民覺得此事不詳,就陸陸續續斷了祭拜,只有我們這些當村長的,每年清明,寒食前去祭拜。」

原來是這樣,學過這段歷史的人都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心中更是生出的是敬佩之情,只是這古墓寸草不生是怎麼回事?按理說人族的幾萬修士的屍骨埋在這裏,應該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再結合之前的事情,這座古墓儼然已經變了質,那古墓的裏面應該出現問題了,可能還是大問題。

「你們除了請官府的人過來查看外,有沒有其他修士來查看過?」

目前掌握的情報太少,根本不知道裏面發生了什麼,不能輕舉妄動,還是了解一些情報的好。

「發現官府的人靠不住后,我就向附近的小宗門求救過,畢竟出現了幽魂,還出了人命,必須要上報,小宗門確實派人了,可還是沒有一人活着回來,我也是怕了,這才向大宗門發佈了任務,可是負責發佈消息的人說了,沒有確切的證據,不足以發佈高級任務,只能發佈低級任務,沒有辦法我就向四大宗門發佈了任務。」

仙劍宗的吳靜之摸了摸下巴的鬍子,一臉的沉思,說道:「小宗門的修士也沒能活着出來嗎?」

中年道士雲隱摸了摸八字鬍問道:「死亡人數又增加了?」

大鬍子也摸了摸自己的鬍子,這種時候好像他不摸鬍子就不合群一樣,問道:「還有一個宗門是哪家的?」

所有人看向大鬍子,目光很複雜,這種情況下關注點不是應該在怪物身上嗎?為什麼這人的關注點有些奇怪?

「我說的不對嗎?」大鬍子撓了撓頭不明所以,這村長自己說他給四個宗門發佈了任務,這裏已經三個了,另一個宗門呢?

「另一個宗門是我們!」這個時候,屋外傳來了渾厚的聲音,一個身材魁梧的人出現在所有人視線里,只見這人上半身穿了一件無袖的黑色的上衣,敞開了胸襟,露出了古銅色的大塊肌肉,和手臂上的肌肉,來人身高最起碼有兩米五高,雙手環抱,只要往那裏一站就有了十足十的壓迫感。

這人的身後還跟着三個小胖子,肥嘟嘟的,也都有一米七八左右的身高,四人什麼也不做,只是往那裏一站,光是氣魄就能壓人一頭。

不過這大漢也不算魯莽,進來后還是對幾人微微抱拳,已示見過,身後的三個小胖子也行了禮,可是任誰都看出他們臉上的傲氣。

光是看着對方的裝扮,眾人就知道這人是哪個宗門的了,就這身肌肉就能看出這是戰宗的人。

在眾多宗門中,戰宗是一個特殊的宗門,丹田的存在是為了儲存靈氣提高修為,可戰宗卻完全忽視了丹田,吸收的靈氣全部都用來淬鍊肉身,讓他們的肉身更加強大,這都是為了培養戰場上的戰士們,不過,這些人耐打力也是驚人,同階級的修士遇見他們都討不到什麼好處,可見肉身執強悍。

喬大柱是戰宗的一名執事,他也是接了任務才帶了三個徒弟來長長見識的,畢竟沒見過真槍實彈的戰士不是好戰士,他得培養出出色的弟子,驚艷世人,讓人不可小瞧了戰宗的人。

看見這體型,這架勢,在場的三大宗門都緊縮眉頭,難怪都說不要輕易招惹戰宗的人,這一身肌肉的爆發力,要是突起傷人,他們恐怖無法還擊,畢竟戰士的爆發力和速度都遠超修士,而作為修士,想要攻擊對手,還需要勾勒文字,若是勾勒的遲了,早就被戰士給近身打死了,除非是高階修士。

一時間,在場的人都有些沉默,畢竟他們修士和戰宗幾乎不打交道,這一時間碰面還真的不知該說些什麼,氣氛有些尷尬。

幾乎要被人群淹沒的丁瑤,費勁的扒拉出一個空間,她剛剛只看見一個巨大的影子將自己籠罩,有種有了一些好奇,便向想看這個大塊頭長什麼樣子,結果,對面的人太高了,顯然超出了丁瑤的視線範圍,結果一個屁股蹲摔坐在地上,這才看見了頭,我的天,丁瑤第一次看見這麼高的人,感覺這人一巴掌就能拍死自己,這特么就是個巨人吧!

。 學校舉行節日的活動,每一個班級都要安排節目。

由學生們組織,然後要上台表演。

每一個班級都在為這個活動盡心儘力的操辦,臨近寒假,都聞到一股濃郁的節日氣息。

過年是每一個學生最喜歡的節日,但同時也是同學們比較頭疼的一個節日。

因為在這個節日,但凡來家裡拜年的親朋好友都會問上一句孩子在學校里的成績怎麼樣。

當然,這對於陸家的孩子來說並不是問題。

「咱們班要表演什麼活動?」

有同學滿臉期待的問道。

「唱歌。」

「跳舞。」

「講相聲。」

同學們紛紛表態,都熱情地參與這次的活動節目討論裡面。

上課沒有這麼積極,但是參加活動同學們還是非常積極的。

只要參加活動就不用上課了,對於不喜歡上課的同學來說表演節目就是福報。

恨不得學校天天搞活動。

「你們的主意都太垃圾了,要我說,還是安排話劇表演這類型的節目。」

「呦呵,我還以為你說的與眾不同呢,也不過如此吧。」

陸安安趴在桌子上,聽著同學們的爭論,對這種活動不感興趣,她現在什麼都不想參加,只想當個廢物。

也許是有幾個哥哥,所以她現在有恃無恐,總覺得天塌下來還有個哥們頂著。

在這個世界,沒有那種緊張感,非常安逸,安逸的讓她在有些方面都變得遲鈍起來。

環境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改變很多東西。

「陸安安,你覺得怎們班級應該表演什麼?」

旁邊的女生詢問陸安安,一個叫做林夏的女孩子,是一個假小子,性格大大咧咧,經常跟男孩子混在一起,喜歡打籃球。

外形也酷似男生,一頭黑色的短髮,穿著束胸,陸安安從來沒見林夏穿過胸罩。

這樣的女生似乎每個班級都有一個,跟男生們玩得來,跟女生們也玩的不錯。

要不是陸安安早就知道林夏是個女生,一定會被林夏的外表給欺騙。

這個傢伙太像個男生了,無論是性格還是外表。

「要不你上台表演運球,還有各種籃球的雜技。」

陸安安半開玩笑半認真的道。

她雖然沒有參與話題,但是從大家的討論中已經得到了一些聲音。

不管是表演什麼,都會有同學覺得不夠好。

眾口難調,不能讓所有人都滿意。

班長是慕容詞,但這種事情不是班長負責的,而是由班裡的文藝委員果小美來組織。

「我覺得你說的有點道理,不過我想看你上台表演,你上台一定可以迷倒萬千少男。」

林夏笑著道,笑起來的時候還露出一個酒窩,略帶一絲可愛。

陸安安打了個哈欠,「我可不想上台表演,太累了。」

弄來弄去,最後竟然安排了一個白雪公主的節目表演,劇本稍微有改動,除了惡毒往後之外,王子還有一個媽,也是一個王后,但陸安安覺得改變不改變都差不多。

也不知道他們在堅持些什麼。

首先就是選取角色,王子自然是慕容詞。。 順治十八年,滿清的順治帝愛新覺羅·福臨率軍南征。這一仗對於皇帝陛下來說是撈取政治資本鞏固自身地位的一仗。因為滿清入關的時候福臨不過是一個孩童,所有重大決策和硬仗都是叔伯和兄長們打的,許多英明的決策也是叔伯兄長定的,到了他主政的時候,剩下的只是追殺逃敵而已。

許多人都認為福臨是坐享其成。滿清內部並不太服他。加上福臨一門心思鑽研漢學,太后並不支持,許多滿洲大人也反對,這便導致福臨雖然是皇帝但是統治也並不穩固。

更重要的是在鄭成功北伐打到南京城下的時候,福臨甚至嚇得打算逃回遼東去。「海逆」尚在南京城下,千里之外的北京紫禁城裡的萬歲爺竟然情緒崩潰還用寶劍劈砍御座,簡直就是「孬種」。這不僅讓滿漢大臣看不起,甚至就連洋官湯若望都看不下去了。

為了能夠扭轉自己的形象,進一步穩固統治,捎帶著也有所謂「復活董鄂妃」的迷信私心作祟,順治不顧反對率軍南征了。只要拿下南京,就能夠一舉消滅明李,如此一來誰還敢說皇帝陛下是坐享其成?這不僅能夠鞏固福臨的地位,增加政治聲望,更能夠使福臨成為真正君臨天下的地位,「日月星辰,唯我獨尊,乾綱獨斷,不在話下」。

本來,這一仗也被認為是必勝的一仗。順治率領主力南下直逼南京。洪承疇率領雲貴打了勝仗銳氣正勝的隊伍東進。而李率泰雖然新敗,但是總算還是能湊出一些人馬的,就率領軍隊從浙江北上襲擊江南。三路夾擊南京,李存真必然授首。

可是,淮安之戰後,李存真主動撤退成功引誘順治追擊從而引發決戰——坐天山戰役。順治輕敵冒進,沒有等候洪承疇前來會師。終於,在坐天山大戰中這位滿清入關的第一代皇帝被「乾坤一擲」的計謀擊敗,於感恩寺授首。

順治帝「駕崩」之後,李率泰和洪承疇立刻成了驚弓之鳥,人馬士氣大跌,已經不能再戰。李率泰逃遁,洪承疇孤掌難鳴。如果李存真攜勝利之師西進,此時的洪承疇是無論如何都沒辦法正面對抗的。於是,洪承疇留下部分軍隊防守湖廣,他自己則率領其餘軍隊依據清廷的命令北上回到京城。

且說,洪承疇到了北京卻才知道,明李軍隊突襲了天津衛,才剛剛撤離。如今已經盤踞在旅順還站穩腳跟,就如同當年的東江鎮似的。曹海濤看樣子是又一個毛文龍。只是毛文龍是島上土龍,而曹海濤是海上蛟龍。看似更不好對付。

面對明李咄咄逼人的外部形勢和糟糕的內部環境,洪承疇雖然最終沒有被封為「松錦王」而是被封為「懷恩王」,但是他仍然高興不起來。因為不論如何他仍然相信滿清才是「天命所歸」,漢人歷盡千年風雨氣數已盡。

當初衡陽之戰後滿清打算把西南七省給了西營從此停戰洪承疇堅決反對,不辭辛苦親臨前線,終於打敗了西營。正是因為洪承疇認為滿清是正統所以才不遺餘力地想要讓滿清一統天下。

不就之後,壞消息一個接著一個,江南半壁盡皆失去,漕運被阻斷,北京立刻陷入前所未有的經濟危機之中。糧食的價格翻了一百倍,棉布的價格更是翻了一百二十多倍。普通的漢人小民根本沒有辦法生存,許多人紛紛出逃,大多往河南而去。

此時洪承疇雖然封王,但是懷恩王也不過是個郡王,洪承疇又是漢人,在朝廷當中仍然沒有掌握話語權。

即便如此,洪承疇仍然向布木布泰諫言道:「臣以為此乃危急存亡之秋。想要渡過難關必須死保湖廣。」

布木布泰不滿地說道:「這還用你說,我還不知道嗎?」布木布泰不會說漢語,只能讓人翻譯。翻譯官聽得布木布泰的話語氣不善,卻不敢原封不動地翻譯給洪承疇聽,只能修改了語氣翻譯過來。

不過,洪承疇是何等樣人,自然是聽出來的,但是卻不惱,說道:「四川湖廣距離很近,可以讓四川總督李國英入援,而且河南便該入援。可以領河南提督許天寵率河南綠營走襄陽進入湖廣。臣以為南明李賊下一步必然是要打湖廣的。」

布木布泰點了點頭,但是卻說:「山東也亂起來了。於七在膠東作亂。蔣國柱和楊捷沒有辦法對付於七,便請求讓河南綠營入山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