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鐵的眉頭都皺了起來,知道次遇見了茅坑的石頭,即使是催眠,可能一時半會兒也很難成功。

現在的問題是時間,川島浩二的身份特殊,手裏又有重要的文件,日本方面可能隨時都派人過來。

就在這種危機關頭,周大志把和川島浩二同牀共枕的小蘿莉給拽了過來,道:“在不說,我弄死她!”


這次來日本的成員,除了鍾立志日語差了些,剩下的還都算不錯.

本來不報太大希望的衆人,居然看見了曙光,因爲川島浩二看見周大志把這小蘿莉帶過來後臉色就變了,當週大志用日語說要殺了這個小蘿莉的時候,川島浩二很激動的喊道:“不要動芳子!”

原來這小蘿莉是川島浩二的孫女,當然兩人在XXOO的時候不知道是否想過兩人輩分的問題就不得而知了,但貌似在日本發生這種重口味的亂-倫並不罕見。


“好了,不管你們是誰,只要你們不傷害芳子,我就告訴你們文件的地方。”川島浩二先前那種悍不畏死的狀態一掃而光。

“趕快說!”林峯着急的問道。

川島浩二道:“在地下室。”


林峯一行人讓川島浩二帶路,去了地下室。

地下室很隱蔽,在一樓的牆腳處把牆紙掀開後,露出了一個暗門。

衆人進了暗門後,把燈光打開,裏面是各種繁瑣的實驗儀器。川島浩二用手指了指前面的保險箱。“就在那裏面。”

李鐵道:“密碼是多少?”

川島浩二眉頭皺了皺,似乎牴觸情緒又上來了。

李鐵給周大志打了個眼神,周大志會意,昏迷中的小蘿莉再次被搬了出來。

川島浩二長嘆了口氣,道:“希望你們能信守承諾。”

“那是,我們華夏人向來是說到做到。”林峯在一邊信誓旦旦的說道。

川島浩二在保險箱上輸入了密碼,保險箱被打開,裏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文件。

李鐵上前翻了一會兒,終於找到了華夏的礦石資源文件。

“是這份嗎?”李鐵問道。

“川島浩二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把這小蘿莉帶走,要是回國後發現這些東西不是我想要的,那這小女孩就……”李鐵一邊看着川島浩二的表情一邊說道。

“你們說話不算數!”川島浩二漲紅了脖子喊道。

“不好意思,要是這文件真是我想要的東西,那我們自然會信守承諾的把她放了,可是你要是騙了我們,那就不要怪我們翻臉無情了!”李鐵說到後面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很是猙獰。

川島浩二的臉上肌肉抽搐了一下,隨後嘆了口氣道:“好吧,我給你們真的。”

說完川島浩二自己走到一個紙簍前,把裏面雜亂無章的廢紙倒掉,然後在裏面拿出了幾張訂到一起的文件,道:“拿走吧,希望你們達到目的後,會放了芳子。”

衆人一陣不可思的眼光,心道川島浩二這老傢伙果然狡猾。

李鐵接過文件,現在沒時間在辨認真僞了。

李鐵直接一槍爆了川島浩二的腦袋,然後李鐵又把保險箱裏的文件都拿了出來,隨後衆人走出地下室。 李鐵讓周大志把這小蘿莉放下。就在這時所有人的耳麥裏傳來劉鼕鼕的聲音。“我是五號,現在外面有大批車輛正在向秋山別墅區靠近。”

“收到,東西已經拿到,我們馬上撤退,五號掩護,有人靠近別墅,直接射殺!”李鐵說完,直接又拿出衛星手機打給張勝利。

“東西已經拿到,你和李偉趕緊去成田機場和冷冰她們會合。”

放下手機,李鐵大手一揮,道:“撤!”

“不殺了她?”周大志指着還在昏迷中的小蘿莉問道。

“留着她吧。”李鐵還是沒有狠心把這小蘿莉也斬草除根。

衆人剛撤出別墅,就聽見有人拿着喇叭喊道:“我們是日本警視廳的,裏面的人放下……”

“砰!”話還沒喊完就聽見一聲槍響。

顯然喊話的人已經駕鶴西遊了。

別墅前方一百米外有十輛警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看來日本警方已經把這裏包圍了。

日本沒有部隊,但是他們的警察的個人素質和裝備都不弱,完全就是沒有穿軍裝的軍人。

李鐵知道事情有些棘手,他把所有的文件都交給林峯。“一會兒我們在正面向左側突圍吸引火力,你自己走右側。”

“還是我來吧,現在我的……我更有把握全身而退。”林峯看着李鐵說道。

“聽我的,正是你有能力保全自己,才讓你帶文件走,記住出去以後找冷冰和橋菲兒,我已經安排她們倆把回華夏的機票定好了。好了就這麼定了。”李鐵說完帶着鍾立志和周大志就向前面衝了過去。

林峯咬了咬牙,沒有說話。

日本警視廳方面由於有人被射殺,已經知道對方有狙擊手了,所有人開始高度警惕起來。

帶著淘寶到古代

鍾立志和周大志在出臥室的時候就把手槍都撿了回來,現在也是把子彈上滿堂後就開始射擊,甭管打不打的到人,吸引火力纔是真的。

警視廳方面發現了李鐵等人,馬上展開還擊,不過人家可不是小米加步槍,直接就上***壓制。

李鐵知道自己這邊的火力根本不夠看,所以開始游擊戰術,幾人開始向別墅區左側遊走。

林峯知道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所以他獨自一人向右側走了。

警視廳的火力很密集,但似乎像是敲山震虎,並沒有實際意義上的殺傷。

李鐵沒時間考慮細節,他一邊跑一邊開火,試圖把火力都吸引過來。

周大志身上帶着不少的**,現在正是吸引人的好武器。

周大志接連引爆了幾個**和簡易**,一時間秋山別墅區火光沖天。

李鐵見對方雖然火力很猛,但似乎追擊的不是很兇,便拿出手機給冷冰打了個電話。“我讓你們訂的機票定好了嗎?”

“都訂好了,兩點半有一趟,也就是一小時以後,下次是六點,我們倆現在已經在成田機場等你們了。”冷冰在電話那端答道。

李鐵不知道機場會不會戒嚴,如果要是戒嚴了,就只好走海路了。


“林峯張勝利李偉差不多都能趕到,我們要是第一次航班趕不上,你們倆兒和林峯他們就先走吧。”李鐵說完就掛了電話。


“五號撤退,目的地是成田機場。”

“五號收到。”

劉鼕鼕的狙擊很給力,接連爆了幾名警察的腦袋,雖然現在正打的過癮,但是接到李鐵的命令後,也是馬上撤退了。

隨着劉鼕鼕的撤退,警視廳的人也開始正式追擊。

槍聲依舊很響,但警視廳的警察們實在是和他們的名頭不搭,都說日本警察的素質怎麼怎麼高,可從追蹤的角度來說,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李鐵等人居然逃脫了警視廳的追擊,通過手機上的衛星定位,很快就和劉鼕鼕回合了,來時李鐵就在別墅的外圍停了兩輛事前準備的捷達,現在派上了用途。

李鐵不知道前面是否有關卡,但是現在不能想那麼多,就是照着成田機場開,不行時就硬闖。

秋山別墅離成田機場很近,晚上不堵車的情況下也就是十幾分鐘的路程。

眼看就到成田機場了,可是前面居然設了關卡,這大半夜的設關卡跟定是和自己一夥人有關。

李鐵長出了口氣道:“希望他們認不出怎麼咱們吧,要不然只好走海路了。”

“咱們沒和他們有近距離接觸,應該認不出來。”鍾立志說道。

“希望如此。”李鐵長出了口氣,把車開了過去。

李鐵猜想居然機場有關卡,那麼海路那邊可能也設了,再說要是現在回頭肯定會引起注意,沒準兒後面也會有警視廳的警察在尋找自己這一夥人,所以現在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

氣氛有點兒緊張,後座上的人都把手裏的槍握緊,一旦情況有變,馬上就會進入到槍林彈雨的場面。

現在這個時間段根本就沒有幾輛車,很快就到李鐵他們這輛。

“您好,請出示駕照。”一名警察用日語說道。

“不好意思,出門忘帶了。”李鐵說這話的同時,一沓美元也遞了過去。

年輕的日本警察楞了一下,馬上把錢收好。點頭道:“很好,一路順風。”

李鐵簡直難以置信,這樣就能過關了?當然他不會傻了吧唧的提出質疑。

捷達車緩緩的開走,沒有任何人在關注他們。

李鐵擦了把額頭的汗,看來他也是壓力不小。

虎口脫險,一直如履薄冰的衆人都如釋重負的長出了口氣。

李鐵等人到了機場後,他沒讓衆人下車,而是自己先進去看了看,當在機場外圍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之後,馬上回到車裏,讓所有人把武器都留到車裏,然後一行人分成兩撥,赤手空拳的進了機場。

現在纔是最危險的時刻,一旦這個點兒有警視廳的人過來追擊,肯定夠李鐵等人喝一壺的。

幸好李鐵等人沒有遇到任何的異常。

候機大廳裏林峯、張勝利、李偉、冷冰、劉雨嘉一個都不少。

當李鐵一行人看到熟悉的幾個身影后,心裏的石頭算是放下了一半。

還有半小時飛機就要起飛,李鐵帶着衆人,換了登機牌過安檢,利索的上了飛機。

忐忑不安的半小時後,飛機起飛了,終於沒鬧到劫機的地步,所有人的心也徹底放下了。 當飛機起飛後,兩個男人在機場外對視了一眼。

“就這樣放他們走了?”一個四十歲出頭的男人問道。

一個手上戴着一枚菊花戒指的男人開口道:“我知道你弟弟死在了一個支那小子的手裏,而且他就在這幾個人裏,但是一切要以大局爲重,這關係到我們大和民族的生死存亡,你不要有負面情緒。”

無疑先說話的男人就是東條川。

東條川看了看戴着菊花戒指的男人道:“這次的賭注有點兒大,如果計劃不成,我們日本的面子可就丟大了。”

“呵呵,但是不這麼做,計劃的成功性更小,好了不要想太多了,一切按計劃走就行了。”戴菊花戒指的男人說道。

東條川道:“可是川島教授卻賠上了性命,他對我們大和民族有着不可磨滅的功績。”

“他必須死,這不光是我們皇室的意思,也是首相的意思,難得我們統一一次。”手上戴着菊花戒指的男人說道。

“難道是怕他泄露了……”東條川皺眉問道。

“事關重大,川島教授也算是大和民族的有功之臣,他的死是有意義的。”這名皇室的親王說完便上了身邊的豪車絕塵而去。

東條川陷入了沉思,隨後他拋開腦中的思緒,看着林峯等人乘坐飛機遠去的方向,做了個切瓜的手勢後也轉身離開了。

……

華夏時間凌晨五點,李鐵等人所乘坐的飛機在燕京國際機場降落。

當李鐵衆人走出機場後,所有的人都很激動,這次虎口奪食實在是充滿了戲劇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