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黑組不敢貿然行動。

關鍵時候重要人全都掉鏈子。

溫野還在跟前風平浪靜地拍戲,轉了場之後,他的狀態一直都很好,每一場戲拍幾條就過了,有時候進入狀態快到連老戲骨都追不上,直誇後生可畏。

那些獨屬於他的光芒,終於被他一點點找回來了。

褚澄也不惱他了,王美兔好幾次看到兩人勾肩搭背的,和方陽、百年大叔湊一塊喝酒吃飯,順帶吹牛閑聊。像是同一個寢室出來的大學生似的。

當然不帶郭楠郭老師,小嬌妻在,怎麼可能拋下香玉滿懷跑去和臭男人喝酒聊天。

連帶着好多個晚上,王美兔和褚澄聊天,他有一半多的話題都是關於溫野的。

溫野說,溫野怎樣,溫野幹什麼,今天溫野昨天溫野等等等。

王美兔有時候都覺得,自己就是個意外,他倆才是真愛。

她不想打破這難得的平靜,有時候覺得劇組枯燥乏味,當真的暴風雨來臨的時候,它又像是成了唯一的避風港灣。

雖然這個避風港灣可能都持續不了多久。

王美兔上線,登陸了那個很久沒有更新動態的賬號。

她要盡量守候湖水表面的平靜,讓它持續地更久一點。

安排好反黑組的工作,她寫了幾個文案,把珍藏好久的圖全都貢獻上。

野蠻生長的文案重點圍繞溫野一直以來都是說自己到時間是要談戀愛的展開,多次無情「懟」女友粉,表示讓他們多珍惜眼前人,而不是把希望放在他的身上。

沒有愛豆失格,愛豆從來都是說得明明白白。

談戀愛說過不公開,是私事,不論是粉絲、路人或者營銷號,都無權過度關注。

作品安利,請期待溫野11.1全球巡迴演唱會。

和大粉確定好具體方向後,王美兔把單獨找出了幾張較為滿意的畫圖,在旁邊設計上相應的一行行行雲流水的藝術字。

無非是:「野哥說了,他談戀愛,不公開。」配圖是一張王美兔畫的溫野一臉嚴肅對私生說「NO」的圖。現在她稍稍做修改。

這個時候,粉絲配得文案可能就是,請勿過度關注帥哥戀情,專註帥哥事業,讓我們來康康大帥哥接下來有那些即將上線的作品和活動吧。

「11.1,請你來聽我的演唱會。」王美兔畫的舞台上的溫野,舉著話筒,黑衣藍發,光芒萬丈。

「我們都要過好自己的生活。」溫野在沙發上累到睡着。手裏的劇本密密麻麻的標註,五顏六色。

小男孩對着太陽,小日葵,笑得一臉燦爛。「向陽而生。」

諸如此類。

野蠻生長都很給力,必要時候團結一致,不被人牽着鼻子走,也尊重好的想法。

王美兔開了個頭,群里多的是才華橫溢的姐妹。

大家紛紛貢獻出了自己舔屏無數的美圖,跟着大部隊走。

這一場十里長征,走得比以往都要順利很多。

「不黑不吹,不引戰不蒙冤,陪哥哥一走花路。」

配圖是粉絲群內沒有二次加工正兒八經的截圖。

所有不實辱罵的截圖上,赫大的紅字寫着:假!

闢謠貼由小姐夫聯繫老同事,由官方稍做修改貼出,並配字:拒絕惡意引戰,大家一起維護網絡凈土。

很快,嘲溫野的帖子各種自鯊。

「事後諸葛亮」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

-xswl,由某平台官方闢謠可還行,那些造謠的網友怕是踢到鐵板上了。

-不是我說,溫野都敢造謠,真當野蠻生長吃素的,頂流實錘了。

-談戀愛就談戀愛唄,人頂流也不藏着掖着,也沒有對不起任何人,iwy人均事業粉,就知道黑子撲騰不會有任何好結果

-nsdd,還有好多趁機安利歐陽的,你們李子怎樣你們自己心裏沒點數?粉絲人均桃心李,各個女友粉,喊著哥哥****,人家野蠻生長有這樣的么,還不得被溫野一記眼神嚇得該回去幹什麼幹什麼。反觀歐陽,他會幹什麼,在粉絲說出那樣近乎x騷擾的話之後,還能笑得一臉嬌羞。根據現代開放性成年人社交禮儀上,這幾乎是男方默認的表態。如果眼前有間房,粉絲偶像組隊是不是都能進去開一開?順帶來場大運動?

-此事一出,野蠻生長貌似更團結了,真的,內娛恐怕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撓他們對哥哥的愛了【狗頭】。說句題外話,iwy的畫手姐姐是哪位,這次產出的圖都好好看。

-是真的!!!好想去求原圖。我不羨慕溫野,我羨慕他的神仙粉絲。

與此同時,Unique總部大樓董事長辦公室,褚念橙的助理走了進來,「大小姐,你吩咐的事情已經準備好了,現在隨時可以……」

「先放一放吧。」褚念橙,她把桌上準備好的合同推了過去,「聯繫一下歐陽里里,問他有沒有興趣和橙光簽約。壹封那邊的違約金我們這邊會幫他解決。」

助理帶上門,辦公室內重新恢復一片寂靜。

褚念橙繼續她的姐妹團群聊。

-嚶嚶嚶,美麗姐,你的晚飯果然和你的精緻臉蛋一樣從來沒有讓人失望過。

張苗苗:臣附議。

周楚:我們家兔兔就是洋娃娃【驕傲臉】。健康飲食,規律作息,從不偷懶。

褚念橙:哼哼。好想吃垃圾食品,人為什麼不能吃垃圾食品。我就喜歡吃垃圾食品。我愛垃圾食品一萬年。

張苗苗:褚念橙,你又吃垃圾食品,你遲早要被垃圾回收站回收去。

這時候默默潛水的方陽發了一句:她肯定不在吃垃圾食品,一般吃不到垃圾食品的人才會說自己想吃垃圾食品。說吧,你現在是在健身房受虐呢還是又一天沒吃了。

褚念橙瞬間石化。

-你你你你怎麼會在群里

默默潛水的褚澄:【小豬sayhi】

默默潛水的溫野:兔兔你別跟這歪風邪氣的小破孩學。 面對這凌冽的攻勢。

葉墨不退反而向前踏出一步,沖着那拳頭迎了上去,手中木劍疾如迅雷般,拍了過去。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在寂靜無聲的演武場回蕩開來,眾人紛紛屏住了呼吸。

二道人影倒飛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下一刻葉承安的身影便是出現在擂台之上,和大長老一前一後將葉澤摁在地上。

葉墨踉踉蹌蹌的站起身子,看着塌陷下去的肋骨,只感覺一陣陣胸悶,有些喘不上氣來,下一刻一口猩紅的鮮血便是吐在了地上。

現在想起,后怕在心中也是慢慢升騰起來,在剛才接觸的瞬間,木劍瞬間抽在葉澤的臉上,導致力量重心微微的偏移,饒是如此,那股巨力襲來的時候,也是感受到死亡的距離。

「墨哥哥,你沒事吧!」

葉靈萱縱身躍上擂台,攙扶住葉墨,聲音帶着急切。

「噗!」

又是一口猩紅的鮮血吐在地上,葉墨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墨哥哥!」

葉靈萱吼著,大長老隨之來到其身前,摸了摸葉墨的脈搏,輕聲道:「葉墨沒什麼大事,修養一段時間又是生龍活虎了,放心。」

「呼……」

葉靈萱大口的喘著氣,初具規模的胸脯上下起伏,似乎在努力地平復著自己的情緒一般,隨後將懷中的葉墨,小心翼翼的平躺放在地上,隨後走到了被葉承安制住的葉澤身邊,聲音帶着不近人情的清冷。

「吃藥就很強么?嘩眾取寵罷了。」

目光看着葉承安微微拱手:「葉家主,放開他,我想要看看這所謂的丹藥能給他多少信心。」

「靈宣,這……」

葉承安有些猶豫。

「無妨,我看着擂台陣法的靈晶葉該換了,正好我有幾塊,一會便會送到葉家主手中。」

葉承安聽着嘴角的肌肉微微抽搐了幾下,眼睛微眯,看來這小妮子今天不打葉澤一通,今天這個事,算是過不去了,所幸也是該給他一些教訓了,想着緩緩地鬆開了手,走下了擂台:「靈宣,多少給他一些教訓,別傷他生命和天賦就好。」

「放心。」

葉靈萱淡淡的回了一句,晃了晃手腕,淡淡的說道:「來,拿出剛才的魄力來。」

「你們為什麼都要偏護他!」

葉澤一下子怒目圓睜,大喝一聲,此時力虎丹藥效正處在巔峰,或許剛才父親和大長老那緊張的模樣,又或許是制服他那粗暴的動作,以及那恨鐵不成鋼的眼神,讓他心中的怨悶徹底爆發起來,哪怕這人是連他哥無法力敵的葉靈萱。

「虎嘯!」

一聲低喝拳頭之上竟然有了靈氣匯聚,形成一個模模糊糊的虎頭模樣,隱隱伴隨着虎嘯山林之音,直衝沖的打了過去。

在擂台下方坐着的葉承安還有一眾長老猛然起身,當然他們不是在擔心葉靈萱的安危問題,不管葉澤在如何強,也不過是藉助丹藥提升的偽境界罷了,在真正凝氣境修士面前是不堪一擊的。

讓他們真正震驚的原因則是,葉澤居然以煉體六重的境界,就可以吸收靈氣為己用,這說明,他對這天地間靈氣有着一定程度的親和度,不出幾年便會是鐵板釘釘的凝氣境修士,甚至連凝靈境也可一試。

葉承安隱隱開始有些擔心起來,萬一那小妮子下手沒個輕重,給打廢了,那損失可不是四塊靈晶所能夠彌補的了。

就在他還在斟酌要不要下去阻止這場比斗的時候,葉靈萱突然動了起來,腳下靈氣交織,向前微微踏出一步,看看躲過那迎面而來的重拳。

下一刻秀拳揮出,落在了葉澤的鼻樑上面,直接塌陷下去,鼻血橫飛,又是一腳將其踹飛出去,重重的摔落在擂台上,濺起一片灰塵,連他身下的石板都為之蛛裂開來。

「不行!再這麼下去,澤兒能不能活下來都是一個問題!」

二夫人匆匆的走到葉承安身旁,拽着衣角,哀求道。

「好。」葉承安皺了皺眉頭,剛站起身子,擂台上的葉靈萱便是看了過來,裂開嘴,露出虎牙:「誰下來,我就打誰,哪怕是葉叔叔也一樣哦。」

「雖然我現在只不過是凝氣二重的境界……」

葉靈萱說着,一絲絲土黃色的靈氣縈繞嬌軀,笑吟吟的看着擂台前第一排坐着的眾長老們。

「地階功法!……」

「她修行的居然是地階功法!」

長老們一下子面如死灰,他們知道葉靈萱來歷驚人,但是沒想到居然會如此恐怖,地階功法此時也像是一個實力和身份的象徵。

要知道功法在整個蒼國的珍貴性,而葉家不過是有一本黃階上品的憾山決就可以成立家族,靠着這本功法,早些年也是這臨安城頂尖家族,哪怕是皇室,恐怕也不過是玄階巔峰功法,那種具有毀天滅地之能的地階功法更是他這種小城家族想都不敢想的。

以凝氣二重的修為去威脅一個凝氣七重的修士,在任何時候說出去無疑都會被人說做不自量力,但是在地階功法的加持之下,他們不得不慎重考慮。

「看你做的好事,等回去在找你算賬!」葉承安沖着二夫人冷哼一聲,轉過頭看向擂台微微頷首:「我怎麼會對一個小輩出手,不過靈宣你下手還是輕一點吧,算是我的一個私人請求,你也明白一個現在就能動用靈氣的族人對家族的重要性。」

「葉叔叔,無需操心。」

葉靈萱應了一聲走到葉澤的身前,俯視着像是一個審判者一般,淡漠的說道:「做錯了事情,就要接受懲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