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先回房間了。”秦傲天也不跟秦巖說話了。

“你做什麼去?你坐那麼長時間的車,難道你不吃飯嗎?”秦巖知道這個秦傲天肯定是回房間充電玩手機了。

在客廳充電玩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會嘮叨他,小孩子最不喜歡大人說他了,所以眼不見心爲淨還是回房間安靜。

“我一會就出來吃,不要管我了,你們先吃吧。”葉曉倩對自己的兒子有些頭疼了,她知道孩子再這樣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李曉曉見秦傲天回房間了,“爸爸,阿姨們,我也先回房間,一會跟哥哥一起出來。”

不等大人回話一溜煙跑了。

九窈公主一直盯着自己的閨女,她沒想到自己的寶貝閨女跟秦傲天學的還挺快。

九窈公主此時跟葉曉倩一樣,覺得特別的尷尬,“看樣子該給他們找個學校,好好的學學規矩了。”

“秦大哥,你的意思是讓他們一直留在人類世界嗎?”葉曉倩問道。

“他們還小跟着我們肯定不行,必須受專業的學習。”秦巖希望兩位目前能夠同意。

畢竟這個世界上不光有法術就是天下無敵了,還是要有文化有文采才能立足於這個世界。

雖然他只是個本科生,但是他還是很期待自己的孩子都能成爲有名的博士的。

“他們兩個都沒有戶口,怎麼上學呢?”九窈公主知道沒有戶口是不能上學的。

“戶口的事情好解決,他們跟我是有血緣關係的,找人給他們弄戶口沒有問題的。”秦巖看着葉曉倩跟九窈公主說。

“一切都聽你的吧,我們在哪裏都無所謂的。”葉曉倩也同意女孩子多學點文化,做個有素養的孩子是好的。

不需要多高的法術,只要健康快樂平安就好。

“我也沒有意見,只不過我們的孩子跟其他的孩子見識的東西不一樣,我怕他們很難融入到人類的學校當中。”九窈有些擔心的說。

“不要擔心,沒有問題的,我會幫他們從新整理下記憶的。”秦巖笑着說。

葉曉倩跟九窈公主是知道秦巖的法術的,他肯定不會害自己的孩子。

秦巖其實是有私心的,他知道花王跟花精子涵三人,是回不到大世界的,她們要想回去唯一的辦法那就是修煉,只有她們的法術達到天仙中期的時候,纔可以來去自由。

秦巖知道他們若想達到天仙中期,至少需要兩年的時間,花王跟花精回不到大世界,子涵回不到樹人世界。

如果他們那邊的親人想見他們,他只能是幫他們通信了。

“兩個孩子在這裏上學,難道你不回大世界了嗎?”花王疑惑的問秦巖。

“當然回去了,只不過你們應該暫時會留在這裏。”秦巖看着花王說。

“我們留下來?爲什麼呢?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秦巖讓孩子留下來,葉曉倩跟九窈公主肯定就會留在這裏啊。

她們再留下來,讓花王覺得要出什麼事情,她們必須要留在這裏了。

“是你們的法術太低了,根本就不能回去了。”秦巖覺得這個時候還是把事情告訴花王跟花精等人,畢竟在來的時候他已經告知了,是她們主動來的,就算是怪罪也不能怪他了。

“秦大哥,我們可是大世界的人,怎麼可能回不去呢?”以前秦巖說有可能回不去,她還以爲秦巖在開玩笑呢,沒想到秦巖說的居然是真的。

如果她知道自己回不去,她肯定不會來了,雖然人類世界非常的繁華,但是她還是喜歡安靜的花草世界。 “你們的法術太低了,根本就過不了小世界的磁場。”秦巖知道他們不但回不了大世界,就連小世界都去不了。

“秦大哥,原來你說的是真的,那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回去呢?”花王有些沮喪的問秦巖。

穿越空間福滿園 “我們在這裏已經暴露了,以後我們不能這麼多人住在一起了,我會給大家分別安排住處的,我們分散住那樣就好多了,我會給你們請個老師的,把人類世界的文化跟發展教給你們,最主要的是怎麼花錢,我給你們每人弄一個合法的身份,你們從此在這裏就是有身份的人了。”

“既來之則安之,我們暫時在這裏住下吧,有秦大哥在,我們的法術一定會有很大的提升的。”花王對花精說道。

子涵來的時候就已緊做好了回不去的準備,“秦大哥,你回大世界的時候給我父王帶聲平安,請你轉告他,等我有本事回去的時候我一定回去看他。”

秦巖走到子涵的身邊,拍了拍子涵的肩膀說:“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接下來好好的修煉法術。”

“秦大哥,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子涵認真嚴肅的對秦巖說。

花精眼看花王跟子涵已經接受了現實,她就算是不理解也沒辦法,畢竟自己在人類世界還是要靠秦巖的。

“那秦大哥你回去統治了另外的兩個世界後,一定要來這裏跟我們在一起,沒有你我心裏不踏實。”花精如實的把自己的不安全感說了出來。

“你有什麼不踏實的,你雖然法術低,但是對付這裏的登徒子還是綽綽有餘的。”秦巖笑着說。

“秦大哥,你太壞了,你這是取笑我。”花精有些不開心的說。

“秦大哥怎麼可能取笑你呢?他說的很對,你的法術對付普通的人還是可以的。”子涵對身邊的花精說道。

“至少我比你厲害。”花精白了子涵一眼。

子涵的法術比不上花精,跟子涵從小生病有很大的關係,但是子涵夠努力,一直在修煉,現在兩人如果在一起打,還真不知道誰更勝一籌呢。

“你以後會一直比我厲害的,我不會超過你的。”子涵肯定是要讓着花精的,就算是自己的法術超過了花精,也不能在她的面前表露出來。

秦巖笑着說:“我還在擔心你們接受不了這個結果呢,既然你們都同意,我們先吃飯吧,吃完飯後給你們安排新的住處。”

“秦大哥,那個姓石的肯定不會放過花王跟花精兩位妹妹的,不如我們跟他談一談吧。”狐小仙對秦巖說,她不想其他的人也受到傷害,多個朋友總比多個敵人好吧。

“那個姓石的媳婦前來提醒過我們,石偉找的那個道士名字好像叫葉天士。”九窈公主補充道。

石偉老婆能夠通風報信,肯定是個明事理的人,他們畢竟要在保市生活,肯定不能像在北市一樣鬧出人命。

這個葉天士固然可恨,要想除掉肯定要動一些頭腦,不能平白的讓他死了,那樣秦巖肯定是最大的嫌疑了,對他在保市的生活,甚至家人的生活會帶來不利的影響。

“那個門衛不是可以看到我們嗎?如果還有能看到我們的人怎麼辦?”慕容雪菡有些擔心的說。

“門衛可以看到我們嗎?”九窈公主這是纔想起來,她跟葉曉倩來的第一晚,有個來頭鬼鬼祟祟向別墅內張望的事情,如果她們沒有猜錯的話那個人肯定就是這個老頭了。

“我也沒有想到他能看到我,他這樣的人在這裏看門真是瞎了。”慕容雪菡開玩笑着說。

“如果他對咱們不做出什麼不好的事情,我們暫時把他當個透明人吧。”秦巖覺得一個門衛,又沒有錢看着也挺老實的,應該不會傻到得罪他們。

“我們來的第一天,有個老頭在咱們的別墅內看來看去,然後我就出去顯出原形嚇他了。”九窈公主如實的把第一天來的事情告訴了秦巖。

“都多大的人了,還做這樣小孩子的事情。”秦巖知道九窈公主口中的人肯定是門衛了。

秦巖說完所有的人都笑了。

“我要是知道他是門衛,我肯定就出去了。”九窈公主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這棟別墅本來就很顯眼,裏面全部都是美女,他又能看到慕容雪菡。

“他肯定是好奇,我們這裏究竟都有些什麼人,他人很老實的,你沒嚇壞人家吧。”秦巖繼續問道。

“好像沒有吧,你今天有看到他嗎?”九窈公主根本就沒有在意老李當時的表情,他只知道老李被嚇得不輕。

當然她肯定不能跟秦巖說,如果讓秦巖知道她把一個門衛嚇的尿褲子了,那秦巖以後不一定怎麼損巴她呢。

“我哪有心情看他啊,我跟雪菡直接回家了,我還以爲你們會比我先到呢!”

“快吃飯吧!”慕容雪菡幫着保姆把飯菜全部端上來,保姆做好飯後穿上自己的衣服就走了。

她在這裏做保姆非常的自由跟輕鬆,秦巖等人除了不會做飯外,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做,飯後洗碗刷鍋都是他們自行解決。

老李平時愛跟秦巖家的保姆聊上兩句,但是自從九窈公主嚇的他尿褲子後,他就再也不敢跟保姆聊天了。

保姆在出別墅門口的時候,在門衛房內看了一眼李師傅,秦巖等人的聊天她是可以聽到的,她看向門衛房的時候,老李恰好也在望着她,兩人四目相對的時候,保姆突然沒忍住笑了起來。

老李只覺得自己的面子一下子就沒有了,他知道他尿褲子的事情保姆肯定是知情了,不然保姆不會往門衛室內望,也不會露出笑人的表情。

老李知道肯定是那天嚇他的那個女殭屍說出來的,秦巖那個別墅千萬不能去了,老李一直提醒着自己,就連平日的巡邏,他現在都刻意的躲開秦巖家門口。

裏面有鬼,有殭屍,他知道肯定不止這些品種,肯定還會有其他的品種的。

在老李的心中,不能招惹秦巖,得罪他就相當於得罪了閻王爺,肯定死定了。 現在的他就擔心石偉,那個石偉像中毒了一般,想打裏面女鬼的主意,他能看出來那個葉天士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石偉只不過是他的一個工具而已,看在石偉對他很大方的份上,他本想告訴石偉的,只不過一直沒機會。

石偉以前的反常跟葉天士的符紙有很大的關係。

只不過老李最近的行爲也有些異常,每晚值班的時候他總覺得自己身邊特別的冷,要穿着棉服披着被子纔好一點。

他不知道那個葉天士給他的符紙也不過是招鬼的符紙,因爲很多鬼在他的身邊他肯定冷了,由於符紙是葉天士特別製作的,所以符紙招過來的女鬼他是看不到的,除非他把符紙扔一邊,只要符紙在他身上他就看不到任何的鬼道中人。

葉天士在老李身上弄符紙,無非是想利用老李對付石偉罷了。

如果石偉發現了他們的祕密,肯定就會採取措施,但是老李不一樣,他是個普通人,如果老李的死跟石偉有關係,那麼石偉進入警察局,他們照樣除掉了石偉這個擋腳石。

給老李符紙的目的就是嫁禍給石偉,要不然葉天士根本不會搭理這個老李,他可沒有那麼好心送他這樣的人護身符。

葉天士除了給李總的符紙是真的以外,其他討要的人都是假的,心術不正的人怎麼會希望其他的人好呢。

此時的石偉不知道李總他們會給他挖這麼大的一個坑,等着他往裏面跳。

婚變ⅱ:新妻難馴服 老李也不知道自己竟然因爲自己有天眼而丟了性命,他能看到別人卻看不到自己。

晚飯過後,所有的人開啓了低頭的生活,手機可以看電視,可以玩遊戲,可以找陌生人聊天。

最神奇的是花精居然跟晨晨互加了好友,兩人聊的特別的投緣,晨晨還多番邀請花精帶着朋友去他那裏喝咖啡。

她不知道咖啡是什麼,當晨晨說的話她不懂的時候,她就問秦巖。

花精熱衷聊天,秦巖也是着實的不敢相信,這種小兒科的事情花精居然聊得這麼津津有味。

當花精告訴晨晨她的住址時,晨晨特別高興的告訴花精,他的大老闆也住在這個別墅羣內。

“太巧了,有機會大家一起出來坐坐認識認識。”花精回覆到。

“一定一定,我們聊得這麼好,我想你跟我們老闆一定也能聊得來的。”

此時晨晨跟花精兩人不知道他們跟石偉都認識,晨晨此時也不知道花精的真實身份,畢竟剛認識,秦巖也告誡了她們不準對外公佈他們真實的身份。

這一點花精還是做的挺好的,子涵吃完飯就看不到人影了,所有的人都知道子涵肯定是在房間內修煉去了。

只不過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公開罷了,畢竟學習是自己的,不愛學習的大家也不會批評的。

大家都是同輩人,誰說誰都會急眼的。

花王看電視劇入迷,她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是花王了,還要會花草世界。

如果她一直看電視,估計此生也別指望回大世界了,不修煉肯定是不行的。

這也就是剛開始,如果她們長時間癡迷於手機,秦巖肯定要給她們重新立規矩了。

狐小仙的手不方便,洗漱都是葉曉倩幫忙,吃完飯早早的回房間去休息了。

葉曉倩此時在盯着秦傲天看書,只不過秦傲天怎麼可能看下去呢?

秦傲天雖然在葉曉倩的注視下一直在看書,但是眼睛卻盯着自己的手機!

葉曉倩怎麼可能不知道秦傲天的小心思呢?她就是要練秦傲天的耐性,她這個兒子一點耐心都沒有!

除了對遊戲有耐心外,對於學習的事情一點心思都沒有!秦巖要他上學,如果每次考試都整倒數回來,那她這個當媽媽的就太丟人了!

葉曉倩知道以後在人類世界生存,孩子各方面綜合素質一定要高,就算她的兒子會法術,但是在這裏也不能表露出來。

秦巖回到房間後,一直在思考着人員的安排,他要去其他的兩世界,在兩世界沒有攻打下來之前,他肯定不能在這裏安逸的生活。

在他走之前一定要解決了石偉這件事情,石偉對花王花精兩人肯定不會死心的,如果石偉是一位普通的人,他也就不管直接走了,但是石偉畢竟是當地的開發商,兜裏有的是錢,一下能遭幾百萬的人,這個人的實力肯定不俗。

圍繞在他身邊的人肯定也不是簡單的人物,他怕石偉請什麼修仙的人物對付花王等人,秦巖只有制服了石偉等人才敢放心的走。

現在秦巖還不知道石偉已經改變了自己的主意,雖說石偉的老婆來過他這裏,但是他老婆畢竟代表不了他。

不過秦巖覺得也不是什麼大事情,獨眼老頭他都弄如意尊內了,這個石偉如果一直冥頑不靈,那隻好把他這類羣體全部扔如意尊內了。

石偉的老婆見石偉改變了主意,她覺得還是有必要在去秦巖家裏一趟的。畢竟她親口告知裏面的人石偉要做對她們不利的事情,他們如果當真了再來對付石偉,他們家豈不是要吃大虧。

“你在發呆想什麼呢?”石偉見他老婆眼睛動不動的盯着茶几一角,眼睛內一點光芒都沒有。

“沒什麼?我是在想我去過三十九號別墅,告訴她們你要做傷害他們的事,可是你那時候是受了葉天士等人的蠱惑,現在你既然已經知道了實情並不打算再做什麼了,我想爲了你的安全,我還是再去一趟三十九號別墅吧。” 史上最強王妃 石偉老婆此時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應該沒有事情吧,我想只要我不做什麼,他們應該不會對付我這個凡人的。”石偉覺得只要自己不做什麼,秦巖不會主動來找他,畢竟他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對他們。

他只不過是跟花王花精撒了個謊而已,但是他已經得到了懲罰,合同被毀,還被嚇了個半死。

“不行,我還是去一趟吧,我怕誤會越來越深。”石偉老婆還是比較細心的,她不想再出什麼事情,看來今天老法師沒有見她,應該是知道石偉已經回心轉意了,見不見她結果都一樣。

“你要是願意去就去吧,我覺得你大可放心,畢竟我們是普通人,他們肯定不會亂傷人的。”石偉覺得自己雖然騙了精靈,但是他也給她們花了幾百萬啊。

他覺得自己雖然有錯在先,但是也已經爲這個謊言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葉天士給石偉的符紙被石偉拿下來後,跟着石偉的小鬼立刻離開了石偉,失望的返回到了葉天士的家中。

葉天士從李總的辦公室離開後,直接回到了家中,葉天士見到跟着石偉的兩個小鬼回來了,臉色有些鐵青。

兩個小鬼嚇得不敢說話,躲在角落裏瑟瑟發抖,如果葉天士不是還用的着她們,此時一定把她們打的魂飛魄散了。

“主人,對不起,我們準備今天下手的,但是這個石偉竟然聽了一個開出租的話,直接去申大娘那邊去看香火了。”兩個小鬼如實的把今天石偉做的事情說給了葉天士。

因爲小鬼今日打算對石偉動手,所以小先生說石偉今日有生命危險,還好出租車司機給石偉建議了,也可以說今日出租車司機救了石偉一命。

葉天士是可以看出一些特殊羣體的前世今生的,小鬼口中的申大娘就是看香火不能說話、同時行動也不便的小女孩,因爲在天界犯了錯誤被送到人間受懲罰的。

還好她投胎到一戶好人家,父母對她比較好,如果投胎到不負責任的家裏面,估計能不能活下去還是個問題。

踏天神王 現在她給別人看香火,也是在做好事情,不收取大額的財物,只收取少部分香火錢,她在這個行業算是一股清流了。

總裁不壞,萌妻不愛 葉天士生氣的說:“怪不得這個石偉今日沒有露面,原來我跟李總的計劃他都知道了。”

葉天士冷冷的對小鬼說:“他在去的路上你們就應該動手!”

“主人,大早晨是我們法術最低的時候,我們可能沒有辦法殺了他,本想下午他下班的時候動手的,誰能想到他會去看香火呢,居然還去了申大娘那裏!”

葉天士知道石偉去看香火跟他有很大的關係!

如果不是他太心急了,口無遮掩,石偉也不會懷疑他,石偉能把事業做的這麼大肯定是有頭腦的!

“你們先走吧,我一個人靜一靜!”平時的時候葉天士會把小鬼養在他的容器內,讓他們失去自由。這一次沒想到他們沒有完成任務,葉天士居然還給他們自由了!

小鬼心裏雖然高興,但是不敢表露出來,怕葉天士反悔,把他們抓到容器內!

“遵命主人,沒有什麼事情,我們就先走了,有什麼事情您就儘管吩咐我們去辦就好了!”

葉天士把石偉已經知道他們的陰謀趕緊告訴了李總,“接下來他肯定會有所防備的!”

李總想了一會,他覺得石偉既然已經知道了,那麼他就沒有必要再裝了!

每天都在討好石偉,對石偉拍須溜馬他早已經膩歪了!

“李總,你怎麼一點都不着急呢?”葉天士覺得非常奇怪,李總知道石偉知道真相了居然不害怕,這個李總生意上還是需要石偉關照的!

李總這麼對付石偉,石偉怎麼會善罷甘休,肯定不會放過李總的!

“既然他都已經知道了,我大不了跟他坦白,光明正大的跟他一決高下!”李總邊說,邊露出了笑容!

葉天士是看不到李總笑的,李早已經通過石偉的司機提供的信息,找到了石偉公司的幾位大股東,他已經高價從他們的手裏面買出了股份!

現在他可是石偉公司的大股東了,比石偉還要多兩個百分點!也就是說以後石偉公司所有的決策權在他的手中!

就算石偉想再買其他人股份,留住自己在公司內董事的位置,他也不會成功!

李總平時太會僞裝了,把石偉身邊的人都哄的開開心心的,就連李總買其他董事股權的時候,有的人怕李總股權高過石偉,所以不想賣,都被李總一一搞定了,喜歡錢的就高價買,喜歡美女的就送美女!

“我還在擔心石偉知道了對你產生什麼不好的影響呢,既然你這麼放心,看來已經做好了準備,那我就不打擾你了,早點休息吧,我們再聯繫。”葉天士被獨眼老頭拒絕,心情本來就不好,沒想到又出現這樣的事情,心情更不好了。

丟了石偉無非自己少一個金主而已,如果抓住了鬼王跟精靈,他法力大增,以後他也就不愁沒有金主了,那個時候會有成千上萬的人前來朝拜他。

雖然他沒有抓住鬼王,但是他早已經想好未來自己的生活,社會各界名流都會是他的朋友。

石偉的老婆又一次來到了三十九號別墅,不過今日她見到了這裏面的所有人。

秦巖爲她的膽量在心裏點贊,畢竟一個普通的女人,明明知道他這裏的人都不是人類,竟然還敢獨自前往。

此時只有九窈公主在客廳看電視,石偉的老婆按家裏門鈴的時候也是九窈公主給她開的門。

“姑娘,不好意思,我過來是有事情跟您說的。”石偉老婆客客氣氣的說。

石偉的老婆真是傳統的賢惠女人,其他的富太太都特別的高傲,走路也是趾高氣昂的感覺,石偉的老婆跟這些人比起來顯得特別的接地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