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怕的就是雙方你一城我一城的打下去,因爲布魯斯很清楚,秦候從來都不缺謀略與戰法,人數多寡並不是主要因素,最重要的是時間。

而且瑪門那邊也一直在等着,只有儘快了結了地獄裏這攤事,才能殺向天界,進行下一步的計劃。

當然也是實現他的夢想。

“你們意下如何?”一聽到希望兩個字,路西法總算是心情好了些,打起精神問衆將。

衆將都是你看我,我看你,沒人敢急着表態。

路西法一看不由得嘆息了一聲,這些將領平素都是德魯部下,如今德魯不在了,連個敢吭聲的人都沒有了。

“戰!”

就在他失望之時,德魯大步從門外走了進來。

“將軍。”

衆人皆是大喜。

德魯好戰,而且能戰,是真正從天界打到地獄的實力戰將,可攻克守,平日裏就是南天一柱,如今這時候回來,對軍心無疑有很大的穩定作用。

“太好了,德魯將軍,我正盼着你回來給我打勝仗。”

“一直以來黑羅的兵團都是你重組的,如今我再把天使軍團的指揮權交付於你,你即日統領大軍與秦軍決戰。”

路西法已經沒有任何的選擇,唯有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了德魯的身上。

德魯面容剛毅,凜然道:“天使長放心,末將但凡還要有一口氣在就要與秦賊決一死戰。”

“記住,這是咱們最後的家底,真的輸不起了,我在王宮爲你慶功,去吧。”

路西法拿出兵符,遞了過去。

德魯雙手接過兵符,恭敬道:“屬下領命。”

“祝大人一切順利。”

布魯斯微微拱手道。

德魯冷冷看了他一眼道:“布魯斯大人,總有一天真相會大白,你會有報應的。”

布魯斯聳了聳肩,只是微微一笑。

德魯拿到了所有兵權後,第一時間整兵,把整個北方的精英再次抽調重組,打造了一支八萬人的精兵,同時還有墮落天使軍團的五萬人馬。

十三萬大軍集結完畢,經過短暫的訓練後,德魯決定速戰速決爲妙,正式向秦候發了戰書。

他這麼做絕非魯莽,而是經過深思熟慮。

事實證明,秦候此人是難得的天才,如今已經有足夠的錢,拖下去,就會把這些錢變成強大的戰鬥力。

……

秦羿在北陽城,查看着地圖。

相比於黑水河關,北陽城要龐大了許多,由於常年要補給黑水河關,城中的糧草儲備十分豐富,是黑羅王朝的糧倉之一,用來作爲基地,再合適不過了。

如今往北過去,已再無險關,只有一座座富裕的城池,在黑羅王朝的老貴族們統領下,戰戰兢兢地的存活着。

“侯爺,又有幾個城主想暗中投誠,德魯已經是第二次抽調士兵,把十九城的精英力量,幾乎全都給抽空了。”

“這些城主,原本就對路西法有意見,又畏懼我們,所以想要投誠。”

伊通在一旁道。

“嗯,路西法人心盡失,這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凡有投誠,一律接收,城主由我們的人擔任,把城池之間的士兵換防,主要將領必須由我們的人控制,”秦羿叮囑道。

“對了,北邊路西法的特使來了,給你送來了一封戰書,說是德魯統帥寫的,要與咱們在北陽城外的奔馬平原上按照西方的法子,大軍直接對決。”

伊通道。

“你的意思呢?”秦羿道。

“我意,當然不能決戰,咱們現在的天使軍與塔里木的人湊一塊,頂天了也就五萬人,我原來的兵馬與將領,大多在南方一些城池中擔任了要職和城防,德魯是名將,據說坐擁十五萬精兵,人數是咱們的三倍。”

“一比三的仗,他倒是想的便宜,肯定不能打。”

伊通道。

“我不這麼認爲,相反,這是咱們難得的天賜良機。”

秦羿笑道。

“侯爺的意思是要打?”伊通大惑。

“當然!”

“北方城主還是有不少硬骨頭的,如果咱們不接受,德魯派來大軍駐防,咱們一座座城池打下去,不僅僅消耗不起,而且時間也來不及了。”

“我在地獄裏呆的日子是有限的,這個機會正是我夢寐以求的。”

“你去給德魯回信,就說七天後,我與他在奔馬草原上決戰,讓他好生準備了。”

秦羿道。

“是,我這就去給他回信。”

伊通道。

七天戰書一下,整個地獄再次轟動了起來。

每個人都在等待着這一次的巔峯對決!

PS:今天就這一更了,明日補上,晚安,朋友們。 尼羅王朝!

尼羅終於現出了久違的微笑,舉杯對底下衆將道:“兄弟們,屬於咱們的機會來了。如今路西法與秦候所有精銳決一生死,這場大戰無論如何最後得利的都是咱們。“

“王叔,你的大軍隨時待發,一旦戰事結果出來,咱們立即從邊境殺入黑羅地獄,奪回所有屬於我們的一切。”

“尼博,你那邊隨時監控消息,有最新的消息,立即向我彙報。”

巴爾德凜然道:“這的確是一次天賜良機,不過,咱們需要當心的是,秦候或許會有後招,這個人太聰明人,這一點絕不會錯過。”

“大人說的是,我一定隨時監控秦賊的動向,但凡有消息,立即向你們彙報。”

尼博道。

“熬了,這麼久,終於等來了希望,王叔,上天不棄我啊。”

尼羅搖曳着手中的紅酒,由衷的感嘆道。

自從秦羿來到地獄後,尼羅就一直處在被動地位,整個王朝被分化的七零八落,如今盼來這個機會,豈能錯過?

爲了這一天,尼羅地獄集整個地獄之力,組建了一支二十萬人的大軍,他就像是一頭猛虎,等着捕食最後的獵物。

尼羅在謀劃的同時,瑪門的魔騎兵也已經整軍完畢,三萬精銳魔騎兵在秦羿強大的財力支撐下,所有的裝備全部更新換代,所有的士兵日夜在祕密峽谷訓練。

如今決戰的這一天終於到來了,瑪門派自己的小舅子斐安東親自領兵,悄然出了魔谷,陳兵黑羅地獄外,只等待秦候的詔令。

與此同時,伽羅王朝與中立區的神月,同時達成了祕密協議,制定了專門針對尼羅王朝的方針,一旦尼羅發兵,就從後方發動對尼羅王朝的總攻。

所有力量蓄勢待發,迎接着地獄裏的翻天覆地的一天。

……

大秦軍基地。

秦羿時隔數月再一次來到軍營。

“侯爺,弟兄們自從修煉了你的給陣法與修煉之法後,如今單兵實力,完全可以與地獄裏的精兵一戰,請你檢閱。”黃耀東指着正在訓練的士兵,對秦羿道。

“你知道咱們大秦軍爲何戰無不勝嗎?不是因爲謀略,而是非凡的軍紀與秩序,這是西方地獄中任何一支軍隊都無法相比的!”

“這一次我與路西法決戰,你們就是我的奇兵!”

“我給他們佈置的陣法是防,給你們佈置的陣法是攻!”

“你們將配合魔騎兵協同作戰,他們在西線,你們在東線,屆時,你們就像是兩把尖刀,徹底瓦解路西法的力量!”

秦羿滿意的點了點頭,走進軍帳指着地圖下令道。

“侯爺放心,我們絕對不會輸給魔騎兵,務必全殲路西法大軍。”

黃耀東凜然道。

“我對你們的實力從來都不會懷疑,不過我要交給你們一個艱鉅的任務,在打垮路西法大軍後,你們必須第一時間轉入尼羅地獄,與伽羅王朝大軍對尼羅進行夾擊,而且一定要將他們逼入這個隱月峽谷。”

“這個峽谷相當於一個死衚衕,我要的是徹底的毀滅他們。”

“這個任務,你們能做到嗎?”

秦羿問道。

“侯爺,不管任務有多艱難,我等一定拼盡全力完成使命,請你放心。”

宋飛堅決道。

其他將領也是紛紛領命。

看着這些堅毅、勇武的面孔,秦羿心中也就有了底氣。

在凡間,殺了燕九天,成爲武道至尊,踏上了巔峯對秦羿而言,不過是過眼雲煙,那些虛名與財富終將隨風而去。

唯有不能磨滅的是意志。

他的意志完全烙印在了大秦軍上,這些人就像是他的另一道靈魂。

曾經以爲他的地獄之中,再無他們的身影,沒想到機緣巧合,這支鐵血大軍再一次爲他征戰。

這纔是人生莫大的榮幸與自豪。

而對於大秦軍的士兵來說,能再一次跟隨者明主征戰天下,就像是重新活了一遍,那種激動是無與倫比,他們如今迫不及待的想要上戰場了。

……

德魯的大軍開到了北陽平原上。

十五萬大軍的軍營鋪開來,無邊無際,站在城池上,眺望着大軍炊煙裊裊,德魯心中熱血澎湃,他期待這一刻已經太久了。

早飯過後,德魯大軍開始進行演習,着在以前打仗是從未進行過的。

但這一次不同,德魯必須確保所有士兵的狀態,能夠一舉拿下秦軍。

“將軍,我們的人所用的裝備全都是由魔主配備的,所有戰力也是嶄新、強大的,按照您的吩咐,主要分五大軍團。”

“第一軍團是長矛重騎兵,每個士兵的長矛五米,矛鋒全部以三級晶石,衝鋒騎兵修爲也都在兩翼一上,共計兩萬人。”

“他們將以最快的速度衝鋒,在瞬間打出爆炸性的重擊,摧毀敵人的前軍。”

心腹大將拉希德指着最前頭卷着漫天黃土衝鋒而來,氣勢洶洶的兵團道。

德魯在城牆上看的真切,見那些士兵驍勇,氣勢如虹,戰馬更是雄健有力,跑起來就像是風雷滾滾而來,令人膽寒,甚是滿意。

不過他也僅僅只是點了點頭,因爲演習與實戰是完全不同的,這些士兵到時候的士氣能達到現在的幾分,還是個未知數,不宜高興過早。

長矛騎兵團剛過,緊接着就傳來一陣陣轟隆隆的巨響,乘坐着巨獸拉扯的四輪戰車滾滾而來。

“將軍,這是第二軍團,他們由五百臺戰車組成,戰車上配備有強弩、中型晶石大炮,一旦有險,他們可以組成戰車大陣護送你安全撤離。”拉希德介紹道。

“第三大軍團是重騎兵兵團,騎兵刀斧手八萬人,一旦長矛重騎兵擊垮地方前陣,他們就會採取方陣嚴密圍住敵軍層層推進,全殲敵軍。”

“第四軍團,神射手軍團一萬人,他們是貝利爾死後,由翼人軍團招攬而來的,翼人箭術精準,有他們在,根本不會給秦候出逃的機會,同時可以觀察、探測秦候大軍動向。”

“第五軍團,就是咱們的墮落天使軍團了,一共四萬人,這是魔主的家底了,他們一直是由你帶的,你比任何人都瞭解,作爲備用軍團,三萬人備用參戰,一萬人負責保衛您的安危與戰車。”

拉希德道。 德魯在檢驗了大軍後,仍是面色凝重。

秦候這一次只有五萬決戰力量,他想不明白,在這種開闊上平原進行大決戰,秦候能玩出什麼花樣,一比三!

哪怕他手下的人再強,再猛,不說打勝仗,面對他鐵桶般的圍攻夾擊,甚至連一絲存活的機會都沒有。

他想不明白,以秦候這麼聰明的人,怎麼會明知不力還敢應戰。

德魯善戰,這一輩子跟隨路西法,什麼大陣仗都見過了,唯獨看不清楚秦羿,以至於他心頭總像是壓了一塊石頭,神經一直緊繃着、

這已經是路西法最後的力量了,要是再出任何差錯,他就是整個地獄的罪人。

“將軍,也許真的是世人把秦候神話了,他既然主動求死,咱們決不能讓他失望。”

“這一戰後,將軍就是蓋世之功,到時候天使長的位置必定就是你的了。”

拉希德自信滿滿道。

“我部需要什麼蓋世之功,打完這一仗,我就卸任回老堡安度餘生了。”

“現在還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記住了,秦候是一個連天使長、普林將軍都束手無策的對手,決不能有絲毫的輕視。”

“你立即去偵查,尼羅地獄的動向,以及其他部落力量,我怕他在這些外來勢力上做文章。”

“對了,還有一個人,你務必要派人盯緊了,那就是布魯斯。”

“我以前以爲他是個正人君子,現在看來這就是個奸詐小人,搞不好他就是咱們背後的一把尖刀。”

德魯嚴正叮囑道。

拉希德連忙應允,只是心裏卻是不以爲然,他也是天使軍將領,布魯斯的厚道、對底下將軍寬容那是出了名的,這一次擁戴路西法稱主,可是很多將軍共同推舉的。

他對德魯這麼針對布魯斯,並不是很認同。

正說着,一個護衛走了過來,彙報道:“將軍,布魯斯大人來傳詔了。”

“真是說什麼,來什麼,讓他進來吧。”

德魯皺眉不悅道。

布魯斯滿面春風的走了進來,德魯板着臉道:“大人,軍令在身,我就不給你行禮了。”

wωw▪тт kān▪c o

“無妨,我這次也是奉魔主的命令前來監軍,以便隨時向魔主傳達前方戰事,我想德魯將軍應該不會反對吧。”

布魯斯笑着把詔令遞給了德魯。

從級別上來說,布魯斯算是德魯的上級,但實際上由於德魯是路西法的心腹,掌握着路西法一部大部分的權利,所以與布魯斯實際上是平起平坐的。

布魯斯眉頭緊鎖,心中無比的惱火,他一直懷疑布魯斯很可能是個奸細,沒想到路西法偏偏把布魯斯當做賢臣忠良,如今派到這來無非就是想要監視他。

“大人,在黑暗王宮待的好好地,何必來這受寒苦呢,我這軍營裏不缺向天使長傳遞消息的路子,就不勞煩你了。”德魯直接拒絕了這個提議。

“這是魔主的詔令。”

布魯斯笑道。

“東方有句話,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來人,送布魯斯大人回去。”德魯冷冷道。

布魯斯微微一笑,也不惱:“那好,我自行回去就是,反正魔主就是不希望出現第二個伊通,你好自爲之吧。”

這話就像是一把尖刀刺進了德魯的胸口。

眼下對於他來說,則無疑是最敏感的話題。

路西法有了這心思,如果他光明正大的引用東方名句,把布魯斯給送回去了,那無疑對路西法來說,是一種挑釁。

德魯雖然耿直,但官場上的這些忌諱還是動的,但凡路西法動半點這個心思,他這前方怕是難以安穩,或許明天來的就是他本人了。

“哎,天使長私心太重,如何以安將士之心?”德魯心中暗歎了一聲,然後大聲喝道:“布魯斯大人,我收回我說的話,剛剛是我衝動了,沒有顧全大局,你繼續行使你的監軍職責,該怎麼彙報,就這麼彙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