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陽警官.這是個障眼法是吧??好好的人怎麼會無故消失呢???”一陽叔被問的有點亂,於是他乾脆什麼也不說,閉上了眼睛,養起了身來,撇下了亂哄哄的大家.

楊浩和虎頭兩個人一出門.開着車直奔喬尼的家駛去,猶豫是晚上,還算好,沒引起什麼恐慌,不然大家在街上走,忽然看見一臺沒有司機的車告訴行駛着,你會是什麼反應

不過在夜色的保護下一切還算順利,只是路過幾個十字路口的時候,招來了幾個交警的注意 .

“這是什麼破地方???”楊浩接到了虎頭的短信,這種感覺很怪,明明人就在你身邊,但你們卻要用短信來交流,是不是有些頹廢???

“我也不知道…”楊浩施展出了自己的拇指功力.

“堂堂一個美國的高級幹部,就住在這麼個破地方??”

“堂堂的一個虎王現在不也是在做陰差???”楊浩短信的口氣絲毫不差於口語的殺傷,虎頭看了一眼之後差點噴血,不過楊浩說的也確是事實.

楊浩擡起了頭,看這這棟老建築,4層的小樓,露面已經破破爛爛的了,每家每戶的窗戶上掛着一堆爛內衣內褲,滿牆面的手噴廣告,隨風起伏的碎紙片,這一些似乎和一位在美國頗有地位的人連不上. 楊浩用手指着3樓的窗戶,一扇一扇的數了起來, “1.2.3……11,12,就是這了~~~~~”楊浩給虎頭打了個OK的手勢之後,虎頭向後退了兩米,向前一衝,只見他四肢在牆面上抓了抓之後,整個人就出現在了3樓的陽臺內.真不知道這隻老虎是怎麼學會上樹的.

虎頭上去之後扔下了一根繩子.楊浩順着繩子也很快的爬了上去,兩個人剛翻過陽臺,眼前的景象讓兩個人傻了眼,這裏面豪華的,真皮大沙發,鋼琴,紫檀木雕刻,練小型噴泉都有.

“又**分子….”

“哈哈…”兩個人的短信繼續的轟炸着.就在這個時候,大廳裏的燈忽然全打開了,一個令人非常討厭的公啞嗓叫喊着..

“歡迎各位,光臨寒舍..不知道有何貴幹….”

“你是怎麼發現我們的

?”楊浩的身形隨着話語直接顯現了出來,虎頭隨後而至.

“你們確實是隱形了,但是我這個監控設備監控的是生物熱流個生物磁場.雖然看不到你倆,但是雷達裏卻顯示的很清楚..

“看來你已經有所準備了,既然這樣趕緊收拾收拾你的東西跟我們走吧,免得吃苦”

虎頭一面自言自語俄嘟囔着,一面悠閒的看着房間裏的擺設.

“看來二位對自己的本事倒是很有信心阿…..不過今天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能不能帶我走,就看二位的本事了..”喬尼說完,從他身後出來了一個身材偏瘦,通體發白,手上拿着兩隻細長的刀,毫無表情的站了出來.等等,它的眼神,爲什麼會這麼空洞???難道…….

“虎頭小心……”虎頭一時大意,沒覺得這個瘦小子有什麼了不起,可現在確實驚出了一身的冷汗,瘦小子雙腳一瞪地,單手握刀扎向了虎頭的心臟,雖然速度沒有楊浩的速度快,但是因爲他們兩個的距離擡近了,楊浩自然也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就在瘦小子動了的同時,他手持判官筆也飛身衝到了虎頭身邊,擋開了這一記攻擊,不然現在的虎頭肯定是心臟被穿,慘死他鄉了.

“你奶奶的,敢偷襲我….”虎頭一下子被激怒了,右腿橫着就踢了出去,腳還沒等落地,雙拳一左一右展開了轟炸,空氣中傳來嗞啦嗞啦的聲音,可見虎頭的拳法多麼剛猛,可是這個瘦小子好像遊刃有餘,楊浩一看虎頭佔不了上峯頓時加入了戰鬥,楊浩的瞬間移動還是值得誇獎的,他敢說第一,沒人敢說第二,但是楊浩的拳頭卻一點也不強,打在身上綿綿的感覺.

“殺了他們兩個…….”這個瘦小子聽到主人下了命令,立刻轉換了嘴臉,不再是癡癡傻傻的樣子,而是一臉的詭異,嘴角邪邪的笑着,口水慢慢的從嘴裏流淌了出來,眼睛越來越紅,最後分不清眼仁和眼白.

“喪屍???”虎頭和楊浩同一時間認出了這個怪物的本來面目,可是爲時已晚,楊浩見它要動,朝這左面一個閃身,左腳一瞪,搶先一拳打到了喪屍的臉上,但是喪屍卻沒有任何遲疑,左在了楊浩的肚子上,楊浩只覺得肚子上一涼,整個人飛了起來,倒在了地上昏了過去…再次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肚子上有一個血洞,血液和內臟不知道去哪了,只有一個前後貫穿的洞.

“這..這是怎麼回事???身體被貫穿,內臟被打碎了,竟然還死不了

”楊浩奇怪的看這自己,他擡頭看向虎頭,只見他也是傷痕累累,此時正在和喪屍硬砰硬的拼這拳勁,但是體力似乎跟不上節奏,拳也越來越慢,越來越輕了.如果不是事先打了育苗,虎頭這個時候早就成了喪屍的同類了.不過現如今誰也不會在去考慮感染的問題,楊浩站起了身子,眼中的散發出一股能把空氣都凝結住的冷氣,連這個喪屍感覺到之後也是打了個冷顫,就着一楞,虎頭看準了時機,一拳,把喪屍打飛了出去,還沒等它落地,楊浩手中的判官筆又隔空對着喪屍飛龍鳳舞的畫了起來……….. 楊浩用九字真言將面前的瘦小子囚禁在了原地,但 因爲身處於室內,所以無法引來天雷破邪,唯一能做的就是囚禁它。經過方纔一處簡略的打鬥之後,楊浩這才仔細的觀察起這個瘦小子來。只見他瘦如山猴,皮膚雪白,長滿了肉皮色的茸毛,指甲很長,大大的嘴裏流淌着口水,尖尖的牙和滿眼通紅的樣子告訴大家,它並不是人,而是一隻喪屍,而且是一隻回覆了小部分意識的喪屍。

“虎頭小心。。。謹防有乍”就在虎頭要邁進喬尼設置的陷阱之時,虎頭聽到楊浩的提醒,隨後一拳打來。喬尼朝着左面一閃,身後西里跨啦的蹦出了N個小瘦猴子,一個瘦猴子虎頭都夠受的了。這會一下子出來了5只,虎頭一下子被圍了個結實。喬尼對着喪屍講了一句 英語之後,慢慢悠悠的坐着車離開了。。

“可惡,跑的太快了。。。”原來這些個瘦猴好像知道了楊浩的厲害,沒等他寫完,立刻就跳出楊浩的符咒範圍,讓自己哭笑不得。

“虎頭,配合。。。。” “OK…”楊浩大叫了一聲之後,手中的判官筆寫的飛快,然後用意念個精神力支持着它不讓他消失。就這樣,幾個人在喬尼家的臥室客廳裏玩起了捉迷藏。楊浩也學的聰明瞭,他把九字真言用毛筆在空中寫完之後,一直用筆拖拽着, 只要有哪一隻猴子被虎頭打翻在地的話,那麼毛筆就拖拽着真言直接籠罩在它的身上,這樣一來效率確實加快了不少,不一會的工夫5只喪屍就都被囚禁在了真言的範圍內。

“這些東西留不得”虎頭見楊浩有些猶豫,於是斬釘截鐵的下了定律,這些已經被感染的喪屍只有一條出路,就是被殺死,才能解脫。楊浩心裏自然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的,他看了看在真言裏被囚禁的它們,也許幾年前都是正常人,有這不錯的工作和收入,也對未來充滿了信心。而如今卻成了。。。。。楊浩沒有再去往後想,他用手中的大毛筆,把這5只喪屍拖拽到了屋頂的陽臺上。。。這五隻喪屍還沒有反映過來有愛發生什麼的時候,楊浩閉着眼睛,心中的咒語默唸了起來。“轟。。。。”5道神雷就在光天白日之下,招呼道了5只喪屍的身上,被劈中的傢伙們,頓時成了飛灰。

“這個喬尼太膽大妄爲了,竟然把喪屍帶到了芝加哥。黃天化日竟敢放出來咬人,看來是該好好修理修理他了。”虎頭邊說着,邊用手扯掉了身上的碎布條,走到了楊浩的身邊。

“你。。。你感覺怎麼樣??”楊浩聽虎頭這麼一問,纔有所察覺,原來自己的肚子上還有一個大洞呢。

楊浩低頭看過去,他驚奇的發現,那個被貫穿的洞正在快速的癒合。從內臟和腸子開始,損壞的部分,和斷掉的部分開始活躍,一根根紅嫩嫩的肉絲如同蟲子般的動了起來,又如同自動生長的蜘蛛網一樣蠕動着,雖然看上去有點恐怖,但楊浩的心裏確實很高興的。沒想到自己的身體還有這種能力,有空得找師父研究一下。不過還是先辦正事吧。

“師父。。。我是楊浩。。。”

“聽到,請講。。。。”

“喬尼逃了,他竟然把喪屍弄到了家裏,還公然的放出來咬人。這個傢伙太膽大妄爲了,希望師父儘快的阻截他外出”

“好的,這件事情交給我了,你們先回酒店等消息吧。”一陽叔掛斷了電話,領着自己的部下,開着車,以最快的速度衝向了機場。

喬尼和自己的人前腳把車開進機場,一陽叔隨後就到了 ,要不怎麼說在酒店住的對了呢,酒店到機場只有24公里,想不快都難。

“您好,請問是喬尼先生嗎???”喬尼尋聲望去,他發現一個黃皮膚黑頭髮黑眼睛的人在跟自己打招呼. 喬尼在美國認識的亞洲籍男子少上又少,那麼眼前的這個人是誰?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是…..”

“您好,喬尼先生,我是餘向天的手下,餘先生要我通知您,他即將到達芝加哥機場,所以請您稍微等待一下.”喬尼一聽是餘向天的人,心裏一下子就平靜了.

“原來是餘老弟的人,那好吧.我就在這等他一會…..希望別太晚.”亞籍男子點了點頭,隨後撥通了一個電話.

“師父嗎??人已經留下了……下面就看您的了….”原來這個人就是一陽叔在國內帶來的一個國安戰士.

一陽叔聽了這個消息之後,臉色大好,命令此人繼續盯住喬尼,與此同時也通知楊浩帶着餘向天迅速趕往機場.

10分鐘後,芝加哥機場候機廳.

“嗨,喬尼…你還好嗎???”餘向天如同見到老朋友一般,快走了兩步握住了喬尼的手,親切的問到.

“哦~~~老朋友,我糟透了…你呢??你還好吧

”喬尼微笑着握着餘向天的手,外人看起來,真的好像是一對好朋友剛見面一般有說有笑.

“老樣子,還是老樣子….嘿 我說喬尼,是什麼事情能把你愁成這個樣子??說來聽聽”餘向天說完,遞過去一杯咖啡.

“餘老弟,你是不知道,最近李太明忽然之間就出而反而,他騙了我的錢不說,現在還公然的來搶我的母屍,哎…技術和金錢都沒了之後,他居然還要派人來滅口,真是太讓人氣憤了.我是忍無可忍了,我一定要讓它們嚐嚐厲害.”喬尼激動的端 起了咖啡,沒有加糖沒有加牛奶,而是直接一飲而盡.隨後苦的他直流眼淚.

“他怎麼能這麼做???太過分了….”餘向天假裝氣憤的說了一句.

“是啊~~平時合作的很好,真不知道他竟然是這種人,要不是最近政府下達的低調壓力,我早就把他給幹了…”喬尼,滿眼的怒火似乎與火山噴發一樣,周圍的人都感覺到那股子怨念.

“您要如何收拾他呢???如果有我能幫忙的地方儘管直說.”餘向天輕輕的壓了一口咖啡.

“呵呵,還是餘老弟你夠意思,你放心,他有母屍,我也有王牌~~如果老弟不嫌棄,那就跟我走一趟屍城,我讓你看看我的王牌…當然如果加上老弟的幫忙,王牌肯定會成爲王中之王的”

“好啊,您的事情,我自當全力協助…”餘向天說完,看了看隱藏在保鏢羣裏的一陽叔和楊浩,兩個人.

於是跟着喬尼蹬上了他的私人飛機,而楊浩,虎頭,宇燈,宇卓四個人,在來機場之前已經做好了喬裝打扮,此時混在了餘向天的保鏢裏,渾水摸魚的跟着上了飛機.喬尼的王牌到底是什麼???他究竟還有怎樣的陰謀???敬請期待陽人陰差後面章節 飛機上,楊浩和師兄弟們,都掩不住內心的激動.第一次來到屍城的經歷已經讓這幾個年輕人打心眼裏對喪屍有了牴觸,本以爲從上次一別之後,此生再不會涉足這樣的經歷了,可誰知道造物弄人.如今這幾個人又再一次的進入到這個喪屍之城.不過這次行動有師父親自帶隊,楊浩的心裏踏實了不少.只要有師父在,就算是邪魔在世,也無所畏懼.也許是喪屍城內屍氣太過嚴重的過,當飛機到達屍城上空的時候,能夠看到很清晰的分界線,是屍城與外界的分界線.就連天空中也是一個樣子,屍城範圍內,渾噩一片,看不清楚東西,一切都是灰濛濛,光禿禿的,而人類的領域就不一樣了,視野清晰,藍天白雲.屍城裏雖然不像之前那樣有恐怖的嘶吼聲,但是卻也讓人有些懷疑般的出奇的靜.這一濁一清兩個世界被很明顯的線分離開來,並不是人爲的,而是天然形成的猶如一個圓形的玻璃罩,籠罩在屍城上空,這還不算, 只要是倒了晚上,那麼燈火通明的生機盎然和一片漆黑的死氣沉沉會讓人真正的明白,這兩個詞是多麼鮮明的對比.飛機正從生機盎然的人類社會,進入到死氣沉沉的喪屍的世界.

這次從返屍城的一路,一直到現在.他連一個喪屍都沒看見.這是不是很奇怪

喪屍之城沒喪屍.之前那些成千上萬的,讓人噁心的東西都跑到哪去了

“我也正納悶呢,上次來的時候可不是這個樣啊…真奇怪….對了,阿浩,你的肚子到底怎麼辦呀???那麼大個窟窿.讓人看見了還不嚇死???”虎頭說完,用眼睛看了看楊浩的肚子.

“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對我好像沒什麼影響….”楊浩聽虎頭這麼一說,纔想起來自己還受傷了,於是他伸手揉了揉肚子.手心剛在肚子上轉了兩圈,楊浩一臉驚愕的看這虎頭,虎頭蹬着眼珠子看了看楊浩的表情,又看了看他的手…

“你…你不是…..”

“是…真是…真是了….”沒有人能聽懂他倆說的是什麼,也許只有他倆知道吧.

“是什麼??不是什麼 ??你們倆還想不想幹了?還想不想要工資了???趕緊給我進屋去保護好喬尼先生…”虎頭和楊浩兩個人正爲肚子的奇蹟復原而驚訝呢,沒有看到身邊這個時候走來了一個類似於保鏢頭目的這麼一個人,他見虎頭和楊浩兩個人竊竊私語,以爲在發牢騷,於是命令 兩個人進屋守候.

楊浩和虎頭一聽,心中不由得一喜,於是裝模作樣的掏出了槍,打開了房門走了進去.屋子內,一片白茫茫,門是白的,牀是白的,牆是白的,連被褥,櫃子,還有那些大型的集裝箱全都是白色,亂78遭的堆放着,除此之外這還有很多東西,食物,衣物,資料,還有各種器械,再加上全自動的電子門,讓人感覺,身處在一個全自動化狗窩裏一樣.

“嘿…我的老朋友,你能來我這裏做客,我太高興了…來,我們喝一杯…”喬尼一手拿着一瓶香檳,靈一隻手拿這2個杯子,一臉笑容的走了過來.餘向天禮貌性的接過了一杯酒,輕輕的壓了一口.

“喬尼先生,這裏應該就是你的大本營了吧~~~~”餘向天假裝好奇一般,一手端着酒杯,一面用眼睛不斷打量着四周.

“你說的沒錯,這裏就是病毒真正的溫牀.所有的病毒的研究成果的彙總和最終實驗都是在這裏進行的”喬尼說完跟餘向天碰了一下杯子,暗地裏示意,如今的成功和自己的幫忙也是分不開的.

“還有20分鐘…20分鐘之後,我會讓你看一看我的王牌,一個讓李太明自挖雙眼的新一代王牌…在這之前,我們就邊喝酒邊見證吧…”喬尼說完了又喝了一小口酒,一臉輕鬆的哼着嘴裏的小調.餘向天只有一臉陪笑的站在一旁,可是他的心裏也開始不安起來,自己做的孽已經夠多了,如果真就這麼讓喬尼再研究出什麼恐怖的鬼東西出來,先不往大了說,光說他這幫師父師兄弟的安全就真成了棘手的問題了.

“不行..我得想個辦法,讓他功虧一簣”….餘向天端起了酒杯,一口氣幹光了剩下的紅酒之後,開口說到.

“喬尼,你說的王牌到底在哪??我有點等不及了~~~”餘向天雙手互相摩擦着,一副焦急的模樣顯露出來.

“我的老朋友,再過幾分鐘你就能見到它了….”

“我現在就想見見它,你讓我看看吧…如果現在發現了什麼漏洞或者是弊端,咱們也可以儘早的避免阿….”喬尼聽了餘向天的話之後,思緒陷入了混亂,他聽李太明說過餘向天的本市,自己自然也是見過李太明手上那顆扳指的厲害.能做出這種法器的人,肯定錯不了.

“怎麼樣???”餘向天追問到.

“好…既然你這麼有興趣,那就按你說的辦..跟我來”喬尼說完,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帶着餘向天還有楊浩等人,徑直朝着房間裏的內廳走去,那白色的大門,一感應到喬尼身上的身份識別卡之後,嘟的一聲,全都自動解鎖了.

“在那…快看~~~~”喬尼用手指向了一個充滿着冷氣的房子.房門打開後,一個白色的棺材立在房間之中.棺材裏除了有一具男性屍體之外,好像還充滿着某種**,不斷的浮動這氣泡.

楊浩盯着這個男屍看了好久,總覺得再哪見過他.但卻又覺得是如此的陌生,熟悉卻又陌生的感覺.楊浩搖了搖腦袋,儘量不去想這些問題了,而是把注意力放到 喬尼身上.

“這是什麼?~~~~~”餘向天一臉問好的看了看喬尼..

“這是系統的最後一步,正在給它洗腦,一旦洗腦成功,那麼他就會完全的服從我的命令拉,哈哈哈哈~~~”楊浩一臉怒容的看着眼前的喬尼,嚴露寒光.

“不行…我不能讓他得逞….”餘向天想到這以後,心裏安靜了一下.隨後他擡起了右手,對準了棺材的表面.

“轟…..”一道白光乍現,棺材的表面立刻裂出了好多條縫隙,淺綠色的**正不斷的從棺材裏流出來.

“嘿~嘿~嘿~~~老朋友你瘋了嗎??你這是要幹什麼???”喬尼一臉的不理解,大聲的吼叫着.

“老朋友,你的陰謀被識破了,放棄吧..我不會讓你得逞的…”餘向天一改常態的冰冷語氣讓喬尼有點蒙圈.

“你…你沒開玩笑吧



“我說的是認真的…..”

“你說放棄我就放棄??你知道這研究耗費了我多少的金錢和精力??你知道我爲了它付出了多少???你讓我放棄…憑什麼???就憑你這身中國功夫嗎???你太傻了,喂,你們兩個爲什麼還不動手,給我殺了他”喬尼說完,氣呼呼的轉過身去了.可是等了半晌,身後並沒有傳來槍響,喬尼再此把身體轉回來的時候,剛想說話,餘向天就搶先開口了..

“師父,師兄弟們….該露臉了吧….”餘向天這句話說完,一陽叔,楊浩,虎頭,宇燈,宇卓,紛紛撕掉了身上的僞裝,露出了真面目.

“是…是你們

?”喬尼惡狠狠的看着眼前的人嘟囔着.所有的人都沒有說話,喬尼現在是孤家寡人,眼前着堆人隨便拽一個出來要收拾他簡直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喬尼也不傻,心裏也在暗暗的盤算這…幾分鐘後,他走了本不應該走的一步棋,但也是他最後犯的一個錯誤….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誰要想阻止我,我就要他死..死..死…都去死…..你…到底還要趟多久???難道要等我死了你纔會醒過來嗎

趕快給我殺了它們…”喬尼的腦電波異常活躍,棺材裏的喪屍,記憶只被清洗了不到一半,程序就被打亂了,所有的**都流出了棺材外面.它靜靜的站在棺材裏…..

“趕快給我殺了她們….殺了他們….”棺材裏的喪屍腦中聲音一響,雙眼立刻睜了開來,第一個看到的遍是楊浩,於是它二話沒說,右腳蹬地.雙拳從胸間打了出去,整個身體如同一隻射出去的箭一般衝向了楊浩.

楊浩見此人從安睡,到突然暴走只有幾秒種的時間,就能斷定,它的性情已經被人控制了.眼下一股強烈的殺氣和屍氣擴散過來,就在喪屍的拳頭要打到楊浩之時,忽然楊浩的身體向後彎去,用手撐了一下地面,右腿在翻滾的同時一腳踢中了喪屍的手腕,之後順着力道來了個後手翻,腳一落地,身形剛站穩,楊浩立刻雙腳灌力一蹬,使出了剛纔喪屍用的那一招.喪屍一擊不中,返被攻擊.情急之下,右腳向前邁了一大步,腳一挨着地面,身體向右一偏,躲過了楊浩的這一招.這一人一屍,只戰了一個回合,便不動了.楊浩也不動了,喪屍也不動了.無論喬尼怎麼驅使,那喪屍就如同害怕了一般不肯再次出手,而楊浩似乎想起了什麼,卻又不是很清晰..

想了好久,楊浩發現剛纔戰鬥的那個雙龍出海,很熟悉,好像以前在哪經歷過.想到這,楊浩乾脆閉上了眼睛,努力在腦海中搜索這這個動作,不久之後,楊浩初來屍城逃走之時與那個年輕的英國人互拼匕首的場面漸漸的出現在了楊浩的腦海裏.

“你~~~你是小魏

?”楊浩忽然睜開了眼睛,大聲的問了出來,上一次在屍城逃走之時,小魏與楊浩試探身法用的招術和今天兩人攻擊的套路完全一致.這說明什麼???只能說明一個問題..眼前的這個喪屍,不是別人…正是詹森大叔最寵愛的血族叛徒.魏-青-鬆!!! 眼下的小魏已經成了喪屍中的極品,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使得小魏的身高竟然爆長到2米多,長長的雙手垂放在兩膝之間.兩腿稍微彎曲,小魏仔細的體會着自己身體的變化,他發現自己的腿骨上少幾快骨頭,而手臂裏似乎還多了幾快骨頭.此時的小魏雖然已被洗腦,但中途遭到餘向天的破壞之後,語言和直觀思維仍然保留着. “我是誰???這兒是哪???”小魏看了看周圍,當目光落在自己身體上時,他自己也嚇了一跳,整個身體的皮膚蒼白毫無血色,幾乎半透明的它竟然會呼吸.隨着渾身的進氣出氣而起伏,血管裏流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綠油油,粘糊糊的.看了看自己之後,小魏擡眼又看了一眼楊浩,他剛想說話,卻發現嘴巴竟然被縫住了.嘴脣被針線死死的禁錮住,無法動彈.小魏心裏的火氣一下子竄了起來,他本是血族裏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小王子,現在被人家做成了喪屍到不說,樣子也弄的這麼醜陋,這怎麼能讓他嚥下着口氣??小魏的怒火在肚子裏燒了起來,喬尼這個時候才覺出了還怕,面對着緩緩向自己揍來的小魏,喬尼值得一步步的後退者.

楊浩和師父,還有3個師兄弟們就這麼眼睜睜的看着小魏的變化,他的半透明狀皮膚,忽然變的透明,體內的肌肉開始大幅度的膨脹,隨着一聲聲撕裂的吱吱的響聲過後,小魏2米多的身軀上,所有的肌肉都突破了最大值的繼續膨脹着.由於皮膚變成了半透明狀態,肌肉的變化毫無掩飾的呈現在衆人面前.最後一個魔鬼筋肉人呈現在大家的面前,可是變化到此並沒有結束,小魏低沉的吼叫着,似乎想發泄着內心的憤怒和恐懼,渾身膨脹的肌肉停止了生長之後,皮膚恢復了半透明狀態.

“這屋子裏的人,一個不留…..”喬尼趴在士兵耳邊說了一句什麼之後,扶着其他的兩個人,迅速的撤離了此處.

小魏一看喬尼離開了,轉身朝着他離開的方向走去.這時,剩下的士兵立刻檔了上來.不由分說,所有人的火力都開到了最大..各種槍械發出的轟鳴和士兵們又恐懼又興奮的叫喊聲立刻充斥着房間.

“砰….”楊浩正在看熱鬧,不知道是誰放了一冷槍,子彈打在了楊浩身後的鐵門上,擊出了一道火花.

“你奶奶地~~~有人放陰槍”楊浩和師兄弟們通過這一槍,才發現自己不是在看電影,而是自己也被列入了被消滅的一份子.所有人立刻俯下了身子,尋找着掩體. “你媽媽地~~是爺們放下槍,爺爺我陪你單練…”楊浩剛說完, “砰….砰…砰…”又是三聲槍響.背後就傳來了幾道火花子.

原來喬尼離開屋子之後,已經想象到所有人的火力都會集中在小魏的身上,於是親自安排了一個人,返身回去擊殺楊浩一行人.

“考…這明顯就是來殺我們的.如果不是特意安排,那麼這個殺手在一進門肯定會被小魏那恐怖的樣子所驚呆,能夠把這個忽視,朝他們開槍的,只有一種解釋,就是有人故意安排殺手這麼做…槍響之後這師徒5個人迅速動了起來,朝着裏屋跑了進去,剛踏近內室,身後又傳來了一連竄的射擊,情急之下,這5個人先後跳到了室內水吧的吧檯下面. “阿浩,幫我定位殺手位置…”

楊浩衝着師父點了點頭,他悄悄的蹲到了吧檯的下面,輕輕的挺着身子,呼吸變得有些急促阿,這可是出去給人檔靶子,弄不好自己就要被射成馬蜂窩了.楊浩轉過身子,無比可憐的看了師父一眼,可是一陽叔卻一臉正經的看着自己,似乎還有些怒意. “死就死吧~~已打不到我爲基準…” 楊浩想到這以後,忽然一個魚躍跳了出去,楊浩身形一露,立刻就有一把槍展開了攻擊.楊浩以槍聲爲方向大聲喊到: “師父,你正前方11點位置…..”楊浩腳一落地,就原地的做起了奇怪的姿勢,1秒鐘2變,很有節奏感,就看他一會是 “超人”,一會是 “金剛狼”,一會又變成了 “李小龍”各種姿勢在他不斷的 “吼哈”聲中演繹的十分到位..一陽叔一聽到楊浩的結論之後,幾乎在同時把神識擴散了出去,隨後就定位在了一個正在靠近他們的人的身上,之後隨手一抓,抓來了一個杯墊.師父也沒顧得上太多,站起身的同時,杯墊也飛了出去,那個殺手還沒來得及開槍,喉嚨已經被一個 “不明飛行物”割斷了.一陽叔解決了他之後,剛要喘口氣,就被楊浩的POSS弄的哭笑不得.

“你這是在幹什麼

快停下來…”師父看這他很無奈的搖了搖頭.

“停下來??我停下來..你 你好瞄準我..是不是??沒門…我就這樣,我看你怎麼打~~~嘿嘿 我氣死你”

“………….一羣烏鴉飛過”

楊浩說完這話之後的結果不用多想,腦袋上多了一個大包,是被手指頭給彈的,但是到底是誰彈的現在就不要追究了,因爲眼前發生的東西,有能夠讓所有人忘掉一切,甚至是自己的能力.

小魏,硬頂着8個人的機槍掃射.他的眼睛已經充血衝的看不到了眼仁.臉上的血管和青筋一根根的暴露出來,身上那渾厚的肌肉也正在緊張的收縮着,此時小魏的嘴似乎是在笑,它咬着牙齒,一步一步向前走去…而眼前的士兵根本沒有退步的意識,相互掩護着換彈夾,就遮掩射擊了5分鐘之後.小魏終於頂不住重火力的連番掃射,倒下了他那滿是筋肉的身體.

“長官,怪物已被消滅….”其中的一個士兵按下了麥克風說到..

“什麼??消滅了??真的消滅了???去…去 提取它的DNA和病毒標本,然後回來見我”士兵聽了喬尼的安排之後,緩步走到了這一大駝肉前面,蹲下了身子,剛要把注射器打到它胳膊上,就聽見了小魏低沉的呻吟聲…..

“恩…阿~~~~~`”隨着恐怖的呻吟聲越來越響,小魏竟然從新站了起來,而且他的身體又發生了變化,小魏不斷的嘶吼着,的同時,在他的肩胛骨位置,竟然長出了3對骨刺,如同3雙手一樣,從肩胛骨裏掙脫了出來.

“刺啦~~~”隨後又是一聲響,小魏的後腦表皮從中間裂開了,咕嚕…咕嚕嚕…隨着裂縫越來越大,大家清楚的看到此時的小魏,整個後腦裏面竟然長出了一隻巨大無比的眼睛,這隻眼睛全市血絲,眼球不斷的蠕動着.拿3對骨刺在眼睛睜開之後彷彿也有了準性,躍躍欲試起來.

“shoot ” “fire”,士兵們被嚇壞了,紛紛伸手去掏槍.

“噗~噗~噗~”三聲悶響過後,手還在懷中的6名戰士,就在一瞬間被小魏身後的骨刺擊穿了胸膛,而被高高的挑在了空中.這6名戰士還沒有完全斷氣,正在不由自主的抽搐着,鮮紅的血液順着6根骨刺緩緩的流到了後腦的那隻大眼睛上,眼睛一遇到血,似乎很愉悅,頻繁的眨着眼.楊浩他們5個人,傻傻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就連見多識廣的一陽叔,此次也是束手無策,眼巴巴的看這它.

僥倖還活着的兩名士兵,早已經被眼前的景象嚇得說不出話來.其中有一個人竟然還尿了褲子.

“哼…就算你有骨刺,現在6根骨刺上都留着屍體,我看你還能拿什麼來還擊…”另一名戰士腦中想到了這之後,飛快的向後退了出去,與此同時伸手掏向了腰間的手槍.就在他要成功的時候,就在他已經摸到了槍托,準備抽出手槍的時候.小魏後腦的那隻眼睛隨着脖子360的旋轉之後,快速的轉動了兩下,小魏的左手一把就掐到了士兵的腰上,此時士兵被越收越緊的大手掌握的劇痛無比,眼中卻極度憤怒的看着小魏. 就在這個時候,那顆詭異的,會喝血的眼睛右眨了兩下之後,小魏伸出了右手的中指,對着士兵的腦袋一彈…. “噗…….”士兵立刻成了無頭屍,他的腦袋在小魏的手裏彷彿是灌了水的氣球一般脆弱,手指輕輕一彈,整個腦袋就爆成了爛西瓜. 最後一名戰士,不知道是驚嚇過度,還是發現了什麼,竟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除了他的褲管裏不斷流出的排泄物還在進行之外,其他的一切動作都停止了.楊浩他們5個人也是一動不動的盯着小魏.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小魏並沒有攻擊最後那一名倖存的士兵,而是繞過了他,從大門走了出去….. 僥倖逃過一劫的士兵眼神渙散的站在那一動不動,小魏此時已經離開多時了,但是在場的人好象都沒什麼動作,因爲他在一瞬間幹掉7個人的手法是如此之快,如此的輕鬆,他現在已經成了一個沒有靈魂的武器.一個只會殺人的兵器而已.不過從剛纔的情況來看, 小魏也不是一點破綻都沒有.眼前這個被嚇傻了的士兵,可以說明一個問題.

";看什麼看??一個被嚇的尿褲子的男人有什麼可看的.";

";~別別別~~疼..疼…~~好了好了,我早注意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小魏的眼睛已經失明瞭.";楊浩說完,回頭看了看一陽叔.

";爲什麼這麼說???";楊浩聽了師父的問話之後,得意的繼續說到.

";師父可能沒發現,小魏的眼任和眼白已經一片血紅.無從分辨了,從表面上看像是大量的淤血造成的,到最後小魏沒有給他最後一擊並不是因爲別的,而是因爲他失明瞭 ";楊浩說完站起了身子,走到了剛纔小魏站的那個位置.用神識感應這小魏的氣息,判斷這自己的這個想法到底是對是錯…

";啊浩,如果說小魏的眼睛失明瞭,那麼從他後腦的肌肉層下面新生出來的一隻大眼,是幹什麼用的

";虎頭邊說邊站在楊浩的對面,體會着這小魏那骨刺的攻擊角度.

";我估計,那隻眼睛是剛剛成型,功能還不全面,造這個結果來看,小魏的行動全依仗這隻眼睛了,但是這隻眼睛有一個缺陷,那就是對靜止的物體一點也不敏感.甚至無視";

";你是說,這個人能活下來完全是巧合

?";虎頭瞪大的眼睛,一臉不相信的看着楊浩.

";不然你以爲它有什麼理由會放過一個攻擊過它的人???";楊浩的話音剛落,一陽叔的電話領聲就響了起來.

原來是凱瑞等人帶者血族的人也趕到了屍城.一同趕來的還有元靈真人,剛纔的電話就是元靈真人打來的,好象說是製造出了一種可以不用做法,直接可以抽離喪屍靈魂和本能的法器,要找大家研究研究…楊浩和師兄們把這裏亂78糟的場面大概的收拾了一下,半個多小時之後,凱瑞等人開着8臺悍馬出現在了衆人的視線裏,車子停好了之後,元靈真人在詹森和凱瑞的陪同下從車裏走了下來,其他身穿黑色西裝的人們,迅速的象四周搜索過去,絕對的控制了這個研究所的周遍地區.

";看來這發生了一場惡戰啊…..";元靈真人的眼睛微微的睜着,看起來似乎什麼都不關心,但還有一種天下皆在心裏的感覺.

楊浩把剛纔事情的經過說了一便,詹森一聽,小魏成了喪屍,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喪屍時,眼淚立刻就甭不住了.無論楊浩怎麼去強調它的危險,和已被洗腦的現實,詹森根本就聽不進去,他的心理想起了小魏小的時候,圍着自己問着問那,天真的喊着爺爺,的那些畫面……….

";我這次來,給你們帶了一些我自己研究出來的小玩意,希望能用的上吧……";元靈真人說完,從身旁的一個小道童的手裏接過了一個檀木的小盒子.打開封蓋,發現裏面有一個類似迷你小法杖似的東西,不過小法仗的一頭,鑄成了一個大拇指豎起的手勢摸樣.看起來十分搞笑.

";嘿~~~我說真人,這個東西造型夠別緻的啊,不知道他有什麼用呢

";虎頭走了過去,把這個大拇指手杖拿在手裏仔細的端詳着.元靈真人什麼也沒有說,而是站在那笑呵呵的看着他,不多一會,元靈真人又從盒子裏拿出了一個小法仗.但是這個法仗的造型卻不是大拇指了,而成了食指,虎頭看了看這兩個法仗,頓時來了興趣. ";真人,這些小法仗都是你自己做的??這造型挺有意思啊….";說完,虎頭用手摸到了法仗的大拇指上,頓時,虎頭覺得渾身如同過電一般難受.好象有什麼東西一下子被拽了出來一樣,不過那感覺很短暫,只是1-2秒中.

";這是怎麼回事??好麻啊~~~~";

";你回頭看看~~~~";元靈真人還是一臉笑咪咪的說到,虎頭聽後,轉過了頭來,着一回頭差點沒把自己嚇死. 原來虎頭着一轉身,發現身後站着另一個自己,但是不會說話,不會走路,沒有表情,一動不動的站在那.

";這…這是……";虎頭指着另一個自己不解的問到,旁邊的楊浩和師父一行人都一臉期待着元靈真人的解釋.

";你的靈魂和本能已經被抽出來了…那就是你被抽離後的**.";虎頭聽了元靈真人的解釋之後,身手摸向了自己的肉身,可是自己的手竟然如同空氣一般穿透了身體,卻沒有任何質量的感覺,看來自己的意識和**的確是分離了.元靈真人看着滿臉好奇和興奮的虎頭繼續說到.

";活人都能生生的被抽離,我想用這些法器來抽離那些喪屍殘留的本能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說完,小道童又從盒子裏拿出了3把小法仗,每一個法仗都有一根手指是立着的,從大拇指依次到小拇指.只要用這跟立着的手指觸碰到喪屍的肉身,那麼它的靈魂和本能就會被強行的拉出來. 一陽叔,宇燈,宇卓,虎頭,凱瑞.每人拿了一把,而款式也是按照這個名單從大拇指到小拇指分配的.衆人看這手中的法器後笑了笑.

";沒想到您的法器還這麼有創意,我一直以爲中國的法器就是桃木劍,符咒,之類的土方法呢";凱瑞很喜歡手中的這根 ";小拇指";,所以大加讚賞的說道.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跑…快跑~~";就在大家正在被元靈真人的時尚法器吸引的時候,血族有兩個士兵,忽然拉開了槍栓,瘋狂的射擊起來,其餘的人立刻提高了警戒,四處張望着.

";怎麼回事??";詹森眉頭一緊,對着手底下的人問道.

";長老,南面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黑壓壓的一片正朝着咱們這趕了過來….";

";什麼??在哪

";詹森說完緊張的接過了望遠鏡,眼中的情景立刻變的清晰起來.詹森深知喪屍的厲害,如果真的是喪屍來襲,那他會毫不猶豫的選擇離開.那片黑色的影子,行動並不緩慢,而是如同野獸一般,四肢處地快速的移動着,而且不斷的撕吼着,另一邊有一個男人左到了地上,顯然是被嚇壞了,他面前還有幾個士兵正在全力的反擊着.再把畫面定向遠出,詹森眼裏多出了一個人.一個身材巨大,肌肉異常發達,而且背部還長出6跟如同蜘蛛腿一般長長的骨刺懸在空中,時不時的向前用力的捅者…";這是什麼怪物??等等怎麼有點眼熟

";詹森冷不防看到它,沒有反映過來,但當距離拉近到一定程度之後,他驚訝的張開了嘴,沒錯,眼前的這個怪物就是小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