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令他沒有想到的是,翟雪會這麼簡單的說出這些真實的話,難道他就不害怕自己會威脅他?

而且從以前到現在,他其實根本就沒有真正的信任過翟雪。

……

《神豪之絕世少主》第九十二章我忠誠於你 10月17日,已經抵達巴塞羅那的薩爾茨堡,在巴薩同城死敵西班牙人隊的訓練場做了一個小時的賽前訓練,隨後就給球員們放假了。

和隊友們去巴塞羅那市區閑逛放鬆不一樣,陳風乖乖地留在了球隊駐紮的酒店,等來了自家老姐陳芸。

陳芸這次分風風火火趕到西班牙來的目的很快揭曉,原來還是為了自家弟弟的經紀人和即將到來的職業首簽的事宜。

陳風現在的經紀人明顯已經不太合適了,所以到期一定得換,在這件事上姐弟兩人迅速達成了共識,至於換上誰就只能是邊走邊看了;

但面對陳風年底的職業首簽問題,陳芸的建議是多聽聽專家的意見,而她還安排了一位專家晚上和陳風碰面。

至於這位專家到底是誰,老姐陳芸暫時秘而不宣,只說大家晚上一見面就知道是何方神聖了。

能談得上是專家又能入得了老姐法眼的,陳風估摸著肯定會是歐洲足壇經紀界的某位大神,老姐不說,陳風也就只有等待晚上的謎底揭曉。

說到歐洲足球經紀界今年來的風雲變幻,陳風也是有所了解,隨着歐洲足壇在新世紀的迅猛發展,足球經紀界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原先在00年以前呼風喚雨的各種老派經紀人,那種說一不二、嚴控手下球員而又諂媚俱樂部的工作作風已經落後於時代,一切以球員利益為上的新派經紀人開始嶄露頭角。

時值2017年末,歐洲足壇經紀界的新老交替已經基本完成,像豪爾赫·門德斯、米諾·拉伊奧拉和布蘭奇尼等這樣的新派經紀人已經完全佔領了歐洲足壇。

豪爾赫·門德斯就不用說了,手下坐擁穆里尼奧、c羅、德赫亞、迪馬利亞、納尼、佩佩、馬塞洛等一大幫足球明星,合計升價超過了5億歐元,當今足球經紀界當之無愧的no.1。

米諾·拉伊奧拉則更像個足壇武林的魔教教主,思路清奇、劍走偏鋒,以貪財和為手下球員爭高薪而著稱,號稱是歐洲所有俱樂部眼中的「鬼見愁」,不過其手下也網羅了很多的像伊布、博格巴、多納魯馬、維拉蒂、德利赫特著名球星,現在又盯上了挪威的哈蘭德,如今也可謂在歐洲足壇上的坐二望一,聲勢直逼門德斯。

布蘭奇尼則屬於典型「咬人的狗不叫」的那種低調王者,作為原先的大羅經紀人和現如今的歐洲足球經紀人協會的副主席,雖然手下的簽約明星(像尤文的阿萊格里和曼朱基奇)不多,但意大利人在歐洲足壇的能量絲毫不下於前面兩人。

在球迷和媒體眼中,如果門德斯是歐洲足球經紀界的正能量擔當,那拉伊奧拉就是愛財如命的「鬼見愁」,而布蘭奇尼則是只手段通天的隱形貓。

不過在陳風看來,三人可能因為其出身、性格和外貌的差異可能導致行事方式不同,但「球員第一」的服務宗旨卻是一致的,否則也成為不了當今足壇經紀界的領頭羊!

門德斯之所以是正派代表,是因為他手下的球星大多出自葡萄牙和其他西語系國家,新世紀初一統葡超江山後,門德斯有足夠的底氣來挑選球員。

「人正活靚」的嚴選再加上穆里尼奧、c羅等人的迅速走紅,才造就了門德斯如今的正面白臉形象;

拉伊奧拉劍走偏鋒也實屬無奈,意甲的盤子雖然人才眾多市場也更大,可直到現在也都是群雄並起的局面,沒見後面還有一個不聲不響的布蘭奇尼在跟着涅。

沒辦法,要想出圈就得另闢蹊徑,除了意甲的天才,拉伊奧拉就只得把眼光投向了東北歐方向。

可要到別人的地盤搶食,只有一把刷子可不行,拉伊奧拉於是又只得祭起了另外一件亘古有效的大殺器-小錢錢。

可足球經紀不是專項扶貧,允諾給球員的高收益最後還是得俱樂部買單,於是拉伊奧拉就贏得了「愛錢的胖子」的外號。

至於一直被各大俱樂部所憎惡的高額經紀傭金,陳風就認為更加不是拉伊奧拉的鍋了!

看看拉伊奧拉旗下的那幫球員,除了球技,剩下的全是歪瓜裂棗,簡直可以拼出一本「足球運動員性格變異大全」。

可拉伊奧拉的各種售後服務卻做得絲毫不差,讓手下罵聲一片的球員依舊活得十分滋潤,該轉會的時候順利轉會,該拿錢的時后也絕不少拿一分錢。

憑什麼呀?

憑拉伊奧拉手上有錢,就像天朝的某些虛擬富,八百年前就結紮了,到現在還有大把人追在屁股后叫爸爸。

為什麼啊?

有錢還得會花錢,拉伊奧拉就是個中的高手,也正如天朝某個叫陽無邪的肥婆一樣,銀子一出天下皆服,再加上高中低三檔水軍造勢,網絡上無數野雞吆喝,博格巴都能秒變卡卡,以致什麼種族、膚色等各種隔離統統都不在話下。

只是這其中的巨額運營費用嘛,大家都懂的,最終還是得「羊毛出在羊身上」。

而三巨頭之末的布蘭奇尼,陳風卻覺得這才是一位真正的哲人,在他成功的職業生涯中完美地闡釋了發福型智者的終極奧義。

「年少不知×珍貴,老來望×空流淚!」,越早醒悟越早避坑!

年少成名的布蘭奇尼在大羅退役后就悟通了這條人生至理,所以一直低調苟在意甲,暗地裏卻偷偷將自己的觸角伸到了歐洲足壇的每一個角落。

不怕困難、偷偷發育、樂於助人甚至還可能每天扶老奶奶過馬路,布蘭奇尼就這樣暗戳戳地成了歐洲足球經紀人協會的副主席。

這個職位在平時並沒有什麼卵用,只有當眾多的經紀人為自己的球員和俱樂部打出狗腦子的時候,才會關二爺附身充當頗具威勢的和事人。

可在如今金元泛濫的歐洲足壇,哪有什麼歲月靜好的時候,球員、經紀人和n多的俱樂部之間,天天都有為各自利益而起的爭執甚至是撕比。

所以說三巨頭看似各有千秋、風格迥異,但其實說白了,都是那種能抓住現代職業足壇的脈搏順勢而起的演技達人…

經紀界的三大巨頭中有兩個意大利人,而老姐陳芸又在意甲國米供職,也算是半個歐洲足球圈內的人了,所以陳風認為晚上來會面的很可能是一位大腹便便的意大利胖子。

老姐陳芸對此自然是閉口不答,可她俏臉上那股得意的笑容卻怎麼也掩飾不住,讓陳風更加懵比了:

「莫非我真的猜錯了,五大聯賽中,門德斯一直就不怎麼搭理小氣吧啦的意甲,又怎麼能連上老姐這條線?」

直到晚餐后姐弟兩人一同出門時,陳風還在暗自揣摩晚上的客人究竟會是誰……

7017k 三輛富有年代的黑色豐田車暢通無阻一路疾馳。

差不多半個小時后,車速終於慢了下來,等到轉過一個小小的彎道后,他們來到了一棟寫字樓下。

停車,熄火。

車門幾乎同時打開,三輛車上接連下來了七八個人。

為首的疤痕男子匆匆將口中的香煙吸完后,一揮手,所有人跟在他的身後魚貫而上,逐漸消失在亮起燈光的寫字樓內。

他們走後,一道白色的身影猶如散步一樣,緩緩的從大雪之中出現。

「昭通信貸株式會社……」

老舊的汽車旁,羅森抬頭看着牌匾上的霓虹文字,心裏已經對自己公司的業務有了了解。

「信貸公司,那麼應該挺有錢的吧。」

這樣想着,他邁步走向了只有四層高的寫字樓內。

樓宇內,裝修的倒是富有現代感,從隨處可見的工位看出這裏的員工似乎不在少數。

走到二樓的時候,羅森已經能夠聽見頭頂不遠處那嘈雜的嬉鬧聲。似乎他們還在討論不久前發生的事情。

「宮本的債估計是還不上了。」

「沒事,他的妻子長得挺標誌的,下海后一定可以大受歡迎。」

「那個爛賭鬼,三天後不一定還在不在,這幾天多找幾個人監視他們一家,不要讓他們給我跑了。」

「嗨,我們明白。」

「很好,收完他的債,每個人都有一大筆獎金,到時候……」

臨時的會議室內,正在大聲激勵手下的男子突然像是忘詞了一樣,張著口,不說話,面色不善的瞪着前方。

另外幾名男子看到自己老大突變表情,急忙從椅子上站起,轉過身看向背後。

「那裏來的臭小子,你是誰?」

「八嘎呀路,跑我們這裏幹什麼,不想活了嗎?」

被門口白色身影嚇了一跳的幾人紛紛出口大罵起來。

「安靜,怎麼教你們的,對待我們的客人是這個態度?」

「嗨,非常抱歉,我們錯了。」

伴隨着坐在首位椅子上疤痕男子的一聲呵斥,剛剛還在破口大罵的幾人腦袋一縮,急忙開始鞠躬道歉。

「呃,這位先生,請問你半夜來我們公司是需要借貸嗎?

我們公司童叟無欺,能給到的優惠絕對是方圓首屈一指的。」

訓斥完其他人,刀疤男子的臉色再次一轉,語氣里充滿著和藹友善,似乎將服務精神發揮到了極點。

如果不是看到對方眼神之中隱藏着的那一絲冰冷和狡詐,走到這裏的羅森倒還真的信了。

「我確實需要借貸。」

羅森緩緩走到幾人面前,拎出一把椅子坐下,咧嘴一笑。

「不過數目有點大,不知道貴公司能不能借給我?」

「哦!」

看着這個走到自己面前氣定神閑,像是醫生的男子,刀疤男子楞了楞,顯然有點吃驚。

平常到他這裏借貸的人多了,可沒有那一個不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即便是那些輸紅眼的賭鬼,表情也是糾結無比。

但是老大曾經說過,要借錢,那就是顧客。

所以刀痕男子再次露出了在他看來和藹可親的笑容,頓了頓說道。

「不知道先生想要借多少,如果是五萬、十萬日元,我們馬上可以借給你。

如果需要更多的話,這樣,您把你的家庭地址、工作地址、聯繫方式等告訴我們,我們會馬上安排工作人員評估,最遲不到兩天,你就會得到滿意的答覆。」

「不需要抵押嗎?」

羅森好奇的問道。

「不需要,當然不需要,我們公司和那些吸人血的銀行可不一樣,一切站在顧客的利益考慮。」

刀疤男子強笑着,巨大的刀疤隨着臉部肌肉的拉扯顯得異常可怕。

「那好!」

羅森的語氣逐漸變得玩味。

「如果不介意,我希望借你們公司用一用。」

一言既出,整個寫字樓內的氣氛像是三九天的寒冬一樣,瞬間冷卻了下來。

刀疤男子緩緩站起身來,強行擠出來的笑容消失不見,像看一個死人一樣看着羅森。

「八嘎呀路,小子,我看你是活夠了!」

話音未落,旁觀的幾人一臉惱火,直接沖了上來,二話不說就要動手。

「混蛋,找死!」

「教訓他一頓。」

他們將羅森圍了起來,舉起手邊的凳子就往頭上招呼。

「砰——!」

好似虛空之中炸了一道悶雷,羅森依舊坐在那張椅子上,而幾個人朝着他砸下椅子的嘍嘍卻連人帶椅子瞬間倒飛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