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亮哥!」

齊子軒看見對面的人停手之後沖著青年輕聲說道。

「子軒,今天是你說話的了,這要是換成別人,我非得弄死他不可,我還沒見過那個大一的小子敢這麼跟我說話呢!」張亮氣喘吁吁的回了一句。

「是是,謝謝亮哥給我面子!」齊子軒笑呵呵的說道。

「那個什麼,既然你都說話了,我也不難為他了,你讓這小子給我道個歉這件事就過去了!」張亮指著龔正的位置,面無表情的喊道。

「好好!」

齊子軒點了點頭,然後扭頭沖著龔正喊道:「龔正,你趕緊給亮哥認個錯!」

「呸!」

龔正緩緩站起身,扭頭吐了口血水,然後紅著眼睛沖著齊子軒喊道:「我憑什麼給這種人道歉?」

「什麼憑什麼給人家道歉?剛才是不是你先動的手?這是兩個你知道不知道?龔正,我是看在班長的面子上才幫你求情的,你別給臉不要臉聽到了嗎?」齊子軒本身就不太想管龔正這件事,完全就是因為班級裡面的人都在勸他,他沒辦法才站出來的。

「我不認識什麼亮哥不亮哥的,不就是馬一航身邊的一條狗嗎?我今天就不信了,他還能打死我啊!」龔正倔脾氣上來,扭頭看著在場的所有人喊道:「你們一個個都看什麼呢啊?剛才明明是他們大三的學生霸佔了咱們的籃球場,也是他們用籃球砸的咱們班學生,這些事情你們都忘了嗎?現在竟然還讓我給他道歉,我憑什麼給這種人道歉?」

眾人聽到龔正這句話直接無語了,因為他們心裏面清楚龔正確實沒做錯什麼,今天是對面的人有些過分了!

「哎呀,我還真就沒見過你這樣的人,你小子挺有性格啊!」

張亮聽到龔正的話以後臉色瞬間就變了,邁著步子奔著龔正的位置走去。

「亮哥亮哥……」

齊子軒看見情況不對,連忙伸手攔了張亮一把。

「齊子軒,你鬆開我,剛才我已經給你面子了,但是這小子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別逼我連你一塊收拾!」張亮瞪著眼珠子沖著齊子軒喊道。

齊子軒聽到這話連忙鬆開了張亮,表情無奈的沖著宋萱兒說道:「班長,你看見了,我也沒有辦法了!」

張亮邁著步子走到了龔正面前,冷笑著說道:「打死你我肯定不敢,但是打斷你的腿我還是能辦到的,今天我必須好好教育教育你以後應該怎麼做人!」

「你這種東西也配教育我的朋友?」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之中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張亮聽到這個聲音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 【不給!】

系統的立場很是堅定,它才不給宿主任何的任務幫助呢,天知道它最想看到的就是宿主任務失敗。

對於這樣的結果風玫也沒有絲毫的意外,不過她卻沒有像以前一般直接將這個話題揭過,而是追問了一句:「你是不給還是沒有啊?」

【誰說我沒有了!本系統神通廣大,什麼不知道!】系統突然就炸了。

風玫眸中劃過一絲笑意,這炸毛的聲音中含著的心虛簡直不要太明顯。

「哦?那你證明給我看啊。」

【證明就證明。】系統依舊處於炸毛狀態,可是當注意到風玫臉上的笑容,它突然就冷靜下來【宿主你太壞了,竟然使詐!】

它要證明,能怎麼證明?只能將池月的記憶傳送過去,它差點就真的入了宿主的套路了。

風玫輕笑:「還不算傻到沒救。」

其實她對於池月那些記憶並不在意,沒事拿來逗逗系統倒是不錯。 重生為後之賢后很閑 聽著系統炸毛的話語,心中還殘留的那麼一絲小情緒也都散去了。

【哼,本系統可聰明著呢。】聲音里竟然有著一絲小傲嬌。

風玫覺得自己的心又軟了一角。當初她剛剛綁定系統時,系統完全是機械化的毫無情感的聲音,這麼多世界走過來,無論是她還是系統,都在做著無聲的改變。

系統見風玫沉默了,以為她是被自己的聰明打擊到了,忍不住更加開心了。除了在那個纏人的紅衣女鬼面前,它還沒有見過宿主吃癟呢。

想到那個纏人的紅衣女鬼,系統這才想到自己從這次上線開始就沒見到了她了。

【宿主,你成功的將那個紅衣女鬼甩掉了嗎?】

紅衣女鬼?風玫眨了眨眼睛:「呀,我把她給忘了。」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說著她便轉身離開斷崖,往白天那個房間而去。這麼久了,紅娘子應該已經反思夠了吧?

風玫打算回去撿被她丟下的女鬼的,卻沒想到還沒見到女鬼卻又遇見的明篁。

或者說,明篁應該一直都留在那裡不曾離開過。

此時的明篁看起來與風玫每一次見到的都不一樣,當然,加上這一次她也統計不過見過他三次而已。

現在的明篁在暗夜籠罩下只能看清一個隱約的輪廓,但風玫就知道是他。

此時他周身寒氣肆虐,那股生人勿進的氣勢遠遠就感受到了。

他似乎心情很不好。

風玫勾了唇角,原本要進屋內找紅娘子的腳尖一轉,就偏向了明篁所在的方向。

他心情不好,她就覺得自己心情好了。

離的近了,借著頭頂隱約的血月紅光,風玫才看見他的面前有一個招魂陣。

招魂陣所在的地方正是死人的地方,風玫腦袋一轉,便明白了他是在做什麼。

他要招那個前不久剛死的人的魂魄,可是很明顯,他失敗了。

「你說,他們都去了哪裡?」

明篁突然開口了,說話時他依舊垂著頭看著那招魂陣,眸光晦暗不明。

風玫知道他在問什麼,或許,她也真的知道答案。

可是……她為什麼要告訴他? 眾人聞聲望去,陳天單手插兜走出了人群。

「這小子是誰啊,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這麼跟亮哥說話,活得不耐煩了吧?」有圍觀青年冷笑道。

一旁有認識陳天的同伴臉色大變,連忙伸手捂住他的嘴低聲說道:「你看你才是瘋了,這個人叫陳天,是韓曉汐的男朋友……」

「在……在食堂裡面一巴掌扇飛錢旭的陳天?」青年彷彿想到什麼一樣,結結巴巴的問道。

「沒錯,就是那個陳天,你還是閉嘴吧!」

青年連忙閉上嘴巴,表情緊張。

「你叫什麼名字?剛才你要打斷我朋友的腿是嗎?」陳天走到張亮身邊,語氣十分不屑的問道。

「你……你是誰啊?」

張亮看著陳天忍不住愣了一下。

「我叫陳天!」

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張亮聽到這個名字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無比震驚,因為張亮聽說過陳天的名字!

張亮除了跟馬一航的關係非常好之外,跟孫菲菲的男朋友姚遠關係也非常好。

普通的學生可能只知道陳天是韓曉汐的男朋友,在食堂裡面兩巴掌扇飛了散打社的康寧錢旭兩人,但是張亮還知道陳天跟江州呂家的公子呂星辰關係也非常好,當初陳天在十日酒吧裡面大鬧了一場,最後呂星辰直說了一句,您要是沒有出氣您就繼續砸!

即便是十日酒吧裡面的張經理都不是陳天的對手,那可是一個人打翻十日酒吧所有保安的猛人啊!

無論是身手還是背景,張亮都知道陳天是自己惹不起的的存在。

就在昨天晚上的時候,馬一航還特意給他打了個電話,囑咐他先不要去招惹大一的陳天,但是張亮沒想到自己今天就碰到陳天,而且還把陳天的朋友給打了!

張亮看著陳天的位置,身體忍不住微微發顫,額頭上面掛著細密的汗珠。

「陳……陳天,是你朋友先動的手,而且我也不知道這個小子是你的朋友,要不然我也不可能這樣……」張亮看著陳天結結巴巴的解釋道。

周圍的所有人聽到張亮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誰也沒想到張亮僅僅就是聽到陳天這個名字就已經被嚇成這個樣子了!

「龔正,你過來了!」

陳天沒有搭理張亮,而是面無表情的沖著龔正喊道。

龔正猶豫了一下,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走到了陳天的身邊。

「他剛才欺負你了?」

陳天指著張亮,語氣淡然的沖著龔正問道。

「恩!」

龔正咬著牙點了點頭。

「打他!」

陳天擲地有聲的喊道。

「陳天,我跟馬一航認識,你……」張亮表情驚慌的喊道。

「龔正,我讓你打他!」

陳天直接打斷張亮的話。

龔正猶豫了一下,上前一步,揚起右手便是一個嘴巴抽了下去。

啪!

耳光響亮,張亮連退了三步才停了下來,嘴角溢出鮮血。

「陳天,你是不是瘋了,你知道不知道亮哥是馬哥的人?你現在打亮哥的臉跟打馬一航的臉有什麼區別?」

齊子軒上前一步,皺著眉頭沖著陳天喊道。

眾人聽到這話才意識到了問題的關鍵,不管怎麼樣這個張亮都是馬一航的人,陳天現在把張亮打了,那就是相當於把馬一航得罪死了。

就在眾人有些好奇陳天會如何回答齊子軒的時候,陳天輕輕開口說道:「今天就算是馬一航站在這裡,我也會讓龔正打他!」

齊子軒直接愣在了原地,低聲喊道:「陳天,是不是瘋了?」

「滾!」

陳天面無表情的罵了一聲,然後扭頭沖著龔正說道:「停下來幹什麼,繼續!」

「陳天……」

齊子軒張嘴還要說話。

藍欣欣伸手拽了齊子軒一把,輕聲說道:「子軒,你管他幹什麼?他若是想要得罪馬一航跟咱們也沒有什麼關係!」

龔正揚起右手,一巴掌接連一巴掌,絲毫不不留情面,一下接著一下的煽在張亮的臉上。

在場的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誰也沒想到陳天竟然這麼不給張亮面子,要知道這可是在江州大學的操場上面,而且此時已經是下課時間,操場周圍圍著無數看熱鬧的學生對張亮指指點點。

而跟著張亮一塊打龔正的那些大三學生,此時背脊冷汗直冒,臉上的表情十分緊張。

龔正連續扇了張亮將近二十多個耳光,張亮一臉鮮血,但是依舊咬著牙站在原地一動不敢動,因為他清楚陳天的本事,如果自己此時反抗,下場只能更慘。

「龔正,可以了!」

宋萱兒上前一步輕聲沖著張亮喊道。

張亮聽到這話,扭頭看了陳天一眼,低聲說道:「手酸了,不打了!」

「恩!」

陳天輕輕點頭。

此時操場周圍圍了最少好幾百名學生,要比當初陳天在食堂裡面單挑康寧錢旭兩人更多。

光天化日,大庭廣眾。

在場的學生很大一部分都認識張亮,每一巴掌對於張亮來說都是莫大的屈辱,張亮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的位置,彷彿想要將今天的恥辱銘記在心。

「知道他是誰嗎?」陳天指著龔正的位置,低聲問道。

「不知道……」

張亮低聲回了一句。

「你記住了,龔正是我陳天的朋友,從現在開始我不允許任何人欺負,任何人都不可以!」

陳天說完這話,目光淡然的看向周圍所有人。

因為陳天這句話並不是跟張亮一個人說的,而是跟在場所有人說的。

操場一片寂靜,鴉雀無聲!

「服了嗎?」

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張亮問道。

「……」

張亮咬著牙沒有說話。

「你有什麼不服氣的可以過來找我,但是別碰我的朋友,如果再有下次,我會打斷你的腿,記住了嗎?」

陳天看著張亮一字一頓的說道。

「我記住了!」

張亮咬著牙點了點頭。

「滾吧!」

陳天輕輕擺手。

張亮帶著巨大的恥辱轉身奔著遠處走去。

龔正看見張亮離開之後走到陳天身邊,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天,今天的事情謝謝你了!」

「不用謝,你是我的朋友。」陳天淡淡一笑。

「對,咱們是朋友!」龔正看著陳天十分開心的笑了笑。

「用不用我帶你去醫務室看一看?」陳天打量了一下龔正身上的傷勢,皺著眉頭問道。

「這點小傷不用去,咱們去吃飯吧!」龔正呲著牙回了一句。

「恩!」

陳天點了點頭。

片刻之後,陳天龔正丁天宇張文四人在眾人那震驚的目光下緩緩消失在操場之上。

齊子軒目光冰冷的看著陳天的背影,伸手拿出手機撥通了馬一航的電話,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馬哥,剛才陳天在操場上把亮哥給打了,扇了亮哥十多個耳光!」

「亮哥,什麼亮哥?」馬一航聽到齊子軒的話愣了一下。

「就是張亮!」

「陳天竟然敢打張亮?真是活膩了,連我的人都敢打……」馬一航低聲罵道。

「陳……陳天還說了……」

「還說什麼了?」馬一航問道。

「他說今天就算是馬哥您,他該打還是會打!」齊子軒無奈回了一句。

「……」

電話對面的馬一航沉默了最少兩秒鐘的時間,然後冷笑著說道:「好啊,很好,這個陳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