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嗲沉聲道“那就去你家吧”

平陽楓庭是坐美思的車過來的,黃嗲也是開車來的,黃嗲給美思開車,平陽楓庭開着黃嗲的車去往了自己住的地方。

星星跟南南一同坐在平陽楓庭的車裏。

星星捂着眼睛說“楓哥哥我也睡覺了”

平陽楓庭開着車,頭也不回的說道“你睡吧”

“嗯”

“楓老大你回來了?”文清一臉慌亂的看着進屋的美思幾人“你們也來了?”

平陽楓庭嗯了一聲後將南南放回了房間,又接過美思手裏的星星“辛苦你了”

美思微微的搖搖頭“沒事,其實我也挺喜歡這兩個孩子的”

將兩個小孩全部安頓好了,三人坐在吃飯的桌子前,每個人都不說話,屋內白淨的燈光,照耀在每個人的頭上,屋內不僅映照出了三人的身影。

平陽楓庭首先就開來看口問道文清“怎麼回事?”

文清柳眉皺的很深“是餘新幫的人趕到山上那所關押的地方,將陸爲跟短腿的孝虎都給救了,那幾個手下也被殘忍殺害,從幾個死去的人身上看來,對方不是一般人”

“不一般人?”平陽楓庭跟黃嗲兩人面色凝重。

美思說道“異能者乾的吧?”

“異能者?”文清出奇的問道“真的有異能者嗎?”

文清好像反應了過來,自己太激動了“對不起,我太激動,美思小姐請原諒”

美思輕微的一笑“沒事,你不知道異能者,也不奇怪,如果說傷勢楓奇怪的話,除了異能者,就沒有其他的話能圓的了了”

“那你們是怎麼知道陸爲是被餘新幫的人所救?”平陽楓庭正色的看着文清。

文清面色嚴肅的回道“是一個逃脫回來的人所說的,後來我們派人趕去看後,只有一地我們守衛的手下的屍體了”

黃嗲閉目,似乎是在考慮這些事情“他們的身上的傷口如何的奇怪?”

文清回憶道“因爲我看見他們受傷的地方,都成了冰塊,心臟都被凍死了”

“水力操縱”的異能者。黃嗲一句話就答了上來“而且你說連心臟都凍住了,那種冰凍到心臟的地步,恐怕不是B級就是A級了。

“B級A級?”文清震撼的張嘴道“異能還分等級的嗎?”

文清又是追問到“老人家你也是異能者嗎?”

“現在不是問這個的時候吧”美思一邊冷漠的說道“餘新幫的人想來你也知道,是個瑕疵必報的組織,而且楓庭還將它們一員大將給廢掉了,今天黃嗲又把那個火系異能者也好好的打了一頓,看來餘新幫不出三天會有大動作”

文清跟平陽楓庭同時陷入了沉靜,文清是在想着李美會怎麼解決此事,這些事情已經超乎了長春幫管理的範圍之內了,暗想這個老大真是夠會惹事的,本想着靠着他,讓黑水街這一塊掌握住,誰知道他什麼事還沒幹成,倒惹了一堆的麻煩,而且槍頭現在對準了整個長春幫。

在陸爲被救後,李美跟他父親,長春幫總老大“李康行”都得知了這個消息,而後李康行只說靜觀其變,暫時黑水街那一帶不要有何動作”

平陽楓庭低着頭,閉着目。意識海中平陽楓庭在夥伴面前急的團團轉“夥伴陸爲被救走了啊,好不容易黃嗲幫怎麼逮住了他,要是這次跑了,下次來更多厲害的人物,不完蛋了?”

“別急,越緊張越亂,人在緊張的情況下“智商負零”夥伴不忘補充道“出自初美靜子口中”

夥伴掌管了平陽楓庭的身體,夥伴心中已經想到了不完全的辦法但是行不行的通,還不好說。

夥伴擡起頭,跟凌厲之色的黃嗲對視上“黃嗲可能有辦法吧?”

黃嗲正色道“是的,本來是不想幫你們的,但是美思小姐那樣爲你們着急,我想幫一幫就幫一把吧”

“哦,太謝謝你了,黃嗲”美思聽到黃嗲有辦法,開心的就把黃嗲給抱住了,還在他那被剃掉的白鬍茬上面親了一口“我就知道黃嗲纔不會對美思的救命恩人不管不顧呢!”

黃嗲眼帶寵溺的颳了下美思的鼻頭“就你麻煩事多” 黃嗲不知道給誰打了電話,用着那口外國話,黃嗲時而跟電話裏的人聊到開心處時,就微微一笑,在就臉含爽朗的點着頭。

看來是談的蠻愉快!平陽楓庭幾人圍坐在桌子前看他。

黃嗲慢慢放下了電話,跟美思淡然的說道“美思小姐好了,剛纔餘新幫裏那位頭頭已經跟我談好了,這場事情瞭解了,但是付出的代價還是需要付出的”

黃嗲眼睛對上平陽楓庭“你將他們一位厲害的手下給廢掉了,他們說過段時間會派人過來跟你算這筆帳,但是也不會要你命的,因爲這個頭頭已經答應我了”


“黃嗲你認識餘新幫的老大啊?”美思一雙妙目瞪着黃嗲。

“是啊,以前在以前殺過人的朋友吧”

“是五輝嗎?”平陽楓庭忽然站起了身子,聲色嚴厲的又道“是他嗎?”

黃嗲感言說“是的,你也認識他?”

平陽楓庭正要說時,意識海中的夥伴大聲道“別說”

平陽楓庭欲言又止的沒了下文。

黃嗲眯眼道“有什麼不能說的嗎?”黃嗲好像很在意平陽楓庭下面想說的話,步步緊逼的走過去“是什麼,能告訴我嗎?”

“黃嗲楓庭大哥,你想說,就不說唄,肯定是人家的隱私,你還問的話,回去了,我把你的高爾夫球全部扔了!”

“哎喲,我的美思小姐,你千萬別扔啊,我現在無聊的就剩下那個玩意打發時間了”黃嗲聽聞身後小姐的威脅,膽怯的沒在逼問平陽楓庭了,而是一臉驚懼的走到美思身邊“我的小姐耶,你就會爲難我”

“哼,誰叫你欺負我的救命恩人,哎,黃嗲你最近的中文是越說越好了”美思忽然注意到黃嗲說話,沒有出現不流暢的問題了。

黃嗲摸了摸自己的嘴“是嗎?”看來黃嗲本人還沒注意到這件事情。

平陽楓庭撫平了剛纔的緊張後,安定下心神“乾笑道“的確黃嗲你的中文進步了很多前幾天你說話不流利呢”

而就在三人興奮的爲黃嗲能順暢的說中文的時候,意識海中的夥伴,眼睛微眯的盯着一臉笑意的“黃嗲”


“黃嗲真是恭喜你會說中文了”一邊被冷落的文清也是略顯尷尬的自己打破了這段尷尬。

黃嗲笑看文清“是啊,謝謝你的祝福了,小姑娘”

文清從容道“不謝,這是黃嗲自己肯努力學習的成果”

“美思小姐啊,既然都解決了,我們也趕快回去吧,黃嗲我可還沒吃飯呢”

“才9點多,等下在回去嘛!”美思不同意這麼快回去,還想呆這在玩會。

文清驚訝的看着黃嗲“黃嗲還沒吃飯呀?”

文清急急忙忙的說道“黃嗲要吃點什麼我去做?”

黃嗲連連擺手“我用麻煩你了,我回去吃點下人們做的東西去,你們華夏食物,我是吃不慣!”

“你吃不慣呀?”文清遺憾的低下了頭。

美思在黃嗲還未說話時,搶白道“黃嗲的口味楓鑽牛角尖的,他不愛吃你們華夏的菜品”

“要是想吃西餐的話,那就到我上場,今天多謝黃嗲幫我這麼大一個忙,要是讓黃嗲餓着肚子回去,以後我怎麼還好意思跟黃嗲你見面是不?”平陽楓庭興致和顏悅色的將兩邊袖子捲了起來“我西餐做的很不賴的”

黃嗲委婉的拒絕道“今天幫你的事情,你不能謝我,而是謝美思小姐,要不是美思小姐發話,我也不會幫助你”

美思見黃嗲實在想走,也不想太駁他的面子了,跟着黃嗲走到門口邊換着鞋子。

美思將金色的頭髮往身後放了放,穿上了鞋子,纔跟平陽楓庭還有文清揮手告別。


進了電梯中的美思臉上還洋溢着笑容。

“美思小姐明天可以回去了”

“……?”美思不解的問道“爲什麼呀,才玩十幾天,父親同意我來這玩一個月的”

黃嗲苦惱的沉下了頭“剛纔的話,我都是騙那個小子的,他的事情根本沒有解決,但是小姐這次來,我答應了你父親,要帶着你平安回去,這次得罪了餘新幫,是件大事情,這裏不能在待了,剛纔那通電話我只是跟咱們所住的酒樓內的那些隨身醫生,我要他們把東西收拾好,今晚就走”

“我不要,黃嗲你來的時候也說過,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一定會保護好我,讓我在華夏好好的放鬆一個月,你知道我每天沒日沒夜的在工作,你知道我多累嗎?還要應付那些帶着人皮面具的黑心商人。”

美思衝着黃嗲用英文怒吼時,電梯早就到了,而美思對着黃嗲大發雷霆。

“對不起了美思小姐”黃嗲一個手刀將美思打暈了過去。

黃嗲將美思抱在懷裏,寵愛的看着懷裏的美思走了出去“美思小姐,我希望你平安”

屋內的平陽楓庭知道了危機已經解除了,真是心情大好嘴裏還哼着小歌“咱們大家都是東北人,咱們大家都是東北人,文清上酸菜”

“呵呵,就你這個時候了,還有心情耍活寶”文清笑咪咪的指着平陽楓庭“酸菜可沒有,屋裏的菜都吃光了,我還沒買的,明天我去買去”

“對了還要跟你說個事情的”文清的笑容消逝後,慢慢的坐在了平陽楓庭身邊。

“什麼事情?”

要是想從我這裏要到紅經理孩子事情,我馬上跟你翻臉。平陽楓庭心底狠狠的想到。

不對,平陽楓庭因爲前面的緊張,而忘了星星所說的祕密。現在見到文清一臉疑惑的走看着自己,平陽楓庭心裏就發慌。

這像極了了一個小時候做錯事情,要準備被大人指責的時候才該有的心態。

“爲什麼你牀底下”

“哦,作爲老大我是把你那些衣服那去洗的,誰知道因爲太忙,我給忘了“哈哈”平陽楓庭沒等文清說完,就摸了摸滾燙的耳朵,打着哈哈說道“你別想歪了”

文清怪異的問道“是這樣嗎?”

“哈哈,當然是這樣,不然你以爲呢?”

“那麼我那白色的內衣上面爲什麼會有一團溼透的呢?還有點腥味” 平陽楓庭臉紅脖子粗的只想趕快逃離文清身邊“我先去睡覺了,太困了”

“哦?”文清忽然又問道“你吃過了嗎?”


“吃過了”

“對了,今天美姐父親也就是咱們的總老大來電話了,要你明天去趟他家,他有話對你說”

“有話對我說?”平陽楓庭停下了去往房間的腳步,轉過了臉,奇怪的看着文清“他招我說什麼?”

文清不明所以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我想應該不會是什麼壞事吧,畢竟你是李老大跟美姐都很看中的人”

都很看重?得了吧,都是瞎JB騙人的,要是我沒夥伴,你們鳥我嗎?平陽楓庭心裏憤憤的想到。

“好吧,我知道了,要是沒有什麼事情,我真去睡覺了!”

“嗯,那你早點睡!”

平陽楓庭的門輕輕的關上後,文清從桌椅上站起了身,看重屋內的大理石地板,來回的渡步,也不知道在憂慮什麼,整個眉頭都皺在了一起,但是這並不影響她的美麗,上身是見黑色的外絨毛衣,胸前還帶着一串金閃閃的寶石項鍊,下面是一條漆黑色的打底褲,倒是有那麼些英姿飆爽的感覺在裏頭。

“無語了,我爲什麼那麼笨,早曉得前面應該毀屍滅跡纔對!”平陽楓庭躥進房間後,馬上反鎖了門,然後d到牀下蹲下了身子看了看,那些內衣絲襪跟罩罩不在了。

暗自嘆氣的想到,自己真是忘掉了,因爲太忙的緣故。

“你的房間可能是被翻過吧!”意識海中的夥伴及時的插了嘴。

平陽楓庭坐在牀上閉着眼,進入了意識海內,看到夥伴坐在黑暗的地面上閉目沉思“夥伴,他來我房間翻什麼?”

夥伴閉着眼睛沉重的說道“還能是什麼?上次我們不是偷聽了她的電話,她也是紅經理的一根眼線,不錯的話,她是在你房間裏翻找紅經理孩子的有利信息,而無意間找到了你牀下的你乾的猥瑣事情的證據,而剛好被還小的星星看見。”

夥伴又道“恐怕文清是怕星星在你面前亂說,會引起你的懷疑,而故意將內衣拿出來,打消你的顧慮,將你的懷疑引誘到另外一條道路上去,這樣以來,你就不會產生太多的懷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