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小塵,你的手抖什麼?”源塵感受到墨塵拖住自己的手一直在不停的抖動,立刻低頭一看,頓時發現自己的雙腳竟然深入到墨塵的手掌之中。

這若是身體的話,早就出血了。

“哥, 冷魅首席的致命戀人 ……”

靈魂源塵從墨塵手上懸浮起來,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小塵,抱歉了,我目前還不是很適應。”

墨塵颯然一笑,滿不在乎道:“哥,沒事的,我可是已經仙靈境了,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復。”

或許受傷不說,可以讓哥對我更加的深刻,這樣日後說不定還能跟在源塵身邊。

“一會兒,我再進去看看,我發現那裏面也有一個古墓,或許那個古墓跟這個古墓有什麼關係。”

源塵眨眼便消失在原地。

豪門閃婚之專業新妻 ,立即就要說些什麼,但是一切都完了,源塵已經衝了進去。

“哥,你別走……完了,剛剛銷魂捆仙鎖魂鏈被燒斷了,哥,你要怎麼回來啊?” 墨塵一臉生無可戀,在這種地方源塵若是走掉了,就意味着他可能要直面古墓大恐怖。

並不是他害怕這個地方,好吧,無法施展修爲能力的他,確實很弱,可是他擔心源塵回不來啊。

腳步聲從身後響起,墨塵立刻緊張了起來。

只是下一刻,有熟悉的聲音傳來,是那樣的清晰:“我的孩子,你終究還是來了……”

“媽媽!”墨塵渾身一顫,幾乎沒有絲毫猶豫的回了頭,可是他在身後什麼也沒有。

墨塵就像是入了魔一樣,雙眼無神,開始朝着一個方向飛奔起來。

最後回到了那個岔路口,毫不遲疑地衝入另一條路。

那條路是之前假冒洛神冰想要引誘源塵進入的那條路。

黑黝黝的甬道中,似乎正有什麼東西注視着這一切……

※※※

小小靈魂源塵從壁畫中衝了出來,正好看到了三個凍成冰雕的人。

“咦?這麼溫和的環境,爲何他們都會凍成冰雕?之前不是好好的嗎?”源塵一臉疑惑,離他最近的便是李峯,此時李峯渾身潮紅色已經退卻,但是那銀白色光芒也沒出現,此時的他,就像是一個完美的冰雕。

“這個人應該算是這裏面最強的了吧。”就在源塵打算仔細勘測一下四周,至少弄清楚這裏是哪裏。

可是,就在下一刻,咔擦聲響起,源塵回頭一看,臉色大變。

那壁畫竟然碎掉了!

整面牆壁也跟着出現了裂痕。

“這這這……我怎麼回去……不好,好燙,好熱。”靈魂源塵周身都着了火,渾身被燒得緋紅。

靈魂源塵身形一退,躲入到了李峯體內。

熱流涌動,沖刷着牆壁外的一切。

之前源塵帶來的寒氣全部被洗劫一空,就連原先存在於此地的陰氣也都被沖刷一空,換來的是暖洋洋的陽氣。

這是對於普通人來說都要口乾舌燥的熱流,所以沒過多久,三人身上的冰便昇華成了水蒸氣。

白燁渾身顫抖的站了起來,剛纔他斷片了,現在只覺得自己暖和的都要劃掉了。

至於還倖存的傷員,那個納米戰士,此時僅僅是微微抽搐,似乎忽冷忽熱對他來說影響也不小。

相比之下,反而是李峯的表現更加強烈。

因爲這溫和的熱量,徹底激活了這位超納米戰將的情毒。

由外向內的熱流與由內向外的熱量融合,一時間超納米戰將渾身都蒙上了一層紅光,水蒸氣從頭頂涌出,像極了爆開一角的***。

熱!

好熱!

李峯撕扯着自己的衣服,現在他的皮膚就像是被灼燒了一般,竟然出現了燙傷的跡象。

“這樣下去,我會被蒸乾的。”

看到上躥下跳的李峯,白燁詫異無比,這李峯是浴火攻心了嗎?

不過隨即,他想到了另一種可能,難道是鬼上身!

突然,他徹底想起來了,那個從畫中走出來的人,那個絕美的不似人間可見的畫中人。

如今壁畫破碎,牆壁出現裂縫,而那個畫中人卻是已經不見,難不成是那畫中人上了李峯的身。

古語有言,鬼怪怕白天,熾熱溫度可滅之。

“熱氣是從石壁後傳出來的,或許靠近石壁可以躲避畫中人。”還不等白燁向牆壁靠近,就見到李峯朝這邊衝了過來。

“有辦法了!”

白燁還沒察覺到什麼,李峯就已經抓住了他的手臂。

然後他就感覺有一種至陰致寒的冷氣通過李峯的手掌朝他身上灌輸過來。

“不要,我不要被鬼上身,我只是一個糟老頭子,哪有年輕人的體魄強,那個……那個年輕人,他皮糙肉嫩,血氣方剛,你找他去,快去找他。”白燁慌了,頓時原形畢露。

他暗地裏做了那麼多事情,才能走到如今的社會地位。

爲了獲得這一次進入古墓的機會,他又付出了多少東西。

最終還不是爲了長生。

是的,這個古墓藏着長生的祕密。

第一批勘測隊伍發現了古墓的名字是星空古墓,最後平安返回空間站。

第二批勘測隊進一步發現了三幅石壁刻圖,三幅石壁刻圖分別標註了三個時期。

第一個時期有字,是鬼畫符,根本看不懂,拍照之後傳回空間站,依然沒什麼用。

至於那副畫卻是令人熱血澎湃,那只是大海邊圖,可是那海中竟然有鯤鵬翱翔,天空是龍鳳交鳴,而陸地上更是有無數神獸奔跑……唯獨不見人類蹤影。

那副圖傳回國內後,瞬間便引發了大動盪,這並不是信息泄露,也不是國家沒有能力守護那張圖,而是因爲古墓的出現,根本沒辦法隱瞞。

如今星空旅行都屬於常態,那古墓懸浮在地球之外,只要眼睛沒有什麼疾病,大多都能看清楚。


而且那星空古墓擋住了好幾條重要的星空旅行主線,星空旅行背後的大財閥都已經快氣炸了,不止一次申請使用大範圍熱武器直接轟掉這個古墓。

那些大財閥很清楚,星空古墓呆在那裏給他們帶來了多大的困擾。

所以公佈刻圖,也是對於羣衆的交代。

可是很快有人便從那張照片上發現了一件很驚訝的事情,那就是沙灘上有人走過的腳印!

在一個神魔時代,竟然有人的腳印!

是的,雖然無法破譯出鬼畫符,但是人們還是將這個時代叫做神魔時代。

而第二幅圖,則是一座山,朦朦朧朧間似乎看到了有人在山巔祭祀,那人很模糊看不真切。

這幅圖的字已經可以破譯了,當字體破譯出來後,各國所有高層一致決定,不將其外傳。

而第三幅圖下面的字根本不用翻譯,當第三幅圖拍出發回空間站,第二勘測隊便被下令返航。

白色陷阱

可是白燁知道,因爲第二勘測隊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只不過軍隊嚴明的他們,沒有泄露口風。

可是現在白燁已經後悔了,他可以肯定,剛纔碎裂的那就是第四幅刻圖。

不,準確來說應該是第四幅壁畫!

前三幅壁畫都沒有什麼危險,而沒想到危險會出現在第四幅壁畫。

李峯見到白燁老頭嘴脣都白了,這才鬆開了手。

他自己也是納悶,明明自己傳送給他的是難以忍受的熱量,怎麼對老頭來說反而是寒氣。

或許是這裏的人吸收仙氣太多,身體接受不了其他世界的溫度。

白燁見李峯鬆開了他,立馬朝着石壁裂縫而去,此時只有那裏涌出的熱氣才能讓他感受到溫暖。

白燁小心將躺在地上抽搐的那名納米戰士扶了起來,心中有些不忍心,但是沒辦法,死道友不死貧道,他可不想被燒死。

來不及多想,他直接將熱量灌輸入納米戰士體內。 隨後,李峯眼前一亮,這人果然不一般,非同常人。

相同的量,白燁老頭就受不了,而受傷的納米戰士卻只是打了個寒顫。

很快,李峯便發現了不對的地方,原來吸收他熱氣的不是納米戰士本身,而是納米戰士的皮膚。


不過,納米戰士的皮膚此時看上去是那樣的飽滿,就像是每個毛孔中都塞滿了東西。

李峯忍不住捏了捏這納米戰士的皮膚,頓時感覺冰冰涼涼,好似剛從冰箱中取出來。

“饒命!大人,饒命!”納米戰士已經睜不開眼睛,嘴都張不開了,但還是能夠說話。

“你是什麼東西?”李峯感覺還是很難受,這溫度越來越高了,他有心想要離開這裏,但是誰知道遠離這個地方後,自己還能不能回去了。

是的,目前李峯就是源塵。

至於李峯呢,源塵也是無奈,自己剛剛進入對方的身體,李峯魂魄便完全冰封了。

原本李峯的身體也是有熱量的,但是源塵一進來,熱量全部消散光了,他還沒離開,就有更加恐怖的熱量出現。

這簡直就是不讓他活啊。

“你有同伴嗎?”僅僅只有一個的話,是在無法分擔他的熱量,如果還有這樣的東西存在,就好了。

“有!大人,在那邊躺着一個。”源塵一手提起這名納米戰士,然後朝着先前爆炸的那個地方而去。

對於這裏的人來說,這裏是黑暗,但是對源塵來說,這和白天沒什麼兩樣。


所以源塵很快便在一個大坑內發現了一個漸漸鼓起來的納米戰士。

這名納米戰士此時正坐在大坑裏穿衣服,此時正好看到源塵提着自己的同伴,頓時感覺不妙,衣服都不穿了,就準備逃走。

“這坑不錯啊!”源塵眼前一亮,有這個坑存在,應該可以熬一陣子。

他直接跳入坑中,然後抓住了那個納米戰士。

“你也一起吧。”源塵靈魂的燃起的火光被他轉化成純粹的熱量通過手臂直接輸送到兩個納米戰士皮膚上。

一時間,那名納米戰士立刻牙齒就開始打顫,目光怨毒的盯着自己的同伴:“叛叛叛……徒,你你你……不得好死。”

“當我不存在嗎?你們兩個殘害生靈,都該死!若不是現在還有些用,我早就捏碎你們了。”源塵雙眼中泛起寒光,蹲坐在炸出來的坑中,源塵第一次有了喘息的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