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一道巨大的黑影遮住了頭頂的光亮。

「嘩!」

「嘭!」

沉悶的聲響中,那道黑影向下一沉,巨大的身軀瞬間拍打在螣蛇的身上。

直接將莫宇給壓了下來。

古易趁機再次來到莫宇背上,這一次,他沒有抓鱗片,而是直接抓住他的羽翼。

「你敢害我,你死定了!」

莫宇怎麼也沒有想到,鯨魚會落井下石,感覺到古易重回背上,心知在劫難逃,但是在死之前,他也要讓鯨魚陪葬。

爪子掏出藍色的寶石,莫宇握爪就要將之捏碎。

古易見此,星辰之力湧入手上,一隻手扒著莫宇的背,一隻手抓在翅膀與背部連接的地方。

狠狠一拽!

「啊!」

痛苦的大叫,撕心裂肺的疼痛讓莫宇鬆開了爪子,瘋狂的扭動螣身。

古易看到掉落的藍色寶石,鬆開莫宇,下潛將其收入手中。

抬頭再看,莫宇竟然忍痛拚命的衝出去。

當古易來到海面,看到折翅而飛,漸行漸遠的莫宇,有些無奈。

他轉身,尋找鯨魚,想著:「放他走,可都是為了你啊!」

腳下傳來踏實的感覺,古易低頭之間,整個人抬升,原來是鯨魚出現在他的腳下,將他抬出水面。

「嗯~」

悶鳴的聲響中,古易有一絲體會到鯨魚的意圖,他拾起韁繩,將藍色寶石放在凹槽。

頓時,鯨魚煽動一下尾巴,龐大的身軀開始遊動。

「嘩!」

潛入海中,鯨魚不斷的加速,飛快的前行。

一邊喘息著,一邊不斷舞動手上的翅膀,莫宇心中充斥著無數的怒火和戾氣。

這一趟沒找到鎮魂尺也就罷了,偏偏找到了,還被人搶走,更可惡的是,那頭該死的鯨魚竟然背叛了他。

種種一切讓他有種想殺人的衝動。

不,確切的說是屠殺的衝動。

在武平大陸,每當他心煩意亂,無處發泄怒火的時候,他都會找一個偏僻的村子,然後大開殺戒,似乎只有看見那流成河的血色,他才能夠得到平靜。

這一次,不打算再殺人,他要殺鯨,殺一頭鯨魚的同伴。

「回去之後,就換一頭鯨魚殺了,花費再大的代價都要!否則難解我心頭之恨。」

回望,莫宇看到遠處海面下飛快而來的黑影,心再次提到嗓子里。

他激動的怒吼:「你還敢帶他來殺我!」

「你難道就不怕我們責罰你的同族嗎!」

「嗯~」

凄厲的鳴叫,鯨魚速度再次加快,然後從海面下騰躍而出。

「嘭!」

鯨魚撞在莫宇的身上,將他從半空中撞落,然後又狠狠的將他壓入海中。

鬆開韁繩,古易趁莫宇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再次抓住他的翅膀。

這一次,沒有留手。

「刺啦!」

翅膀從螣蛇的背上撕開。

莫宇沒有驚呼,他渾身顫抖著,好像心缺了半塊。

「刺啦!」

又是一聲,另一支翅膀也被古易給撕下來。

螣身僵直,莫宇如垂死之人,奄奄一息的墜落向幽深的海底。

然而鯨魚並沒有放過他,巨大的腦袋蹭著古易,憤怒的眼睛盯著墜落的莫宇。

「殺了他嗎?」

「好!」

點星指閃爍,直接點在莫宇的後腦。

血色飄灑,莫宇再無生機。

興奮的鯨魚將古易托起,飛快的在海面上穿行魚躍。

時而起身站立,乘風破浪;時而躺在鯨背上,愜意的吹著海風,曬著太陽。

古易難得有此輕鬆的時光。

當海上升起一輪明月,鯨魚還是快速的朝東前行,絲毫沒有返航的意思,古易發現不對了。

他輕撫著鯨魚的背,說道:「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啊?!」

「嗯!」

輕聲的吼叫著,鯨魚示意古易安心。

親和的聲音之下,古易躺在鯨魚的背上,滿是無奈,唏噓道:「上了賊船了啊!」

在海中前行了一天半夜,依照鯨魚的速度,古易已經遠離了延平大陸。

僅憑他自己,就算是星辰之力耗光,也無法返回陸地,總不能一下一下的游回去。

「你到底想做什麼?能不能給我透個底?」

「嗯~」

「哎,我也聽不明白,算了,我就問你一句,你不會把我給賣了吧。」

「我可是剛把你從十惡不赦之徒的手中救下啊。」

「而且還替你報了仇!」

「嗯~~」

「好吧,到了地方你叫我!」

不作他想,古易坐下鯨魚背上,摸索鎮魂尺。

在海上航行了五六日,盤坐修鍊的古易,感覺到身下一陣晃動,睜開眼睛,鯨魚已經停泊在海面上。

遠處海天之間,有一個小小的黑點,像是一個島嶼。

「這是哪?」

古易疑惑的時候,鯨魚緩緩的下潛。

來到深海,一聲鳴叫。

「嗯~~」

聲波隨著海水傳遞。

片刻之後,遠處傳來回應。

「嗯~」

稍許,幾道巨大的身影出現在古易的視線。

它們看到鯨魚背上的古易后,有些不敢靠近。

「嗯!」

在鯨魚的短促鳴叫之下,它們才遊了過來。

七八隻鯨魚圍繞,古易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畫面,看到這些龐大而又順和的鯨魚,他有些欣慰,同時也注意到,這些鯨魚的身上,都掛著繩索。

「全被奴役了?」

幾隻鯨魚的身上,還有長長的傷痕,上面好像還紋刻著字跡。

古易明白了鯨魚帶他來此的用意。

「你是要我把它們都救出來嗎?」

「嗯~」

「我試試!」

留有一些餘地,古易也不知道遠處的島嶼上,究竟藏著什麼人,如果上面的人像莫宇一樣,只是金身的修為,他可以做到;若是其中有換血境,甚至聚靈境的強者,古易只能放棄。

他還沒有自大到以神念境對抗換血境。

即便如此,古易還是感覺到鯨魚和同伴的高興。

幾隻鯨魚挨個的蹭了蹭古易,讓他有些不好意思。

傍晚的時候,他在鯨魚的帶領下,遠遠圍繞島嶼轉了一圈。

島嶼不大,有一處港灣,是鯨魚們停靠的地方,也是海外之人歇息的地方。

等到夜色來臨,古易在鯨魚們的掩護下,潛入島嶼。

隱藏著氣息,他摸近港灣。

一排木屋沿著岸邊,十餘人正圍坐在篝火旁喝酒。

「人有點多,不過好在最強的人,只有金身後期。」琢磨著如何下手,古易等待他們散場。

夜深,酒酣的人們陸續的返回屋子,篝火旁剩下五六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