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場屠殺。

對妖魔鬼怪的屠殺。

傳聞群魔空間里的妖魔鬼怪以前經常出來作惡,到處屠殺沒有反抗能力的村民,有宗門派人尋找線索也沒能將兇手揪出來,最後還是神侯府的方寸山,寸山老祖親自出馬,才尋找到了一絲蹤跡。

尋著那絲蹤跡,最後就發現原來那些斬殺村民窮凶極惡的歹徒,居然躲藏在空間斷層里,原來躲藏在另外一個位面,難怪其他宗門的人不能夠尋找到歹徒。

發現群魔空間后,方寸山就將群魔空間的斷層入口封印起來,讓裡面的妖魔鬼怪不能夠再出去害人。


所以試煉弟子斬殺這些妖魔,可以做到絲毫不心慈手軟。

因為人類和妖魔幾乎是天敵,雙方遇見必須有個你死我活,在這樣的情況下,雙方都想活命,肯定要爭出個高低。

一座山脈前。

人山人海,聚集著七八百名來自各方勢力的精英弟子。

這些弟子,都是通過了第一場試煉的弟子。

裡面有憑運氣通過的,有憑實力通過的,有用大價錢花費元石購買別人的功勛值通過的……種種手段獲得了功勛值,都站立在了這裡。

如若第一場試煉還能憑藉運氣,那麼這第二場試煉,再也不能有半點僥倖。

一進入群魔空間,沒有點實力簡直寸步難行,生死都不能自已。

試煉弟子們聚集所在的山脈前方,有幾道巨大門戶,散發光芒,是通往各個位面的通道。

第一場試煉所進入萬葯空間的通道,就是幾道門戶中的其一。

萬葯空間群魔空間這樣的空間,其實並不能稱為真正的『位面』,只是無盡虛空中因為種種原因崩塌出現的小空間,經過千萬年來的演變,也可以稱為『小型位面』了。

弟子們聚集在這裡,就是要通過那巨大光幕,進入群魔空間里。

此時狩獵大會的第二場試煉,已經正式開始了。

現在各方勢力的弟子如蝗蟲一樣聚集在一起,如潮水般湧進通往群魔空間的巨大門戶。

葉陽,此刻當然也在人群之中。

不過他站在人群的最後,並沒有隨人群去擠。

「妙音師妹,等會兒進入群魔空間,所有人都會被傳送到外圍的隨機地點,我們又要被分開了。」

葉陽看著身旁的冰冷少女,道:「師妹,裡面妖魔鬼怪太多,你要小心。」

「恩。」

方妙音淡淡點頭,只一個字回應,身上就透露出強大自信,那自信彷彿與生俱來,可以睥睨天底下的一切,這不是那種狂妄自大,也不是自負,而是真正發自內心的自信。

「這個師妹,的確神秘,如今和我差不多大,才十七歲。十年前就跟隨方鶴加入了炎陽宗,那時候六七歲還跟瓷娃娃似的,身上就出現了冰冷氣息,跟一塊冰似的,找她玩也不理會。如若不是親眼看見這少女長大,我還會以為她其實是某個強大人物呢。」

葉陽暗暗思索。就在前幾天,他已經十七歲了。

沒過多久,人山人海的試煉弟子就紛紛湧進了巨大門戶里。

此時葉陽和方妙音,也一同邁入了門戶之中,進入了第二場試煉的地方——群魔空間。

唰。

眼前天旋地轉,好似跳進了時空通道,有一種眩暈之感。


這種眩暈之感沒持續多久就消失了。

葉陽立即知道,自己肯定是進入群魔空間里了。

群魔空間,有點像群魔山,都是妖魔聚集的地方。

不過一個是在外界,一個是在小型位面里。外界的群魔山裡面的妖魔強大無比,而群魔空間里的強大妖魔,已經被方寸山斬殺了。為的是避免試煉弟子遇見這些強大妖魔,沒有半點反抗之力就會慘死。

「傳聞修為強大者,心神與天地合一,堅如磐石,使用傳送陣根本不會出現眩暈之感,我進入這裡會感到眩暈,也是我修為太弱。」

葉陽搖搖頭,腳踏實地的那一刻他就環顧四周,看看自己出現在了什麼地方。

這好像是一片雜草堆里,這些雜草粗如手指,韌如蠶絲,若是在這裡遇見了草木武魂的擁有者,只怕對方不用自己動手,以武魂調動這裡的雜草,就能將敵人活活纏繞致死。

「這是什麼草?好奇怪。」

葉陽手指一點,元氣壓縮成劍氣,就將一根雜草切割而下。

他將元氣深入這雜草之中微微感應,發現裡面結構奇怪,本來是普通雜草,是吸收了這裡的特有氣息以及妖魔力量,才成為了這種變異雜草。

「這已經不能稱為雜草了,再有點時間,這些草估計要成為妖怪,成為妖草。」

葉陽暗暗心驚。

「吱吱吱。」

突然,懷裡的紅桃驚叫出聲,露出一顆小腦袋,對葉陽指了指前方的灌木叢。

他心有所動,帶著發亮的眼睛,就順著紅桃所指的方向走去。

他知道,這傢伙不輕易出現,一出現肯定是發現寶貝了。

果不其然,他在雜草從大約一里遠的地方,發現了一株凝血草。

凝血草,是煉製九轉金丹的其中一種材料。

這種藥草葉陽以前早就收集好了,不過現在再次得到一株,也是小有價值,意外之喜。

「九轉金丹,狩獵大會結束后,我就要開始煉製九轉金丹,至少,至少也要煉製出一枚!」

得到凝血草,葉陽又想起了九轉金丹。

他在第一場試煉中意外得到玄陰果,就將煉製九轉金丹的所有藥材全部收齊,隨時都能進行煉製。

他所收集的藥草,煉製出十枚九轉金丹綽綽有餘了。

哪怕他失敗九次,成功一次,也能煉製出一枚九轉金丹。

當然,葉陽不可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如若只能煉製出一枚九轉金丹,那他所花費的代價也太大了。

必須要刻苦鑽研煉丹之道,有強大自信時才能煉製。

煉丹煉器,雖然講究天賦,但當一個人修為強大起來,擁有一身揮手間排山倒海的能力,煉丹什麼的簡直就是小兒科。

「狩獵大會一結束,離開隱龍城,我估計就要遭到雲風海的追殺。」

葉陽雙眸內寒光閃爍:「我自己被追殺倒是沒有什麼,我擔心的是我背後的宗門,若是雲風海這些人真要對付炎陽宗,以我現在的實力,我根本沒有半點辦法。必須,必須煉製出九轉金丹,狩獵大會結束后讓方鶴長老服用,這樣他晉陞為蛻凡境,也是一個高手,那些窺覷炎陽宗的人,也要掂量掂量實力。」

「狩獵大會為期一個月,這一個月中,我一定要成功蛻凡!」

葉陽緊了緊拳頭,他知道第三場試煉會前往危險之地,或許在危險之地中,他就能尋找到適合自己的功法,從而成功蛻凡。

或許他在這片群魔空間里,就能找到一門強大功法。

這裡面不光是妖魔鬼怪,以前還有人類意外跌入這裡面,不過被妖魔襲擊,全都慘死,身上的儲物袋也落入妖魔手中。

斬殺那些妖魔,獲得其身上的財寶,或許其中就有以前人類身上的功法。

萬物生靈想要蛻凡,成為蛻凡境高手,都必須修鍊功法。

妖魔鬼怪同樣如此。


葉陽其實大可以直接擒拿一頭一次蛻凡的妖魔,逼問出其修鍊的功法。

但他乃堂堂人類,又怎麼可能去修鍊妖魔的功法?何況還是一些雜妖的功法。

若真沒有功法修鍊了,他情願修鍊『赤陽經』。

「走,去獵殺妖魔鬼怪,三天的時間,這第二場試煉,我一定要將成績,衝到整個狩獵大會的前十名!」

葉陽緊了緊拳頭,如若自己第二場試煉進入前十名,到時候就沒有任何人敢懷疑自己的能力。

不管和自己有沒有仇的人,也必須承認自己的實力。

吼!

就在葉陽剛想離開時,遠處大約相隔百米的雜草叢突然傳來了一聲大吼。

這吼聲驚天動地,震耳欲聾,簡直連人的耳膜都要被震破,普通人若是聽見這聲大吼,只怕會被嚇得肝膽欲裂,被活活嚇死也是極有可能。 當葉陽聽見這震耳欲聾的吼聲,也是被嚇了一跳。


不過他並沒有半點懼怕,相反眼裡露出精光,居然身軀一動,朝著那吼聲所在的地方沖了過去。

他是要去看看那發出聲音的野獸,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群魔空間里的大小妖魔,奇異野獸,有點實力基本都上了信息榜,獵殺就能獲得功勛值。

幾個呼吸后。

一頭全身黑毛倒立的野豬,出現在葉陽的視線里。

這並不是普通的野豬,而是一頭修為強大的變異妖豬,長期生活在妖魔的環境下,已經變成一頭妖怪了。

吼!

這頭身軀三米大的黑毛豬妖向葉陽衝殺而來,暴露在外的尖長獠牙頂在人身上,直接就能將人開膛破肚。

赤紅暴戾的雙眼,緊緊將葉陽鎖定。

在豬妖衝來的同時,葉陽就感覺到了一股令人作嘔的腥臭,是從眼前這頭豬妖的嘴裡傳遞出來的。

砰!

他看也不看,對著那衝來的豬妖隔空就是一掌,雷光閃爍的掌印轟打出去。前一刻那還想將葉陽頂飛的豬妖,下一刻就頭顱破碎,焦黑著身體直挺挺的癱倒在地。

砰!

豬妖那千斤重的龐大身軀,將地面砸出一個大坑,方圓一里的地都在顫抖。

這只是一頭七級妖獸,相當於人類的築基七重。

所以葉陽對付起來不費吹灰之力。

「這種弱小的妖魔,也有10點功勛值的價值。」

葉陽強韌野豬身上散發出來的惡臭,走上前將屍體上的左耳割下,就連忙遠離這裡。


獵殺的妖魔,可以割下其左耳作為獵殺的證據,試煉結束后就能兌換成功勛值。

神侯府之所以沒有在群魔空間里設立兌換點,是因為這裡有太多不確定元素,很有可能遭到妖魔圍攻。

唰。

葉陽衝天而起,施展出了風雷之翼。

立即他整個人就來到百米高空,俯瞰下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