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你們就這樣把我拋棄了?”李靈抓住葉荒的手說道:“我也要去。”

“這個……”葉荒有些爲難,畢竟這件事情,他可做不了主。

一旁的羅清虛卻說道:“走吧,一起去就是了。”

作爲副指揮官,羅清虛也有決定的權利,爲了能夠將李靈拉進華瓊派,他也是費了一些功夫的。

於是,一羣人便往李忘生所在的地方走去。爲了能夠更好的勘察迷霧陣,李忘生的帳篷搭建在了一處稍微高一些的山峯上,站在這裏剛好能夠俯瞰整片迷霧區域。

已經來到這山峯上的,有武當山的風輕雲,喬家的喬璃,姜家的一位長老,少林的普陀禪師,以及龍虎山的張衡之,除了這五個超凡境的人之外,還有葉荒,張野,以及喬祺和姜琴這兩個人。

無一例外,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七大宗門的,唯有已經滅門的夏家,和隱世不出的葉家沒有人派遣過來。叫這些人過來,並非李忘生看中的是宗門之別,而是他認爲,唯有這些人才有能力與他一起破戒這迷霧陣。

被李忘生喊過來的人基本上已經到齊了,但是李忘生卻沒有看到人影。

蘇嬰上前說道:“李師兄剛纔又進去了迷霧陣裏面,說要更加仔細的查看一下情況,現在人還未盡數到齊,請諸位再稍等片刻。”

人還未盡數到齊?倒是讓人有些好奇,還有誰能夠被李忘生給選中了。

看到喬祺和姜琴之後,葉荒猶豫了片刻之後,終於還是選擇走上前與之打招呼。

“喬小姐,姜小姐,近來可好。”

姜琴對葉荒倒是頗爲欣賞,尤其讚歎的是葉荒那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氣,但是喬祺對葉荒卻沒有什麼好眼色。在煙月庵的時候,她向帶走喬喬,就是被葉荒來搗亂,差點就沒能夠將喬喬給帶回去,還好父親早有安排,已經請求了普念大禪師,這才讓喬喬拋開了其他的念頭,跟着一起回到了喬家。

“好不好,還用不着你來關心吧。”喬祺的語氣帶着很明顯的排斥。

葉荒保持着淡然說道:“看到喬小姐神完氣足,精神飽滿,想必是過的很不錯吧。”

“是過的很不錯,怎麼,看到我過的不錯,你有什麼想要表達的嗎?還是說,你希望我過的不太好。”喬祺冷哼了一聲。

她知道葉荒過來搭話的目的,而她的目的也很簡單,她不想讓話題繼續進行下去,不想告訴葉荒任何有關於喬喬的消息,她是一個記仇的女人。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很普通的上來問好而已。”

“那你看到了,我很好,沒有別的什麼事情,就請離我遠一點吧。不知道爲什麼,自從上次從嵩山那邊下來之後,看到你們這些從寺廟裏面出來的人,就一陣的噁心。”喬祺刻薄的說道。

一旁的姜琴都覺得這話說的有些過分了,畢竟不遠處還有一個普陀禪師在呢,普陀大師怎麼說也是羅漢堂的長老之一,在武林之中影響力還是不小。

葉荒還沒有生氣,倒是李靈先炸毛了,她氣呼呼的走到喬祺面前,說道:“你這女人,怎麼這麼小肚雞腸啊,心胸狹隘簡直就是你完美的詮釋啊。”

喬祺掃了一眼李靈,不屑的說道:“不知道你是怎麼混進這邊來的,一個連暗勁都不到的弱者,有什麼資格在這裏指手畫腳,我便是心胸狹隘,就是小肚雞腸你待我如何。”

“不怎麼樣,只是覺得你這種女人,以後一定老的快,整天板着一張臉,好似擱誰都欠你百八十萬似得,你看看你,眼角都開始下墜了,兩邊的法令紋也出現了,再過十年,不對,五年,頂多五年你的眼角就會出現細紋,皮膚上有黃斑。不到三十歲就人老珠黃。”李靈擺出一副專業的模樣,說出危言聳聽的話語來。

沒有女人是不愛美的,尤其是喬祺這種外貌十分出衆的美女,聽李靈這麼說,隨便臉上的表情沒有什麼動容,但是李靈提到眼角的時候,她的眼角就抖動了一下,說法令紋的時候,她的鼻翼就顫動了一下,很顯然對這些事情都十分的在意。

“你,你少信口雌黃!”喬祺說道。

“信不信都隨你咯,老女人就是脾氣大。”李靈滿臉嘲諷的說道:“估計你這種脾氣大的老女人,一天天的都內分泌失調,經期絮亂,導致身上都有奇怪的味道吧,肯定沒有男人追你,你註定一輩子都要單身到底。”

越說,喬祺的臉色就越發的凝重了起來,終於達到了了一個她無法忍受的極點。

喬祺大吼一聲,“你住嘴!”然後一掌朝着李靈排出。



這是含怒的一掌,雖然沒有用多大的力氣,但是李靈卻是無論如何也無法阻擋的。

葉荒見狀,連忙上前,將李靈護在身後,同時伸出一掌與她相撞在一起。

碰!

兩人的手掌交接,爆發出了一道真氣碰撞的爆破聲。

葉荒立在原地,半步都不曾後退,而喬祺卻被真氣的震盪而衝的後退了半步。

這一掌力量的對碰,居然是已經進入到抱丹境好些年的喬祺輸給了才突破到抱丹境的葉荒! 武者的能夠發揮出多強的力量,取決於肉身力量和真氣的加成。

毫無疑問剛剛進入到抱丹境界的葉荒,在真氣的強度上肯定是不如喬祺的,他能單憑着力量勝過喬祺,就只有肉身力量強橫的可能!

這都是經過朱靈的力量,改造而成的。

葉荒臉色有些不善,他上前來主動問好,確實是抱着詢問喬喬境況的目的而來的,喬祺不給他好臉色,他也就忍了,畢竟自己曾經阻礙過她的任務,就沒想過她會對自己很和善。但是她居然對李靈出手,這就不可饒恕了。

“喬小姐,對一個連暗勁都沒有到的人動這樣的真格,有些過分了吧。”葉荒說道。

退後了半步,穩住身形的喬祺一雙鳳眼中好似正在噴火一般,前些時間在她眼中還弱小到不值一提的葉荒,爲何會突然變得如此強大?

“你這是想要與我交手!”喬祺冷聲說。

“我並不像和喬小姐動手,只是取決於喬小姐你的行爲而做出的反應而已。”葉荒說道。

眼看着這兩個人一言不合就要動手打起來,一邊的姜琴終於按耐不住了,拉住兩人,站在中間說道:“嘛,好了好了,旁邊就是雷家的隱居之地,你們打算在這裏動手嗎?”

“哼!”喬祺哼了一聲,轉身過去。

葉荒朝姜琴微微點頭致謝,拉着李靈也往回走。

既然沒有什麼話好說,那麼葉荒也就懶得再自取其辱。

誰知道姜琴卻突然叫住了他,說道:“誒,葉荒,稍等一下。”

葉荒回頭,看着姜琴走到他面前來,說道:“姜小姐,還有事情嗎?”

“當然有,喬喬寫給你的信,你不想要看?”姜琴笑意盈盈的說奧。

щшш☢ тt kán☢ ¢O

葉荒神情一震,問道:“你有喬喬寫給我的信?爲什麼?”

“爲什麼,沒有爲什麼。”姜琴慢條斯理的從懷中拿出一封還帶着一些溫熱的信封,將其遞給葉荒說道:“回到喬家之後,喬喬會有很長一段時間,進行認祖歸宗的儀式,在這期間無法與外界聯繫,所以當她聽到我們要過來你們崇慶市的時候,就特意的拜託了我,讓我將這封信帶給你。”

葉荒不得不慶幸,喬喬所託之人是姜琴而不是喬祺。

“謝謝你,姜小姐。”葉荒握着信,很是激動的說道。

失落游戲園 不用客氣,我這麼做也是有原因的。”姜琴理所當然的道:“我現在幫助了你,就相當於是你欠下了我的人情,等今後你若是成爲了少林寺的方丈什麼的,這個人情的價值可就高了。”

葉荒苦笑了一下,覺得這個可能怕是可以永遠的排除了,他直到現在都算不上一個正兒八經的和尚,更別說什麼方丈了。但是有一點總不會錯,她這麼做,就相當於葉荒欠下了她一個人情。

從姜琴那邊得到了喬喬寫給他的信封之後,葉荒迫不及待的走到了一個安靜的角落,撕開了信封翻閱了起來。

裏面寫着的都是喬喬進入喬家之後的一些瑣碎的事情,大抵上就是寫着,她自己很好,喬家的人對她也十分的熱情。

看着上面簡簡單單的一些字,葉荒卻覺得無比的安心。

“誒誒,葉荒,不至於吧,一封信就讓你眉開眼笑的。” 重生之家有寶貝

葉荒將信件收起來,說道:“知道她過的不錯,就好了。”

“你還真是喬喬姐的頭號小迷弟啊。”

山峯上,陸陸續續又有兩個人走了過來。

一男一女,其中女的是千蝶宗的一個頗有名望的長老。千蝶門因爲修煉的功法特殊,女人只要不嫁人,一輩子都能夠保持着青春容貌,所以這個實際上已經五十多歲的千蝶宗長老,看上去如二八少女一般美豔動人,而另外一個男人,卻是一張葉荒十分熟悉的面孔。

那男人見到葉荒之後,也顯得異常的激動,揮着手大聲喊道:“大哥,大哥,哈哈,我就知道在這裏能夠碰到你。”

這人正是當初夏家遭劫的那天晚上,葉荒幾人抓到來的白雲觀的弟子段飛。

“段飛,你怎麼也來了。”

葉荒有些好奇,段飛的修爲當初也就是化勁,這纔多少天,居然也突破到了抱丹境。

“哈哈哈,我們白雲觀就在這小青狼山脈之內,這件事情白雲觀當然也要出力咯,不過被李指揮官點名讓我過來幫忙,我也十分的惶恐啊。”段飛說道。

不僅段飛過來與葉荒打招呼,那名千蝶宗的長老也朝葉荒這邊走了過來。

她穿着千蝶宗的門派衣裳,手中拿着一把雨傘,整個人亭亭玉立於這山峯之上,氣質看上去與其他女人不一樣。

“你便是葉荒?”千蝶宗的長老問道。


“回前輩,我就是葉荒。”

千蝶宗的這名長老點了點頭說道:“風花雪月那幾個丫頭說,曾經被你救了一命,這次過來若是能夠遇到你,讓我好生謝過你,邀請你前往千蝶宗做客,不知你可有時間?”

“此間事了之後,在下必將前往千蝶宗,登門造訪。”

葉荒沒有拒絕,原本他就打算前往千蝶宗一趟,一來是爲了給李靈尋一個能夠修煉武學的去處,二來則是爲了給周舟掏討一份雪蓮。千蝶宗以醫道入武,說不定門中就有雪蓮的存在,只不過這些事情,都被他計劃在崇慶市這邊的事了之後,再做行動。

“好,你若來我千蝶宗,必以貴客之禮相待。”

下山之後,在不知不覺中,葉荒也結交了不少的人。

曾經的唐門弟子徐老爺子,通過徐老爺子而介紹認識的五毒教左長老,千蝶宗的幾名風花雪月雨晴這幾名弟子,白雲觀的段飛,這些人這些門派,今後都將成爲葉荒行走在江湖上的一大助力,只是現在,葉荒還沒有這個自知而已。


人到齊之後,又等候了片刻。李忘生這才從迷霧陣裏出來,他帶着滿身的疲倦,從下方飛身而至山峯之上,看到衆人都在之後,開口說道:“這迷霧陣,我已經有了辦法破解,需要的就是各位的鼎力相助了。” 說完那一句話,李忘生的臉上突然閃過一道黑色,身形也位置踉蹌了一下。羅清虛見狀連忙上前攙扶住他,關切的說道:“師兄,你這是……怎麼了?”

“無礙。“李忘生擺了擺手說道:“只是爲了看清楚這陣法的本質,耗費了一些心神而已。”

“師妹!帶過來的丹藥呢?”羅清虛說道。

蘇嬰連忙在腰身上掛着的小布袋裏面翻找了一會,拿出了一顆紅色的藥丸,這藥丸一拿出來整個山峯的平臺上就瀰漫着一股清香,聞到這股清香之後,衆人都感覺到心神一震。

而千蝶宗的那位長老和葉荒的表情則更加激動了起來,他們兩人都懂藥理,光是聞到這股氣味,就知道這顆紅色的藥丸蘊含着多麼強大的藥力,這已經不是普通的丹藥了,說是靈丹妙藥也不爲過。

能夠加快人精神恢復的丹藥,龍虎山武當千蝶宗,甚至於少林都會煉製,但毫無疑問,就算是煉製丹藥最爲出衆的龍虎山所煉製的培元丹,都沒有這紅色藥丸的效力。

是藥材的區別,還是配方的差距?

看着紅色的藥丸,李忘生搖頭說道:“帶過來的不多,沒必要浪費,小師妹你留着吧。”

“究竟是什麼陣法,居然讓師兄你的神魂都耗損成了這個樣子。”羅清虛問道。

“是蓮教的人,在暗中作祟。”李忘生低聲說道。

“魔教!”羅清虛驚呼了一聲,發現其他人都詫異的看着他。

魔教?什麼魔教?如今武林之中,早已經沒有了魔教的存在。

羅清虛自知失言,不再說話。

李忘生盤坐在地上,調息了片刻之後睜開了眼睛,對在場的衆人說道:“諸位,這陣法名爲萬鬼陣,陣法本身並沒有多大的攻擊力,只不過是形成了一個靈魂無法脫離的區域,厲害的是這個區域裏面的那些鬼魂。”

李忘生所說的和風輕雲剛纔告訴葉荒的相差無幾,從這一點上來看,這個李忘生在陣法上的造詣,竟然與風輕雲不相上下,能夠直接說出這陣法的名字,應該說他比風輕雲還要更勝一籌。

“那些鬼魂都是滿含着怨恨的冤魂,它們已經喪失了作爲人的善良,化作吞噬一切生靈的惡鬼。任何只要進入陣法之中的人的靈魂,都將遭到那些惡鬼的攻擊,導致精神失常,奔潰,產生幻覺。”李忘生說道。

“那我們要如何破陣呢?”段飛像一個學生一般,舉手說道。

“破陣的方式有兩種,第一種,找到陣法的陣眼,將其改寫。這樣一來,這個區域就會產生漏洞,那些被拘入在陣法中的冤魂,就可以找到出口,自行散去。”李忘生說道。

風輕雲隨即開口,說:“可是,找到這個陣法的陣眼,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要改寫一個陣法,更加需要時間。最少也需要三個月纔有可能做到,還是說,李指揮官你對這個陣法有所瞭解,知道怎麼找到陣眼?”

李忘生搖頭,說道:“這個陣法,乃是蓮教所創的陣法,爲蓮教的不傳之祕,我身爲華瓊派弟子,又怎麼可能知道。而且,將陣法破開之後,那些四處逃逸的冤魂,也會成爲一個重大的麻煩,雖說沒有了陣法所產生的區域,這些冤魂用不了多久就會自行消散,但是在消散之前,也將成爲一大禍害,崇慶市和臨海市都有可能遭到牽連和波及。所以這第一種方式,基本可以放棄。”

“那麼第二種方式了?”有人問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