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這事情有偏偏是自己的女兒作下了。

若不是她把生死魔圖和天烏帶走。

此刻,她也不會面臨這樣的窘境。

她最引以爲傲的巫獸,居然殺不了他們。

自古以來,邪不勝正,這一點她非常的明白。

“巫神,那片大陸離我們太遠,就算知道生死魔圖在什麼地方,我們也沒有時間將其取回。”

要是來得及,她願意親自去把生死魔圖取回來。

“去了也沒有用,在一百年前,生死魔圖也有自己的劫,一百年之後,這劫也算過去了,本神算到,就這幾日,它就會自動回來的。”

庚映柔深深吸了一口氣,她不會算錯的。

所以,她要在賭一次。

“巫神,一時半會,也不知道生死魔圖回來的具體時間,還得另外想辦法控制那夫妻二人才行。”

之英心裏祈禱着生死魔圖能快一點回來,這樣她們巫師的修煉,就能走進一個全新的修煉時代。 之英心裏想着,可還是忍不住問庚映柔。

“巫神,若是生死魔圖回來了,我們這裏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庚映柔懶洋洋的看了之英一眼。

“這奧妙就在於這生死魔圖上,天烏被損,生死魔圖不會在存在那片大陸了,若是本神算得沒有錯,它應該是碎,一旦被守護它的人拼接好,這裏,或者它原有的大陸都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這個世界,沒有任何玄器能敵得過它的力量,它的威力相當強大。”

聽了巫神的話,之英的眼中快速閃過一絲精光,速度之快,就連巫神都沒有察覺到。

“巫神放心,之英一定會想辦法拖住那軒王夫妻二人的,儘量等生死魔圖回來。”

“嗯!”庚映柔點了點頭,面色斂容,她一直在等着這一天的到來,她要讓她的巫術,統領天下。

她也想去他在的地方看一看,那裏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能讓她的女兒一去不返。

蘇紫陌這一睡,睡了好幾天也沒有醒過來。

沐雲軒每天都在給她輸送玄氣。

他心急如焚,卻也沒有辦法。

到了三月十七,蘇紫陌依然沒有醒過來,沐雲軒在也等不下去了,只能帶着她去千凝城找千天浩。

三月十八,沐雲寒和北冰雅琪大婚。

因爲是自己的二叔,蘇齊即使是在頑皮,也趕了回來。

和每次都一樣,他一回來,就去神池洞看望孃親。

葉沫楹看着蘇齊進來,起初她以爲是蘇櫟,可細看之下才發現不是。

蘇櫟氣勢沉着,不似眼前這個孩子,嘴角微微上揚,一派紈絝。

蘇櫟和她說過,他還有一個雙胞胎弟弟。

應該就是他了。

蘇齊突然見到陌生的女人,也是皺了皺眉頭。

她長的很漂亮,那如流星劃過銀河般彎彎的眉毛下,有着一雙繁星一般明亮的眼睛,閃爍着璀璨的光芒,耀人眼目。

“沫楹見過二公子。”

蘇齊微微一笑,“不必客氣,姐姐爲何在此?青蓮姨……”蘇齊突然停下,腦海裏劃過一抹精光。

“我忘記了,青蓮姨快要生了。”

“是的,所以少主讓沫楹過來照顧夫人。”

葉沫楹打量着蘇齊,小小年紀,一身白衣風流倜儻,那微微紈絝的神色,眉宇間帶着淡淡的憂愁。

那抹憂愁,是來自夫人吧!

“謝謝你!”

蘇齊嘴角的笑容微微苦澀。

他緩緩走到長明燈面前。

從自己的空間指環戒裏拿出幾束鳳尾花。

又拿出一些蘇紫陌平常喜歡吃的糕點。

他才跪下恭恭敬敬的磕頭。

起身,繞道水晶棺材旁邊,看着孃親依然沉睡的容顏,他的心就很痛!

“孃親,齊兒回來了,這段時間,齊兒又讓孃親擔心了吧!孃親,其實你根本就不用擔心的,齊兒現在修爲又晉升了兩階,不是你兒子我吹牛,這天下的人,要想打敗齊兒的人少之又少。”

蘇齊說完,緩緩一笑,又接着說道:“孃親,齊兒這次去了一個小山村,那裏發生的事情挺好玩的,齊兒這幾日都會留在雲城,會每天過來說給孃親聽的。” 蘇齊絮絮叨叨的說了好一會。

葉沫楹在一旁看着,她低眸,神色複雜的看着蘇齊,心裏也跟着一起痛。

“沫楹,沫楹。”

洞外,傳來沐雲帆的聲音。

蘇齊一聽三叔的聲音,快速的收斂起所有的情緒。

再次擡眸時,精緻的小臉上滿是笑意。

葉沫楹一看,心裏無比的震驚,他的情緒居然可以這樣輕鬆的轉換自如。

沐雲帆手中提着食盒,腳步歡快的走了進來。

讓他自己沒想到的是,自己那天晚上撿回來的髒兮兮的姑娘,洗過臉以後,會變得如此漂亮,而且還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好姑娘。

自此之後,沐雲帆早晚都會來神池洞一次,比蘇櫟跑得都要勤快!

“沫楹,我給你送早膳過來了。”

暗中的青楓一聽,瞟了不遠處的敬淮一眼。

“敬淮,我看呀!你和這葉姑娘又沒戲了。”

敬淮瞪了青楓一眼,“青楓,咱們可是兄弟,你可不要站着說話腰不疼,你自己美人在懷,也得爲兄弟我考慮一下,是不是?”敬淮鬱悶,他也二十老幾了,青楓都做爹了,他這媳婦還在丈母孃家養着呢?

聞言,青楓笑了笑,“咱們兩這天天守着夫人,除了能見到樹木和一些蚊蟲,再有就是少主每日過來,要想見到一個女人都難,哪爲你考慮去,依我看,青荷那小丫頭就不錯。”

青楓笑眯眯的,在過一個月,他就能當爹了,每次一想起來,他心裏就激動,他青楓也有這一天,這是他做夢都想不到的。

“是不錯,可是見不到也等於百搭。”敬淮一臉鬱悶的靠在樹幹上。

青楓笑了笑,沒有說話這事還真得要看緣分。

“三叔,看來你的眼裏只看得到美麗的姐姐,看不到齊兒。”

蘇齊站在不遠處,淡笑的看着沐雲帆。

沐雲帆聽到蘇齊的聲音,猛的一怔!

“齊兒,你回來了。”

他的聲音裏,帶着幾分驚喜。

二哥也以爲齊兒不會回來了。

蘇齊緩緩走向他們,“二叔大婚,我哪有不回來的道理。”

沐雲帆聽着,心裏劃過一抹暖意。

“齊兒,你二叔看到你回來,一定非常開心的。”

“嗯!”蘇齊點了點頭,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水晶棺材。

沐雲帆一看,心裏一陣酸楚。

“大嫂,今日二哥大婚,你和大哥都不在,還真是有些遺憾。”

“三叔,這是好事,我孃親一向喜歡好事成雙,不過三叔親自給這位姐姐送膳食過來,三叔也應該快了吧?”

蘇齊雙眸戲謔的看着他們二人。

還從來沒有見過三叔對哪個女人這樣熱衷過的。

葉沫楹一聽,臉上瞬間染上一抹嬌羞。

雲城三公子夫人的位置,且是她這種身份敢想象的。

“咳咳……”沐雲帆看了一眼一臉嬌羞的葉沫楹,自己也變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三叔,這說不出來的感覺,就表示有感覺了,你們聊,齊兒想回雲城去了。”

蘇齊別有深意的看了看他們二人。

快速的閃身離去。

沐雲帆一看,一臉鬱悶。

“不會吧,這個臭小子,幾日不見,修爲怎麼又長了。” “這兩個小傢伙,修爲都在我之上,讓我這個做叔叔的,臉往哪擱?”

重生之不做殺手 沐雲帆突然覺得壓力山大,就是馨兒那小丫頭的修爲也要追上他了。

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三公子,若是沒事,可以勤加修煉,沫楹以前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修煉,現在來這裏照顧夫人,到是有多餘的時間可以修煉了。”

葉沫楹目光溫柔的看着他。

向他這樣的身份,應該有很多機會晉升。

二公子有又是有名的煉丹師,加上丹藥的輔助,晉升會很容易。

而對於她來說,她根本就買不起晉升丹藥。

“沫楹,我也想呀,可我一個人修煉沒興趣。”

沐雲帆心思微動,突然笑看着葉沫楹。

“沫楹,要不然以後我每天過來這裏陪你一起修煉。”

要說沐雲帆沒有私心,那是假的,他喜歡眼前這位姑娘,她的眼神很溫柔,最重要的是她很善良。

他沐雲帆要什麼樣的女人都能有,可就是善良的女人,茫茫人海中,非常難尋。

櫟兒跟他說過,能夠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也會是一種幸福,讓他一定要把握好。

葉沫楹一聽,心底猛地一震!

“三公子,這……”

葉沫楹輕咬着脣,臉上浮現一片紅暈。

她這樣的身份,怎麼配得上他。

他這幾日的意圖很明顯。

聰明的她,又怎麼會不知道呢,這三公子是一個好人,隨着他天天過來,她也漸漸的對他有了好看,可……,葉沫楹不讓自己往下想。

“那我們就說好了,以後每天我給你送早膳過來,吃完早膳,我們就一起修煉。”

沐雲帆眯着眼看着她嬌羞的容顏,心底盪漾出一片漣漪。

“三公子……”葉沫楹本想拒絕。

可看到他開心的神態,拒絕的話硬是說不出口。

“好了,沫楹,快吃飯吧,等一下涼了就不好吃了,而且今日二哥大婚,會有很多人來看大嫂,等會他們來了,你就吃不了了。”

沐雲帆張羅着給葉沫楹端菜,端飯。

他沐雲帆從小到大,一向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這伺候人的事情,還是頭一回。

“多謝三公子!”葉沫楹心裏一陣陣暖流劃過,自從孃親過世以後,從來沒有人對她這麼好過,內心心底,她並不想推開沐雲帆。

雲城,一片喜氣洋洋。

四處都掛着大紅燈籠,大紅的喜字,披紅掛綵的樹。

讓人感覺到無比的喜氣。

蘇齊看着眼前的一切,深深吸了一口氣,三月的天氣還有些冷,料峭的空氣衝入肺腑,冷得他她心裏發涼。

若是孃親在,一定會像在邊境一樣,帶着他們去堵喜糖吃,並不是爲了糖,而是孃親製造出來的氣氛讓人很開心。

“二哥。”

蘇齊的身後,馨兒大聲的喊道。

馨兒身後的蘇櫟,看到弟弟回來。

“馨兒。”蘇齊轉身,看着妹妹。

擡眸,看到不遠處的哥哥,他微微一笑。

“哥,我回來了。”

韓娛之綜藝演員 蘇櫟闊步走到他身邊。

“這樣大喜的日子,是應該回來,去給爺爺奶奶他們請安,然後去見二叔,爺爺奶奶昨夜還唸叨着你呢?” “知道了,哥哥。”蘇齊拉着馨兒。

“馨兒,哥哥去去就回,二哥給你帶了禮物,一會回來就給你。”

馨兒笑眯眯的點了點頭。

“謝謝二哥!”看到二哥回來,馨兒非常開心。

二叔看到二哥回來,也會很開心的。

蘇齊快速的離開,他白色的身影,在人羣了快速的移動着。

“啊!”突然,有一名女子差點倒在蘇齊的身上。

蘇齊手疾眼快的用玄氣托住了女子。

“你推我幹什麼?”

女子看了一眼蘇齊,沒有在意,衝着對面穿紅色衣裙的女子吼!

那氣勢凌人的模樣,讓周圍的人瞬間把焦點都放在她身上。

“我爲什麼推你,你憑什麼換了我送給三公子的荷包,你想自己頂上去,也不看看自己長什麼樣子?想乘虛而入也不是你這樣的。”紅衣女子疾言厲色。

怒視着蘇齊身邊的女子。

蘇齊一聽,皺了皺眉頭。

原來是爲了三叔。

也是,二叔都成婚了,三叔現在也成了雲城的黃金單身剩男了。

若是不抓緊機會,就有遠沒有機會了。

只可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