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還好那還好,嗯咳咳,那小邵,你喜歡的到底是誰?”

“說了你也不認識……”

“你說了我就認識了啊。”

“你可真夠無聊的,嗯,我有點累了,先回房間。”

眼見邵文盛想要開溜,李一然剛準備拉住他,這時門口閃進一個戴面具的手下,是那曾小興的聲音:

шшш☢TTκan☢¢ Ο

“主上,邱軍師讓放走的那人,被人殺了!” 劍聖城,某處人跡罕至的陋巷。

老金、程明、李一心、邵文盛四人跟隨那曾小興來到了這裏,在此守候的另一人將結界撤除,顯現出了躺在地上的不久前逃脫的小黑的屍體。

來的時候,曾小興得到了李一然的命令,把情況給老金四人解釋了,也很簡單,一路跟隨慌張躲避的小黑到這陋巷,那小黑突然離奇暴斃。

此時,程明表情嚴肅,蹲下來,把地上小黑的屍首扒正,用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接着撥開他緊閉的雙眼,然後站起身,肯定的說道:“經我斷定,他,是被毒死的!”


“廢話!”李一心嗤笑道,“他臉都黑成這樣,一看就是毒死的,還用你說!”

“哎,我說你小子,就喜歡和我擡槓不是,他叫小黑,臉能不黑嘛……”

“呵呵!”

“呵呵你妹!”

“呵呵你妹!!”

眼見兩人又要掐架,老金急忙勸阻道:“我說兩位大少爺,老大讓我帶你們過來,是來玩呃咳咳辦案來的,私人恩怨先放一邊行不行,……,艹!小明子!你手剛摸屍體了,你還挖鼻孔?!”

“怎麼了,老大?他又不髒。”

“可他中毒死的啊,你不怕中毒,來,我看看……”

“哈哈,老大別着急,我用小指挖鼻孔的,這個沒捱到的,哈哈,我又不傻!”

這時,現在一旁的曾小興說道:“金將軍放心,這人身上沒毒。”

“啊!”程明幾人都大叫道。

“嗯,”曾小興接着解釋道,“他不是中毒死的,而是窒息死的,他原來的臉比較黑所以遮住了……”

“怪不得!”說着程明得意洋洋的朝李一心哼了一聲,說道,“看吧我說是他臉黑吧,所以才……”

“切!你又沒猜對?”

“有意思了,”老金摸着下巴,說道,“聽你的意思,當時附近沒別人的,能讓他窒息死亡,看來有靈者暗中下手,呃,小明子,你舉手做什麼?”

“老大!那他有沒有可能是有病,嗯,着急跑,跑到這病發了,沒法呼吸,嗯我知道有幾種病可以這樣的。”

老金一時之間被問住了,於是看向了曾小興。

曾小興說道:“他身上是否有暗疾,需要把屍首帶回去,讓專人檢測,嗯金將軍,你要不要檢查四周?”

老金擡頭看了看天,陽光劇烈,低頭看了看地面,髒的不行,於是大手一揮,說道:“屍首你們帶回去,我咳咳,帶他們三個去附近找找線索。”

… …

沒過多久,老金四人來到了附近一家看着不錯的酒樓,來到二樓雅間坐下。

等到小二倒完茶離開帶上房門後,李一心終於忍不住問道:“那個,這裏有線索?”

“哈哈!”程明大笑起來,“真傻啊你,還找屁的線索,過來就是吃飯的!”

“……”

見李一心望過來,老金咳嗽一聲,說道:“線索要等他們檢查屍首完纔好接着找的,嗯咳咳,快到中午了,你要是肚子餓的話,我讓他們上菜,我請客。”

“別啊老大,不是說了要留着肚子準備晚上那頓大餐嗎?嗯,老大,這裏也沒外人,你和我們講講那九神堂唄。”

李一心和邵文盛也來了興趣,他倆也是以前偶然聽人提起過九神堂的名字,只知道是一個很久就存在的神祕勢力。


“哦,都這麼感興趣啊,哈哈,那你們還真找對人了,九神堂我可熟了不能再熟了,這樣,你們隨便提問有關它的,嗯,小明子先來。”

“那個老大,九神堂老大是誰?叫什麼名字?”

“呃,老大我還真沒見過,挺神祕的,每次都是團黑影,只聽見聲音,應該是個男的,至於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不過,我以前聽李老大提過,好像叫什麼,主,主神,什麼玩意的……”

“啊!老大,你,呃咳咳,你這話不怕人聽見不高興?”

“切!這有什麼,想當年我,嗯咳咳,你的問題結束,那個,一心小子,你問!”

李一心沉默了一會兒,接着說道:“你所知道的,他們最厲害的是哪個? 鐵血軍官霸寵妻 ?”

“最厲害的?我想想,”老金思索一陣後,說道,“按理說一般最厲害的肯定是九神堂的老大,不過我沒見過他出手,所以,嗯,我見過的出手的幾個裏面,最厲害的,應該是晚上我們要見的那個風神吧,挺厲害的,至於靈力品級,嗯,肯定是超一品的。”

李一心接着問道:“那他的靈力品級是多少?”

“他?誰?……,哦,你說李老大啊,嘿嘿,說了你也不信,反正比那風神厲害,切什麼,我都懶得說你小子,李老大可是你實實在在的大哥,放着這麼好的關係不用,整天不知道想些什麼,你沒看小明子這個外人天天抱李老大大腿……”

“咳咳,”程明咳嗽起來,“老大,我可不是外人啊,你們都是我老大……”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說錯話了,……,嗯,小邵,該你提問了!”

“九神堂在臨城的據點在哪?”

“哈哈,”老金豎起大拇指,誇讚道,“瞧瞧,瞧瞧人家,這問題問的,……,嗯據點在哪我還真知道,不過,不好意思不能告訴你,你知道了對你可沒好處,換個問題吧。”

“……,九神堂對我們新月朝的關係如何?”

“呃,你這小子,老問這種問題,嗯,關係的話,算是陌生人關係,不敵對也不支持,……,還思考什麼,我說,你們三個小子,問問題能不能問到點子上,老問這些沒用的,真是的!”

程明笑道:“那老大你說,該問什麼?”

“哈哈,當然是問九神堂的九神有沒有誰有古怪的嗜好啊,喜不喜歡逛妓院啊,有沒有說話結巴的啊,有沒有喜歡放屁的啊,還有上茅房習慣是用左手擦還是右手擦之類的。”

“嘔!老大,你真重口味!居然關心這些?”

“切!他們能做的出來我就不能……”

“啊!不是,老大,你說的,他,他們,真的有?”

見程明三人都是滿臉的不相信,老金笑道:“有什麼好奇怪的,高人就不是人嘛?高人就不能逛妓院?高人就不能放屁?還有,你們見到的那些美女,呵呵,別看人前跟仙女似的,背地裏指不定,呃,看我做什麼?”

“老大,嘿嘿,你是不是被哪位美女給傷過啊?這麼大怨氣?”

“怨你咳咳,放屁!只有我傷她們的份,嗯?誰?”

這時有人敲門,一直敲着,沒有說話。

老金站起身,打開房門:“誰啊?艹!是你!”

眼前是位面容剛毅年約三旬的男子:“雷神大人,好久不見,呵呵,容在下先自我介紹,九神堂風神座下三弟子,於霆!” 老金有些尷尬,揮手讓程明幾個都坐下,接着對那於霆說道:“你怎麼找這來了?”

“雷神大人不請我進去坐坐?”

“嗯,”說着老金讓開位置,讓於霆進來,接着往門外探頭看了看。

“嗯,放心,我一個人來的,……,這位,想必是李殺神的弟弟李一心,嗯,你父親李軒身體現在無恙了吧?”

“我父親?”李一心疑惑道,“他怎麼了?”

“哦!原來你還不知道,嗯,也是,都怕影響祕而不宣,……,這兩位應該是程明程公子和邵文盛邵公子吧,嗯……”

“好了,”老金坐了下來,眼神示意李一心三人先別說話,接着對着站着的於霆,說道,“坐吧,呵呵,你以前和我可沒這麼客氣的。”

“當時雷神大人和在下可是同屬九神堂,如今……”

“廢話真多你!直說來意吧。”

“也沒什麼,知道雷神……”

“我不姓雷,姓金,叫我金爺!”

“呵呵,金,大人!在下來其實這沒什麼事,就是過來敘敘舊的。”

“敘舊?”本以爲對方是有什麼要事,原來只是敘舊,老金不由得想起往事,頓時不舒服起來,開始逐客道,“和你又不熟,你要是沒事的話請你離開,你金爺要吃飯了,看到你可吃不下飯!”

“呵呵,看來金大人還在爲以前的事耿耿於懷,當初師命在身所以才……”

“我管你什麼狗屁師命,總之和你沒什麼好聊的!”

“……,金大人,難道忘了晚上師尊與李殺神的聚會?你與我如此敵視,那晚上?”

“晚上我只是陪襯,老大和那何二嗯何傑纔是主要的,要敘舊找何,他們去,來我這湊什麼熱鬧。”

“好吧,”於霆站起身,往門口走去,剛走幾步,忽然轉過頭,說道,“只是可憐那魏芷,呵呵!”

“她!她怎麼了?”老金神情有異。

“能敘舊了?”

“嗯,”老金老臉一紅,掏出一疊銀票,拍到程明身上,說道,“小明子,你不是沒衣服穿嗎,去,出去和他倆一起,去買衣服!”

“呃,可是老大你不是給了我,哦好好,明白明白,……,嗯,我們三個走吧。”

… …

程明拉着李一心和邵文盛走出了酒樓,看了一眼四周,拍了拍鼓鼓囊囊的懷中銀票,笑道:“說吧,去哪,我請客!”

“城主府!”李一心和邵文盛異口同聲道。

“去那做什麼?”

“要你管!” “有事!”

李一心是因爲剛纔那於霆說父親受傷,所以纔要去城主府詢問下郝城主。

至於,邵文盛則是要詢問郝城主是否知道更多的九神堂消息,以及詢問他自己以後該如何……

於是本來就想吃獨食的程明爽快的和李一心、邵文盛分道揚鑣,他二人結伴去了城主府,自己則悠哉悠哉的四處閒逛起來。

走了沒一會兒,程明覺得有些熱了,剛想找個舒服的地方休息下,這時,忽然,他被路過的一人撞了一下。

”哎,我去,走路不長,呃咳咳,美,美女啊!”程明看清眼前女子相貌,立即忘了喝罵,眼睛也亮了起來。


“對不住對不住!”撞到程明的年輕貌美的女子急忙道歉,柔若無骨的雙手在程明身上撫摸起來,“公子你沒事吧,沒被撞到吧沒被撞到吧?”

“呃哈哈,沒事沒事,姑娘你沒事吧。”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公子就此別過了。”

女子拋了個媚眼,剛走沒幾步,程明就已經發覺懷中的銀票被順走了,立即大喊大叫起來。

於是,女子跑,程明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