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你退下吧。”老駝子隨意的擺了擺手,對彌陀仙果提都沒提。

秦天卻並未離去,他猶豫了一霎,拱手道:“諸位祖師爺,弟子有一事不明,還請祖師爺解惑!”

“說吧。”

“不知三百年前的靈犀殿到底發生了什麼?爲什麼會一日之間由盛而衰,乃至斷絕了傳承?”秦天問道。

這個問題如果不搞明白,他心裏總有些七上八下。

六名老者聞言,不禁面面相覷,隱約間,他們的眼底似乎都閃過一絲忌憚之色。

秦天見此情形,心中的好奇更增了幾分,三百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竟然連六位老妖孽都忌憚不已。

“小子,這件事的前因後果我們也不是很清楚,但卻有過一些推測……” “什麼推測?”秦天好奇的問道。

老駝子思索了一下,一臉滄桑的道:“當年靈犀殿一脈的滅亡,很有可能是遭受了池魚之殃,所有人都死的十分冤枉啊。”

“什麼?”秦天一呆,“跟着誰遭受了池魚之殃?”

雲老怪喟然一嘆,懶洋洋的出聲道,“小子,咱們這問天宗,其實只是中州大地問天聖地的一個分支罷了。

咱們的開山祖師問天聖主,在上古時代也僅僅是問天聖地一個奪嫡失敗的聖子而已。

當年的問天聖主奪嫡失敗,遠走他鄉,來到這西荒大地開宗立派,纔有了我們問天宗數萬年基業。

本來,西荒與問天聖地所在中州相距甚遠,不下千萬裏之遙,咱們問天宗跟問天聖地也早已斷絕了聯繫。

但三百年前,中州大地改朝換代,問天聖地也捲入了是非之中,遭受了一場大浩劫,整個聖地差點菸消雲散,也連累了咱們這一脈的靈犀殿斷絕了傳承。”

秦天聽得目瞪口呆,他實在沒想到,如此強大的問天宗,竟然只是人家問天聖地的一個分支,那問天聖地會有多麼強大?

“弟子還是不大明白,三百年前的靈犀殿弟子,到底是怎麼死的?”秦天問道。

“他們應該都是死於奉天劍之下,古往今來,也只有奉天劍能夠做到斷絕一脈傳承。”老駝子嘆息道。

“奉天劍?”秦天吃了一驚。

“奉天劍是中州天朝鎮壓龍運的功德神器,也被成爲天罰之劍,乃是靈武大陸上最強大的神器,它的威能通天徹地,能輕易的斬滅一宗一派,還能毀滅一脈一族之傳承。

三百年前,問天聖地因捲入天朝皇位之爭,而得罪了天朝的繼任者,被請出奉天劍斬滅了一脈傳承,乃至元氣大傷。

咱們問天宗的靈犀殿,也是因此遭受了池魚之殃,斷絕了傳承。

在那一天,靈武大陸上所有修煉過靈犀問天術的人,全都被斬斷了氣運,魂飛魄散。”

“噝!”

秦天不由的倒吸了口涼氣,臉上充滿了震驚之色,“這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強大的一柄神劍!”

“嘿嘿,小子,你還年輕,這世界上你不知道的事情多得很呢!”雲老怪笑道。

老駝子囑咐道:“秦天,那件事已經過去了,你也不必放在心上。奉天劍雖然厲害,但每一次動用所耗費的代價卻也極大,而且他們想殺的人也都殺光了,你以後只需安安心心的發展靈犀殿便是。

我們幾個老東西雖然大限將盡,但活個十年八年還是沒有問題的,你放心大膽的去做吧。”


“多謝諸位祖師爺,弟子一定不負所望!”

秦天心中暗喜,連忙拱手致謝。

見六老不再說話,他也識趣的告退離去,沿着盤山小道,一步步的下山,漸漸消失。

“你們覺得這小子行嗎?”一位老者看着秦天的背影,皺眉道。

“天賦、心性、手段、運氣,都屬上上之選,眼下看來,的確沒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了。”雲老怪沉吟着道。

“唉,這小子雖然各方面都不錯,但他身上的變數太多,竟然令老夫我都有些看不透,不知是福是禍啊!我倒是覺得,那個姓白的小丫頭更合適一些。”

“嘿嘿,變數多也未必不是好事,只要保證這小子對問天宗沒有二心就行了,管那麼多作甚?那個姓白的小丫頭性子有些軟,天賦、運氣都稍遜一籌,坐這個位置太勉強。”老駝子無所謂的笑道。

“哼,你怎能保證這小子不生二心?”

“嘿嘿,老駝子我當然有辦法!”

老駝子老神在在的笑道,“是人都有弱點,而這小子身上的弱點更是十分明顯,那就是重情重義,只要我們將楚淺雪那小丫頭攥在手中,這小子永遠也翻不了天。”

“嗯,有道理……”

……

……

秦天沿着山道盤旋而下,嘴角掛着一絲淡淡的笑意。

這次山頂之行,可謂是提心吊膽,心情起伏之大,不啻於闖了一趟龍潭虎穴。

直到此刻,他後背上的衣衫仍然被汗水打溼了一片。

進球萬歲 ,而且收穫甚大。

他修煉鬼道絕學的事,一直被他深深的隱藏着,但今天,竟然被六位祖師爺察覺了。

幸好六位祖師爺並非迂腐之輩,倒也沒有真的將他當成歪門邪道除去。

這樣一來,壞事反倒成了好事,以後只要不是正大光明的將天鬼戰靈放出來,誰都拿自己沒轍。

最重要的是,六位老妖孽已經擺明立場,成了他的鐵桿靠山。

今後的他,也是有組織有靠山的人了,只要不背叛問天宗,這天下大可以橫着走了。

當然,這一切並非是沒有條件的,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將靈犀殿的傳承發揚光大,確實是任重而道遠啊。

“嘿嘿,接下來小爺就昭告八方,廣招天下英才,先做出點樣子來給幾個老傢伙看看。”秦天心中暗暗打定了主意。

剛走出沒多遠, 法武封聖 ,擋在了路上,笑吟吟的看着秦天。

“嗯?老駝子祖師爺,你找弟子——”秦天一愣。

“嘿嘿,小子,你是不是忘了什麼?”老駝子賊笑道。

秦天嘴角一抽,連忙取出一個方形錦盒,剛想開口,卻見手中的錦盒不翼而飛,已經到了老駝子的手中。

“三枚彌陀仙果?不錯不錯,算你小子有孝心,嘿嘿嘿。”

老駝子看開錦盒,那滿是褶皺的老臉上頓時笑開了花,又道,“小子,老駝子也不白拿你的仙果,這三枚玉符拿去吧,只要在問天峯周邊三千里內,一旦捏碎玉符,老駝子我頃刻便至。”

話落,老駝子瞬間消失了。

秦天接住三枚玉符,不由的臉色大喜,這可是保命符啊!

“這老傢伙剛纔不提仙果的事,原來是打算吃獨食啊!嘿嘿,早知道一枚仙果換一枚救命玉符,我就該多送上兩個,反正彌陀仙果對我的用處也不大了。”

秦天笑了笑,擡步下山。

……

僅僅半個時辰的功夫,所有的鐵象殿弟子便都撤走了,給靈犀殿騰出了地方。

宋玉、王虎等人作爲靈犀殿的開山元老,都滿心歡喜的選擇了一處獨院,然後請來二師姐白月溪,給每棟小院一一佈下禁制,以免修煉時被打擾。

秦天也懶得理會這些瑣事,統統交給白月溪搭理,他則向着山下的天毒殿走去。

他雖然來到問天宗一個月了,但還從未見過大小姐一面,心中甚是想念。

一想到那張嬌豔絕美的面容,他的心跳就忍不住加速了幾分,腳步也輕快了起來。

天毒殿所在的天毒宮,是一片青銅色的宮殿,古樸無華,滄桑厚重。

遠遠看去,天毒宮雖然也算得上大氣磅礴、宏偉壯觀,但卻遠比不上靈犀宮。

而且,因爲弟子衆多,塵囂紛雜,也遠遠比不上靈犀宮的飄渺仙境。

秦天在天毒宮門口被兩名看門的弟子攔了下來。

“喂!小子,你找誰?”一名少年質問道。

“我想找楚淺雪,麻煩二位通稟一聲。”秦天客氣的道。

“哼,又來一個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

那少年不屑的冷哼一聲,居高臨下的道,“小子,我勸你還是死了這份心吧!楚師姐乃是仙子一般的人物,怎麼會看上你這個小小的靈元境武者?”

另一個看門少年也冷笑道:“快走吧!楚師姐是不會見你們的!”

“嗯?”秦天微微一愣,笑問道,“兩位仁兄,難道來找楚淺雪的人很多嗎?”

“切!豈止是多?那簡直就是非常之多!”

聽說你是我的猫 ,冷笑道,“你知道嗎?你已經是今天第一千三百多個來求見楚師姐的人了!你們這些傢伙,真是太沒自知之明瞭,楚師姐何等身份,那是誰都能見的麼?”

“哼,若非爲了替楚師姐阻擋你們這些傢伙,我們堂堂天毒殿又何須看門的?快走快走!別礙事!”另一個傢伙也憤憤不平的趕人道。

“呃!”

秦天摸了摸鼻子,心下暗暗苦笑。

他早就料到以大小姐的傾城之姿,必定會招致不少人的仰慕,但卻沒想到會誇張到這種地步。

他也懶得與兩人繼續糾纏了,直接通過封奴咒印聯繫了一下方譽。


一個月前,方譽遵從他的吩咐,加入了天毒殿,方便照應大小姐,而徐林則加入了冰玄殿。

此時,他感覺到方譽正在天毒宮內。

“嗯?秦天!你來幹什麼?”


突然,一個陰冷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

秦天轉眼一看,不禁眉頭一挑,大感意外。

說話的是一個身材中等、風度翩翩的俊秀少年。這少年身後,還跟着一個面容僵硬的黑瘦少年。

這兩個傢伙不是別人,正是靈犀殿的二師兄李秋竹和三師兄高見勇。

當然,這二位現在已經不是靈犀殿的人了,而是成了天毒殿的內門弟子。

一個看門的少年看到李秋竹走來,趕緊殷勤的解釋道:“李師兄,這個傢伙想見楚師姐。”

“哼!”

李秋竹目光陰冷的看向秦天,眼底的殺機一閃即逝,“秦天,你這種靈犀殿的廢物也配求見楚師姐?真是白日做夢!識相的趕緊滾!”


“嘿嘿,淺雪會不會見我,是你能說了算的麼?看來你以前身在靈犀殿時,也是拿自己當廢物來看待的啊!真是可憐又可悲。”秦天戲虐的一笑。

“你!”

李秋竹臉色一怒,旋即目光稍一閃爍,突然大喝道:“大膽!楚師姐的名諱是你能叫的嗎?你竟敢侮辱楚師姐,來人,一起將他拿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