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貓捉老鼠般的戲弄!


林風的心沉落至谷底,面色泛白。

這種感覺很不舒服,但自己清楚知道沵所言並非虛假。他完全有這個實力,能在自己逃脫前硬生生將自己殺死,形神俱滅!這種自信,自己太熟悉不過。

「我接受。」林風聲音嘶啞,卻並不猶豫。

或許,這種感覺是如此的恥辱,但自己別無選擇,要想活命,這是唯一的方法。

「勇氣可嘉。」沵淡笑道,「放心,我說話算話。」昂起頭,輕道,「來。」話聲帶著一分輕蔑和不屑,沵的笑容有著極度的肆意和張狂,但他卻有這個能耐,背負雙手,宛如一個高高在上的帝皇。

俯瞰眾小!

「機會,只有一次。」林風神色變幻,心中很確定。

所謂的三次攻擊,其實真正機會只有一次,成與不成,唯有最強實力竭盡全力的一擊!

「古族的弱點,在於身體強度。」

「哪怕他是聖王級別,然論身體恐怕最多和我在伯仲之間。」

「但……」

抬起頭,林風緊盯著沵,眼中有著淡淡笑容。

那是深深的自信!


「不可取。」

「我的攻擊雖強,但就是要破開普通聖王級別的防禦都難。」

「他的星源力,他的先天防禦寶物,要想擋住攻擊根本不難,甚至…我想要近他身,恐怕都不是容易的事。有太多不確定,有太多變化,甚至如今我心中所想…或許也在他預料之中。」

「要想讓他受傷,只有唯一的一種可能!」

眼中光芒疾閃,林風抿起雙唇。

濃郁的吞噬之火,頓時間竄起,帶著龍騰般的力量,瞬間將那片冰封束縛解開少許。

霎時——

「嗖!」林風動了,宛如弓箭急射而出。

濃郁的火焰交雜,吞噬之火沸騰的籠罩,好似天邊星辰璨亮。嵐雲步的施展隨心所欲,空間彷彿被撕裂一般,速度極快。面對著急劇壓力束縛下,林風好似被不斷擠壓的彈簧,完全爆發!

壓力越大,實力越強!

一直來,林風都是如此面對重重劫難,披荊斬棘。

這是成『皇』者必經過的道路。

沵嘴角划起一抹似有似無的笑容。

背負的雙手僅僅只出現一隻右手,但霎時好似雪花般的白光便是璨現,一片冰冷極致的空氣將周遭完全籠罩,極度的冰冷讓人毛骨悚然,甚至連空間都是冰凍而住。

「烀!~」好似大風刮過燭火,林風面色瞬時大變。

疾馳的空間感應完全被封鎖,腳步疾亂,嵐雲步的施展全部被打斷,然這並非最可怕的,最令人心之震駭的是燃起的吞噬之火,好似遇到剋星般萎靡,光澤黯淡下失去生機。

沵,是水系天靈師!

局面,完全在他掌控之中。

「第一次攻擊。」沵淡淡開口,語氣平靜傲然。

身體甚至未移動半分,彷彿對林風的攻擊根本不感到任何威脅,那種掌控一切的感覺太是可怕。

但……

「這才是第一次攻擊!」林風沉喝,自主狀態下雙瞳完全璨亮,腦海中魂力如潮水般傾瀉而出,完全匯聚,形成一道火紅雀鳥,從眼瞳中疾速飛出,如幻如影!

正是破七成聖后所領悟的『瞳術』能力,攻擊系!

「朱雀襲,10%!」林風聲音冰冷,魂之攻擊完全綻放,此時沵終於收起莞爾輕鬆的神情,精光微綻,「幼稚。」僅吐出兩個字,眼瞳中閃動的光澤,便已完全璨亮。

他,同樣擁有『特殊眼瞳』。

神殿中的執法使,便是古族精挑細選的精英,而神使……

更是萬中無一!


在沵看來,林風以聖級的天魂師攻擊對抗聖王級的攻擊,簡直愚蠢極致。相比其它三者,天魂師的攻擊是最講究『等階』,一階之差,魂的差距便會拉開極大,這是怎麼都無法彌補的。

兩個天魂師間的對戰,是最簡單也是最簡練的比拼,就好似站在一公尺的擂台之上,兩人你一拳,我再一拳。

看的,只最純粹的實力比拼,沒有半點僥倖可言!

「啐!」彷彿想到了什麼,沵眉頭一皺,那獨眼眼罩中剛亮起的光芒便是熄滅,只剩下右眼璨光閃動,魂之力量好似被硬生生強壓下去似的,有著無奈感覺。

「狡猾的人類。」沵面色不善。

在他來說,以魂之攻擊對魂之攻擊,他有百分百信心將林風直接轟的形神俱散。

但……

他剛剛才說出口,要給林風三次攻擊機會。

一次就把林風轟殺,豈非自打嘴巴?對高傲的古族,自尊心極強的『沵』來說,這決不可取,他更不會對一個如此低等的人類破例。故而,雄厚的力量完全被壓抑,但哪怕這壓抑的力量,也絕非林風所能抵擋。

「蓬!」魂之力量的正面觸碰。

火紅的朱雀好似進入一面光鏡,帶著冰冷氣息。

霎時間——

「噗!~」鮮血狂吐,林風面色煞白,卻讓沵嘴角划起一抹冷笑,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以他的實力要以魂之力量毀滅林風輕而易舉,更不用說僅僅只是『抵擋』。

「不過…難怪赤瞳會死在他手裡。」沵眼中寒光一閃即逝。

第一次觸碰,沵雖未受傷,然卻也感受到一分壓力,魂之力量的觸碰不多不少會有所損耗。

錯入豪門嫁對郎 ,只是聖級!


但,瞳術確實不弱。

「可惜,我若是巫族,還真被偷襲成功。」

「但如今,他恐怕是自掘墳墓。」

不屑而笑。

沵自是感覺到林風氣息的減弱,魂之攻擊就算一方只是防禦,但『反作用力』卻是相對的。哪怕他未真正轟擊林風,然銅牆鐵壁的防禦也足以讓林風喝一壺。

「遊戲,似乎會更快結束。」沵氣定神閑。

但,卻並未見到林風半低著頭眼中的那道精光,一閃即逝。

很多時候,眼前看見的,感覺到的,並不一定是事實,同樣…可能是個陷阱!

「第二次攻擊!」林風聲音沉然響起。

(還有兩章,12點連更~~小boss很強哇!~)(未完待續。。) 嘩! 勒胡馬

來的很快!

林風的攻擊,比他想像中來的要更快,雖然氣息微有減弱,然卻是魂之氣息,身體力量並未有半點減少。那咬牙堅毅的神情,伴隨著吞噬之火鮮紅的光芒,林風再一次近身而戰!

「叱!」如紫晶槍般穿透而出。

林風,馬力全開!

「戰!」林風面色錚然,手中紫色光芒閃動著,紫晶槍已然出現。雖然空間被封鎖,以星蒼瞳去破解耗費力量,然就算不施展嵐雲步,單純論速度,自己同樣有著絕對自信。

沒有花巧,更沒有多餘動作。

一柄槍,帶起絕對的攻勢,直衝而前。

「沵,有本事不要躲!」林風眼中閃過一分精芒,暴喝道。

挑寡!

正面的挑釁。

這在『沵』看來,是決無可能容忍的一件事。他堂堂神使,就是在聖王級彆強者中都是高人一等,被一個人類聖者當面挑戰,對他來說這本就是一件『稀奇』的事,倘若他現在躲避……

那還有面子么?

「需要麼?」沵眼眸綻亮。

對付區區一個人類,何須小題大做!

話雖如此,但他並不愚蠢,自是明白這是林風的『激將』,而近身戰也確實是古族武者的弱項。

啪!啪!彷彿冰封般的力量,這一次沵的雙手全部出現。雖是被『激將』,但他卻是主動的被激,而這並不代表他會失去冷靜,更是會隨林風心意,他只是要證明就算近身戰,他都足以——

完勝之!


「我會讓你輸的心服口服。」沵右眼寒光頓射。

冰封的世界來臨。天空中好似雪花般散裂開來,一片寒冷氣息將林風徹底冰凍。強大的星源力遍布周圍,將火之力量擠壓成碎片,哪怕這並非沵的全部實力,但……

足以完封林風。

「厲害!」

「真的很厲害。」

林風心中戰意沸騰。

沵的強大,比自己想像中更可怕。

哪怕自己佔據地利。人合,但面對他仍是有著巨大差距。其實剛才施展『朱雀襲』是自己故意為之,以正常魂之攻擊自己必受反噬,然朱雀襲僅僅只是消耗自己魂之力量,自成一體攻擊,當然不會對自己有半分損傷。

之前,赤瞳便吃了這大虧。

而眼下自己魂之氣息的減弱,自然是故意為之。

沵的反應之快,確實無愧為神使。絲毫不受第一次攻擊影響。

「幸虧沒出動分身。」林風暗自心忖。

其實自己是有機會出動分身的,局面肯定比現在要好。但就算分身本體合擊,要想傷得沵,幾率都是微乎其微,更會暴露自己分身存在的秘密,這對自己而言是大災難。

分身,是自己最後底牌!

一旦本體被殺,但自己還有分身在。如天機聖主一樣,仍有希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