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武二忽然叫了一聲,「我之前在三樓,好像見到過一株這仙草,當時有人正在和賣家討價還價,不知道買走沒有。」

秦石一聽,急忙喊道:「快,武大哥,快帶我去。」

四人一行,匆匆跑上二樓。一路兜兜轉轉,來到一家窄小店鋪門前,卻正好是之前秦石買那六道輪迴盤的那間。

依舊是那個老頭,依舊眯著眼睛,靠在搖椅之上。

「老先生,你這煅仙換髓草,能不能賣給我。」秦石點了點牆上那株綠幽幽的仙草。

老者眼睛都沒有睜開,搖了搖頭說道:「不行,有人已經預定,要我留著呢。」

秦石一愣,心如死灰。

「預定?」彩螟冷笑一聲,「給了訂金沒有?」

老者聽著這女子聲音有些犀利,急忙睜開眼睛來,「那倒沒有。」

「沒有就是了。」秦石大喜,「這東西多少錢,我要了。」

老者也認出了秦石,眼珠子一轉,咬了咬牙說道:「三十個魔晶。」

「三十個!」在場包括冰兒在內,都有些驚訝。一株仙草最多值十個魔晶,如今卻要三十個,卻是有些獅子大開口。

秦石微微皺眉,隨即說道:「好,成交。」隨著聲音落下,他隨手從袋子里掏出,三十個魔晶,遞了上去。

老者欣喜若狂,瘋了一般的迅速將那些魔晶塞進自己口袋,隨後笑道:「小兄弟,仙拿好,千萬拿好。」

秦石將仙草塞進衣服內側口袋,心裡一沉,一塊石頭落在了地上。

心事已了,他的頭腦頓時清醒起來。眼睛一掃,他的目光集中在櫃檯右下角一枚黯淡的戒指上面。

前走兩步,秦石撿起了戒指,聖根傳來微微顫抖。

「寶物……」秦石心臟狂跳,激動不已,臉上卻平靜似水。

「老先生,你敲了我一大竹杠,這東西當個添頭吧。」他一邊把玩著戒指,一邊拿起來隨便看著,臉上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老者一聽這話,本能反應是不行。但是轉頭一看是這個戒指,他微微有些釋懷。


「既然這樣,這東西你拿去吧,不過以後可就沒有這麼好的事了。」他淡淡說道。

秦石道了聲謝,將戒指套在手中,領著三人想要離開店鋪。迎面卻走來幾個高頭大馬的漢子,秦石覺得有些眼熟,只是也沒在意。

這幾個漢子走到之前秦石買東西那個鋪子,兇巴巴的對著老者說著什麼,隨後忽然大聲嚷了起來,「什麼,被買走了,你這老東西不要命了?」

秦石沒有在意,一邊走一邊研究著那個戒指里的玄機。只是粗粗一看,卻並沒看出那戒指有什麼特殊之處,正要研究,卻聽到身後一個喊聲。

「喂,前面的朋友,請等一等。」

秦石猜出這幾人定是之前預定了仙草的客人,便假裝沒聽見,繼續前行。

「等一下。」一個大漢箭步趕上,一下攔在秦石前面。

「在下雷家總管雷銳,聽說朋友你買走了煅仙換髓草,在下願意用兩倍的價格,二十個魔晶問你回購。」大漢頗有禮貌的說道。

「雷家?」秦石心裡疑惑,卻忽然想到之前自己踢爆了雷承志的卵5C蛋,而這煅仙換髓草有重鑄身體的功效。雷家一定是要買這仙草來為他們家延續香火,幫助這雷承志修復他的卵5C蛋。

想到這裡,秦石微微一笑,「第一,我買這仙草花了三十魔晶,你兩倍收購應該是六十魔晶;第二,這仙草我自己也有用處,不賣。」

秦石話語乾脆,使得雷銳的臉色非常難看。

「這位兄弟,我最多可以用二十五個魔晶的價格,當是我雷家欠你一份人情,如何?」雷銳低聲下氣,顯然為了他主子的小JJ,他也放下了尊嚴。

「信不信隨你。」秦石拉起冰兒,就往前走去,彩螟二人見狀也跟在身後。

雷銳臉色一青,朝著他的同伴使了個眼色,隨後再次攔住了秦石。「既然這樣,只好委屈你去一趟雷家,讓我們家住親自勸勸你。」

這話的口氣明顯帶著一絲威脅,彩螟眼神一冷,就要上前動手。

秦石微微攔住,笑道,「既然你們家主願意親自勸勸我,我怎麼好意思拒絕呢。若是他能勸動我,這仙草我就雙手奉上了。」

雷銳眉頭微微一皺,抱拳說道:「那就請了。」

他在前頭帶路,後面是其他一些家丁,押犯人一樣的看著秦石,似乎生怕他逃走一般。

秦石生怕麻煩了武二,急忙朝著他笑了笑道,「武大哥,這些是我私事,你忙的話先走好了。」

武二一臉無所謂的表情,「我沒什麼要忙的,正好看看那雷家家主究竟有多牛氣。」

秦石與他相視一笑,四人跟在雷銳身後,穿過大街,朝著雷家而去。

一路上冰兒眼神裡帶著些擔憂看著秦石,可秦石卻一臉無所謂的把弄著手中的戒指。

「冰兒,你知道這東西有什麼奇怪之處嗎?」秦石問道。

冰兒看秦石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心裡來氣,直接甩了一句,「不知道。」

秦石翻了個白眼,繼續打量這戒指。冰兒也偷偷瞄了一下,發現這戒指和普通的戒指幾乎沒什麼區別,只有中間那顆寶石鮮艷的有些異樣。

擺弄了一陣,秦石有些不耐煩起來,「這東西真是奇怪,比那六道輪迴盤還要麻煩,整了這麼久還是這副樣子,難道這次看走眼了?」

反正也是白來的,秦石沒有多想,戴在手上就當飾品。

沒走多久來到雷家家門,今天裡頭似乎挺熱鬧,幾個穿著長袍的中年男子在裡頭的院子中爭吵,吵的面赤耳紅。看到有外人進來,他們才稍稍安分了一點。

「你們看著他們,我去稟告家主。」雷銳一臉嚴肅朝著後面的幾個家丁說道。

「是!」家丁們異口同聲。

秦石朝著旁邊幾人使了個眼色,示意靜觀其變,自己左看右看打量起雷家的院子來。

看到一旁那幾個男子,發現他們也是側著臉暗自觀察秦石一行,他們的胸前佩戴著某種奇怪的勳章,有點像丹師的勳章,但是卻又不是。

打量了一陣,其中一個年紀稍小的男子走上前來,對著四人微微一笑。

「在下明輝,是河西魂塔的魂紋師,請問各位是不是也是受雷家主邀請,來參與討論鑄體魂紋的。」

一聽魂紋師,秦石精神一震,看著那明輝一臉誠懇的上前招呼,他也微微一笑。

「在下秦石,不巧也是個魂紋師,不過這次來雷家卻不是受邀前來。」

明輝本以為這四人裡頭應該是以那年紀稍大的一對男女為首,沒想到竟然是這十六七歲的少年先說話。

「秦兄弟年紀輕輕就已經躋身魂紋師,真是難得。若有機會來河西城的魂塔,一定要上來找我,到時候我們再溝通魂紋技術。」明輝肅然起敬,抱拳說道。

【作者題外話】:感謝書友「同一片藍天下」的打賞,讓這寒冷的冬季,溫暖了大鍋的心靈。大鍋一定會努力努力再努力,爭取碼出大家愛看的文文。 正說著,明輝身後一陣冷笑,一個穿著和明輝差不多袍子的男子站了出來笑道:「我說明輝,你別傻了,人家說自己是魂紋師你就信,你看他連個紋章都沒有。」

旁人大笑起來,顯然他們跟這明輝不大對頭。

「明輝傻不拉幾的,怪不得每次製作魂紋都被師父責罵。」

「就這笨蛋剛才還質疑龔智大哥。」


那個叫做龔智的男子站在眾人身前,一臉的得意。

明輝臉色一紅,急忙說道:「不是質疑,是事實。寧神魂紋本要用緩氣融合各種材料,如果用氣太猛,不僅容易融壞材料,而且煉出來的魂紋品階上不去。」

「你怎麼知道?又是你那本揀來的古書?」眾人一陣嘲笑

明輝表情十分認真,「那書是我家祖傳,我爹臨死前傳給我的。」

龔智大笑,「祖傳?那你倒是做一個呀?」

一聽這話,明輝頓時蔫了,他低著頭,大為尷尬,「我,我沒有魂氣。」

身後大笑起來,紛紛指著明輝說道:「白痴,你進入魂塔也是因為你爹託了關係,你真以為你是魂紋師了。」

龔智也笑道:「每次理論說的一套一套,要你刻的時候就做縮頭烏龜,要不是你爹,你早就被師父趕出魂塔了。」

明輝一臉鬱悶,也不說話。這些揶揄的話他已經聽過不少了,可如今在剛認識的朋友面前被自己的師兄弟如此奚落,他面子上非常掛不住。

秦石見狀,拍了拍明輝的肩膀,笑道:「明輝兄弟,獸魂遲早會有,理論才是關鍵。今天我剛好想舒展下筋骨,要不由我代勞,明輝兄弟從旁指點。」

明輝一聽,雙眼閃出感激的神色,龔智眾人卻一個個咧著嘴冷笑起來。

「這小子也敢大言不慚,讓他來煉豈不是浪費材料。」

「這寧神魂紋連龔智大哥都失敗了好幾次,這小子怎麼可能做的出來,等著看他的笑話吧。」

秦石與明輝一同走到院子里早已準備好的檯子前,一邊聽明輝解釋,一邊拿起各種材料操作起來。這寧神魂紋是二階魂紋里最低級的魂紋,如今的秦石隨便就能做出來。

雙手一攤,吞天狼王的獸魂猛的鑽了出來,朝著那一堆材料而去。

「呀!」眾人發出一陣感嘆,這穿著普通的小子,竟然還真的有魂氣在身體裡頭。那魂氣看上去還有些強大,至少比他們大部分人體內的魂氣要強大的多。

「哼,魂紋師可不是只要有魂氣就可以的。」龔智一臉不屑的說道。

秦石不斷動作,那手法純熟異常,看的人驚嘆連連。到後來連龔智都踮著腳,想要從後頭看清楚秦石似乎如何刻制的。

又過了幾分鐘,一陣閃光,那寧神魂紋終於刻成,安靜躺在秦石手中。

「明輝兄,你這方法果然管用,太謝謝你了,讓我又學會了一種魂紋。」秦石將手中的寧神魂紋放到了明輝手上,在明輝那充滿崇敬的眼神里走向冰兒這一方。

路過目瞪口呆的龔智等人,秦石故意微微一笑,「你們有空也要多向明輝兄討教了,他的本事……了不得呢。」

龔智滿臉尷尬,羞的說不出話來。

正這是,雷銳帶頭,前方走來了一群人。

那個大腹便便的正是雷家家主雷天德,在他身旁的還有號稱梵天城第一高手的雷天鳴。不過讓秦石詫異的是,在雷天德二人身旁,竟然還有兩個中年男子,正是秦家兩位家主,秦石二叔秦仲虎,和三叔秦季熊。

「家主,就是這小子搶了少爺的煅仙換髓草。」雷銳點了點秦石對著雷天德說道。眾人的眼光齊刷刷的朝著秦石看去,發現不過是個毛頭小子,紛紛鬆了口氣。

雷天德鬆了口氣,正要說話,卻聽到身旁一個驚訝的聲音。那秦仲虎瞪大了眼睛,幾乎脫口而出,「秦石,怎麼是你?」

雷天德一聽「秦石」二字,忽然一怔,隨即一股惡氣朝著腦子裡就涌了上去。

「你就是秦石?」他手指顫抖,用力指著秦石,厲聲問道。


秦石倒是淡然,「是啊,我就是秦石,你找我來有什麼事情?」

雷銳一聽這話,心中一喜,原本以為找來一個二百五,沒想到這人竟然就是秦石。這秦石可是害了大少爺的罪魁禍首,這次若是能順利殺掉他,自己應該是居功至偉。

雷天德氣的渾身顫抖,若不是礙於秦仲虎的面子,他早已下令家族眾人,將這秦石碎屍萬段了。

「秦家主,你看這事怎麼辦?」雷天德眼睛裡帶著殺氣,強忍住心中怒火,轉頭問道。

巫秘紀元 ,急忙喝道:「秦石,你還不快點交出仙草,然後束手就擒,接受雷家懲罰!」

「懲罰?」秦石冷笑一聲,「懲罰什麼,懲罰他們兒子沒用,在比試里輸給了我。還是懲罰他們派魏向陽來殺我,卻被我一招打死。」

這幾句桀驁不馴的話語,頓時讓雷家這邊丟盡了臉面。

「小畜生,拿命來。」雷天鳴忽然暴起,一招天雷拳急速打來。

這天雷拳秦石已經是熟悉的很了,雷天鳴雖然厲害,但是天雷拳就是天雷拳。 王妃是個掃把星 ,正要幫忙抵擋,卻聽秦石喊道,「我先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