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原罪城裡,天荒閣想要殺某個鬼,或是滅某個家族,完全不需要理由——我想滅你,就滅了,就是這麼簡單,就是這麼霸道!誰要是不服,順帶著也一起滅了!

這就是天荒閣!

而現在,一塊刻有「天荒閣」字樣的玉符突然出現在周雷眼前,瞬間就勾起了他記憶深處的恐懼——惹天荒閣,這是嫌陰壽太長了嗎!?

「你是天荒閣的?」周雷戰兢問道。

「不錯!」江維雖然感覺自己有點狐假虎威的感覺,但還是非常驕傲地回道。不過,能加入天荒閣,且還不是一般的弟子,而是核心弟子,江維也確實有驕傲的資本了!

可就在這時,忽然響起來一道質疑的聲音。

「你胡說!」說話的,是一名牙尖嘴利的瘦鬼,「我分明看到,你是前幾天剛剛降生到鬼界的!而且,此次天荒閣測驗中測出的三名六品鬼魂,其中也沒有你!」這名牙尖嘴利的瘦鬼,乃是專門為周府搜集情報的;原罪城裡一旦有什麼新聞發生,他都能很快得到消息;而天荒閣中新加入的弟子有哪幾人,他當然不會不曉得。

只是,這名瘦鬼卻不知道,江維並不是通過測驗加入天荒閣的,而是後來被「特招」的!這件事雖不是什麼秘密,但知道的鬼卻沒幾個。

「你是說,他偽造天荒閣的玉符!?」周雷看向瘦鬼,問。

「定是如此!」瘦鬼非常肯定。

「好啊,你好大的膽子!」周雷重新看向了江維。偽造天荒閣玉符,這完全是在撫天荒閣的逆鱗啊;這種鬼一旦被天荒閣抓住,絕對會被虐得想死都做不到啊!

「你竟敢偽造天荒閣玉符!」周雷忽然發現,自己的機遇來了;若是把江維抓住,獻給天荒閣,絕對是大功一件!到時候,不說加入天荒閣,但躋身內城,肯定是板上釘釘的事!


有機遇,就要抓住!

很多鬼,缺少的並不是機遇,而是把握機遇的能力!而周雷,恰恰有著很強的把握機遇能力;也正因如此,他才能白手起家,在鬼界創出一番事業來!

現在,這樣一個天大的「機遇」擺在周雷面前,他哪還不知道怎麼做?

「小賊還不束手就擒!」周雷兩隻冰冷而凝實的鬼手,直接朝著江維抓去。

江維見狀連要閃躲;但是,十倍的巨大差距,讓江維的閃躲只能是一個笑話。周雷的兩隻鬼手如鋼鉗一般,以碾壓性的力量和速度,直接將江維抓在了手中。

江維不由愣了:「你敢抓我?」

「抓你怎麼了,你還真把自己當天荒閣弟子了啊?」周雷嘲諷道,「你最好給我放老實點,否則的話,我不介意掰斷你的鬼角;別妄想掙扎,在我手裡,你連輪迴轉世的機會都不會有!」

「靠!我是天荒閣弟子,你竟敢抓我!」這時候,除了這句,江維也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了。

「都已經戳穿你是假冒的了,你還裝!?」周雷不屑冷笑,「你這點小把戲,騙騙普通小鬼也就罷了,竟敢騙到我周雷頭上來,那就怪不得你自己找死了!」這時周雷感覺,養這個專門搜集情報的瘦鬼,還是很划算的;不然的話,今天說不定還真的要被唬住了,更別說能把握住這麼巨大的機遇了!

「果然,機會只垂青有準備的鬼啊!」周雷感慨起自己的成功學來。

為防夜長夢多,周雷抓著江維,就跟抓著一隻小雞似的,直接就朝內城而去。至於李浩,他卻是抓都懶得去抓了;只要抓著江維,還怕李浩不跟來?還怕李浩能翻出什麼浪花來?

一路上,周雷何等意氣風發,步伐輕飄飄地讓他感覺,簡直比自己生前大婚的時候還要得意!

ps:三十章了,寫的時候感覺有些不如意,但回過頭仔細看看又覺得還成;該設定的、該鋪墊的,都做得差不多了,接下去,就要開始全面地「盪」起來了!歡迎一起來「盪」,歡迎養肥宰!

完本信譽,品質保證,敬請放心收藏! 周府,周雪的閨房裝飾得很是清新怡人,絲毫沒有鬼界的陰森感。

以周雪在周府里的輩分,其實本沒有資格住這麼好的閨房,更沒有資格配給侍女;不過府主周雷看重周雪的美貌,一心想把她嫁入內城,所以平時給周雪過的,都是大家閨秀的生活。畢竟,氣質,要從生活中培養不是?

這時,一名侍女匆匆忙忙地快步跑了進來:「小姐,小姐,不好了!」

「什麼不好了?」周雪連焦急問,「難道是小浩被太叔爺抓住了?」周雷派手下去擒拿李浩的事,周雪也是知道的;不過周雪沒有任何辦法,只能默默祈禱李浩別被抓住。

「不是。」侍女回道。

「呼……」聽說不是這事,周雪明顯就長舒了一口氣;只要不是李浩被抓住了,那其他再糟糕的事,周雪都不怎麼放在心上了。

不過,侍女接著卻說道:「李浩自己跑到周府來了……」

「什麼!?」周雪愣了,「他來做什麼?難道他不知道府主在抓他嗎?他還敢到周府來,這不是送死嗎?——不行,我得出去看看!」周雪慌了神,連忙往外跑去。

「小姐,你別急,先聽我說完!」侍女連拉住周雪,「李浩是帶著一個朋友一起來的,他的那個朋友非常厲害,把鬼三都打得不成鬼樣了!」

「啊?」周雪又是一愣,隨即大呼不好,「鬼三的實力,比起太叔爺來不知道差了多少!小浩怎麼這麼莽撞啊,他能認識多厲害的朋友,他的什麼朋友,又怎麼可能會是太叔爺的對手——小葉,現在外面情況怎麼樣了?」

小葉,正是這名侍女的稱呼。

「李浩的朋友,忽然掏出一塊玉符來;玉符上寫著:天荒閣!」侍女小葉繼續說道。

「天荒閣!?」周雪再次一愣;在原罪城,又有哪個鬼不知道天荒閣呢,「小浩的朋友,是天荒閣的鬼!?」周雪兩眼放光問;在她看來,如果李浩真有天荒閣的朋友,那太叔爺以後是絕不敢幹涉他們倆的事的!

「可是,李浩那個朋友剛把玉符拿出來,立刻就有鬼戳穿他,說他的那塊玉符的假的!」侍女小葉連道,「現在,老爺已經把他們抓起來,扭送天荒閣去了!」

「什麼!?」周雪聽完大急,也顧不得其他,連忙就往內城城門跑去。

……

內城範圍不小,城門卻只有一處。

此時,當值的鬼兵隊長田戰正百無聊賴地消磨著陰壽。他雖只是一名鬼兵隊長,身份低微,實力也不強;但在這裡,他代表的是天荒閣,挑釁他,就意味著挑釁天荒閣!——原罪城裡,又有誰敢挑釁天荒閣呢?所以,看守內城城門,素來是非常清閑的美差。

田戰正眯著眼享受朦朧優美的月光,忽然,他眼睛一亮,發現幾道熟悉的鬼影正慢慢朝城門靠近而來。

「這不是……江大哥嗎?」田戰口中的江大哥,自然是江維無疑。

江維來到鬼界雖只有短短几天,陽壽陰壽全加起來,年紀也沒有田戰大;但是,天荒閣弟子的身份,卻讓他當「哥」無愧。江維經過內城城門的時候,倒也確實和田戰客套了一番;二人「詳談甚歡」,甚至直接稱兄道弟起來。

「咦,江大哥怎麼是被其他鬼抱著過來的?而且姿態還這麼親密?——我了個去,竟還是一隻男鬼!?」田戰大驚,「莫非江大哥有某種特殊癖好?嗯?那隻男鬼在幹嘛?居然還伸手去摸江大哥的臉……不忍直視!不忍直視啊!」田戰忽然感覺菊花一緊,心裡更是矛盾不已——以後,自己是該離江維遠一點呢,還是該湊上去犧牲色相呢?

田戰看到的,正是周雷抓著江維過來的情景。不過田戰離得遠,看得不是很真切;像周雷明明是抬手給了江維一巴掌,卻被他看成了是愛撫江維的小臉蛋。

其實也難怪田戰會誤會,誰又能想到,在原罪城裡,竟有鬼敢抓天荒閣的弟子;抓了也就算了,竟還一路找上天荒閣來——這是在正面挑釁天荒閣嗎?

不過,隨著江維離城門越來越近,田戰卻發現了有些不對——這男鬼,並不像江大哥的「愛妃」啊,倒像是……

就在這時,江維扯開嗓門大叫了起來:「田戰兄,快來救我!!」

「我了個去!」田戰終於發現,江維是被人綁架了!

靠!

竟有鬼敢綁架天荒閣弟子,還「殺」上我們天荒閣來!這是反了天了啊這!

「兄弟們,準備戰鬥!」田戰急忙下令。

天荒閣弟子被鬼綁架,這在原罪城,可是鬧翻天的大事啊!


田戰再細細一看,便發現「綁匪」的靈魂濃度極高,甚至逼近凝魂期大鬼;這個層次的鬼,已經不是他一個小小的看門小兵所能應付的了。

「趕緊求援!」

「咻——」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

……

不遠處,周雷正春風得意地擒著江維往內城城門而來;看到守城鬼兵放出的穿雲箭,周雷不由奇怪:「這守城的鬼兵,幹嘛放煙花歡迎我啊?難道他們已經得到消息,知道我即將成為內城上流社會的鬼士,故而提前給我慶祝?——嗯,定是如此;這幾個鬼兵有心了,以後一定要好好和他們結交一番!」周雷如是想到。

不過,田戰的一聲暴喝,卻無情地打斷了周雷的yy:「大膽野鬼,竟敢綁架我天荒閣之鬼,莫非是嫌自己的陰壽太長了!?」

周雷腳步一滯:「那啥,你是在跟我說話?」

「哼,廢話,這裡除了你,還有誰手裡抓著一隻鬼的!?」田戰一揮手,立刻便有一隊鬼兵將周雷團團圍住,「還不趕緊把我江維大哥放下!」田戰厲喝。

「江維大哥?」周雷傻了;他記得,自己抓住的這隻鬼,好像就是叫「江維」吧……「怎麼會……不是說他的玉符是假的嗎?不對!難道他的那塊玉符是真的!?」周雷雖然也聽江維、李浩極力辯解那塊玉符是真的,可他卻從未放在心上,反而想——如果那玉符確實是真的,那你們還掙扎個啥勁,還不巴不得我帶你們上天荒閣?你們越是掙扎,就越證明了心裡有鬼!

直到此時,周雷才猛然發現——這塊玉符,好像、貌似、可能……真的是真的啊!

ps:收藏!推薦! 內城城門附近,正是「原罪軍」精英的駐紮之地;田戰的求援信號一發出,立馬便有數百精英鬼兵沖了過來,其中甚至有不少的接近凝魂期的存在。

「田戰,何事求援!?」精英鬼兵高聲喝問。

原罪軍,是天荒閣掌控的其中一支軍隊,戰力很是不凡。原罪軍中的精英,有很多是接近凝魂期的強大鬼魂,有個別甚至已經踏入到凝魂期大鬼的門檻。

「那被抓的,乃是我們天荒閣的正式弟子!」田戰連指向仍被抓著的江維。

一眾精英鬼兵一聽,紛紛勃然大怒——這還了得,竟敢在內城城門口撒野,這不是赤果果地在打我們的臉嗎?

根本不用誰說什麼,數百精英鬼兵立刻將周雷團團圍住。刀戟崢嶸,看得周雷陣陣心驚膽戰。

「各位大哥,誤會,純屬誤會,有話好好說啊!」周雷嚇得靈魂戰慄。這等場面、這等架勢,周雷在鬼界這麼多年,又何曾遇到過!

「還不快把我江大哥放下!」田戰的視線,一刻都沒有離開過江維;江維可是天荒閣的正式弟子,若是在原罪城裡出事了,那原罪軍上下絕對難辭其咎!

「是,是!」在發現江維真是天荒閣弟子后,周雷又哪敢繼續抓著江維不放;只不過當下周雷已經被嚇傻掉了,甚至都忘了放掉江維。現在再聽到田戰這麼一喝,周雷才猛地反應過來,連鬆開了抓住江維的鬼手。


「重獲自由」的江維連一個雀躍,就遠遠地離開了周雷。

「阿維,沒事吧?」李浩走近,關切問道。

「我了個去,可疼死我了!」被一個強出自己十倍的鬼死死抓住,能不疼嗎?剛才江維身處險境,知道就算叫疼也無濟於事,所以才強忍著沒吭聲;現在終於安全了,江維當然要好好地叫一下「疼」。

「江大哥……」粗獷的田戰小鳥依人地上前,輕聲道,「這鬼怎麼處置?」田戰指的,自然是正在瑟瑟發抖的周雷了。

「嗯……」江維沉吟了起來。

田戰繼續說道:「按照慣例,膽敢冒犯天荒閣弟子,就算誅九族,也毫不為過!」鬼界同樣有「誅九族」的概念,而且,不但誅殺掉現在已經在鬼界的族親,就連以後降生到鬼界的,只要和當時鬼有關的,一旦發現,盡皆誅殺!

就有很多鬼,才剛剛降生到鬼界,什麼情況都不知道,就被天荒閣給殺得魂飛魄散了。

在原罪城,天荒閣要滅誰,根本無需任何理由;想要滅,就滅了——這就是最最充足的理由。而天荒閣的強權和霸道,都是靠無比強大的實力來鑄就的;不論在哪裡,拳頭,才是最好的嘴巴!

「小浩,你怎麼看?」江維將決定權交給了李浩;畢竟,這一整件事情里,李浩才是主角,江維只是個「幫凶」罷了。

「嗯!」李浩當然非常痛恨周雷,若不是他從中阻撓,自己和周雪就不會遇上這麼多的磨難;而且,李浩差點就被抓到周家去受辱,甚至可能會被害得魂飛魄散——是以,李浩對周雷,乃至對周府里很多鬼,都是有著很大的仇恨在的。

而現在,李浩發現,生殺予奪的大權到了自己的手上;李浩完全相信,自己隨便一聲令下,便能決定整個周府的生死!

李浩看向了周雷;此時的周雷,身上全然沒有了之前的意氣風發,有的只是無比的懊悔,懊悔自己竟真的抓了天荒閣弟子。

不過,雖然懊悔,但周雷卻連輪迴轉世的勇氣都沒有。周雷非常清楚,只要自己一開始「兩角相溶」,周圍的這麼多高手恐怕立馬就會湧上來,扯斷他的雙角。

此時,周雷連輪迴轉世的資格都沒有,他只能靜靜地等待著李浩的審判。

周雷還想說上幾句,為自己的生命多爭取一線生機;只是一時半會間,完全亂了神的周雷,又怎麼知道該從何說起?所以,見李浩把目光投向自己,周雷只能露出了乞求的神情來。

而就在李浩猶豫著,到底應該狠狠地教訓周雷一頓、還是微微地教訓周雷一頓時,一道熟悉的鬼聲傳入耳中。

「小浩!」

「小浩!」

……

這道熟悉的鬼聲,李浩不知魂牽夢繞的多少日,自然立即就分辯了出來。

「小雪!」李浩循聲望去,發現周雪正快步朝自己跑來。朝思暮想的多日,現在終於再次相見,李浩再顧不得其他,連狂奔了過去,與周雪緊緊地抱在了一起。

「小浩,你沒事吧?」周雪哽咽道,「聽說你被太叔爺抓去天荒閣了,我還怕我這輩子都見不著你了……如果真的那樣,我一定立刻輪迴轉世,到下輩子去找你!」

「沒事,沒事!」李浩連拍打著周雪的後背安慰。

李浩是真的沒事,有事的,是周雪的太叔爺——周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