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女人住的地方還是每天都有人來,不過這幾天也奇怪,不光來男人,還來女人!你特別囑咐過,說是看她定期會和什麼人見面,那個女人就是她定期見面的對象!”

“那個女人多大年紀?”

“看起來也就三十來歲的樣子!”

“他們一般在什麼時候見面?有沒有具體的時間?”

“這幾天那個女人每天都來,每天天快黑的時候就鑽進住在我們村的那個女人的房間裏,也不知道再搞什麼鬼!”說完這些,其他的那些孩子都跟着壞笑起來。

陳志凡知道,這些孩子笑的含義是什麼。

不過,陳志凡雖然知道,可倪子寒卻不知道。

她玩味的問道:“這有什麼好笑的!”

陳志凡玩味的一笑,道:“算了,你還是別問了,不是什麼好事!”

陳志凡這麼一說,倪子寒卻明白了,怒罵道:“你們這羣小王八蛋,心中都想什麼呢?”

這些孩子見識過倪子寒的厲害,都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陳志凡笑着解圍道:“聽見了嗎?以後不許這麼瞎猜!”

“是是是,聽警察叔叔和警察阿姨的教誨,以後再也不瞎猜了!”

倪子寒比陳志凡還要小几歲,幾乎和這些孩子一般大,也被叫成了阿姨,讓陳志凡有些忍俊不禁。

看着陳志凡想笑不敢笑的樣子,倪子寒怒道:“你怎麼和這些孩子一樣,沒個正形!”

陳志凡被倪子寒這麼一說,又必須讓這些孩子有怕的人,才能保證他們不再瞎胡鬧,便板着臉道:“你們這次的表現不錯,以後也不能再犯錯誤,知道不?要不然,我還一樣會請你們去公安局喝茶!” 果然,他下一句他沒有讓他失望。

「宮家主你拍馬屁的功夫,真是連蛟龍院長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宮家主你可要再接再厲啊,千萬不能被他給比下去啊。」

他這一下便直接把他們兩個人都給罵了進去。

「你這個……」宮家主和蛟龍學院的院長實在是忍無可忍了,正想要開口說話,突然,在他們旁邊坐著的天大師,還有賀大師,和吳大師口中發出來幾道驚嘆聲,將眾人目光吸引了過去。

「這是一種紅蓮業火的煉造指法,我曾經在古籍當中有幸看過!但想不到夜姑娘居然會使用。

難怪她昨天會煉製出來王者丹藥,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呀。」天大師第一個讚歎的說道。

他們正在緊緊的盯著夜冰依的手法,在他的觀察下,發現夜冰依的手法難度比夜瑾瀾還要高端。

夜冰依的每根手指都挑起了一絲火焰,這些火焰當中在一圈圈的打轉,在燃燒著,並排有序。

簡直太神奇了!

這好像就是她煉製的一種用手在跳舞的舞步一樣,火焰都聽她的指揮,一個個都好像有了靈魂一樣。

其實不然,只是她的操控能力比較強而已,只是這樣的說法,讓他們做到,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愧是玄胤的媳婦,就是不一般呀。」吳大師笑道。

「沒錯,這的確是紅蓮業火的指法,我也曾經在古籍上看到過。夜姑娘還真是厲害,居然給學會了。」賀大師也說道。

聽到三位大師的聲音,其他的煉丹大師也都一臉的贊同。

東靈大師自然也聽到了這邊的議論,隨後她皺了皺眉,這個丫頭到底是什麼人?

難道也是她們夜族的人?

不過不管她是什麼人,也絕對不可能超過夜瑾瀾。

夜瑾瀾乃是第一天才,從來都沒有敗過,這一次也不會。

她對夜瑾瀾有著超級強大的信心,她又看向夜闌珊,眸中閃過不悅。

聽到了眾人的驚呼聲音,夜闌珊也好奇的瞄了幾眼,當這一看之下,她立即就不好了,彷彿被刺激到了一樣。

這個該死的女人,她居然還會……這是什麼手法?

她簡直前所未聞!也比她快上好幾倍!

眾人的議論紛紛聲音,夜闌珊也聽到了。

什麼?這就是古典當中記載的那種業火方法?聽到這話,夜闌珊臉又白了幾分,怎麼可能!這個女人怎麼會學會的?

想到這裡,她渾然不知自己又耽擱了自己時間,沒辦法,聽到這麼重要的事情,她不可能不走心。

可是夜冰依卻專心致志,不管別人議論什麼,她好像進入了忘我境界,直到將自己手中的任務完成之後,才鬆了一口氣,然後從自己的境界當中走了出來。

隨後,夜冰依看向旁邊的人,然後發現自己哥哥也正好完成任務。

幾乎和她是同樣一起完成了煉丹的任務。

兩個人對視一眼,眼中都閃過一絲笑意。

隨後他們身前的那株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重新活了過來,生機勃勃。 夜冰依和夜瑾瀾兩個人最先完成了煉丹的過程當中。

通過了第一場考核。

再就是清樂大師,還有夜明月,還有夜闌珊三個人。

夜冰依的大師兄要慢上一些。

這場比賽下來,有人心中異常興奮,有人心中不滿意。

原本近千人的考核大賽,經過淘汰,就剩下了一百多個人。

一百個人都還沒夠。這樣大規模的轉變,讓人不由唏噓。

「本次通過比賽的煉丹師們,請先歇一會兒,待會兒回繼續第二場比賽的開始。」有人喊道。

隨後,眾人都各自回去歇息一番。

等會兒不知道還要面對什麼樣的難題。

正在這時,又是一道比一道大的獸寵的吼叫聲,還有人得高貝分聲音。

夜冰依你最棒——

又是為她加油的,夜冰依哭笑不得,她真是想清靜一會兒都不得。

她向帝玄胤看去了一眼,示意他讓那些人停下來,否則的話,她要是贏了還好說,要是沒有拿到第一,豈不是要被人嘲笑了?

「納蘭家主對你倒是不錯。」夜瑾瀾站在夜冰依的身邊,對她輕笑了笑。

夜冰依也笑了笑,「老人家老了就是這個樣子,不過還蠻好玩的。」

「待會兒你就拿出自己的實力,哥哥不會讓你,你也不要讓我,我們大家都各憑本事。」夜冰依揚了揚眉,又說道。

「那是當然!我也想拿出自己的真本事跟哥哥不是人,看看我們倆究竟誰更厲害?」夜冰依拍了拍胸膛,很有信心的說道。

「好,待會兒我們便來看看誰更厲害。」夜瑾瀾笑著說道。

然後轉身離開。

為了不讓人看出他們兄妹兩個人之間有過多的牽扯,他沒有在夜冰依身邊留過久的時間。

看著哥哥離去的身影,夜冰依摸了摸下巴,剛才她也看到了哥哥的煉丹手法,很是非同凡響呢。

她想要贏過哥哥這個大天才,那可是要艱難的多了。

但是她也有她的另一種方法,她相信自己。

夜冰依嘴角揚起一抹明媚的笑容,不管她們兄妹今天誰贏了,總之那也都是她們一家的。

證明她們兩個都很優秀,那些個該死的夜族人,說她們是什麼見不得人的,她要讓他們知道知道,他們才是上不了檯面的,夜冰依心中冷哼道。

「瞎得意什麼?不就是通過了第一輪嗎?下一場你就給我等著吧!」夜瑾瀾走到夜冰依的身邊,丟下一句惡狠狠的話。

夜冰依連鳥都不鳥她一下。因為她知道,打擊敵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用實力來完成她完不成的事情,能夠更好的氣死她!

正想著,夜冰依看到宏光朝她走過來。

「宏光公子,你今天好像有點不在狀態呀,以你的實力,應該比某個只會嚷嚷吹牛的人要強,今日這是怎麼了?」

宏光抓了抓頭髮,有些尷尬一笑,然後笑著說道:「不瞞夜姑娘你說,其實這場比賽,我根本不在乎,我今日而來的主要目的,其實就是過來跟你偷師來了。」

夜冰依揚了揚眉,眼中並沒有多麼多少意外。 這羣孩子知道陳志凡和倪子寒不好惹,急忙點着頭。

“行了,你們去吧!”

帶頭的孩子的急忙感謝了幾句,一羣人一溜煙似得跑了。

倪子寒玩味的看着陳志凡,問道:“說了等於沒說,接下來怎麼辦?”

陳志凡淡淡一笑,答非所問的道:“現在幾點了?”

倪子寒不知道陳志凡什麼意思,看了看錶,道:“快五點了!”

“時間過的可真快!走,我請你吃東西!”陳志凡玩味的說道。

倪子寒一愣,實在搞不清楚陳志凡這天上一腳地下一腳的到底要幹嘛。

“不是查案子嗎?怎麼又吃飯?”

“查案子不也要吃飯嗎?”陳志凡帶着標誌性的微笑說道。

倪子寒看着陳志凡胸有成竹的樣子,突然間恍然大悟。這個神棍,心中一定是又有了什麼鬼主意,才故意這麼說的。

想到這,倪子寒輕蔑的一笑,跟上了陳志凡。

興豐村雖然處於西班市的郊區,但經濟條件相對可以。

陳志凡和倪子寒找了一家差不多的飯店,進了一個包廂。

點完了菜,倪子寒這纔開口問道:“現在可以說說你的目的了吧!”

陳志凡疑惑的看着倪子寒,道:“我什麼目的啊!”

“切!明知故問!你不一直是這樣嗎,明明已經有注意了,卻老是顧左右而言他,說吧,別裝了!”倪子寒一副看透了陳志凡的樣子說道。

陳志凡無奈的笑笑,玩味的道:“你還真誤會我的意思了!”

“那這突然之間要吃飯是幾個意思?”倪子寒看陳志凡好像不是在看玩笑,隨即問道。

“這不是和倪大隊長出來了好幾次,我都還沒有請你吃過飯,今天正好有時間,所以…”

倪子寒聽完陳志凡的話,氣的一下子站起來,豎着眉毛道:“你這人怎麼回事!那幫小子雖然沒說什麼有價值的線索,但起碼告訴我們那個失主最近經常和一個女人聯絡,這會來吃飯,萬一錯過了,又得等到什麼時候!”

陳志凡慢吞吞的說道:“我說倪大隊長啊,你什麼時候才能改掉這個性急的毛病!”

“我性急?行,你自己查吧,我不管了!”倪子寒說着就要走。

陳志凡一看倪子寒這是真生氣了,急忙站起來勸道:“別別別,你先聽我解釋啊!”

倪子寒看陳志凡一臉真誠的樣子,氣哼哼的道:“好,我就聽聽你的嘴裏能吐出什麼象牙來!”

倪子寒出口傷人,陳志凡倒也不在乎,問服務員要了一張紙和筆,開始專心的寫寫畫畫。

倪子寒不知道陳志凡這是在幹嘛,疑惑的問道:“你又玩什麼花樣?”

陳志凡不回答,過了半天,將畫好的東西交到倪子寒的手上。

倪子寒一看,才知道這是一份地圖。

陳志凡接着解釋道:“這就是興豐村的地圖,你看看,有什麼發現沒有?”

倪子寒看了半天,這確實是興豐村的地圖無疑,但這地圖又能說明什麼呢。

倪子寒不明白陳志凡的用意,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不明白。

陳志凡繼續解釋道:“你仔細看,根據他們提供的線索,那個丟東西的女人應該住在這裏…”陳志凡用筆指着地圖,繼續道:“而去失主家的路線只有這一條!”說着將去那個女人家的路用筆勾了出來。

倪子寒這才完全看明白了,去那個女人家,必須要經過陳志凡和倪子寒所在的這個飯店。

而陳志凡在進這家飯店的時候,刻意找了一個靠路邊的包廂。這樣以來,路上的情況可就一清二楚了。

倪子寒眉頭這才舒展開了,道:“我就知道,你這個神棍,早就有辦法了!”

她雖然嘴上這樣說,但其實心中挺佩服的。

就來過兩次,陳志凡已經可以將興豐村的地圖畫的絲毫不差,確實比自己厲害多了。

跟這樣的人一起辦案,真是省心。

陳志凡無奈的笑笑,道:“不是告訴你彆着急嗎?你看看你的臉色,就差給我兩耳刮子了!”

倪子寒輕蔑的道:“給你兩耳刮子都是輕的,以後要是在這麼藏着掖着的,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陳志凡急忙陪着笑臉道:“我哪敢啊!”

“德行!”倪子寒輕蔑的白了陳志凡一眼。隨即又帶着擔心道:“你這個辦法確實不錯,可是那幾個孩子只說了接頭的人的大概相貌,咱們又不知道跟那個女人接頭的人具體的樣子,走路的人這麼多,我們怎麼分辨誰是和她接頭的人!”

陳志凡豎起大拇指道:“問的好!”接着正色道:“你的擔憂很有道理,不過既然他們接頭的時間是傍晚,咱們就可以用排除法了!”

“什麼意思?”

“只要是心中有事的人,他們的形色一定和正常的路人不同。”

倪子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沒有說話。

陳志凡接着道:“退一萬步說,就算我們難以分辨,還可以偷偷的去那個女人住的地方,找一個隱蔽的位置蹲點,這總錯不了吧!”

倪子寒反駁道:“要是蹲點的話,還不如早早的找一個位置,也不用來吃飯了!”

陳志凡搖搖頭道:“如果我們很早就過去,白天的目標太明顯,容易被人發覺!你也知道,如果她是人販子的同夥,那警覺性一定非常高,太容易打草驚蛇了!”

倪子寒點點頭,自言自語的道:“說的也是!”

兩人一邊始終注視着窗外的情況,一邊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天色隨着時間的推移慢慢暗了下來。

倪子寒泄氣的道:“算了,還是去她家附近蹲點吧,這樣大海撈針似得守株待兔,萬一咱們看走眼了,可就不知道又得等到什麼時候了!”

陳志凡也點點頭,心道倪子寒的考慮不無道理,便準備起身。

就在這個關頭,陳志凡突然感覺到路上有一個人的形色匆匆,好像很着急的樣子。

這個可疑的舉動,引起了陳志凡的注意。

陳志凡急忙示意倪子寒坐下來,不要刻意的去看外面。 似笑非笑道,「是嗎?不過,如果你想學的話,根本不用這麼麻煩,你直接來到我們彩翼學院便是。

我們學院如今在招人才,你要是過來幫忙,我所知道的都會毫不吝嗇的告訴你。

當然了,我會的自然不只是這些,還有許多古老的丹藥方供你參考,宏光公子,不是一直都想要學習高級的煉丹之術嗎?

那麼我相信,你來到我這裡,肯定要比留在煉丹堂學到的一多。

你要是願意來的話,便直接就是我們的元老之一了。

當然,這樣的位置也是看在宏光公子你酷愛煉丹,令我深深感動,我們都是同道之人,才會給你的,一般人我們才不會這麼隨便。

好了,如果宏光公子考慮好的話,便等大賽結束的話就過來找我,給我一個答案。

因為一旦比完比完賽,我便不會在這裡久留。」

宏光聞言很是詫異,沒有想到會這麼突然,然後皺了皺眉說道:「夜姑娘,這個在下還需要和師父商量一下,不敢就擅自做主。」

夜冰依笑著點頭,「沒關係,反正還有時間,你先慢慢考慮。」她笑著轉身離開了。

夜冰依相信,宏光肯定會去的,因為她從他的眼神當中看到了渴望和動搖。

最重要的是,她發現宏光真的是一個酷愛煉製丹藥的八,這種人一定會選擇去追求更好的煉製手法,還有一切,不會長時間駐足在一個不能提高水平的地方。

在她們休息片刻之後,接下來,盟主大人便開始講解第二輪的比賽規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