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尊者!”


通難答應了一聲,離開了。

而江北,則是拎着楊薇直接飛了下去,在天空中飛翔的感覺,很美好。

……

不過多時,江北直接落地了。

剛落地,目光便是一凝,只見遠處有不少人朝着他這邊緊趕慢趕的跑着……

定睛一看,正是昨天的那些大佬們,已經是進了幽冥山了。

只是還沒到最核心的幽冥峯罷了,畢竟是四峯圍繞着主峯,如同是個小山脈一般。

“幽冥尊者!”大佬們齊聲打了個招呼。

江北嘴角抽了抽,看着這幫大佬們臉上盡是頹廢,還有的眼中還帶着血絲,明顯就是激動了一宿的結果。

“很好,大家的精神狀態都不錯!看來一定是經歷了一夜的思想鬥爭了!”

聽到這話,大家心裏更是一驚,暗道這幽冥尊者好強的眼力!這一宿關於下多大的注,跟多大的注,那可真是進行了一宿的思想鬥爭了!

“上路吧!”江北大手一揮,點上一根菸,“對了,各位,有沒有選好地方去哪裏建寺廟?”

“回尊者的話,還沒。”那李晟摸了摸大光頭,一臉的尷尬,昨晚打了一宿牌,哪有時間合計這寺廟的事兒。

“嗯……不能太近,要是近了,多半還會被萬魔宗的魔性影響到。”江北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說道。

大佬們被感動了。

萬萬沒想到幽冥尊者還能幫他們想這種事,能不感動嗎!

“願聽尊者吩咐!”一羣大佬齊聲喝道,極爲嚴肅。

“好說,好說。”江北擺了擺手,隨後停下了腳步,嘴裏在那嘟囔着什麼,也聽不清,那幾根手指也在搓來搓去,像是在計算着什麼……

片刻之餘,只見江北猛地睜開雙眼,隨後直接指向西南方,“往那邊,全力趕路兩天,隨便找個地方蓋一下就行了,到時候沒事多思索思索人生的意義,學有所成了再回來就好。”

“是,尊者!”

在場的人更感動了,幽冥尊者爲了他們的修煉地方,竟然還能親自幫他們算算哪裏地方好!

太貼心了!

只是,就在此時,有個不和諧的聲音響了起來……

“尊者,往那邊全力趕路兩天的時間,已經到無盡海域的邊緣了啊……而且很可能已經到了無盡海域了,我們……”

聽聞此話,在場的人都很糾結。

是啊,他們總不能在無盡海域裏,在海底建寺廟啊?到時候那撲克牌一不小心都溼了怎麼整?


不好,好像暴露了什麼……

“這倒確實是個問題。”江北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隨後又開始掐算了起來。

突然,只見江北的身體猛地一震,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直接說道:“諸位,剛剛是我沒算準確,畢竟你們的實力還是有些……不一樣的。”

就是實力弱唄,別掩飾了尊者,我們都懂。

“不是,就是你們的實力參差不齊,這樣,你們往那邊走,走到無盡海域的邊緣停下就行,切記,沒事一定要和無盡海域那幫海妖打打架,當你們意識到了什麼之後,你們就會明白什麼纔是修煉的意義的。”

這算是江北的貼心教學了。

當把這些海妖烤了吃,意識到有多美味之後,他們就懂了,修煉只是爲了過上好日子,除此之外……別無他用。

……

不過多時,江北便出了宗門,而這羣大佬和江北打了個招呼,也就走了。

而江北,直接就轉個身,一百八十度!抻了個攔腰,看向了那個方向,是的,那是自己雲瀧城的方向。

“江北……你,你就這麼給他們支開了?”楊薇嘴角抽了抽,她實在有些沒太想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明明纔回來了三天,結果就出了這麼大的亂子?

萬魔宗內部的大長小校長老什麼的,都撂挑子不幹了?還一個個剃了光頭,一副出家當和尚的意思?

“無量壽佛!請叫本尊大師。”江北挑了挑眉,一臉笑意。

楊薇翻了個白眼,直接就不看他了。

而江北,見狀更是直接把楊薇攔腰一抱,把小騷騷掏了出來,直接就起飛了!

臨走之時,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萬魔宗,天魔峯的方向……

那是他母親和舅舅被關押的地方,可能,下次再來,就是要和萬魔宗攤牌的時候了。

嘖,多好的地方啊~

算了,還是去當個房地產開發商比較好。

……

江萬貫最近很煩。

他修煉提不起動力來,而且大兒子被蒼天老頭給關了,天天除了抽菸就是抽菸,他羨慕了。

他最近很沒意思,甚至都開始自己練丹藥玩了,足以證明,他都無聊到了一個什麼地步。

更別說是晉級了?

根本就不可能。

閉關最長的一次,閉了一宿,睡了一覺就出來了……

不是他不行晉級,他比誰都想晉級,他想趕緊晉級到封川期,然後把自己媳婦兒給救出來。

但是,他沒辦法,他靜不下來心。

他已經忘了修煉是一種什麼感覺了……

要是自家那小兒子在就好了,那敗家玩意鬼主意最多了,肯定能想出來點什麼好辦法的。

“啪!”江萬貫直接抽了自己一巴掌,躺在丹閣的大沙發上,整個人眉頭緊皺,“老子是不是病得不輕快了?沒事想那個兔崽子幹啥?”

“哎……你別說,還是那兔崽子在家好啊。” 嬌寵女主的悠閑人生[穿書] ,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摸着下巴。

“轟!”

就在此時,一聲爆響直接傳來,江萬貫直接就被嚇得跳了起來。

竟然有人敢來我南北丹閣找死!敢踹我的門!

“砰砰砰!”急促的敲門聲 直接響起!

“爹!開門爹!出事了!大事!”

江萬貫:“???” “介敗家玩意!氣死老子了!”江萬貫氣的大罵了一句,同時臉上的笑容也都消失了。

你這敗家玩意不是剛走嗎!這特麼才走了幾天!就又跑回來了!

你去看看你哥行嗎!好好地比一比!那貨去了萬魔宗那都不愛回來的!

怒氣值+666

想着,江萬貫直接就朝着門口走了過去……


“砰砰砰!”

“爹!出事了!出大事了!不好啦!有人要砍你兒子啦……”

“咯吱……”

門開了。

江萬貫就那麼一臉淡漠的看着自己這小兒子。

“誰要砍你?老子……不是,你小子在萬魔宗待得好好地,突然回來幹什麼?”江萬貫氣的說話都說不對勁了,一臉寒霜強行加上。

倒是江北搓了搓手,拉着一旁滿臉懵逼的楊薇直接就順着老爹旁邊鑽了進去。

“爹,咱們進屋說,嘿,嘿嘿……”

“咯吱……”

門又關上了。

江萬貫現在很迷茫,他感覺自己的好日子又到頭了,爲什麼之前還想不開,想讓這小兒子回來呢?他回來純粹是給自己上眼藥的啊!

怎麼看到他,這腦瓜銀就嗡嗡作響呢?

很奇怪。

不過他江萬貫到底還是個強者,說揍這小兒子一頓,那就直接揍!

嗯……想到這,江萬貫的心態放平和了一些,先看看這小兒子又要搞什麼鬼,自從這敗家玩意去了萬魔宗,那真是日漸詭異了起來。

“爹!”

看到老爹把門關好,轉過身來,江北趕緊放下茶壺,喊了一聲。

“幹啥!”

怒氣值+250

江北當時就哆嗦了一下,老爹現在對他好像很不滿啊。

嘖,畢竟剛去了萬魔宗三天,就跑回來享受生活了,老爹肯定不太高興,可以理解。

“那個……爹啊……”江北搓着手,一臉的尷尬,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了。

“幹啥!說話都說不明白了?”江萬貫眉頭一挑,直接朝着一邊看去,頭兩天剛買來養着的富貴竹,這不,又要派上用場了?

江北當時就慌了,想尿,他不能捱揍!

“爹,那個,真出事了,有人要砍我,嘿嘿,你坐下,咱們慢慢說,這剛買的富貴竹吧? 最強妖孽 ,多虧啊爹!”江北直接站了起來,來到江萬貫身邊,不由分說把他爹的胳膊給攥住了。

江萬貫眼角都在抽搐了。

不過奈何,江北這手攥的很緊,求生欲很強,江萬貫還是沒什麼辦法,只能被自己這小兒子給攙扶着,進了屋,坐在大沙發上……

“說!”

“嘿,嘿嘿……”江北乾笑了兩聲,摸着自己那大光頭,看到老爹的眉頭又是一皺,當時手就僵住了,他知道,他爹很不喜歡他這個髮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