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林密,坡陡谷狹,竹草遍佈,道路稀少,霧濃雨大,河溪縱橫,對於大兵團的展開和機動非常不利。

山谷出來后還是山谷,大山翻過後又會出現一座大山,永無止境,直到出了西南山區為止,這便是貴州的地形。

一路小心翼翼的出了山谷后,楊遇春頓時鬆了一口氣,笑了笑對旁邊的楊芳說道:「哈哈哈,看來確實是我高看遵義那幫匪軍了,如此有利的地勢,只需前後派兵堵住,我們在山谷中便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是啊,如今看來那幫亂匪也不過如此,只想着依關死守,難成大事!」楊芳見狀也是鬆了一口氣的點了點頭贊同道。

說實話,這一路他的心一直是提着的,生怕哪裏蹦出來一隊亂匪,可是如今竟然安然無恙的過來險地,讓他整個人頓時放鬆了下來。

楊遇春見狀搖了搖頭失笑道:「不過還是不能放鬆警惕,說不定他們………」

說着,楊遇春忽然反應了過來,臉色頓時一變,喊道:「不好!………」

「轟~」「轟~」「轟~」「轟~」

「砰~」「砰~」「砰~」「砰~」

楊遇春話還沒說完,槍炮聲夾雜着殺喊聲、慘叫聲便忽然毫無預兆的響了起來。

「將軍小心!」槍炮聲剛一響起時,楊芳便一把撲倒楊遇春,順勢滾到了路邊的樹叢里。

見楊遇春沒有受傷后,楊芳才觀察了一下四周說道:「將軍,此地地形對我軍極為不利,我們得想辦法佔據有利地形才行,不忍我們全都成了活靶子了。」

楊遇春沒有回應,早在槍炮聲響起來時他便開始觀察四周地形了。

除了來時的山谷外,左右兩邊還各有一個山谷,加上正前方環山的官道,這幾乎就是一個死地。

正在這時,后軍參將楚士南慌忙的跑過來彙報道:「報告軍門,前後左右皆有重兵把守,我們被包圍了。」

遠處山頂上,黎漢明正舉著望遠鏡觀察著前方山谷的狀況,從他這個位置看去,山谷的地形更像一個雞爪,山谷便是雞爪掌心部位。

槍聲、炮聲、殺喊聲、慘叫聲不絕於耳,火光、白煙、黑煙,煙霧繚繞。

忽然,黎漢明發現混亂不堪的清軍陣營出現了一支紀律嚴明,戰陣整齊的部隊,便指著那裏問一旁的劉阿蠻道:「那支清軍有些不一樣啊,可知是哪裏來的?」

劉阿蠻舉著望遠鏡朝黎漢明指的方向看了看后,回道:「回明王,那應該是主將楊遇春的嫡系部隊。」

「哦,原來如此!」如果是楊遇春的親兵的話,倒也說得過去了。

戰場上的傷亡在所難免,但作為主將的楊遇春卻從不漠視士兵的傷亡,也從未視戰死為平常事件。楊遇春待士兵如同手足,哪怕是戰死沙場的部下,也會儘力守候他們最後的榮耀。

如此禮遇部下,珍視生命,也增強了他的凝聚力與領導力。這也是他能夠身經百戰,依然毫髮無傷的秘訣。對待敵人,楊遇春兇猛彪悍,決不留情;對待部下,則仁愛有加。

「禮尚往來」是最基本的人情世故,更何況還是生死與共的戰友。

楊遇春珍視部下,也得到了將士們的愛戴與擁護。他一直以來廉潔正直,從不貪墨軍餉,士兵們能夠吃飽吃好,對他感恩戴德,自然不會讓他受損分毫。

楊遇春也從不臨陣脫逃,或者躲在帷帳中當縮頭烏龜,永遠都是以身作則,沖在前線,和戰士們同進退。

在這樣一位主帥的領導下,士兵們自然會捨生忘死,勇於參戰。如此一來,楊遇春的軍隊凝聚力提高了。

山谷里,清軍經過一陣慌亂后,已經穩住陣腳。在傷亡了上千餘人後,作戰經驗豐富的楊遇春已經開始組織起了有效的反擊!

經過觀察,楊遇春發現匪軍除了有盾牌擋着外,還幾乎人人身着衣甲,頭戴頭盔,火槍子彈難以殺死對方,而刀盾兵又沒機會靠近。

思來想去,楊遇春覺得只有火炮才能傷及匪軍,想到這兒,他便親自領着五百餘名炮手,架設火炮朝樹叢中冒白煙的密集處轟擊。

山林中,陶也也發現了清軍火炮的厲害,便下令道:「傳令炮兵營,給我打掉他們的火炮。」

隨着陶也的命令下達,紅旗軍的火炮和清軍的火炮,交織著輪番轟炸著對方,火力猛烈。

但隨着紅旗軍火炮相繼調轉方向,清軍苦不堪言,炮手們心思重點已經不在開炮上了,而是熟練地躲閃著炮子,但還是死傷慘重,太密集了。要不是楊遇春就在一旁督戰,炮手們早棄炮而逃。

楊遇春也萬萬沒有想到,這幫亂匪的火器如此之多,火力如此的猛烈和犀利。在震耳欲聾地火炮聲中,他思維也陷入僵硬,該如何才好?

趁著硝煙稀疏的間隙,透過煙霧,楊遇春看見己方兵勇士氣已然低沉,不由暗自後悔,大意了!

不過眼下也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匪軍火器猶勝己方數倍,不能再呆在這不利之境,得想辦法突圍。

山林中,陶也親自指揮着火炮營打掉清軍組織好的幾個陣營后,眼見清軍士氣已垮,軍心已散,便讓將士們邊打便勸降道:「放下武器,降者不殺,放下武器,降者不殺!」

畢竟戰爭不是只有一方有傷亡,能減少傷亡的情況下,陶也還是樂於勸降的。

一時間,槍炮聲夾雜着慘叫聲,加上震耳欲聾的勸降聲,響徹這個不大不小的山地………

。 看到葉長生這樣的態度,休也不敢開口,立刻把人送到了醫院裡。

那個男孩子被推進了手術室。

葉長生看著休表情嚴肅。

「一定要密切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我懷疑,他是發現了史蒂夫的什麼秘密,所以才被史蒂夫如此對待的。」

休點了點頭,剛要開口,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一看是導演的電話,立刻就接聽了。

「你說什麼,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意外?」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

看到休很是著急的樣子,葉長生心裡閃過一絲不安。

「怎麼了,是不是拍攝又出了什麼事情?」

「據說那是出現了事故,所以拍攝暫停了,我先回去看看再說。」

葉長生點了點頭,讓休先回去了。

看著還在手術室里的男孩子,葉長生總覺得這件事情有些蹊蹺。

這裡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公司那邊有出現了問題。

休匆匆忙忙的回到了公司,就看到拍攝現場早就已經亂成了一團。

那些拍攝設備,亂七八糟的丟在了地上。

「這是怎麼回事?」

自己出去之前,明明做好了一切安排,拍攝是絕對不可能會出現問題的。

導演擺明了有些緊張。

「是這樣的,我們剛才正在進行拍攝,沒有想到吊威亞的吊杆突然斷了,掉下啦把這些設備全部都砸壞了,幸好人員離開的比較及時,所以沒有出現什麼問題。」

導演其實心裡很清楚,被砸壞的這些設備,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

這筆損失不小,這些機器設備可全部都是進口的,一般情況下,根本就買不到。

「之前拍攝的時候,難道你們都沒有檢查過呢?」

「我之前不是早就已經叮囑過你們,一定要好好的處理事後的這些工作,拍攝之前的檢查也絕對不能有所股息。」

休從來就沒有像是現在這樣的氣憤過,對於自己現在這樣的情況,自己要怎麼和葉長生交代。

葉長生那麼的信任自己,把這些東西交給自己來處理,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休覺得自己沒有臉面面對葉長生了。

「之前我們都檢查過了,確定不會出現什麼危險,所以才會進行拍攝的。」

「你在現場的時候,我們是怎麼進行工作的,你不都是直到的嗎?」

導演的話,讓休的臉色越發難堪。

「你覺得只是這樣的說法,能夠瞞得過葉先生嗎?必須要有一個人為這件事情負責。」

「當時是誰負責檢查這些東西的,把人給找出來,我親自問問他。」

導演連忙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好,我現在就去。」

人很快就叫來了,是一個看起來很清秀的男孩子,似乎有些內斂,都不敢去看休得眼睛。

「這一切得道具,是你負責檢查得嗎?」

休沒有廢話,直奔主題。

「是,但是我之前檢查得很仔細了,確認沒有出現問題所以才會安排演員上場得。」

「我直到這些道具得維利有多大,嚴重的話,會死人的。」

那個男孩子著急的解釋著,休點了點頭,心裡卻在猜測。

眼前的人,看起來確實是不像是會做這件事情的人,但是如果不是他的話,還會有誰?

「除了你之外,還有什麼人可以接觸到這些東西?」

那個男孩子陷入一陣沉思。

「接觸的人很多,只要是道具組的人都可以,我只是負責檢查,其實真正裝設這一切的人,並不是我。」

休不由得愣住了。

「你說什麼?不是你,還有誰?」

「李浩,他是負責裝設這一切的。」

「去把李浩給我叫過來。」

休話音剛落,就聽到導演的聲音傳來。

「那個李浩今天沒有來。」

「立刻把人給找出來。」

直覺告訴休,這件事情肯定是和李浩脫不了關係的。

周圍的人看到休這麼嚴肅的表情,誰也不敢再多說什麼,立刻去找人了。

那個男孩子也不敢亂動。

休看著他。

「你最好好好的給我說清楚,這段時間,李浩有沒有什麼奇怪的舉動。」

「如果找不到真兇的話,那麼你就要為這件事情負責了。」

醫院裡,經過一番搶救之後,那個受傷的男孩子總算是脫離了危險。

「你現在覺得怎麼樣?」

葉長生難得溫柔的樣子,倒是讓那個男孩子有些受寵若驚。

「我覺得好多了,葉先生,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就真的要死在那裡了。」

他一想到當時那個恐怖的場景就渾身發抖。

葉長生露出一個笑容。

「我還是想要知道,當時你再史蒂夫的辦公室里到底看到了什麼東西,為什麼他的情緒會那麼激動?」

那個男孩子有些遲疑,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

「我看到了一份文件,上面記載的那些數字有些凌亂,項目的記錄也是殘缺不全的,但是我覺得那個項目應該很重要。」

「有一些國外的人名字,還有一些藥物的名字。」

「藥物的名字?」

葉長生陷入了沉思。

好好的一個娛樂公司,為什麼會和藥物扯上關係,難道說……

葉長生心裡有一個可怕的猜測,但是他並沒有說出口。

「你還記不記得那個文件上的名字具體是什麼,寫下來給我。」

葉長生一邊說著,一邊就遞給了那個男孩子一張紙。

那個男孩子看起來狀態還不錯,低著頭,很快就寫下來了一連串的名字。

「我目前能夠記住的也就只有這麼多了,我想的太多,就會有些頭疼。」

葉長生看了一眼,雖然說只是一部分,但是這些藥品的名稱更是印證了葉長生的猜測。

表面上是娛樂公司,背地裡卻在做著這些見不得過的交易,還真是可笑。

「好,我知道了,這件事情,你要好好保密,不管是誰問你,你都要說你什麼都不記得了。」

「我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這一次的事情,足夠讓你長教訓了。」

那個男孩子眼神帶上驚恐,連忙點了點頭。

「葉先生,你放心,這件事情,我一定會保密的,打死不說。」。 這個果子的確是聖女果,不管是入口還是味道都一定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