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五階武徒的感覺!”

徐灼心中無比欣喜。

不過立刻,他發現了自己身上出現了一層油膩的污垢,泛着陣陣腥臭,顯然是將體內雜質排出的結果。

看看藥瓶內,還有三顆聚靈丹。

徐灼並沒有繼續服用,他知道,欲速則不達。

“聚靈丹,最大的功效是提供靈氣,但是服用也講究適度!服用過多了,輕則造成浪費,重則可能傷到經脈,得不償失!”

關於服用丹藥的注意事項,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常識。

如果人體是一個容器,那麼聚靈丹則是往這個容器內灌入靈氣,因爲容器的容量有限,因此當靈氣灌入過多,達到容器的極限時,便會使得容器膨脹,甚至撐裂,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

那麼如何令容器裝入更多靈氣?那就是增大容器的體積,增大容量!對於修煉的武者來說,就是強壯肉身,錘鍊渾身筋肉、脈絡,令肉身足以強大,以容納更多的靈氣!


而強壯肉身的方法有很多,比如有專門的丹藥、鍛體的功法,不過以徐灼這種條件的來說,最直接的便是補充肉食。

“兩千多金幣,其中一千給青鸞姐送去,剩下的一千,足以保證我的肉食來源!”徐灼雙拳一握,發出骨骼噼啪之聲,輕身一躍,便從牀鋪上跳下,穩穩落地。

徐灼感到,如今他的實力,就算再碰到關豹,即便不能贏,至少也有一搏之力了。

看看漆黑的天色,時間還早,徐灼將聚靈丹收好,走到茅草屋外的空地上,練起了閃刺拳。

一方面,他要通過身體的運動,將殘留在體內的藥力完全吸收,另一方面,有着五階武徒的實力,也更容易將閃刺拳提升。

如今,就是利用一切時間,提升實力!

清冷的月光下,徐灼拳影翻飛,砰砰的破空之聲不絕於耳,對於閃刺拳,也掌握的更爲精純了幾分。

一個時辰之後,徐灼停止練拳,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這個時間,是大家睡得最沉的時候,我也可以行動了!”徐灼眼中露出凌厲之色。 回到茅草屋,徐灼從枕頭下拿出了那柄匕首。

刷!匕首出鞘,寒光閃爍。手臂一揮,匕首劃過一道寒光,將木桌的一角齊齊斬去。

“還真是把好刀!”徐灼很是滿意。也不知是李貴纔在哪裏得來的,這下便宜他徐灼了。

雖然殺了李貴才,替青鸞出了口惡氣,可是徐灼心裏還是憋悶!尤其是想起蘇絳雪那女人的話,他的火就往上冒。

“在那變態女人眼裏,我們這些人的命還不如那頭金獅獸!既然這樣,我就把你寶貝金獅弄死!”

徐灼看得出,蘇絳雪對這金毛獅寵極爲重視,而且從她口中探知,這金毛獅寵似乎還關係到唐家的前程,如果將其擊殺,想必對唐家來說也是不小的損失了!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那頭金毛獅寵是一頭妖獸,其肉質的品質之高,遠超普通獸肉,若是能夠吃了,定能讓徐灼的身體素質提升一個級別!

徐灼收起匕首,換了身利索的裝束,隨即出門,趁天黑摸進了馴獸場。

白天已經來過一次,因此徐灼此時是輕車熟路,很快就到了關金獅的鐵籠。

藉着月色,可以看到鐵籠內的金獅,正趴在籠內呼呼大睡,喉嚨內發出隱隱的虎龍之聲。

“金獅,是真正的妖獸,據說實力相當於五階武徒的實力,一定不要驚動它,趁它熟睡時動手,否則一旦醒來,一時之間是肯定殺不了它的!而打鬥之聲,必定會引來唐家的人,到時候不但沒整死金獅,反倒把自己弄死了!”

徐灼身後的揹包裏有肉食,是拿來當做誘餌的。

拿出鐵籠鑰匙,徐灼躡手躡腳走到鐵籠前,眼睛緊盯金獅,手卻靈巧的握住了鐵鎖,將鑰匙緩緩插入鎖孔。

咔噠……

鑰匙緩緩轉動。

“你在幹什麼!”

忽然一個聲音陡然響起:

這冷不丁的一聲雖說聲音不大,但也把徐灼嚇得頭皮發炸,心臟幾乎要跳出來。

回身一看,徐灼發現有兩人正朝他走來。

“是你們?”徐灼一眼認出了眼前的兩個人。

他都認識。

一個是今天白天時,半路跑來要劫徐灼財的丁小強,當時徐灼着急去救青鸞,直接把他揍翻了。

而另一個則是一十七八歲的冷麪少年,雖然身上衣服破舊,但難掩他英俊的樣貌,一雙冰冷的雙眸更增添了幾分特有氣質。徐灼發現,這少年步履穩健,矯健身軀似乎有着驚人爆發力,竟似乎也有不弱的實力。

韓冰,據說與丁小強一同來到唐家礦場,丁小強一直將其視爲老大,惟命是從,忠心耿耿。

兩個神經病,大半夜不睡覺,到處跑什麼!徐灼心中暗罵。

“你要幹什麼?”等走進了,兩人才發現徐灼正在做的事——將鑰匙插入鐵鎖,準備要打開鐵籠。

這徐灼有病吧,大半夜不睡覺,跑這來惹一頭妖獸!

“我……你們來幹嘛?”徐灼一時也不知該如何解釋自己的行爲,乾脆來了個反問。

韓冰冷哼一聲,看着徐灼:“是你打的我兄弟丁小強?”

徐灼一怔。這兩人從礦場一路跟蹤自己到唐家馴獸籠,就爲這點事兒?至於嗎!

一旁的丁小強聽自己老大叫他名字,立刻向前走了一步,頭一昂,展示了下自己臉上的紅腫傷疤,似乎要用自己這臉,給自己老大的話做佐證。

“是他自找的,劫誰的財不好,偏找我。”徐灼鄙夷的看了一眼丁小強。

“我今夜來,不是找你討論是非對錯,而是給我兄弟出氣!”韓冰漠然道。

徐灼皺眉,“你確定要在這裏動手?”

說着,徐灼手一鬆,鐵鎖一垂,“啪嗒!”一聲敲擊在鐵欄杆上,清脆的聲音在安靜的夜裏顯得很刺耳。

“你小點心!”

韓冰和丁強臉色頓時一變。徐灼要幹什麼?要驚醒金獅獸嗎?是不是傻了!

“咱們走。”韓冰一拍丁小強肩膀,“就算咱不找他報仇,這白癡也要把自己整死!”

“老大英明!”丁小強附和道,兩人就要離開。

“既然來了,就別走了。”徐灼忽然道。

韓冰一皺眉,看着徐灼:“你什麼意思?”

徐灼一笑,“如果明天大家發現金獅獸被殺了,你們一定會今晚的事說出去,那我就完蛋了。”

“你要殺金獅?”丁小強瞪大了眼。

韓冰卻是眼中寒光一閃,“我們三人一起回去,今夜之事,我們守口如瓶。”

“不行。”徐灼搖頭,“這頭金獅,我今晚一定要宰!而且你們得幫我,否則,我現在一聲大喊,很快會引來很多人,到時候咱們三個誰也跑不了!”

三個礦工,闖入唐家府宅,而且又是靠近金獅的地方,若是被抓住,以蘇絳雪對金毛獅寵的重視程度,怕是要將三人打個半殘,然後趕出唐府。

“無恥!”韓冰和丁小強怒斥。

徐灼卻滿不在乎,“時間緊迫,你們若不答應,我就喊人了!”

“若是被抓,你也一樣脫不了關係。”韓冰道。

徐灼看看他,忽然一笑:“今天我打了李貴才的事想必你們已知道了,我把他揍得半死,卻沒有受到懲罰,同樣,如果今夜咱們三人被抓,我有把握全身而退,可是你們就慘了!”

說着,徐灼拿起鐵籠的鐵鎖,轉動鑰匙,咔!的一聲打開了鎖。

“你這不要臉的!”丁小強又急又氣,卻無可奈何,扭頭看着韓冰:“老大,怎麼辦?”

“好,我答應你。”韓冰注視着徐灼,英俊的臉上看不出一絲感情。“不過,這金獅獸有着五階武徒的實力,你如何殺了它還不驚動唐府的人?”

“把它引到外面去,然後宰殺。”徐灼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怎麼引?”

“金獅喜歡肉。”徐灼看看丁小強,笑道,“本來我想自己動手,不過既然你們來了,計劃可以改一下,借一步說話。”

韓冰走上前,徐灼壓低聲音:“你得讓你小弟當誘餌,把金獅引出去,我們倆在外面伏擊。”

韓冰一皺眉,但隨即,卻又點點頭。

徐灼一笑,這韓冰果然聰明。

這任務看似危險,但實際上只要足夠小心,與伏擊金毛獅寵來說,則是安全多了,而且就丁小強的實力來說,也是最好的安排。

兩人來到丁小強面前,看着他。丁小強被兩人看的有些發毛。

“小強,我們決定了,由你將金獅獸引出去,我和徐灼在外面伏擊。”


“啊?”丁小強聽聞,差點沒哭了,敢情自己老大跟着外人,算計自己呢!

韓冰拍拍丁小強肩頭,“你的實力最弱,只能做引誘金毛獅寵的任務,若是讓你伏擊金獅獸,一個照面就要被滅!”

“而且,你只需要將肉食一塊塊丟在地上,然後製造點動動靜驚醒金毛獅寵,以它靈敏的嗅覺,足可以順着地上的肉食,一步步被引出唐府,進入我們的埋伏地。”徐灼也在一旁附和。

丁小強聽着徐灼和韓冰,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說得好像當這個誘餌很輕鬆一般。

“我能行嗎?”丁小強潺潺的看着兩人。

兩人注視着丁小強的眼睛,肯定的點頭。

“那……好吧!爲了老大我拼了!”丁小強一咬牙。


韓冰鼓勵的怕拍丁小強的肩膀,隨即扭頭對徐灼道:“不過,我們也不能白白幫你,這金獅獸殺了之後,它的肉三人平分。”

作爲妖獸,其肉的價值也是不菲的,對於他們來說,不僅是美食,更是滋補身體,提升實力的資源。

徐灼很痛快的答應了。

將整個計劃,從頭到尾順了兩遍,三人便各自分工。

“小強,一切看你的了!”


韓冰與徐灼飛身離去,轉眼不見了蹤跡。

“他兩個這就走了?”丁小強苦着臉,一個人站在原地,只能聽到自己心臟的砰砰聲。

“爲了老大,拼了!”

…… 唐府外不遠處,有片密林,此時徐灼和韓冰兩人躲在其中,韓冰拿了一柄彎刀,徐灼則握緊了匕首,等着丁小強把金毛獅寵引來。

“你爲何要殺金毛獅寵?”韓冰口中問道,但目光卻緊盯樹林外的小路。

“青鸞姐差點被它害死,這個仇我得替她報!”徐灼道,其實除了這一點,他也是爲了拆一拆蘇絳雪那女人的臺。

韓冰有些意外的看了徐灼一眼,爲了一個女人來殺一頭妖獸,真不知是該說他傻,還是該說他重情義?

“你兄弟沒問題吧,這麼久還沒出來?”徐灼忍不住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