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你想淬鍊劍意?”洪林天大吃一驚,旋即就破口大罵道,“別做夢了, 你不知道像你這樣天生的劍奴,要多難找,我的父親都已經說了,等到我能夠將你的劍意完全轟碎的時候,我的劍意,就已經可以算得上精純了,你就不要想這麼多了啊,我又不是不給你靈石。”

“可是、、、”鬼風爲難說道,身爲劍奴,永遠都不能夠淬鍊自己想要的劍意,而需要跟着主人的能力修煉,等到主人的劍意達到純熟時,能夠輕易的擊碎自己的劍意時,就說明主人成功了,而自己,那遭受了無數打擊的劍意,也就永遠沒有復原的可能了。

身爲劍奴,是將修爲慢慢消磨乾淨的職業!

“竟然連這種事情都做的出來,太不要臉了!”半空之中,駱葉看着底下的這一切,心中滿是怒火。


而一邊的鬼玥,雖然眼中含淚,但實在是擔心駱葉下去大鬧一場,只好問道:“駱公子,咱還是去拜訪一下城主吧,他一定很想見您。”

“見城主?”駱葉隨口答道,“他也養劍奴?那一會兒哥再去揍他!” 這個時候,駱葉竟然反手一張,洪晴的身體猛然間在駱葉的身前出現,她驚恐的看着駱葉,狀若瘋癲,似乎是已經忘卻了臉上的疼痛,罵道:“你這個賊人,竟然敢打我,你竟然敢、、、”

只不過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再一次聽到了啪的一聲,隨後駱葉在她的臉上抽了一巴掌!

駱葉根本就二話不說,噼裏啪啦一連串的巴掌打了上去,頓時打的洪晴眼冒金星,看到眼前這個恍若殺神的男人,立即就噤若寒蟬。

“真是欠抽啊,不抽的話,你就喋喋不休!”

片刻之後,駱葉心中怒氣漸消,才冷哼了一聲,隨後這般說道。

而鬼玥看到了洪晴之後,先是一愣,旋即眼睛裏面洋溢起了濃濃得驚恐,他的臉已經憋成了紫色,這一瞬間,他才發現,自己那孱弱的修爲放在駱葉的面前,脆弱的就如同是紙紮一般。

剛纔那一瞬間,他根本就不知道駱葉將洪晴放在了哪裏。

其實此時,駱葉心中也是哭笑不得,識海里面幾乎已經被青青給罵的不成樣子,他這才發現青青的神識究竟是有多麼的恐怖。

“駱葉,這一招大小如意是小蚨那孩子交給你的?告訴你,以後不要閒的無事就把人給帶進來,顯示你的神識強怎麼着?”

就在她這說話之間,駱葉的識海之內,竟然出現了相當大的動盪,這是他在三力融一之後,所完全沒有出現過的事情!

不過也就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駱葉那搖晃不堪的識海,就已經恢復了正常。

下一刻,他就已經帶着鬼玥來到了院落之中,隨即,鬼玥的身體就在不斷的震顫,神識敏銳如針的駱葉,極快的就已經注意到了鬼玥的異樣,說了一句:“真是一些令人討厭的燈籠。”

說罷,他手中凝聚的一蓬火離火劍意,就毫不留情的釋放了出去,如同是切豆腐一般將那燈籠猛地切斷!

“嗯?”此時正在院落之中訓斥鬼風的洪林天不解的擡起了頭,眼神疑惑,還略帶有一絲的凝重,看向半空。

好精純的劍意!

但當洪林天注意到駱葉手中提着的那一個少女的時候,眼睛裏面噌的一下,就有一股火氣冒了上來!

“閣下何必對我妹妹做出這樣傷天害理的事情!”洪林天一掌推出,但並不是攻擊向駱葉的,而是將鬼玥身邊那些個攜刻着無數符陣的燈籠給瞬間熄滅。

他的修爲要比洪晴高上很多,而且眼力相當的不錯,從剛纔駱葉所展露出來的那一手,出手乾脆利落,沒有一絲的拖泥帶水,這樣的殺伐決斷,不是時常經歷殺戮的人,是絕對做不到的!

洪林天不是笨蛋,他不會要用自己的身體,去對付這樣兇戾的人物!

就算對方手裏的人質是自己的親妹妹,他都不想去招惹這樣的麻煩,就在他準備象徵性的質問一句的時候,駱葉的身形,卻猛然間在空中消失了,下一刻,突然就出現在他的眼前,將他嚇了一大跳!

“閣下、、、”洪林天費了諸多功夫,纔將心中的驚訝給生生壓制了下去,說道,“閣下的速度好生恐怖。”

駱葉沒有半點要給他面子的意思,笑道:“我想一會兒,你被我打飛的速度,會比這一個更加的恐怖的!”

“你什麼意思?”洪林天終於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氣,瞳孔猛然緊縮,呵斥一聲!

鬼風這個時候,已經來到了洪林天的身邊,而他的眼睛已經看到了站在駱葉身邊的鬼玥,眼中的不解稍縱即逝,但隨後就用極其恭敬的聲音說道:“洪少爺,不要動怒,對劍心有影響的。”

“哼,要你管!”一聽到鬼風的聲音,洪林天就下意識間感覺到一陣不爽,冷冷說了一句,根本就不顧眼前還有鬼風的弟弟鬼玥存在。

在他的眼中,凌波城之中,只不過擁有一個能夠壓攝他的人物,也就是凌駕在洪家之上的城主。

但面前的駱葉,顯然不想給洪林天一點面子,他嘴角勾出一個不屑的弧度,輕聲說道:“你身旁的這名劍奴,是鬼玥的哥哥?”

“嗯?”洪林天一愣,顯然是沒有想到他的目的竟然是自己的劍奴,下意識間警惕說道,“沒錯,你有何貴幹?”

“沒什麼,我要帶走。”駱葉的聲音變得相當的冷淡,但在他說話之間,卻有一種毋庸置疑的感覺。

這樣的威脅,若是在平時,洪林天一定會毫不猶豫的一劍劈過去,但他看了看面前的這個少年,剛纔他兇徒一般的表現,讓洪林天心中不由得開始掂量,自己究竟能不能夠找這個少年的麻煩呢?

心中激鬥了片刻,洪林天還是覺得自己實在是咽不下這一口氣,何況這裏有着不少的符陣,不管怎樣他都不太可能連同這些符陣也全都攻破!

想到這裏,他的嘴角也是不由得冷笑了一下,輕蔑說道:“就憑你?”


“呵呵,就憑我。”駱葉輕聲笑道,似乎根本就不將眼前的洪林天當作一回事,面對着鬼風直接說道,“你跟我離開這裏,我會爲你重塑劍心。”

第一眼看到鬼風的時候,駱葉就已經知道,他的劍心已經被洪林天給斬的不成樣子,但若是依靠着青蚨的妖術,應該是可以復原的,不僅如此,還有可能幫助他重塑一身的劍骨。

但就在這個時候,洪林天那一直都壓抑在胸中的怒氣,終於全都一時間噴薄出來了,他奮力的大吼了一聲,渾身劍意鼓盪,毫不客氣,將自己的劍意全都釋放了出來。

頓時之間,空氣之中出現了一根根的冰棱,刺向駱葉,那萬箭齊發的狀態,就連駱葉都不僅側目。

只不過這樣的招數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過粗劣!

隨手輕蔑的一揚,一道火離火劍意直接釋放出去,就如同是清掃戰場的掃帚一樣,猛然間那些個冰棱,全都消失不見。

“這、、、怎麼可能?”不能置信的看着這一切,洪林天就感覺是老天給自己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一般,自己修煉這麼多年的劍意,幾乎已經達到了劍意化形的中級階段,竟然在這個時候,毫無懸念的就被對方的劍意給生生吞噬掉。

雖然對方的劍意是火,但還是讓他大大吃了一驚!

“呵呵,怎麼不可能?”駱葉隨意一笑,接下來說了一句讓洪林天難以忘懷的一句話,“我原本只不過是只以爲只有洪晴欠抽,原來這個時候才發現,你們全家都欠抽!”

話音剛落,他的手就已經揚了起來!

這個時候,若洪林天再不將自己所有的力量全都釋放出來,他有足夠的理由相信,對方的手會狠狠的抽打在自己的臉上,因爲洪晴儘管修爲不如自己,但畢竟也是一名集身化身中天位的人物,她的臉竟然被打成了這樣,就足以說明,面前這個兇徒的手段,究竟是有多麼的恐怖!

一瞬間,半空之間,已經被浩浩蕩蕩的冰棱劍意所籠罩,就連鬼玥的身體裏面,都好像已經凝結出來了冰塊,讓他全身上下,都忍不住一陣顫慄。


“連鬼玥都欺負,你們果然是一路貨色!”雖然心中並不想惹是生非,但駱葉現在對於崑崙那一套完全不理會卑微修者的做法相當的反感,看到有類似做法的人,就會心生不滿!

幾乎是下意識間,他就已經用出了自己的玲瓏鎖琴意,浩大的吞噬力量,直接就將洪林天施展出來的劍意給生生吞噬,不留一絲一毫,而下一瞬,玲瓏鎖更加凜冽,將洪林天身體裏面流轉不息的真氣也全都吸走。

“這是怎麼回事?”洪林天臉色大變,似乎是沒有想到對方竟然還擁有琴意,眼睛裏面流露出來深深的驚駭,當他看到了空中編織起來的一道道玲瓏鏈鎖的時候,只感覺到五雷轟頂,萬念俱灰!、


完了!

這是他的心中最後出現的兩個字,完全就將要啓動符陣這一個想法給忘卻掉。

駱葉的那隻如同是鋼鏟一般的手,直接就抽打在了洪林天的臉上,毫不客氣,甚至比抽打洪晴的時候,要更加的兇戾。

看着一臉兇相的駱葉,鬼玥和鬼風一時間全都呆滯住了,甚至就連一開始以爲洪林天要好好爲自己報仇的洪晴,都徹底的愣在當場,不知道說什麼話來!

“鬼玥、、、這位公子是、、、”片刻之後,鬼風才喃喃問了出來。

鬼玥禁不住吞嚥了一口唾沫,扭頭看了一眼已經面容憔悴的鬼風,心中忽然生出來一種豪情,惡狠狠道:“來替天行道的大英雄!”

雖然心中還十分害怕洪家會找自己和哥哥的麻煩,不過看到駱葉這樣的幫助他出頭,鬼玥說不感動,絕對是不可能的!

就在此時,洪林天突然之間,竟然將自己所有的真氣全都引爆了出來,不禁令鬼風一愣,他是在拼命!

但駱葉的臉上,依然還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一抹虛無飄渺的空火,直接就鎖定了洪林天!

他渾身汗毛皆豎! 空火劍意!

磅礴的力量,順着空氣之中憑空突然出現的空火,傾瀉而出,就如同是一道絢麗的金色光芒,朝着洪林天席捲而去!

在焰心之中,似乎是有一個隱約的身影在不斷的掙扎,金色的火焰在飄忽變換不定,但無論裏面那個虛弱的身影怎樣的掙扎,火焰都沒有半點的減弱!

這樣的空火,在洪林天的周圍,翻騰不休,好似永不休止!

這不是駱葉第一次使用空火,但卻絕對是最兇猛的一次,他如今已經達到了三力融一的最佳狀態,而怒氣,就好像是一個***,迅速將他的空火,達到了最巔峯的境界。

桀驁而澎湃的力量,在釋放出來的瞬間,其中各種力量的相互衝撞,激盪,如同是一副粗獷,濃烈而濃墨重彩的畫卷!

就連在地底之下安靜養神的老母,都被這一陣空火的霸氣滿溢,給瞬間震驚到,眼波流轉,看着空無一物的半空,不能置信道:“這是、、、空火?他竟然擁有九離火、、、還有空火?”

“什麼?”楚軒雖然並沒有能夠看見駱葉那一刻的瘋狂,但卻在句話之中聽見了慢慢的驚訝,“他竟然擁有這兩種火焰,太匪夷所思了!”

九離火和空火,不管是哪一種火焰,放在東方神洲之上,都是相當珍稀的火種!

他們兩個沒有猜到的是,這個時候的駱葉,在心中隱隱約約多了一絲的明悟,但他仔細思考的時候,卻發現一點領悟都找不到。

苦笑着搖搖腦袋,駱葉開始暗笑自己的不淡然,都已經得到這樣多的力量了,竟還這樣的不滿足。

時間在這個時候,似乎已經緩慢了下來。

桀驁不馴的火焰,在空中不斷的產生,而那洪林天的身軀,已經完全的淹沒到了其中,已經不能夠再分辨出來他的頭部在哪,肢體在哪,而他的冰棱劍意,一點痕跡都不復存在。

就在此時,洪晴已經發現了其中的厲害,但他裏面的那個淺顯的身影,赫然就是自己的兄長, 根本就沒有辦法讓她在這個周圍安然的站立着。

“啊!”洪晴終於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懼,拔腿就開始面對着後方,兇狠跑去,“殺人啦,殺人啦!”

輕蔑的看了一眼離去的洪晴,駱葉心中一陣冷笑,說道:“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兄妹?看看人家鬼風與鬼玥,兩個人就算人隔兩地,也心在一起,你們呢?”

說罷,他的身體疏忽間憑空消失,隨後就出現在了洪晴身前,呵呵冷笑,眼睛裏面流露出來冰冷的笑意,卻沒有說一句話。

“大人,你就放了我吧!”洪晴撲通一下直接跪下,恬不知恥的開始求饒。

明滅不定的空火光痕騰躍在駱葉的臉龐之上,他神色如常,沒有一絲變化,只見他的手掌輕輕探了出去,發出一陣兇猛的力道,隨後洪晴的身體,不可遏止的倒飛出去,瞬間籠罩在了那團火焰之中。

嘶吼桀驁的火焰,如同是憤怒的野獸,血光閃閃的獠牙,瞬間就將兄妹兩人的身影籠罩其中。

火光這個時候,終於爆開!

砰!

如同是山嶽之內隱祕的洪鐘一般,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響,聲浪在鬼風的身體旁邊掠過,他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的震顫!

這便是力量,一種讓人抵抗不了的力量!

初窺其貌的鬼風,幾乎只是在下意識間,就爲之而沉迷。

亢奮至極的駱葉,這個時候才猛然間發現,自己那一直都凝滯不前的修爲,竟然在這個時候,有了一絲淺淺的提高,耀眼而熾目的火光,映照在他的臉上,耳邊傳來火焰之中的慘叫,駱葉嘿然無聲冷笑。

原來哥還是有進步空間的啊!

火光散盡之後。

待看清楚裏面空蕩蕩的一切時,鬼玥和鬼風全都愣住了,兩名集聖化身中天位的修者,竟然被燒的屍骨無存。

這樣的情形,實在是太過恐怖。

但這樣令人驚恐的表象,竟沒有能夠讓鬼風膽怯,他有些隱隱感覺出一些什麼,慢慢的走向前去,雙臂被那些細碎的還沒有消散的空火給抽打出來一絲絲數寸深的傷口,幾乎都快要把他的小臂給直接燒斷。

看着這樣的兄長,鬼玥失神大喊道:“哥哥,不要再向前了。”

駱葉也是下意識間就打算將鬼風身體上面的空火,給直接熄滅,因爲那憑空而生的火焰,若不是自己親自熄滅的話,外人根本就沒有可能將其熄滅。

但這個時候,青青的聲音忽然傳來:“可以用空火,來爲他鑄就一副劍骨!”

“什麼?”駱葉一愣,旋即心中流露出來深深的驚訝,趕緊問道,“青姨,你說可以爲他鑄就一副劍骨?”

青青的聲音冷漠淡然,說道:“自然可以,難不成你以爲鑄就劍骨這件事情,只有小蚨纔會?”

“嘿嘿,當然不是,我知道青姨神通廣大,要不你就行行好,大發一下慈悲,給他弄一副?”駱葉趕緊討好道,雖然他聽見青青說了那麼一句話,但根本就沒有什麼把握,後者會輕易的爲鬼風鑄就劍骨。

果然,青青頓時擺出一副高傲的姿態,冷漠說道:“九幽冥鬼母可是在底下看着呢,我憑什麼要冒險救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