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每個人都有一顆想要探險的心。

這畢竟也是人之常情,講句不好聽的,原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幾個人就這樣走進了村子裏,一個個都在不停的四處打量着。 過了不久之後,李文就這樣轉過頭,直勾勾的盯着旁邊的幾個人。

“我剛剛看了一下,不知道你們大家都有沒有這種感覺?或者說你們大家有沒有發現什麼?”

當對面的李文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幾個人都看着李文。

此時此刻誰也沒有多說什麼。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就這樣來到了李文的面前。

“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就連直播間的衆人一個個全部都有些激動了。

“能不能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是啊,最起碼也得告訴我們一聲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的李文長出了一口氣。

“實在是不好意思,雖然我知道自己不應該說這些,但是我真的忍不住,我剛剛在那些村民的房間前面看到了,他們的門上都掛着一面鏡子,而且這面鏡子都已經發黑了,你們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對面的李文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

當李文講完了這番話之後,周圍的幾個人都是一臉不解的表情。

“其實這個也是聽我們那邊老人家說的,之所以在門上掛一面鏡子,其實只不過是爲了辟邪,可如果鏡子要是慢慢發黑的話,就說明有問題。”

當對面的李文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劉良突然之間點了點頭。

“也就是說現在變成了這個樣子之後,就說明這個村子應該是有一些比較奇怪的東西,對不對?”

此時此刻,當於樑講完了這番話之後,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李文。

“你要是這麼說的話,我覺得我大概應該就明白了,不過你也不用擔心,其實這些,銅鏡應該會定期更換的, 對不對?”

此時此刻對面的於樑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了這番話之後,李文點了點頭。

“我想他們門上的鏡子應該是會定期更換的,其實這些也是很正常,不過怎麼說呢,其實我原本也是不太相信這些的。”

當對面的李文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笑呵呵地搖了搖頭,就這樣對着李文輕聲開口。

“接下來在這個村裏不要再交談這些事情,如果他們要是真的想要告訴我們的話,我覺得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但如果他們要是不想說的話,咱們最好還是……不要再講這些了。”

此時此刻,幾個人正在交談的時候,旁邊突然之間過來了一個40多歲左右的中年男子。

當於樑看到這個男子之後,笑呵呵呵的點了點頭,直接走過去想要跟人家握手。

畢竟這種事情,剛剛來到人家這裏,自己當然還是要趕緊個人講講清楚。

只不過當於樑走過去的時候,對面那個男子卻突然之間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略微有些嚴肅。

也就在這時,他突然之間操着一口濃重的地方性口音,就這樣只勾勾的盯着對面的於樑,對着於樑一字一頓的開口說道。

“我只想問問你們來到這裏到底是什麼目的?”

於樑聽到這句話之後,笑呵呵的搖了搖頭,就這樣對着他輕聲開口。

“其實我們來到這裏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只是非常單純的在這裏探險而已,所以我希望你千萬不要多想。”

對面的男子輕輕搖了搖頭。

“我並沒有多想的意思,只是我們這裏不是特別歡迎外人,而且山裏面主要還是太危險了,你能夠明白我是什麼意思嗎?你們最好還是趕緊走吧,這裏有吃人的妖怪。”

當對面的男子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一個沒忍住,整個人直接哈哈大笑了起來。

當於樑笑起來的那一瞬間,男子突然之間皺了皺自己的眉頭。

“我確實有些搞不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就像你剛剛說的有什麼吃人的妖怪一樣,我說先生了,難道你不覺得這件事情有些奇怪嗎?”

此時此刻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播間裏面的衆人也全部都在開口。

“你們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我感覺這個村民好像說的很邪乎。”

“誰他媽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兒,但是我總覺得吧,這裏好像真的就是這麼個樣子,而且我覺得這些人應該是不會刻意騙人的,能夠明白我的意思嗎?”

“這他媽未免也有些太過於邪門兒了吧。”

“誰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有沒有誰能夠給我們解釋一下,這特麼到底是怎麼回事。”

“也不知道爲什麼,總覺得聽起來真的好恐怖的樣子,不過我喜歡,哈哈哈!”

“嗯……不得不說,如果這樣子一來的話,好像突然之間就有了那種感覺,至於這種感覺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大家其實都明白的不對嗎?”

“看來樑爺這次是真的來對了是嗎?”

“哈哈哈……就像你們剛剛說的那個樣子,我也覺得好像突然之間就變得舒服了不少,這一次看來看頭很大啊!哈哈哈……”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的嘴角蠕動了一下,接着於樑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男子。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的嘴角動了動,就這樣對着面前的男子輕聲開口。


“大叔,真的對不起,可能打擾到了你們的生活,但是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這一點我希望你能夠明白,我和我的朋友只是一羣探險愛好者僅此而已,而且我們來到這裏的目的也是爲了取景。”

此時此刻,對面的於樑就這樣極其客氣的說完了這句話。

當他講完了這句話之後,順勢從兜裏拿出來了一小疊鈔票。

當於樑拿出來鈔票的那一瞬間,便能夠十分清楚的看得出來,對面的男子臉上的表情突然之間就變了。

不能說他見錢眼開,只能說明錢對於這裏的人來說,真的太難了,也正是因爲如此,所以纔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這纔對着男子微微一笑。

“這件事情確實得麻煩你了,最起碼先讓我們住一晚,畢竟這天也晚了。” 對面的男子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臉上的表情似乎略微有些糾結。

但是於樑和李濤他們的心裏都非常清楚,既然他已經糾結,就說明這件事情有戲。

而且說句不好聽的。

這種事情原本就是互相的。

況且這麼多錢,對於他來說那可絕絕對對不是一筆小數目。

雖然說幾千塊錢,現在什麼事情都做不了,但是對於大山深處的這些人來說,還是非常管用的。

因爲她們原本就是自給自足的模式。

也就在這時,對面的男子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很明顯到了現在他已經徹底下定了決心。

“你們可以在我家裏住,反正我家裏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外人,但是我最好勸告你們,不要想辦法在這裏繼續玩下去了,自己的性命纔是最重要的,你們大家跟着我來吧。”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中年大叔就這樣在前面走着,至於於樑他們幾個人都跟在了大叔的身後。

此時此刻誰也沒有多說什麼其他的,因爲大家誰都不知道接下來該講些什麼纔好。

幾個人左繞右繞,大概走了得有10多分鐘左右,他們這纔來到了大叔的家裏。

當於樑幾個人來到這裏的時候,這才發現原來裏面就是幾棟土房子。

這個房子的格局還類似於有些像四合院的樣子。

男子有一個老婆,那個中年老婦女看到於樑幾個人之後直接就愣在了原地,一臉不解的盯着幾個人。

而且大叔還有一個女兒,看起來大概只有10多歲左右。

只不過這個女孩看起來好像挺認生的,因爲看到於樑他們幾個人就一直縮在門框的背後。

“沒想到這地方這麼窮啊。”

“就是就是,感覺這種地方都沒法住人吧。”

“你們大家差不多點就行了啊,反正還是給自己的嘴下積點德吧,往上傳你們祖孫三代估計也就是這個條件了,所以永遠不要看不起任何一個人。”

“我也比較贊同樓上的說法,你們大家嘴上都留點德,這裏原本就是大山裏面的居民,所以他們很少去過外面的世界,相當於就是自給自足的狀態,我倒是覺得這個樣子似乎也挺舒服的呢,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壓力,就這樣過完一輩子豈不是挺好的嗎?”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在說着這些話。

只不過當這些人講完了這些話之後,於樑卻對着直播間的人輕輕搖了搖頭。

接着他小聲的開口。

“由於大叔他們沒有見過這種東西,所以我暫時決定還是不要跟你們進行互動了,如果要是讓人家多想的話,可就有些不太合適了。”


“所以接下來你們大家想要談論什麼的話,你們大家自己討論,房管幫我盯一下,讓大家可以理智的探討一些東西,但是絕對不能過分,然後我們在這裏先打探一下具體的情況,無論如何得先找到封村的位置再說。”

當於樑說完了這些話之後。

直播間裏面的衆人一下子就變得老實了不少。

大叔把他們幾個人安排在了一張桌子前面,接着就跟自己的老婆去做飯了。

幾個人坐在這裏,一個個瞪大了眼睛,此時此刻,誰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接着輕輕搖了搖頭。

“其實我覺得你們大家完全不用這麼擔心的,咱們纔剛剛來到這裏,什麼事情都還沒做呢,所以完全沒有必要這麼激動,你們大家覺得我說的怎麼樣?”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旁邊的幾個人輕輕點了點頭。

也就在這時,於樑整個人的嘴角蠕動了一下。

他一直都在等待着機會,和大叔大嬸幾個人好好的把這件事情探討一下。

大叔給他們做了很多好吃的,都是一些農家飯,這些飯看起來就非常的合胃口。


李濤吃了一口之後,一直都在不停的讚不絕口。

就連旁邊的兩個姑娘也已經加入到了戰鬥之中。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笑呵呵地點了點頭。

其實他能夠看到這個樣子,感覺自己還是非常幸運的,先不說別的,最起碼從這點就能夠看得出來。

因爲所有的人吃的都挺香的,兩個姑娘也並沒有,因爲這裏是山村就有任何嫌棄的感覺,所以於樑對於這兩個姑娘的第一印象還是很不錯的。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