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飛鸞聽說很多關於蘇紫陌的事情,只是沒有見過她人。

“呵呵!念小姐,這一點你說錯了,其實,相比於喜歡她的人來說,恨她的人更多,陌陌仇人很多的。”

赫雲霆雙眸發亮,提起蘇紫陌,赫雲霆似乎整個人都比知道更加的開心。

這點輕微的變化,念飛鸞也能感受得出來。

“我爺爺曾經說過,越有本事的人,越會被人記恨,在人生的征途上,越是泥濘的道路,留下的足跡會越清晰,真的想見一見,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子。”

念飛鸞突然停下腳步看着赫雲霆。

赫雲霆莞爾一笑,又緩緩說道:“總有一天會見到的,她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她呢,很固執,一但決定了的事情,就是在難都會堅持下去,她總是說,一分耕耘未必會有一分收穫,但九分耕耘就一定會有一分收穫。”

“說的真好!如浮萍一樣的人生,能在是非裏找到自己想要的,實屬難得,浮生如夢,爲歡幾何,其實,看待周遭的事物用好的心態就能發現美好的一面,人生人生也是一樣的。”

赫雲霆突然多看了念飛鸞幾眼,她這個樣子的時候到是有幾分像陌陌。

“走吧!我們回去吧!”

而在趕去蒼莽山的路上蘇紫陌,耳朵一直熱乎乎的。

她伸手揪了揪,“肯定是有人在背後說我壞話,我這耳朵熱得都快能煮雞蛋了。”

沐雲軒一聽,笑得合不攏嘴。

“陌兒,你這耳朵熱就是被人罵啊?”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有人在想我。”

蘇紫陌理直氣壯的回答。

沐雲軒脣角邊的笑意一僵,有人想,那會是誰?

沐雲軒腦海裏第一個出現的人就是慕容邵峯。

沐雲軒突然覺得,投出去的石頭又以更加強勁的石頭反彈回來,砸得他生疼。 這點輕微的的變化,蘇紫陌也注意到了。

“怎麼了,看你一臉吃了蒼蠅的樣子,一個大男人,想什麼呢?”

蘇紫陌回頭,剛好捕捉到他臉上僵硬的笑容。

“沒,沒什麼?”

沐雲軒有些尷尬的回答道,被單場抓包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隨後,一路上,沐雲軒一直處於尷尬狀態,還好他是坐在陌兒身後的。

“雲軒,聽說蒼莽山很獨特,山峯就像一條巨蟒的身子一樣,木榆天尊就住在蛇頭的山頂,所以才叫蒼莽山的。”

“嗯!”

沐雲軒點了點頭,又說道:“聽說蒼莽山大霧瀰漫,遮攏四方,還有人說是那是神獸最喜歡的地方。”

“哇!真應該早一點來看看,說不定能契約很多神獸呢?”

蘇紫陌有些可惜的說道,不過她也是在知道木塔族的十大天尊以後才知道這個地方的。

“陌兒,也有人這樣想過,不過都是失望而歸。”

“蒼莽山不是還有一個傳說,山中有白龍神獸,數百年能出現一頭,修爲驚人,可以降魔。”

蘇紫陌已經從小道消息瞭解到,那隻白龍神獸,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

“陌兒,畢竟那只是一個傳說,多年來並沒有人見過,別說契約了。”

“雲軒,碰碰運氣總是好的。”

蘇紫陌脣角斂起一抹笑意,好東西當然不能錯過才行。

“咦!雲軒,說也奇怪,本已是夏季了,這裏的天氣應該很熱纔對,可是你看,卻漸漸感覺到了一股股涼意了。”

蘇紫陌低頭一看,樹上的葉子上邊有一層白白的,不再碧綠,而且越往前走,越冷,蘇紫陌一臉詫異,卻也瞬間警惕起來。

沐雲軒一看,也感覺非常的奇怪。

尤其是臨近蒼莽山,沿途上,無論是野草,還是荊棘樹木等,在暖和的天氣中綠的發亮,生機勃勃。

可是這裏,卻如寒冬臘月。

“陌兒,天氣變冷了,難道我們進入陣法了?”沐雲軒猜測。

“先看看再說!”

蘇紫陌變得一臉凝重。

終於,看得見蒼莽山了。

可是隔着很遠,就感覺到一種壓迫感。

巍峨高大的山峯,氣勢磅礴,連綿而恢宏,宛若天地的脊樑,橫亙在那裏,一條巨蛇的形狀蜿蜒而出。

它壯闊而雄渾,無以倫比。

蘇紫陌聽慕容邵峯說過,這片山脈承載着無窮的傳說,自古至今都籠罩着極其濃重的神話色彩。

“陌兒,蒼莽山就是這裏了。”

到了目的地,沐雲軒讓金龍停下來,從上邊俯視,巍巍巨山猶若巨蛇,恢宏而龐大,坐落在東部大地上,一股蒼莽與雄渾之氣撲面而來。

蛇頭山勢漸高,有些陡峭,巨石橫陳。

不過這裏的景象在這夏季季節明顯不正常。

“陌兒,我們好像真的進入別人的陣法了。”

沐雲軒觀察着周圍。

“雲軒,你快看,那是什麼?”

蘇紫陌看到一塊巨石,上面有字,刻痕很深,被土石埋着大部分。

大石上有一層綠意,像是乾枯的苔蘚,上邊有一朵白色的光芒。

一剎那,蘇紫陌和沐雲軒浮思不斷,兩人眼中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雲軒,不會是白龍神獸吧?”

沐雲軒卻搖了搖頭。

“陌兒,有些不對勁!” “不對勁,哪裏不對勁了?”

蘇紫陌蹙眉,她怎麼沒有感覺到呢?

忽然,蘇紫陌怔住了,那朵白光正在迅速的往上長,隨着白光瘋長的速度,周圍的氣溫驟降。

蘇紫陌止不住的抖了抖身子。

“雲軒,越來越冷了。”

“冰境陣法!”

這個發現讓沐雲軒心中一震。

冰境陣法只有巫族的庚樂羽會,巫族的史書上是有記載的,他當年去巫族的時候無意當中看到的。

“冰境陣法,那是什麼鬼?”

只是,隨着蘇紫陌的話音一落,他們的周圍,四根冰柱拔地而起。

劇烈的地震,引發山體異常,冰起地落,空中風雲驟變,引動雲層放電,再加上不斷拔地而起的冰柱,碎小的冰晶四處散落,引來雷電繚繞,場景非常的震撼人心。

蘇紫陌震撼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她孃的,簡直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這場面堪比好萊塢的災難大片啊?

“陌兒,小心一點,這可能是庚樂羽佈下的冰境陣法。”

一聽,蘇紫陌的臉上快速的凝出冷意。

那個老巫婆終於捨得出現了嗎?

冰境陣法,呵呵!蘇紫陌心裏冷笑。

她到是想看看,她到底有多少能耐,自古陣法不離自然,區區一個冰境陣法就像困在我們?

越來越冷,金龍開始在冰族之間徘徊,只是飛不出去。

“陌兒,我們已經在陣法裏邊了,會越來越冷的,必須快點想辦法出去。”

沐雲軒看了看四周,庚樂羽也是玄武高手,她陣法也是非常難破的。

“雲軒,她設陣,人會親自過來嗎?”

蘇紫陌真想看看,那個女人長什麼樣子,野心居然比她蘇紫陌還要大。

“陌兒,以她的能力,可以利用天烏設陣,她人不一定會親自出來,不過可以肯定一點,那就是她已經出關了。”

沐雲軒有些擔心,如果她出關了,陌兒以後會更加危險的。

“哼!這個臭老太婆,自己搞出這麼事情來,人卻像一個縮頭烏龜一樣躲着不出來。”

蘇紫陌憤怒的大罵道。

往下看去,山上的大裂縫很寬也很深,觸目驚心,一片破敗景象。

蒼莽山山體宏大,眺望遠方,巨山與天穹相連,景象十分壯闊,如果是陣法的話,她們剛剛看到的應該是假象。

“陌兒,小心。”

只聽沐雲軒一聲怒吼,從四根冰柱的周圍脫落了很多的冰刺。

成千上萬的朝着她們襲來。

蘇紫陌雙眸冰冷,快速的飛離沐雲軒身邊。

“雲軒,你先不用管我,我能應付,先想辦法破陣。”

蘇紫陌說完,周身快速的長出紫色的迷迭之翼花,紫色的花火映入透明的冰刺裏,似是瞬間綻放出一躲躲成千上萬的嬌豔的花朵,當冰刺刺入迷迭之翼的時候,冰刺瞬間化做了水滴,場面異常的美麗。

沐雲軒收起九翼金龍,看着蘇紫陌又應付自如,他便開始破陣。

冰境陣法,四根冰族是關鍵。

而沐雲軒似乎是知道了該怎麼破陣,他高大的身影極速的俯衝下去,直奔剛纔看見白光的石頭。

隔着有段距離,沐雲軒就看到了異常,他露出驚容,快速前進,向下飛去。 遠遠的,他看到了石頭上的一片綠痕,鏽跡斑駁,卻綻放出一朵白色的冰蓮花,很小,要不是因爲散發着白光,沒有人會注意到。

沐雲軒快速的凝聚修爲,只要毀了這躲冰蓮花,冰境陣法就能破解。

巫族,禁地裏,散發出詭異的紅光,暗淡的石室禁地就如地府一樣。

一個身穿大紅色衣裙,身材玲瓏有致的女子正在對着一個金色的水晶球裏注入白光。

從正面一看,女子挽着高貴典雅的髮髻,面似芙蓉,眉如柳,皮膚白皙細潤如溫玉,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微微蠕動,嬌豔欲滴,也是一副驚爲人天的容貌。

看着天烏里邊的景象,女子鮮紅的脣角微微上揚,看起來更加的嫵媚。

她,就是巫族的老族長,庚樂羽。

她身後整整齊齊的站着十個穿着白袍的人,分別是五男五女,她們便是庚樂羽身邊的十大長老。

庚樂羽是今天早晨纔出關的,一出關,十大長老就回到了她的身邊,只是,她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沐雲軒和蘇紫陌,當看着蘇紫陌和沐雲軒往蒼莽山飛去,她才通過金烏設下了冰境陣法。

而蒼莽山上,沐雲軒猛的出手擊向石頭上的冰蓮花,只是,玄氣還爲擊到石頭,石頭就開始迅速的斷裂,斷開的地方,只有貼着山體陡峭處那裏,還連着一點。

沐雲軒一看,深邃的黑眸裏噬着嗜血的冷意。

手中快速的幻化出幽冥劍。

卯足了勁,劍尖疾速的朝着快要落到下去的冰蓮花上。

禁地裏的庚樂羽一看,皺了皺眉頭。

“這沐雲軒好快的速度。”

一出聲,聲音陰冷嗜血。

“砰!”的一聲,冰煉化裂成了兩半。

四根冰柱瞬間消失,陣法被破,四周又變會了風景秀麗的山峯。

庚樂羽一看,秀眉緊蹙。

“小看他們了。”

禁地裏,庚樂羽憤怒的聲音如雷霆萬鈞。

十大長老快速的圍到天烏面前。

大長老陸元上前一步說道。

“族長,桑瑤已經和他們多次較量過,卻也一次都沒有成功過。”

“那個蠢貨,她只知道嫉妒,根本就不動腦子,又怎麼會鬥得過穆欣妍那個賤人的女兒,出去這幾個月,就是魔靈的事情讓本座心裏稍微舒服一些,只是魔靈也選擇了一個蠢貨,堂堂百萬大軍也能敗給人類。”

庚樂羽雙眸裏是難以掩飾的仇恨。

“我們就等着族長出來主持大局了。”

十大長老齊聲說道。

“嗯!目前最主要的就是殺了簡陌要找的十大天尊,把八大玄氣搶回來,絕對不能讓簡陌打開木塔族的封印。”

庚樂羽說着,陰沉雙眸緊緊的盯着蘇紫陌。

像,真的是太像了,重生以後的簡陌依然和上一世的簡陌就是一個模樣。

莫雲天,你想利用你的女兒來就你心愛的女人,你休想。

想到穆欣妍死的瞬間,庚樂羽血紅的脣角斂起一抹愉悅的笑意。

只是一想起那個溫潤如玉的男子,她的心,瞬間痛了起來。 “沁兮,聽說他已經回來了?”

庚樂羽語氣憂傷的問道。

沁兮快速的站了出來,大概五十歲左右的年紀。

“回族長的話,已經回來了,聽說一回來以後就帶着簡陌的大兒子閉關修煉了。”

“簡陌的大兒子?”

庚樂羽鳳眼微微眯起來,他居然會在意簡陌的兒子。

“我們巫族一共一百一十個巫師,兩百個長老,這次出去,居然損失了五個巫師,六個長老,這個重生以後的簡陌,可比她上一世厲害多了。”

庚樂羽塗滿丹紅的修長的手指輕輕敲擊這椅子扶手。

“是時候該做點什麼了,望桑瑤那個蠢貨,什麼事情都辦不好,狠,又不夠狠,腦子裏又沒有多少墨水,簡陌的小兒子不是已經去找生死魔圖了嗎?讓黑暗使者齊心合力,把身生死魔圖給本座搶回來,那生死魔圖可是比八大玄器厲害多了,搶到生死魔圖以後,殺!”

庚樂羽雙眸裏閃爍着陰毒的笑意。

“族長,黑暗使者們已經行動了,桑瑤的人也行動了,還有暗中有一股勢力也在找蘇齊的下落。”

“另一股勢力?”

庚樂羽秀眉微蹙,還有誰會對生死魔圖感興趣呢?

“七族滅得怎麼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