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聲音冰冷,我看到他的面容開始變化,那張原本英俊的面容上開始出現了一條條黑色的紋絡,滿口的牙齒也是開始變成了鋒利的獠牙一般,他一步踏出,瞬間一身鬼氣滾滾而出。

“龍,讓森兒練練手,這個簡單的死屍,他絕對沒有問題。”

龍剛要出手,卻是身子猛地一滯,站在了我的身前,隨後點點頭。

對於奶奶的話,我有些不解,但是這會兒我也並沒有任何的意義,早在之前我就已經知道這些殭屍必須要來硬的將他們的生機完全的切斷,才能將他們徹底的斬殺。三個月的練習讓我信心倍增。

我一步踏出,雙拳緊握,沒說任何的話,一腳便朝着就近一個朝着我們三人爬來的乾屍頭顱踩去。

我在一個月前就能一腳踢斷一顆大樹了,腳上的力量絕不是這些一般的殭屍能夠承受的,這一腳下去,這個殭屍的頭顱瞬間炸開,那原本還在掙扎的雙手猛地撲騰兩下,便直接垂了下去……

“殺!”

站在不遠處那穿着一身屍氣凝結成黑色鎧甲的腐屍這會兒臉色一凝,突然雙手結成了一個手印,吐出了一個冰冷的字。

這一刻我揹着書包,幾步便朝着那腐屍走去。

那周圍的乾屍瘋狂的朝着我圍攻過來,我知道這些乾屍都受這個腐屍的控制,我必須趕快將這個腐屍給直接滅了,不然這些乾屍會越來越多。

我猛地在地上一蹬,飛快的朝着那個披着黑色鎧甲的腐屍衝去。

“來得正好……”

那個腐屍突然有種奸計得逞的笑容在我面前絲毫不掩飾的展現出來。

我卻是絲毫不在乎,就如奶奶教我的時候說的,任何的陰謀詭計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將土崩瓦解,只要你擁有了實力,便能主宰自己的命運。

就在我站在了腐屍身前大概一米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了這個腐屍的計劃,原本在他身體周圍有一個小小的陣法,而此刻的我正好衝入了他的陣法之中。

“小子,這會兒就算是龍出手來救你,也來不及了……”

說話之間,腐屍瞬間身子一閃已經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然後猛地一擡手朝着我的胸膛抓去……

(本章完) 我想要挪開身子,卻是發現此刻腳下已經被兩具乾屍死死的拽住,四五個乾屍正露出那沾滿了動物屍體血跡的牙齒朝着我的後背猛地撕咬而來。

我心中猛地一顫,看來這個簡單的陣法只是想要困住我,限制我的活動空間,如果是三個月之前的我或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辦法,只有看着這鋒利的屍手穿過我的胸膛,但是現在的我卻是絲毫不在乎。

突然之間我雙手猛地疊加在一起,然後結出一個手印,點在眉心。

陰陽之術,擒龍手!

瞬間就在那隻屍手就要靠近我身體的時候,我猛地睜開眼睛,伸手之間便凝結出了一道虛影之手,抓住那朝着我衝過來的屍手猛地一捏。

嘔!

那一身黑色屍氣鎧甲的腐屍嘶吼一聲,連連後退,我則是身子一蹲,雙拳猛地落下,掙脫了腳下的束縛,又是對着眼前這個腐屍一個俯衝。

從背後掏出了幾張引火符備用,一拳已經落在了那滿身屍氣鎧甲腐屍的胸口。

不得不說屍氣凝結的鎧甲要比我想想之中難纏得多,我一拳打在那屍氣鎧甲之上,沒有絲毫的停留,便又是一拳在身子猛地一躍跳開。

屍氣凝結的鎧甲並不是堅硬,而是那屍氣會隨着我的攻擊散開,這樣我每一拳落下就都像是打在棉花上。

不過這兩拳的試探也讓我是更加堅信了用引火符滅了這個糉子的想法。

周圍的乾屍行動遲緩,這些應該是才變殭屍不久,吃的也是殭屍食譜上最低等的身體腐肉,這些乾屍,如果沒有大際遇的話,便會永遠這樣沒有思想被人控制,然後成爲炮灰就像現在。

他們的動作十分的緩慢,在我的眼裏就如是打了緩慢藥劑一般,我根本就不必管他們,我只需要滅了那一身屍氣的小頭目糉子這些殭屍便都會再一次變成死屍。

我看着那似乎被我惹怒了的腐屍,準備再一次的進攻,這一次我將引火符抓在手上,雙腳在地上猛地一蹬,飛快的躲閃過那攔路的幾個乾屍,便已經直接的來到了那腐屍的面前。

“嗯?”

腐屍明顯有些不敢相信,他看不出來在我們三個人之中奶奶纔是一個高手,就已經證明他只是一個小羅羅,而這樣的局能讓奶奶都覺得有意思,帶着我進來,絕對還有人在後面指揮,所以我決定留一個心眼。

就在我雙手一拳落在如棉花般屍氣之上的時候,腐屍突然雙目赤紅,渾身屍氣更是沸騰不止,想要將我淹沒。

那一刻我沒有絲毫猶豫,一步踏出那抓住引火符的手掌直接按在腐屍的額頭,念動咒

語,引火符瞬間自燃。

這一刻那腐屍是想要躲閃都來不及了,引火符一遇到屍氣就猶如燃燒的火柴遇到了汽油布,瞬間一團火光將整個廢棄的山洞內的一切照亮。

也就是在這一刻我連忙後退,那原本當着我的乾屍瞬間撲通撲通倒下。

就在我身子不斷後退的順價突然從那山洞的深處伸出了一隻血淋淋的手掌,我當即想也沒想,將身後揹着的長槍猛地一把扯出來,長槍在手上猛地一抖,便瘋狂的朝着那隻血手刺去。

這會兒我沒有看到龍和奶奶的表情,我只知道他們二人都沒有來幫忙。

砰!

長槍就如抵在了鐵壁上一般,我被震得後退幾步,雙手更是陣陣發麻。

“有意思,難怪風鐮說讓我小心你這個小傢伙,沒想到三個月不見你竟然已經增長到了如此地步!”

就在我剛剛站穩的時候,突然黑暗之中緩緩走出了一個渾身血跡的殭屍,這個人和龍一般高大,帶着一個無比醜陋的鐵質面具,雙手更是比正常足足長了半米,不過長的部分完全就是手掌,他的手掌就如一個章魚一般,完全是鋒芒的骨刺,身軀之上纏着厚重的鐵鏈一看就讓人想到了地獄之中的魔神。

“龍,回來,讓森人先交手,我倒想要看看森兒這三個月究竟到了何種地步!”

就在龍剛要出手的瞬間,奶奶叫住了,奶奶不但叫住了龍,而且還伸手之間他的手上便出現了之前那精緻的金色面具。

“森兒,動手吧,讓奶奶看看你身上到底還有多少潛力沒有被挖掘!”

奶奶說話之間,便將那面具緩緩戴在了自己的臉上。

霎時間,以我爲中心整個山洞變化了成了一個巨大的空地。

頭頂是漆黑的夜空,腳下是怪石嶙峋,在我眼前站着一個渾身是血的屍王。

我深呼吸一口氣,點點頭,心中卻是告訴自己一定要盡全力滅了這個屍王,我能行!

我知道奶奶戴上面具便意味着奶奶的另一面,奶奶給我說過,她不喜歡看到殺戮,所以纔有這金面,還說這金面是爺爺當年送給他的見面禮,這麼多年她一直戴着,形影不離。

帝少的寶貝 我緊緊抓着右手的手腕,雖然如今小蝶的鬼氣魂魄早已不在,但是我能感覺到小蝶還在我的身邊。

這是我上崑崙的第一戰,對戰眼前這個血屍王。

“小娃娃,看樣子你的幫手對你很放心呀?”

眼前的血屍王話語之中充滿了譏諷,這一刻我絲毫不在乎,腦子裏飛快的回憶着在陳家莊和風鐮的那場大戰,還有在金城

地下甬道之中的屍王大戰。

一尺河山寸寸血 我緊握長槍,猛地一揮,長槍直指眼前的血屍王。

“小娃娃,記住了,本王叫做鳴鋒,不要死了不知道生前誰滅了你,過不了輪迴殿的審判!”

鳴鋒!

我冷笑一聲,一步踏出。

“楊森!”

語畢,我身子一閃,主動朝着眼前這個屍王衝了過去。之前我一直在觀察這個屍王,我發現他的身後其實是一個空檔,在他的身前胸膛雖然是個攻擊的地方,但是想要穿破他的心臟卻是十分的困難,或者根本就不可能,他最強大的攻擊手段目前來看便是他的雙手。

所以我想要繞道屍王的背後,從背後直接洞穿他的心臟。

嘭!

我一動,屍王也動了。

他那足足半米長的骨頭利爪瘋狂的朝着我抓來,我身子不斷的躲閃之間,已經完全的偏離了自己之前計算好的軌跡,連忙後退。

就在我一退的剎那之間,屍王突然冷笑連連,渾身釋放出了冰冷的屍氣,血紅色的屍氣一沾到地面便是嗤嗤作響,我知道這是奶奶給我的警告,不能讓這樣的屍氣沾到否者就像是硫酸潑到了身上一般。

我退後足足十幾部,瞬間掏出了一張結界符護住自己的身軀,接着飛快的扔出及張引火符。

在我的眼前轟的一聲那瘋狂朝着我涌來的屍氣剎那之間火光四溢。

而在這火光的阻隔之下,屍王也是無奈的退後了。

同樣身軀周圍出現了一道血紅色的結界。

這是第一次交鋒,我已經認識到了屍王的厲害,雖然他的後背是最脆弱的地方,或者是可以有機可趁的地方,但是我根本就不能繞過他的身體。

唰!

思忖之間我又一次出手了。

三個月裏我不是沒有戰鬥過,就如那次我和一條巨大的蟒蛇相鬥,一開始我一位的防守,一位的退讓,最後卻是敗得很慘。奶奶告訴我進攻是最好的防守,一味的防守只會讓你的氣勢更弱,最後陷入完全的被動,只有等待失敗的結果。所以等到第二次戰鬥的時候,我選擇了主動進攻,那一次我取得了絕對的勝利。其實那條巨蟒只是一個小妖,實力就如一般的白毛殭屍一般,只是它的面目猙獰,以及天生對蟒蛇的畏懼才讓我一味的躲閃。

我猛地衝過了燃燒的火海,一槍便刺向了眼前屍王的手臂。

“找死!”

屍王瞬間大吼一聲,突然之間張開雙臂,口一張,竟然從他的手中飛出了一口血紅色的長劍,對着我的眉心嗖的一聲射來!

(本章完) “哥哥,快閃!”

這會兒朵朵在背後的小書包裏提醒道。

“哥哥,這是屍王劍,是這個血屍王用自己的屍王精華凝結而成的!”

我點點頭,身子飛快的後退,然後咬破中指點在自己右手的手心之上。

“煞穴,開!”

嗡的一聲,我感覺自己的眼前滾滾屍氣瘋狂的朝着我的手掌之中而去,那口屍王劍更是瘋狂的朝着我的煞穴射來。

“想要收取我的屍王劍,休想!”

這一刻屍王劍瞬間瘋狂的顫抖,不斷的朝着我的手心飛來,就在那屍王劍就要進入我右手那不斷旋轉的煞穴中心的時候,血屍王也坐不住了,一伸手頓時那鋒利的骨甲便瞬間瘋狂的抓住了那柄屍王劍。

“死!”

接着血屍王上前一步,另一隻手瞬間朝着我的頭顱抓來!

我心中大震,飛快的後退。

煞穴一關,我便飛快的朝着屍王的身後跑去,此刻的血屍王似乎也因爲我想要收取了他的屍王劍而瘋狂起來了,那雙鋒利的屍爪,瘋狂不斷的朝着我抓來。

亂吧,亂吧,只要你一亂,離死便不遠了!

我強行讓自己保持冷靜,身子不斷的圍繞着屍王開始狂奔。這三個月奶奶對我訓練最多的便是跑和跳,躲閃和控位。

奶奶說過近戰其實沒有什麼真正的招式,除非是一些上古的古術,每一樣兵器都有遠古的術法,不過這些都失傳很久了,現如今的種種招式大多都是華而不實,真正的近戰便是對一個人綜合能力的考驗。

速度、反應!

此刻的我在屍王的瘋狂攻擊之下完全是得心應手,而且越是這樣我發覺屍王的心越亂,其實從他的攻擊手法就能夠看得清楚,從一開始的有條不紊到現在的雜亂無章。

我一直在等一個機會,一個屍王最後瘋狂的時候。

上帝要毀滅一個人,必先使人瘋狂!

而此刻我想要擊殺眼前這個屍王也是一樣,必須讓他足夠的瘋狂。

屍王和人其實是一樣的,屍王身爲殭屍之中的王者,他是絕對不想被認爲是弱者的人類的如此的戲謔。

而此刻的我正是這樣做的,我揮舞長槍,每一次我都將長槍搭在血屍王的肩頭,而並不刺下。

這樣赤露露的挑釁,讓血屍王更加的瘋狂。

“卑微的螻蟻,竟然敢蔑視我!”

“我要你死!”

說話之間,血屍王周身瞬間屍氣瘋狂的涌動,口一張便是一口鋒芒血紅的屍王劍再一次出現,這一次的屍王劍比上一次更加

的瘋狂的,瞬間便朝着我飛來。

“哈哈哈,來得正好,看我不收了你的屍王劍!”

說話之間,我猛地點在右手的手掌中心。

煞穴,開!

煞穴打開的剎那之間,我便直接對着那飛旋而來的屍王劍猛地蓋下。

嗤嗤嗤!

屍王劍似乎帶着鳴鋒的意識,在煞穴口瘋狂的旋轉着。

“吞!”

突然之間我身子猛地上前,滾滾陰煞之氣瞬間將那屍王劍淹沒。

屍王劍進入煞穴的瞬間我感道了渾身一僵,那屍王一掌便落在我的身上。

不過這是屍王瘋狂凌亂之下的一掌,而且擊中我的時候也並非全力,我猛地在地上一蹬,關了煞穴,又一次的開始圍着屍王轉圈。

“卑微的螻蟻竟然吞噬了我的屍王劍,真是該死!”

“該死!”

血屍王鳴鋒怒吼連連,但是面對此刻的我卻又是毫無辦法,因爲我的速度遠遠超過了此刻站在中間的他。

雖然作爲屍王已經很少吸人血了,但是想眼前的血屍王,因爲需要人的鮮血來修煉,所以還是需要每日都不斷的吸人血,一旦吸人血就必定會造成身體的之中的雜質增多,比的不吸收草木精華的屍王,更比不得一些吸收日月精華的屍王。這就註定了血屍王在所有的屍王之中處於墊底的狀態。

“不想和你玩了,死吧!”

就在那血屍王鳴鋒瘋狂嘶吼之間,我冷冷說了一句,隨即身子猛地一閃,幾個躲閃便繞到了血屍王的背後,對着左肩之下便是猛地一槍。

這一槍我用盡了全力。

天價寵兒: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這一槍沾了我的中指血。

一槍爆出,剎那之間便洞穿了屍王鳴鋒。

長槍也是通體血紅,只一槍便將屍王鳴鋒的胸口洞穿,那凝結了無數屍氣法力的屍晶便被我直接的一槍洞穿。

嘔嘔!

血屍王瘋狂的嘶吼着,慘叫着。

此刻他連身子都不能轉過來,身子便猛地顫抖,跪在了地上。我一把抽出長槍,從那長槍洞穿的地方伸入,一把便抓出了那被我一槍洞穿的屍晶。

我知道兒子最喜歡吃這些東西,便將屍晶裝在了後背的書包裏。

這會兒奶奶一步步走了過來,因爲奶奶帶着面具我並不知道奶奶的表情,但是我想奶奶應該是欣慰的吧,畢竟我憑着自己的力量擊殺了一個血屍王,雖然血屍王是屍王之中最弱小的存在。

奶奶一掌拍在血屍王鳴鋒的眉心。

原本已經垂下頭顱的鳴鋒竟然瞬間又恢復了生機,擡起頭。

不過此刻看到我和奶奶卻是一臉的驚恐。

“你,你就是那個,那個……”

奶奶轉過身冷冷道:“說吧,你們這次屍族究竟出動了多少力量前來圍攻崑崙,這次圍攻崑崙誰是幕後的主事人!”

鳴鋒聽到奶奶的話之後,突然大笑起來。

“哈哈哈,你們幾個就算到了崑崙也救不了蒼龍閣之人,這一次我們就是要蒼龍閣從這個世上消失!”

“哈哈哈哈……”

那血屍王鳴鋒突然大笑起來。

這會兒龍突然站在了屍王鳴鋒的面前,一掌便劈斷了屍王鳴鋒的手臂。

奶奶冷聲道:“你屍晶已丟,已經沒有任何的用處,而且我想你不過也只是一個探路兵罷了,一顆棄子而已,留之無用!”

說話之間便一掌就要對着屍王的眉心落下。

之前便是奶奶一掌灌入了一道靈氣讓血屍王鳴鋒暫時甦醒,自然奶奶要殺他的話,不費吹灰之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