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陳志凡來說,九牛一毛而已,他去日本一趟,收穫頗豐,現在也是有幾十億身價了。

陳志凡把他的黑卡取出來,直接遞了過去。

紅塵深淵 店員不識貨,沒覺得有什麼,可老闆是聽說過這黑卡的,據說透支額度嚇死人,他兩隻手鄭重其事得結果陳志凡遞過來的黑卡。

仔細的看了好幾眼,每一眼都看得眼熱萬分,對陳志凡的態度立馬變得異常恭敬。

他迅速刷完卡,就把卡遞還給陳志凡,把打印出來的賬單拿給陳志凡簽字,恭敬的說道:“先生,您看一下,沒問題就在這下面籤個字。”

陳志凡接過單據就把自己的名字簽上了,然後拿過底單,貌似不經意的來了一句:

“老闆,我看你們店鋪的貨很一般啊,怎麼沒有大一點的鑽石戒指賣,你店裏這些米粒大小,或者乾脆就是水鑽,實在看不過眼啊,我想爲我女朋友買一個檔次高一點的,正式向她求婚!”

雖說知道是演戲,可零的臉都漲紅了,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她此時的心情非常複雜,一時間又不知道想些什麼,腦子裏竟一片空白。

陳志凡現在才這樣說,是有自己的打算的,要是他一開始進來就詢問有沒有好貨,老闆不知道他的消費能力,心懷戒備之下,一般不會透露出贓物戒指的信息的,他應該只會推說沒有。

而且更不能用警察的身份來逼問,那簡直就是雞飛打蛋,老闆爲了撇清自己,是死活不會承認有收贓物的,你又沒有證據,難道把人家金店翻個底朝天,根本就不可能,而且還極有可能打草驚蛇,讓劫匪收到風聲,躲藏得更深,更難以追捕,陳志凡怎麼也不會希望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的。

所以,陳志凡才親自扮作顧客出來打探,這樣,應該會有所斬獲。 那囂張的口吻,瞬間惹怒了對方,什麼叫做他的實力他們不配知道?說的好像他多有能耐似的。

不過就算他真的有能耐,又如何?在做到哪一個不是精英!他用這種高傲的語氣說話,他也太傲了吧。

靈雀學院的學生們一個個瞬間不滿意了起來。

一人率先上前,看著帝玄胤冷冷的諷刺道:「沒錯,確實不配知道,因為你註定是我們的手下敗將,我們也不需要知道你的實力。」

「沒錯,只有龍王學院才配得上,算是我們的對手,你們其他人,在我們眼裡什麼都不算!」靈雀學院的人們冷冷的嘲諷道。

帝玄胤只是輕蔑的掃了他們一眼,不想再跟他們這些無聊至極的人說話。

眼眸落在愛妻的身上,他溫柔一笑道,「依依,你累了吧?走,我扶你去那邊休息一會兒。」說完,他便一隻手攬著夜冰依的腰,一隻手握著她的小手,小心翼翼的護著她,去一旁去了。

直接把靈雀學院的這些人當成空氣。

靈雀學院的學生們臉色頓時黑成了鍋底,這人簡直不要太過狂傲!

「好,就讓他狂傲吧,待會兒我們戰場上見,一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他,挫挫他的銳氣,看他還敢不敢在我面前囂張!」

「哈哈,小胤胤果然有你的,居然真的成功的把他們給激怒了呢。」夜冰依眉飛色舞的朝著靈雀學院里的學生那邊挑了挑眉,輕笑道。

「我可沒有想把他們激怒,我只不過是懶得和他們廢話,倒不如多來陪陪我的心肝寶貝。」帝玄胤緊緊的摟住夜冰依的肩膀,下巴擱在她的頭頂,曖-昧說道。

夜冰依的心中頓時一漾,翻了個白眼。

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而在不遠處的檔口,還有一道視線,若有若無的朝著他們打量過來,那道視線太過強烈,讓帝玄胤想忽略都難。

他抬眸和那人對上,問道:「依依,那個人是誰?為什麼他在看著你?」

夜冰依聽了也抬眸望向那人,隨即微微一愣,解釋道,「小胤胤,此人便是龍王學院的第一高手,不過他可能是在看你吧,應該是把你當成他的對手了。」

帝玄胤卻搖了搖頭,一臉堅定道:「可是我怎麼看都覺得他是在看你!」

瀲灧的紫眸中閃過一股森然,尤其是對方身上的強大,讓他不得不忽視,這麼強大的人,還盯著他家的親親娘子看,他怎麼能高興呢?

帝玄胤瞬間渾身不斷的往外冒冷氣,夜冰依凍得渾身一個哆嗦,忍不住輕輕捶了他一下,「瞎想什麼呢。」

她跟夜瑾瀾話都沒聊過幾句,沒有一點關係,不過……對了,要說有關係,那天他替自己捉蚊子,他好像還掐了自己一把,拿了她的血……

等等,他是故意要去找她,要得到她的血液么?

為什麼,他要這麼做呢?

當時她的心中裝的太多事情,根本沒往這上面想,如今細想起來,還真的另有蹊蹺呢。

她們互不相識,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倏然,夜冰依不知想到了什麼,心頭猛然一驚,複雜的抬頭向夜瑾瀾看過去。

「依依,你在看什麼?」身旁的帝玄胤叫了她好幾聲,夜冰依都沒有回過神來。

「依依?」帝玄胤不滿的皺了皺眉頭。

「嗯?」夜冰依猛然回過神來,手心不自覺的出了冷汗,心中瘋狂跳動起來,是這樣么?

真的是這樣么?可是,這怎麼可能呢?她們之間,怎麼會有什麼關係呢?

畢竟她們來自兩個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大陸,而且有的也就是同姓罷了,怎麼可能會有別的關係?

夜冰依搖了搖頭,將頭靠在帝玄胤身上:「沒事,我只是剛才想到了別的事情而已。」

帝玄胤淡淡的挑了挑眉,眼眸微眯,輕柔的拍著她的背安撫著。

「比賽現在開始。」

「龍王學院對戰,虎嘯學院。」

「彩翼學院,對戰靈雀學院。」

「好了,現在你們各就各位。」

今天的比賽是同時開場,有兩個比賽場。

「現在該你登場啦,你去吧,加油哦!」夜冰依鬆開了帝玄胤的手,為他加油道。

「好,你乖乖坐在這裡等著我。」帝玄胤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頭髮,然後和上官雲燁幾個一起登場。

今天,他們任何的底牌和實力,也都不需要再隱藏了。

因為在這個時候,每一場的積分對他們來說都很重要,他們必須要贏得這場比賽。

靈雀學院的各位高手也來到了比賽台上,然而他們看到夜冰依居然沒有跟著帝玄胤幾人一起來到比賽台上,不由詫異。

嘀咕道:「他們彩翼學院在搞什麼鬼?夜冰依為什麼沒有登場? 萌妻有約:薄少寵妻無上限 他們到底還有著什麼樣的陰謀?」

「是啊,要知道那女人現在可是幻夢之境六階的強者,她要是上場的話,那就是打遍無敵手,也可以和我們趙師兄拼一下,可是她卻不上來,那麼豈不是我們趙師兄可以打遍全場無敵手了?」

他們口中的趙師兄冷笑了一聲,視線掃過帝玄胤,眯了眯眼,他有一種預感,覺得這個男人,今天才會是他真正的打手。

突然,當他們看到帝玄胤背後走上來的那兩個長相差不多的男子。

靈雀學院的人不由微微驚訝,這不是那天來打掃的比賽台的兄弟二人嗎?

不對,怎麼變成了四個?

「他們幾個好像長得差不多,我去!他們的實力居然也一樣!都是幻夢之境五階的!」

「我靠!他們到底哪來找到這麼多天才啊?」

靈雀學院的人不由驚呆了,難怪彩翼學院會這麼氣定神閑。

不只是他們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那天見到過星塵他們兄弟的,都紛紛驚呆了。

一個幻夢之境五階的人來打掃比賽場,就已經讓他們驚呆了。

所以大家對他們很有印象。

然而今天看來又突然多了兩個,眾人更是錯愕不已,「我草!這也太牛叉了吧!」

「再加上一個上官雲燁,我靠!他們今天上來的雖然只有六個人,可是五個都是幻夢之境五階的,這已經很了不起了!更是還有一個不知道是什麼實力的男人!」 因爲老闆既然敢收贓物,肯定有所倚仗,你用警察的身份盤問,人家抵死咬住不承認,你也沒辦法,你又不可能找劫匪出來對質,話又說回來,你都找出劫匪來了,還來這裏對什麼質,都直接送看守所去了。

所以,這種事情,只能通過這種方式旁敲側擊,才能以期有所收穫。

這老闆沉吟了一會,目光不經意間望了一眼陳志凡揣進兜裏的黑卡,一咬牙,說道:“不瞞貴客,是有一枚加工的不好的殘次品,我是以內部價進來的貨,準備送給我媳婦……”

“殘次品?”陳志凡反問了一句,臉上卻眉頭直皺,裝作對這個問題很在意的樣子。

“不是你想象的那樣,也不是說做工不好,而是上面漏了印記,所以也沒有鑑定證書,有些講究的就怕買到水貨,所以不好出手罷了。”老闆看到陳志凡眉頭緊縮的樣子,連忙解釋。

陳志凡眉頭一展,說道:“哦,是這樣啊,那你先拿來讓我瞧瞧,如果我女朋友喜歡,我就買下啦!”

陳志凡瞥了一眼匆匆走進後堂拿戒指的老闆一眼,呵呵,魚兒可算是上鉤了。

老闆進去好一會兒,才小心翼翼的捧着一個小紅盒子出來了,他在陳志凡面前站住,靠近他,打開戒指盒,神祕兮兮的說道:“您看,這就是那枚戒指了。”

陳志凡聞言望去,盒子裏面靜靜的躺着一枚戒指,它反射着銀白色金屬光澤,應該是鉑金材質,一顆指頭尖大小的鑽石鑲嵌在上面,組合成了一枚鉑金鑽石戒指。

戰神升級系統 在屋子裏的日光燈下,那種璀璨的光輝讓人心醉,光芒逼得人不敢和它對視,這滿屋子的劣鑽根本無法和它相提並論。

只這戒指一出,就奪取了整個店鋪的光華,其他金銀珠寶在它面前黯然失色。

“這是枚2克拉的vvs級鑽石鉑金戒指,它的設計理念出自英國皇室設計師的手筆,設計師讓這這拇指粗細的方寸之地,盡顯出天潢貴胄的藝術感!”老闆看着盒子裏的戒指,如癡如醉的解說道。

原本陳志凡看着倒沒感覺出什麼,在他眼裏,只是光芒刺眼了許多,現在聽他這麼一說,瞬間又覺得確實有些高大上了。

他仔細看了幾眼,猛得一震,他注意到了戒指內壁上有些粗糙,看起來好像是被磨過的痕跡。

陳志凡馬上就猜出那應該是老鳳祥珠寶的印記,看來老闆也不蠢,已經把人家牌子的印記給磨掉了。

而且劫匪眼光也不錯,專挑老鳳祥店裏的好東西搶,這枚戒指,本來看起來就不一般,聽這老闆說什麼皇家設計師設計,那恐怕在珠寶裏,也是頂尖水準的了。

陳志凡也是隨意一想,可猛然間,他像是想到了什麼,猶如閃電劃過夜空。

他閉目沉思了一會,終於在腦海裏組織出了剛纔稍縱即逝的念想。

劫匪,他是怎麼知道店裏哪兒有好東西的?

經過偵查已經得知,他們是直接就跑到最好的展櫃搶掠的,對其他展櫃根本不聞不問。

原本在陳志凡看來,是因爲踩過點的原因,現在又一細想,不太對勁,這不能簡單的用踩過點來解釋。

金銀珠寶的好壞,門外人最多隻能看出個大概,根本很難窺探到門徑的,要想真正分清楚,恐怕至少要像這老闆一樣浸淫此道多年,才能分的清好壞。

劫匪專業是不假,可那只是針對搶劫手法而言,至於對金銀珠寶的眼光,陳志凡不覺得他們能懂多少。

他們有那時間和功夫還有條件研究金銀珠寶的好壞嗎?要是這麼懂,隨便做個珠寶店的顧問就吃喝不愁了,還搶什麼劫。

所以劫匪顯然不可能懂!

那麼,他們是怎麼知道那個展櫃就是最好的?

要知道老鳳祥珠寶店可沒有明碼標價,很多展櫃和這個展櫃看起來差不多,店員也不可能對顧客說那個展櫃最好之類的話吧,其他檔次的珠寶還賣不賣了?畢竟不是所以人都消費得起昂貴的珠寶,其實老鳳祥珠寶店裏,賣得最好的,還是價格比較正常的類型。

所以,綜合這些分析得出,陳志凡幾乎可以肯定,老鳳祥店裏面有內鬼!

這內鬼和劫匪勾結在一起,爲他們提供線索情報,讓劫匪輕而易舉的進入店內,找到最貴展櫃,非常迅速的完成這個搶劫過程。

終極狂兵 這樣看來,這內鬼實在是功不可沒呀!

陳志凡立刻撥通了廖漢的電話,然後又把它掛斷了,廖漢是他最得力的手下,他是下意識的就想到了他,可是他現在在帶人調查劫匪經濟是不是出現了問題,分身乏術啊。

陳志凡想了想,又給陳文遠打了電話,三大將,好像也就他沒有具體的任務,而且這小子偵查工作做得一般,可是細緻的排查倒是做的不錯,叫他去正好。

電話通了之後,陳志凡叫他馬上帶人去,詳詳細細的查一遍老鳳祥的店員,把近期行爲有過異常,或者是銀行賬戶有不明來源收入的人給查出來。

安排完這些,陳志凡才算鬆了一口氣。

差點漏掉了一條很重要的大魚,不由得陳志凡驚出一身汗,現在工作安排下去,他相信那內鬼以爲還沒東窗事發,還沒跑路,應該能把人揪出來,這樣也算是能亡羊補牢了。

剛纔陳志凡是以重要事情爲由出去打電話的,現在重新回來,看了眼巴巴等着自己決定的老闆一眼,陳志凡暗自好笑。

這老闆懂得倒不少,雖然沒有證書,但陳志凡覺得他說的應該是真的,因爲他說的話,確實能和手上那枚鑽戒印證得上,那枚戒指是如此的鶴立雞羣,陳志凡這個外行,也能感覺出來它的不凡。

如果不是贓物,陳志凡還真想買回來送給零了,現在,也只能給零一個歉意的眼神,零理解的笑了笑,什麼都沒說。

老闆一直看着他,就等他點頭呢,現在看到陳志凡對零略帶歉意的樣子,他察言觀色何其厲害,立刻就認爲陳志凡不想買這個戒指了,他臉上露出失望的神色,眼見到嘴的鴨子飛了,猶自不死心的說道:

“先生,這戒指真是難得一見的珍品,你不要實在太可惜了。”

陳志凡卻是朝他詭譎的一笑,說道:“誰說我不要的?我不但要了這戒指,你人我也要!” 那位趙師兄盯著帝玄胤,和禹師兄對視一眼,眼中閃爍著精光,悄悄吩咐道,「待會兒,我和禹師弟兩人牢牢的把這個人給盯住,至於其他的人,都給我纏住了那幾兄弟和上官雲燁,今天我們必須要贏得比賽。」

「好的,放心吧,今天一定會把他的真正的實力給逼出來。」另外一個靈雀學院的學生笑了笑,滿臉的自信。

今日的帝玄胤也換成了彩翼學院的校服,一襲青衫,上面印著一隻鳳凰。

一襲青衫讓帝玄胤整個人看上去更像一個儒雅人士,不過卻怎麼也遮不住他渾身那股冷酷霸道之氣。

更是別有一番風味,惹得不少女子都尖叫連連。

怎麼可以這麼帥?

帝家的七長老今天也在觀眾台上坐著。

看著那個萬千矚目,風華耀眼的男子,他眼中滿是欣慰。

他相信,胤少爺今天一定會大展風華。

「比賽開始。」

裁判威嚴的聲音落下,比賽算是正確開始了。

帝玄胤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來到了上官雲燁幾人的跟前。

隨後,上官雲燁和星塵他們兄弟幾人各自排開,腳底下好像布下了一個陣法。

靈雀學院的人也微微驚訝,隨即眯起眼睛,看向他們的這位趙師兄。

趙師兄是他們當中最厲害的人,也是他們的領頭者。

有什麼事情,他們都是第一時間詢問他的意見。

趙師兄也盯著帝玄胤幾人,眯了眯眼睛,然後朝眾人做了一個手勢。接著,靈雀學院的幾人也很快在他的手勢下,紛紛擺出了一個陣型。

夜冰依和兒子坐在比賽台下,觀看著台上的兩場比賽。

她率先觀看的還是她們這一場比賽,彩翼學院和靈雀學院的。

看到彩翼學院布下陣法,還有靈雀學院也採取了同樣的方式,而那位趙師兄還有另外一個禹師兄,他們兩個站到一旁,打算圍剿她的夫君。

想讓他們靈雀學院的其他高手用陣法對上彩翼學院的陣法。

而他們兩個高手,對上帝玄胤。

「上!」趙師兄口中發出了一聲輕喝,隨後靈雀學院的人開始動了。

帝玄胤站在陣法之後,他從玄天陣法里出來之後,如今再看到他們這些陣法,簡直跟看過家家沒什麼兩樣。

隨後,他悄悄的傳音給上官雲燁和星塵兩人。

不知道說了些什麼,上官雲燁幾人的眼睛瞬間一亮,手拿著劍直,接戳向靈雀學院的陣口。

砰的一下——

戰鬥徹底開始。

趙師兄和禹師兄兩人站在一旁觀察著對方的布下的陣法,觀察著彩翼學院他們的實力如何,並沒有先動。

兩股氣場頓時抗衡,陣法當中的每一個人的實力,都暴露了出來。

底下的觀眾們看到,更是激動不已,甚至有人還一邊高聲念了出來:「靈雀學院有三個幻夢之境五階的,五個幻夢之境四階的,彩翼學院有五個……幻夢之境五階的……」

此人的話音一落,他自己便頓住了,連他自己都似乎不敢相信。

全場也是一片嘩然,我靠!這也太牛叉了吧! 一下子就上來五個幻夢之境五階的?他們能不能不要這麼嚇人?!

「卧槽!這也太叼了吧,只要是上場的,最低的都是幻夢之境五階,彩翼學院還能不能再牛一點!」

「沒錯,我去,這他娘的讓我們這些幻夢之境二階三階的臉往哪擱呀?我們二階三階都不值錢了,我們的身價都掉了啊啊啊啊!」

「你們這些三階二階的算什麼,我們幻夢之境四階的都不值錢了,讓我們這些人怎麼活!」

眾人紛紛被打擊到自尊心,一個個手捂著胸口,痛不欲生。

「如此我們還努力幹什麼?有什麼意義呀?乾脆放棄修鍊自生自滅算了。」

那些之前早就被淘汰下去了的學院的學生們,看到比賽場上這些人的實力之後,一個個內心遭到重大的打擊,內心崩潰,不想面對事實,他們只想死一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