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劉桂蘭就像一個火藥桶一樣,也不管心情好壞,一點就著。

而且,劉桂蘭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

洪家向紀家施壓,老太君城府深,想要以逐出紀秋水一家的方式,來幫紀家躲過這場劫難。

紀家是躲過去了,那麼他們一家呢?

洪家會放過他們?

如果秋水廣告無法經營,他們一家難道喝西北風嗎?

更重要的是,紀峰和紀秋水能理解,這不過是老太君設的套,就算陳天龍不朝裡面鑽,結局也註定是一樣的。

可劉桂蘭想不到那麼多,她只知道是陳天龍嘩眾取寵,非說能解決紀家眼前的磨難,所以才讓他們一家陷入這種困境。

「媽。」

紀秋水站起身子,勸道:「大伯一家和奶奶明顯是商量好的,想要犧牲咱們這個小家來保全大家。就算沒有陳天龍,結局也是一樣的。現在怪他,沒有任何意義不是嗎?」

「好啊你!」

劉桂蘭瞪了紀秋水一眼,道:「就因為他給你買了套房子,你就開始胳膊肘朝外拐了是嗎?你可別忘了,這買房子的錢,是別的女人給他的,白家用錢補了這個人情,他以後依舊只是一個沒有工作的廢物!」

C區江景豪宅的房子因為太貴了,所以非常難賣,現在就算掛到中介名下去賣,也未必能賣掉。

陳天龍又沒有工作,秋水廣告如果再倒了,他們一家就徹底完了。

偌大的天水軒,他們恐怕連水電費和日常開支都難以負擔。

幸好免了十年物業費,不然劉桂蘭只會更加頭疼。

搬到新房子的好心情,也在這一刻蕩然無存。

陳天龍沒有回話,換上鞋子,來到客廳,沖著妞妞道:「妞妞先進屋看會電視。」

「嗯嗯!」

妞妞倒也懂事,知道大人們有重要的事情要聊,沒有在客廳糾纏,乖巧地進了卧室,關上了房門。

等到妞妞進屋之後,陳天龍這才看向劉桂蘭,並瞧了一眼紀秋水和紀峰。

「秋水,爸,媽,這次回來找秋水的時候,我就曾說過,無論如何都會給她幸福。」

陳天龍認真地道:「我不可能讓秋水跟著我喝西北風,更不可能讓妞妞跟著我受罪。」

「好聽的話誰都會說,上嘴皮碰下嘴皮就出來了。」

劉桂蘭惡狠狠地瞪了陳天龍一眼,道:「你連份工作都沒有,你拿什麼給秋水幸福?而且眼看著洪家就要針對我們一家了,龍狼集團憑什麼幫你?你知不知道洪氏集團是江南市三大集團之一?」

「好了,桂蘭,別說了。」

紀峰將手中的煙頭在煙灰缸里掐滅,搖了搖頭,站起身子。

「老太太剛才打電話說了,讓明天去開股東大會,都早點休息吧。」

「又開股東大會,這大會肯定是為了將秋水逐出紀氏集團,將咱們逐出紀家!」

劉桂蘭惱怒地道:「明天就是這廢物許下的兩日期限最後一天,我看他比誰都輕鬆自在,哪有半點著急的樣子?找龍狼集團幫忙,只會說大話,誇海口,他進過龍狼集團的門嗎?」

「唉。」

紀峰嘆了口氣。

雖然明知道這些都是老太太設計好的,但劉桂蘭說得也沒錯。

陳天龍居然半點也不著急,今天更是帶著妞妞玩了一天,這個態度實在很不討人喜歡。

好像他們一家的生死存亡,和他沒有半點關係似的。

「休息吧。」

紀峰再次嘆了口氣,拉著劉桂蘭上了樓。

「陳天龍,我們一家要是不好過,你也甭想好過!」

都上樓梯了,劉桂蘭又氣不過,扭頭呵斥了陳天龍一聲。

然後,劉桂蘭才跟著紀峰一起進了二樓卧室。

客廳終於消停了,陳天龍臉上卻沒有出現沮喪低沉的情緒。

他看向紀秋水,道:「明天股東大會,我就不參加了。」

此言一出,紀秋水渾身一震。

陳天龍不參加了?

難道他是怕在股東大會上被羞辱,想要當逃兵?

可是他這位許下兩日之期的主人公不在場,那面對羞辱的豈不成了紀秋水和她爸媽?

陳天龍不僅對這件事情一點都不上心,甚至還想要逃避責任?

本來紀秋水還想安慰陳天龍幾句,聽到這話立馬面露怒色,理也不理陳天龍,一甩手進了卧室。

望著紀秋水的背影,陳天龍有些哭笑不得。

他話都還沒說完呢。

他不去參加紀氏集團的股東大會,是因為他要去參加龍狼集團召開的新聞發布會啊……

…… 靈根是修士的根本。

沒有靈根連引氣入體都做不到。

也就是說那個孩子還沒有出生,就從萬眾矚目的絕世天才淪為人人唾棄的廢材。

是真的廢材。

靈根被毀徹底斷了修仙之途。

終生只能成為一個普通的凡人。

十大古族連家中的奴僕都有靈根,自上古以降,還沒聽說過誰家子弟生下來無法修鍊的。

君秦兩家頓時淪為整個修仙的笑柄。

引一時笑談。

君家羞慚惱恨,自閉山門不出。

秦家一氣之下將孩子扔出,把秦瑤關進了後院,並頒下法旨,不得命令,終生不能踏出秦家一步。

而雲家僅剩那位金丹,也就是孩子的生父雲林,帶着孩子消失在了修仙界。

沒有人再關注他們。

一個命不久矣的金丹和一個註定平凡一生的廢材。

引不起大家的任何興趣。

隔世山。

白露繼續突破,連續挪移了十幾根魔神柱,消耗了十幾座極品靈脈,她的修為終於從返虛初期晉陞到了返虛中期,並且不停歇向著返虛後期堅定的邁進。

一旁的黑色蛤蟆已經麻木,只是機械的吸收魔氣,幫她搬運靈石山

在它的眼中,少女就是怪物。

它從元嬰一層晉陞到元嬰二層都不知道花費了幾百年。

如今他們在隔世山有五年嗎?

她就從元神晉陞到了返虛中期。

雖然有仙魔宮的百倍加速,和世間難尋的極品靈石脈。

可這也是返虛期的晉陞啊。

正常修鍊的話,哪位返虛大能從返虛一層提升到返虛二層不得幾百上千年時間?

這還不包括領悟大道的時間。

而這位倒好,晉陞如喝水一般輕鬆。

眼看着都快達到返虛後期了吧。

還說自己不是返虛元祖?

黑蛤蟆在心中小聲的鄙視。

若不是返虛大能恢復傷勢,她的修為能提升這麼快?

還不承認?

哼!

修仙界。

在雲家父女消失在修仙界后,期間秦家又發生了很多事。

聽聞秦家有人提出讓秦瑤再嫁,戴罪立功,看看能不能生出天賦出眾的弟子,引起了秦瑤父母這一脈的堅決反對。

秦家主脈失和,鬧出了不少笑話。

而這個時候,魔門一眾元神大能終於將魔神之柱祭煉完成,開始重出江湖。

他們第一目標就直指扶搖派,這個九大仙門中舉足輕重又排位稍後的宗門。

準備速戰速決,先斷其一指,然後攜帶覆滅一個頂級仙宗的無上之威逼壓太白宗,崑山宗。

之後再對付十大古族和其他宗門,修仙界即觸手可得。

可是沒料到,九大仙門早有準備。

當一眾魔修攜帶魔神之柱降臨扶搖派的時候。

扶搖派上空。

崑山宗的崑山鍾。

煉妖宗的煉妖壺。

神木宗的柳神木。

降魔宗的降魔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