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冷毅搖了搖頭,只覺腦袋一陣巨痛。疼痛將他拉回了現實中。他晃了晃腦袋,眼前的骷髏影子已已經不見了,眼前是一片深藍的河水。

冷毅體內雖無聖光,但有了聚光盒後,感覺體內的能量明顯要比以前強悍了不少。他以前要用半天時間穿越冰河底,現在只用了一個多鍾。

骷髏影子爲他煉製聚光盒耽誤了兩個多鍾。冷毅必須在這兩個鍾之前把時間追趕回來。他上了岸後,加快了速度,在雪原上快速奔跑。奇怪的是以前跑個十公里左右,便會出汗,但現在他跑了二十公里了,一點汗也沒出。

看來聚光盒的作用的確不小。當冷毅趕到八洞村時,太陽纔剛剛偏西,他從八洞村的山坡上摘了一株雪銀草,便往屠魔村匆匆趕去。

他一路狂奔,卻絲毫沒有累的意思。那種感覺就像在自己的後背插上了一對翅膀一般。

“冰天雪原,我來了。”冷毅對着雪原大聲呼喊。

溫吞教官坐在屠魔村邊的邊村酒館喝着小酒,他望了一眼天空,自言自語地道了聲:“還早,再喝一盅,這小鬼還沒那麼快回。”


“教官!我回來了。”話剛說完,一個八歲左右的男孩便出現在他的面前。那滿臉堅毅,濃眉大眼的傢伙不是冷毅又會是誰?

溫吞看了看冷毅,又看了看天邊的太陽,滿臉驚疑地問道:“你真的是從八洞村跑回來的?”

“沒錯!我就是從八洞村回來的。”冷毅將手中的雪銀草遞了過去。

溫吞接過雪銀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這……這怎麼可能。”可是眼前的雪銀草卻是鐵一般的證據。這玩意只有八洞村有。

溫吞用手撓了撓了後腦,忽然,一拍腦袋:“不行!這訓練方案得改。小鬼,明天還得在你的腿上加鐵沙。”

冷毅點了點頭,輕鬆地答道:“一切聽教官的吩咐。”若要是溫吞教官知道他早就私自在綁腿上增加了兩公斤鐵沙,那還不會驚訝得把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當天晚上,溫吞教官邊給綁腿加鐵沙,邊感嘆:“你這小鬼簡直是個怪胎,我從來沒有見過哪個孩子能有如此好的體能,就算是在雲將軍的虎豹騎軍裏面,你這種體能,也是絕對的上流水平。”

溫吞忽然想起了什麼,問:“小鬼!你今年應該有八歲了吧!”

冷毅點了點頭。

溫吞教官忽然激動地說:“太好了!明天我帶你去卡塔多鎮,找穆拉神父爲你作鑑定。說不定,你這小鬼會是紫色聖光,七級聖光體呢!”


“鑑定?”冷毅臉上露出一股強烈的恨意。想起開光鑑定會的那一幕他就恨不得把那該死的穆拉神父活活捏死。不!不是這麼想就完了,他早已在心裏埋下了仇恨的種子。冷毅在心裏告訴自己,總有一天,會親手殺了他。

溫吞見冷毅臉上奇怪的表情,連忙解釋道:“你放心!用不了多少鑑定費。穆拉神父是教會的人和冰天傭兵團也會有一些生意上的往來。按常規開光鑑定會是一年舉行一次,但我們卻是例外,只要付點手續費隨時都可以去。這點面子,教會還要給的。”

冷毅陷入了深深的仇恨中,忽然目光一聚,問道:“穆拉神父是什麼級別?”

“七級聖光武師。”溫吞教官有些奇怪地問道:“怎麼有問題嗎?”

冷毅從鼻間輕輕哼出一絲冷氣:“總有一天我會超越他。”

溫吞教官拍了拍冷毅的肩膀,誇獎道:“有骨氣。怎麼樣?過幾天我就帶你去鑑定。”

冷毅這才緩過神來,意識到自己瞬間的失態,笑着答道:“謝謝教官!不用了。我已經鑑定過了。廢體!……我的體內根本就沒有聖光。”

溫吞教官瞪大了眼睛,似乎再說:怎麼可能?

過了好一會兒,溫吞才失望地摸了摸了冷毅的小腦袋,嘆了句:“可惜啊!要是聖光體,你一定能夠成爲整個雪域乃至龍國的強者。” 溫吞望着帳營外漆黑的夜空,似乎在思考着什麼。忽然他激動地將冷毅抱了起來:“不過!也沒關係。在虎豹騎軍裏,也有極少數的士兵是普通聖光體,他們體內並沒有七彩聖光,但是照樣成了強者。我想以你的資質,只需努力即可,不說當整個雪域的強者,在咱們冰天雪原當一名優秀的傭兵肯定是沒問題的。”

冷毅只是淡淡地一笑,顯然他的志向根本就不在於此。他要做雪域乃至整個龍國的強者。

第二天,溫吞教官在冷毅的綁腿上加了22公斤的鐵沙。

當然他不知道,冷毅私自又往裏面加了2公斤鐵沙。雖然加重了不少,可冷毅那天下午還是早早就採了一株雪銀草回來。

溫吞教官不得不有些吃驚地撓了撓腦袋:“小鬼!我小看你了。來,再給你加5公斤的鐵沙吧。”

冷毅望着溫吞教官吃驚的樣子,自信滿滿道:“教官!你還是給我加10公斤的鐵沙吧!”

“什麼?你開什麼玩笑?再加10公斤鐵沙,那就是32公斤了。一個人揹負32公斤重的鐵沙,8個小時跑完兩百公里,你有沒有搞錯?這可是虎豹騎軍裏的尖兵連的體能訓練極限。”


“教官!你就讓我試試吧。”冷毅清楚自己的實力,其實,他還是相對保守地提出了這個數字。

溫吞教官用手捏了捏那根本就夠不着的鬍鬚,思考了一會兒,答道:“行吧!今天就讓你試試。”

“不過,你可別逞能。實在不行的話,你丟了綁腿也行,人安全回來就可以了。”溫吞教官叮囑道。

冷毅點了點頭,便跟着溫吞教官去添鐵沙了。

就這樣堅持了一個月,冷毅覺得自己能夠輕鬆地完成教官交給自己的訓練任務。閒瑕時,他偷偷地從儲備戒指中取出骷髏影子給他的《煉魂訣》,可是當他每次打開卷軸虔誠地靜下心來,與那捲軸中的“胖叔叔”交流時,那“胖叔叔”並未理會他,只是一個勁地對着他親切的笑。

難道是自己的元神太過脆弱?靈魂力量不足,根本就沒有辦法和“胖叔叔”交流?想到此,冷毅不禁有些沮喪。他決定先把自己的身子練強再說。他要憑自己的實力去屠殺第一頭魔獸,然後獲得魔獸晶核。

那時,也許“胖叔叔”纔會看得起自己。冷毅將卷軸合上,心中暗暗下定決心:胖叔叔,我會向你證明我的實力的。

夜,天黑無星。屠魔村靠山處的一個帳篷中,酒香四溢。溫吞教官正美滋滋地啃着一隻烤羊腿。

見冷毅忽然出現在帳前,端起酒壺往桌上一頓:“來!小鬼,陪叔叔喝兩盅。”

冷毅搖了搖頭:“教官不了!我是找你談訓練的事。”

“怎麼了?是不是太累了?”溫吞站了起來,咬了口羊腿,有些話語不清地說道:“我早跟你說了,這樣訓練你受不了的。”

“不!教官!我想加大訓練強度,每天訓練十六個小時,負重50公斤的鐵沙。跑四百公里。” 冷毅這回真實地報出了自己的極限,他償試過,扛下來了。很累。但一想到那日被穆拉神父將他沉潭時決絕的表情,他不由得咬緊了牙,再次在心裏下定了決心。

“什麼?”溫吞不小心把酒杯碰倒,酒灑了一地。他的酒意完全被冷毅的豪言壯語驚醒。

溫吞搖了搖頭,堅決地答道:“不行!你畢竟沒有聖光護體。這樣你會沒命的。”

“教官!你必須答應我。”冷毅語氣堅定地答道。

溫吞驚訝地瞟了冷毅一眼。這小傢伙真是不簡單啊!平時老老實實的,關鍵時卻毫不讓步。不過,溫吞心裏這麼想,嘴上卻強硬地答道:“我說了不行就不行。”

冷毅果斷地反問道:“你沒有試過,你怎麼知道不行?”

溫吞教官站了起來,再次仔細地將冷毅上下打量了一番。只見那冰冷的眸子裏,滿是堅毅與執着。這哪是一個八歲孩子該有的神情?

溫吞終於敗給了冷毅的執着與堅定。他呷了一口酒:“行吧!我們是該好好談一下了。”

最後討論的結果是,溫吞教官同意了加大冷毅的訓練強度,但他必須自己親自督陣。

次日,溫吞教官便騎上了他的黑鬃馬,一路跟着冷毅。

這一回,溫吞教官將目標地點設在,遠在崑崙山下的花邊村,與屠魔村相隔兩百公里。

冷毅負上了50公斤,顯然要比以前吃力許多。跑上50公里左右,他便已是大汗淋漓,到100公里時,已經開始有些疲備,300公里時,便覺雙腿像灌了鉛一樣。儘管如此,冷毅還是緊咬着牙,堅持下來。

一旁的溫吞教官也緊咬着牙:“堅持住!傭兵是從來不會退縮的。”雖然他不建議冷毅加大訓練強度,但一旦認可該訓練方案,作爲一個傭兵教官,在士兵面前是不能有半點的柔情的,尤其是在訓練時。

冷毅的速度放慢了些。溫吞一咬牙,一鞭子打在冷毅的背上:“快!再不加快速度。月亮都要升起來了。”

冷毅一咬牙,邁開步子又跑了起來。

“還有30公里!堅持!”溫吞教官在一旁鼓勵道。

此時天邊已升起一輪明亮的圓月,灑落在皚皚的白雪上,顯得格外的刺眼,冷毅早已分不清東西南北。可他還是咬着牙,在跑。

“還有20公里!堅持!”溫吞望着冷毅那艱難的表情,心裏也有些隱隱作痛。天哪!這畢竟是一個八歲的孩子。

“還有5公里……”

“突!”地一聲,不待溫吞把話說完,冷毅一頭栽倒在地。

溫吞教官縱身一躍,從馬背上跳了下來。“小鬼!快醒醒……快醒醒……”他掐了掐冷毅的人中穴。

冷毅緩緩醒過來。他只覺身體渾身都在痛,這樣躺着,的確很舒服,但四百公里的任務就別想完成了。冷毅忽然掙扎着站了起來。他在心中給自己打氣:冷毅你如果連這點困難都扛不住,將來還怎麼報仇,你有什麼資格去面對已是七級聖光武師的穆拉神父。

“這……”溫吞教官正要叫冷毅上馬。哪知那傢伙又重新站起,咬着牙又跑了起來。

經過數月的體能訓練,冷毅已能輕鬆完成日跑四百公里的訓練任務。大概是因爲繼承了前世片段記憶的緣故,他的情商和智商也早已達到成人水平,所以綜合能力也是非常的不錯。已經開始利用閒瑕時間在學習一些軍事管理知識,溫吞教官和陳若雷,似乎也有意栽培。

接下來,溫吞教官又訓練冷毅的身體抗擊打能力和身體敏捷度、協調力、暴發力、深蹲、臥推等綜合力量。

“慢了!重來。”溫吞教官讓冷毅疾速穿過一個人工造的瀑布,不溼身才算及格。冷毅十次已能達到八次不溼身,可溫吞教官還是不太滿意,又讓他練了二十回。

練完敏捷度,溫吞又讓冷毅在如棱的冰塊中打滾。“好!很好!菲多給我往小鬼身上扔冰塊。”

一旁的傭兵菲多立馬抓起了一塊像拳頭大的冰塊往冷毅身上扔去。

“你到底有沒有吃飯?”溫吞狠狠朝傭兵菲多吼道,一腳踢在了他的小腿上。“給我往死裏砸。”

菲多一咬牙不再手下留情,冷毅緊咬着牙,死死地扛着。

砸了一陣,溫吞教官叫了聲停,立馬又叫冷毅做一千個府臥撐。做完府臥撐,溫吞教官叫人搬來了兩大箱的飛刀,然後,叫來兩名傭兵,往空中擲雪球,溫吞教官要求冷毅將雪球擊落,十個中九個方算合格。

冷毅反覆將那兩大箱的飛刀擲了七遍纔算完成了任務。

正當冷毅喘了口粗氣,開心地道了聲:“搞定!”

哪知,溫吞教官一招手,兩名傭兵擡來了一頭500公斤重的冰熊。

溫吞教官用手一指冰熊,對冷毅淡淡地說:“小鬼!你把這冰頭熊扛到屠魔廣場去,然後把它給分解了。”冷毅點了點頭,一個下腰,一手便往冰熊身子底下抄了過去,一咬牙,腰身一用力,喊了聲“起!”便將冰熊扛了起來。


訓練場離屠魔廣場還有一里多路。冷毅就這麼硬撐着將千多斤的冰熊扛了過去,一口氣也未歇。

一旁的溫吞教官,表面看似冷靜,心裏已是驚訝不已。他非常清楚,目前這個只有八歲大的孩子,除了沒有聖光以外,身體素質是絕對的一流,即使放在雲家軍的虎豹騎軍,也是頂尖的體能。

“可惜啊!可惜不是七彩聖光體。”溫吞教官又暗自搖頭嘆息。他知道沒有聖光,就算身體素質再好,也只不過是一個蠻夫而已,終難成爲頂尖級的技擊高手。

“好了,就放在這裏,把這畜生給尸解了。記住,要皮肉分開。”溫吞教官從綁腿處取出一把冰冷的匕首,往冷毅身邊扔了過去。

冷毅撿起刀子,叼在嘴上,先是把冰熊翻了過來。然後,對着它的腹部一刀子下去,劃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暗紅的鮮血瞬間流了出來。 冷毅眉頭也不皺一下,一手拎着冰熊的皮,一手按住冰熊的肉,一刀一刀割下去。兩手沾滿了暗紅的血,一股極大的血腥味隨着寒風不斷地灌進他的鼻腔。

冷毅只覺一陣噁心,可他只是深深地吸了口氣,咬着牙,繼續割着。

溫吞教官搖了搖頭,嘆道:“好了,訓練到此結束。”顯然溫吞教官對冷毅方纔解剖冰熊時臉上表現出的瞬間的遲疑很是不滿。嚴厲地訓道:“如果你會有噁心的感覺,說明你的體內還存有仁慈,而作爲一名傭兵,仁慈不是用在戰場上的。切記,當你決定出手時,無論你的對手是誰,都不能有絲毫的猶豫。”

冷毅點了點頭:“教官!我錯了。”

溫吞教官有些生氣地命令道:“好了!看來是時候讓你去體驗實戰了。”他頓了頓,用手一指西邊:“這樣吧!在太陽下山之前,你去西邊的鬼魅坡殺兩頭冰狐來。”

鬼魅坡是傭兵們的新人戰場,常有傭兵組織讓新人去哪裏屠殺低級魔獸,練膽。

那地方冷毅聽說過,距離屠魔村有20多公里的樣子。他接到命令,點頭道了聲:“是!”身形一掠,便朝鬼魅坡直奔而去。

鬼魅坡處在一片冰天雪林之中。當冷毅跨進那片雪林之中時,便有一隻受傷的狐狸,奄奄一息地躺在他的面前,那細小的嘴巴,微微翕動着,看上去十分的憐人。

這應該就是冰狐了吧。冷毅先是一陣狂喜,心想,今天的任務應該可以提前完成了。可一看到冰狐那楚楚可憐的樣子,心一下子便軟了。他怎麼可能對這樣的弱者下手?

誰料正當他猶豫之際,那冰狐尾巴一剪,瞬間一道紅光閃過,冰狐的尾巴像一把冰冷的鐵劍,夾着一陣凌厲的勁風,掃向冷毅的眼睛。


好在冷毅反應快,一側臉,用左手一擋,那冰狐尾巴重重地掃在了冷毅的手臂上,發出“叮”的一聲脆響。

好傢伙,幸好有玄鐵護腕,不然,這手臂不斷也要重傷。冷毅一擰眉頭,猛地一個手刀朝那狐狸的腦袋劈去。

冰狐身形一閃,躲開了,一聲哀號,躺在了地上,眨巴着彎如細月的眉毛,眼角閃動着晶瑩的淚珠,眼淚撲簌簌地流了下來。那淚水漣漣的樣子,宛如傷心的少女,甚是惹人憐愛。

冷毅心中一顫,立馬想起了溫教官的話:切記,當你決定出手時,無論你的對手是誰,都不能有絲毫的猶豫。

“畜生!我讓你裝死。去死吧!”冷毅一聲冷笑,一腳朝那冰狐踢飛了去。

誰料那畜生,一個翻身,竟跳了起來,撕咬着牙,朝冷毅撲來,看那架勢是要拼命了。冷毅心道:好險!好在聽了教官的話。

他身子一側,躲過冰狐的攻擊,旋即又起一腳,正中那畜生的小腹,冰狐“唧”地一聲,在地上打了個滾,爬起來,回頭望了冷毅一眼,落荒而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