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iceLady的眼中燃起了一絲怒火,不過又很快被她壓下去了。

曲林靜倒是撇了撇嘴,湊在了佳沫兒的嘴邊:“那個‘女’人是誰啊!真討厭!”

她雖然是湊在佳沫兒耳邊的,但是並沒有壓低聲音,所以只要沒分神的人,都能聽清——那個OfficeLady的臉直接就漲紅了,差點就要跳起來了。

“那位是編號ABC179的成員。”林正偉也聽到了,而且還非常“好心”的開口解‘惑’。

釋彌夜眉‘毛’一挑:“對了,說起來,這個編號,到底是什麼意思?”

林正偉從‘胸’前的口袋裏‘摸’出了一張卡:“當然是權限和等級的區分。像我的這個,是AAA,而小宋的那個,是AAB,比AAA要低上一級。”

“所以說,ABB的等級是要比ABC要高咯?”釋彌夜的嘴角一勾,“我記得昨天你們的通訊員給我打電話的時候,說的是‘ABB413長官’對嗎?”

林正偉微微一笑:“沒錯,ABB的等級的確是要比ABC的要高。”

佳沫兒偏頭看了一眼那個OfficeLady,後者臉漲得更紅了。

“對了,對於南宮叡、佳沫兒、唐海桐三位同學,我給他們準備了……釋彌夜,你接受嗎?”林正偉從口袋裏‘摸’出三張卡,沒有詢問佳沫兒三人,反而直接開口問釋彌夜。

“這事情你應該問他們纔是。”釋彌夜聳聳肩,表示不管。

佳沫兒卻站起來,直接就從林正偉手裏‘抽’過了那三張卡:“如果是比ABC等級還低的話,我就不要。”

瞄了一眼,發現前面的編號也是ABC,佳沫兒這才滿意的輕哼了一聲,把自己的卡收進了兜裏,把唐海桐和南宮叡的丟了過去。

曲林靜想到自己的ABD開頭的編號,有些不滿了,不過再想想自己的身份,也只能無奈的接受。

林正偉顯然沒有想到釋彌夜這麼爽快,一時還有些訝然。他本來是以爲釋彌夜一定會跟他來來回回打幾圈太極的,他連說服釋彌夜的說辭都準備好了,誰知道釋彌夜直接來了個不管,而佳沫兒直接就接受了。

不過他很快就調整了心態,又從懷裏‘摸’出了一張卡,看向了釋彌晝。

“釋彌晝……你呢?”

“我聽姐姐。”釋彌晝淡淡的開口。

釋彌夜嘴一撇,接過林正偉手裏的卡,只是瞄了一眼,立刻就呆了:“開頭是AAB?”

整個會議室又是一陣譁然。不過想到剛剛釋彌晝的威嚇,所有人又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宋宸雲也有些驚愕,不由得看了林正偉一眼。

林正偉卻沒有理他,只是含笑的看着釋彌夜。

釋彌夜眉頭緊鎖,好半天,才把卡又丟還給了林正偉:“不行,小晝不能要。”

“爲什麼?”

“反正小晝隨時都跟在我身邊的,”釋彌夜表情很淡然,“所以他並不需要。”

跟釋彌夜接觸多了,林正偉也瞭解了釋彌夜的‘性’格——當她是這樣的表情的時候,就說明她的決定是絕對不會改變了。

林正偉倒也爽快,直接又把卡給收了回去:“那麼,釋彌夜,說說你的條件吧!”

整個會議室都安靜了下來,有些癡傻的看着跟釋彌夜談“條件”的林正偉。

“首先,我們都是編外成員對吧?”

“沒錯。”

“那麼我也沒有別的什麼條件了,”釋彌夜一聳肩,“就讓他們作爲我這個小隊的成員……我是絕對不會讓他們離開我的。”

“就這麼簡單?”林正偉又一次訝然了。

“你想要我提什麼條件?”釋彌夜古怪的看着他,“或許,我應該提麻煩一點的條件。”

“還是算了!”林正偉又爽朗的大笑了起來,“那麼接下來,會議就正式開始了。”

釋彌夜的眉頭又是微微一皺。

現在才正式開始嗎?那麼剛剛的‘騷’動都只能算是開胃小菜嗎?

“首先,我來爲我們的新成員介紹一下這支中國唯一的特種部隊,”林正偉的表情轉爲肅穆,“在國際上,我國從來沒有公佈過特種部隊的資料,因爲我們這支特種部隊是絕密。我們都是ZDS-517的成員,我們爲ZDS-517自豪!”

“ZDS-517……”釋彌夜咂‘摸’着這裏面的意味。

“在ZDS-517裏面分爲兩大部‘門’,一個是研究所,也就是大家縮在的地方;還有一個是訓練場,我們大部分人也都去過,”林正偉的表情越來越嚴肅,“而現在,我要給大家公佈一個消息,那就是,從今天開始,你們每個人都要前去訓練場進行訓練!”

會議室裏再次譁然。

“我們也要?”釋彌夜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林正偉點了點頭:“沒錯,是關於妖力和體能的訓練……我想,你們也是需要的,這也是爲了應付也許不久之後就會到來的危機。”

釋彌夜思忖了一下,又跟佳沫兒‘交’換了一下目光,才又點了點頭:“好,我答應。”

她是考慮到唐海桐他們身體都比較弱,也許接受一下訓練會比較好。而且他們的妖力也的確需要訓練,如果是在部隊裏面進行系統和正確的訓練的話,唐海桐和佳沫兒使用起妖力來也許不會那麼費勁。

“可是我們平時要上班的啊!”那個OfficeLady也皺着眉頭開口。

“可以選擇請假,或者乾脆辭職,”林正偉嚴肅的看着她,“你不要忘記了,你本來的指責是什麼!”

OfficeLady的表情也立刻肅穆了起來:“當然不會忘記!”

“因爲這次出現的變故,所以我們必須要提高警惕!”林正偉掃視了一遍整個會議室,“前面不知道還有多大的危險在等着我們,所以我們必須提高自己的實力!而且如果在戰鬥中,大家突然又出現了那種不適怎麼辦?那後果將會是非常的嚴重!就算是爲了自己,你們也必須接受訓練!”

釋彌夜倒是覺得林正偉這話說的在點子上,她甚至都在考慮要不要把陳琛也叫來一起接受訓練,但是想想陳琛的妖力根本就能在戰鬥中使用,所以她也放棄了這個念頭。

隨後是一頓冗長的關於訓練體系的介紹,還有就是接受訓練前的注意事項和各種準備。釋彌夜對這些並沒有太多興趣,反倒是佳沫兒和曲林靜聽得比較仔細,還拿紙筆出來記錄了。

好不容易,兩個小時的回憶終於開完了,看着那個OfficeLady氣鼓鼓的瞪了釋彌夜兩眼才憤憤離開,釋彌夜撇撇嘴,正要帶着佳沫兒他們回家,卻又被林正偉叫住了。

“釋彌夜,你們先等一會,”林正偉和藹的走了下來,“我對釋彌夜你說的那個猜想很感興趣。”

釋彌夜一聳肩:“我沒有證據,只是猜想。”

“我想,釋彌夜肯定知道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情,所以我希望在釋彌夜同學這裏得到一些信息。”林正偉開誠佈公的說了自己的目的。

“我並不能告訴你全部。”釋彌夜也難得的坦誠。

“我並不奢望,”林正偉也是一聳肩,“幾位這邊請。”

跟着林正偉進到一個小會議室,釋彌夜一看裏面的人,臉立刻就黑了:“小柔小姐呢?”

“她昨晚不舒服之後,就一直在睡覺,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呢!”蔡華奕輕笑着開口,“看到我,你很驚訝?”

“不是驚訝,而是反感!”釋彌夜拉開椅子坐下,才皺着眉看着林正偉,“爲什麼這個傢伙會在這個?”

安排佳沫兒他們坐下之後,宋宸雲才無奈的坐到了釋彌夜的對面:“這並不是我們的意思,林老也知道你討厭蔡華奕,但是這是上面的意思。”

“上面?”釋彌夜一怔,“林老先生不都已經是AAA了嗎?上面還有?”

影帝先生,受寵吧! “本國特種部隊的最高領導人,持有權限是SSS,”林正偉淡淡的開口,“我說了,我只是一個政委而已。”

釋彌夜沉默了,好半天,她才又開口:“那麼蔡華奕是怎麼認識那位SSS的?該不會那位SSS心情好的時候,就把蔡華奕給放了吧!”

“有可能哦!”蔡華奕愉悅的笑着。

“不可能,”林正偉直接否定了,“最高權限的SSS雖然認爲蔡華奕有天才一般的頭腦和優秀的思維感官,以及獨特的看待事物的方式,但是他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釋放蔡華奕——畢竟蔡華奕的確是犯下了大罪的人,所以他只能留在這個研究所裏面,哪裏都不能去。”

釋彌夜這才微微滿意,輕哼了一聲,纔開始觀察在會議室裏的別的人。 這個小會議室裏的人不多,也就七八個,不過一個個看起來都是很厲害的人物。釋彌夜好不客氣的挨個審視了一番,然後目光又移到了蔡華奕臉上——他正笑得‘春’光燦爛。

“如果說是訓練的話……那麼,這個傢伙也要跟我們一起特訓嗎?”釋彌夜還是黑着臉——她就是看蔡華奕不爽。

“這就要看蔡華奕自己的意思了。”宋宸雲聳了聳肩。

“如果釋彌夜你邀請我的話,我就會去。”

“誰會邀請你了!”釋彌夜冷哼了一聲,“這個傢伙沒有妖力,應該不用跟着我們去吧!”

“理論上是所有人都要參加訓練的,”林正偉倒是頗爲無奈,“只不過有特殊能力……有妖力的人的訓練會更加嚴格和奇特,畢竟他們每個人的妖力都不一樣,訓練方式也是因人而異。”

“所以纔會讓我們先進行各種測試,然後再根據我們的妖力的‘性’質擬定培訓方案嗎?”佳沫兒眉一挑,“我怎麼有一種掉坑裏了的感覺?”

曲林靜一怔:“這話怎麼說?”

“你想啊,他們既然是要針對我們的妖力擬定訓練的方案的話,那麼必然是要知道我們的妖力的情況……這對我們很不利吧!”佳沫兒看了釋彌夜一眼,意有所指。畢竟釋彌夜身懷四道妖力的事情,是沒有外人知道的。

林正偉只是微笑,並沒有說話。

釋彌夜倒是不以爲意:“我的妖力並不用怎麼訓練,我只用接受體能訓練就好了。”

宋宸雲一怔:“只接受裏能訓練?那你的妖力呢?”

釋彌夜嘴角一勾:“你覺得我的妖力還需要訓練什麼?”

宋宸雲想到釋彌夜展現出來的兩道妖力的特徵,一時也無言了。

釋彌夜自己也知道的,她的第三道妖力本來就只能通過訓練體能來增加,而第四道妖力,如果是在戰鬥中的話,根本用不上,所以她也沒有想要要進行訓練。

“如果你們想要訓練妖力的話,我完全可以幫你們訓練。”

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到了釋彌晝的臉上。

釋彌晝一臉的平靜,好像說的完全是跟他不相干的事情。

林正偉的眼中異彩連連:“釋彌晝同學,你願意幫助我們訓練?”

“不願意,”釋彌晝回答得乾脆利落,“我只是幫姐姐,還有姐姐的朋友——意外他們並不願意把自己的妖力告訴你們。”

整個會議室裏除了蔡華奕,所有人的嘴角都‘抽’搐了起來。

林正偉顯然有些無奈,但是他也不能說什麼,只能擡頭徵詢釋彌夜的意思。

釋彌夜考慮再三,倒是點了點頭:“我覺得這個不錯,林老先生你可以幫着訓練一下我們的體能,至於我們的妖力……小晝自然有辦法。”

林正偉深深的看了釋彌夜一眼:“釋彌夜,你知不知道,你有的時候不說,反而暴‘露’得更多。”

“纔不是,”釋彌夜否定了他的說法,“是因爲察覺到你已經知道了一些,但是不多,所以我纔不說……就是要讓你一邊猜測一邊糾結一邊抓狂。”

所有人的嘴角又‘抽’搐了起來。

蔡華奕仍舊是輕笑:“幹得不錯。”

釋彌夜沒有搭理他,顯然覺得他的讚美對她來說並不是什麼想要的東西。

“釋彌夜你們這一個小隊,是想要‘弄’個獨立部隊出來啊!”林正偉無奈的搖了搖頭,才又一臉嚴肅的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ZDS-517所有AAB權限的人都到齊了,我們就正式開始吧!”

AAB嗎?釋彌夜的嘴角微微翹起。

看起來,林正偉還真的把她當成了一個大餌了,連這種會議,竟然都邀請她參加。

想想剛剛林正偉竟然給釋彌晝AAB的權限,顯然就是爲了讓他們參加這個會議準備的,但是沒有想到直接被釋彌夜給拒絕了而已。

只是聽完了會議的內容,釋彌夜又訝然了。

不得不說,這個所謂的特種部隊ZDS-517的情報系統真的是太完備了。

因爲他們建立在高科技的基礎上,所以能蒐集到很多一般人完全蒐集不到的資料。

而這次會議的主要內容,首先就是關於那個突然出現在崑崙山山脈的強磁物體的。

根據當時檢測出來的結果推測,那個東西的面積並不大,最多就一張桌子的大小,可是那一瞬間爆發的強磁幾乎影響了整個地球的磁場!

所以林正偉纔會說要忙着檢修機器的玩笑話,因爲那東西的磁場太強烈了。

而這樣強磁的物體,不可能會這麼突然的出現又這麼突然的消失,所以他們昨晚連夜開會的時候,就推測那個東西應該是被分成了好多塊,然後在昨晚拼裝到了一起,然而1+1顯然大於2,所以在拼裝好的那一瞬間纔會爆發出這麼強烈的磁場,同時也對有妖力的人造成了巨大的影響——至於之後爲什麼又會突然消失,這個目前還是一個謎。

釋彌夜倒是越聽越心驚。

白魅曾經跟她說過,萬妖山曾經崩塌過,而他現在的目標就是重組萬妖山……難道昨晚真的是萬妖山被重組了?可是一座山要怎麼被重組?剛剛林正偉也說了,探測到的那個東西,不過桌面大小——那種東西能叫山嗎?站三個人都嫌擠,這麼一個東西,要怎麼才能復興妖族?

不過釋彌夜很快就想到一個可能。

如果那東西真的是萬妖山的話,那麼它可能就跟夜晝一樣,根本就是一個空間法寶!

按着‘胸’口,釋彌夜是越想越覺得有可能。她瞄了釋彌晝一眼,覺得他有可能會知道,但是現在釋彌晝肯定是不知道的。

“對了,釋彌夜,說說你的猜想吧!” 相府庶女:王妃不好惹 林正偉把目前能收集到的所有資料給大家都發了一份,才又看向了釋彌夜,“我總覺得,你應該是知道什麼的。”

釋彌夜嘆了口氣:“我說了我都只是猜想。”

佳沫兒咬着一支筆,翻着面前的文件,一邊看,一邊在上面做着筆記和備註。

“猜想總要先說出來,然後再被大家去證實是真的還是假的。”

釋彌夜撓了撓頭,才輕輕的開口:“你們是知道的,這個世界上,還有妖。”

釋彌晝的睫‘毛’微微一顫。

林正偉立刻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所以說,昨晚的動靜,果然是殘存下來的妖乾的?”

“首先我要問你們,如果那真的是妖‘精’乾的,你們會怎麼對待?”釋彌夜擡起頭,定定的開着林正偉,“你們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妖,你們又會怎麼對待?”

整個會議室頓時陷入了一片死寂。

好半天,林正偉才淡淡的開口:“所以,釋彌夜,你希望我們怎麼對待?”

“我不知道。”釋彌夜也沉默了良久。

林正偉又是一詫。他本來以爲釋彌夜會義正言辭的說出什麼要跟妖‘精’好好相處的話呢!

“如果妖想要做什麼傷害人類的事情,我想,我並不決意跟他們戰鬥,”釋彌夜嘆了口氣,“雖然我們幾乎沒有勝算。”

林正偉正訝然了。

釋彌夜擡頭看着他,臉上表情轉爲淡漠:“所以,林老先生,你以爲,我爲什麼要加入這個ZDS-517?”

“你是爲了……對付妖?”林正偉驚愕的張大了嘴巴。

釋彌夜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只是隨意的翻着面前的文件。

“你知道你的敵人是誰嗎?”一邊一個‘花’白頭髮的人沉着的開口。

“我當然知道,”釋彌夜淡然的開口,“如果說昨天晚上的事情是妖做的的話,那麼他就是不二人選。”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膠着在了釋彌夜的身上。

“是……黑炎?”宋宸雲試探的開口。

釋彌夜瞥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只是,釋彌夜同學,”一邊一個山羊鬍子的老頭又開口了,“你是把自己放在了救世主的高度上了嗎?”

他的聲音有些尖利,語氣有些刻薄:“你是想要利用ZDS-517,去成就你做英雄的夢想嗎?”

釋彌夜怪異的看了他一眼:“是你腦子有病還是我腦子有病?我一個高二馬上升高三的‘女’學生,有那麼中二的想要去做救世主,做英雄?如果你真的是這麼認爲的,那你也把我想得太高尚了……我這個人雖然喜歡管閒事,雖然心軟,但是我永遠都只在乎我所在乎的……只保護我想要保護的……如果真的到了非要戰鬥不可的地步,我想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去戰鬥……可是我寧願那一天不要到來。”

說完她沒有再說話,只是閉上了眼睛,輕輕的‘揉’着自己的眉心。

換氣扇發出了嘶嘶的聲音,訴說着會議室裏的安靜。

“散會吧!”林正偉突然站起來,“大家也準備好,明天上午九點,準時進行體能檢測!”

看着那些半老頭子一個個的走出了會議室,釋彌夜靠在椅背上,睜開了眼睛,偏頭看着牆上的世界地圖。

如果白魅真的要重振妖族,如果白魅真的要把人類變成食物,如果白魅真的想要恢復以前妖族那至高無上的地位……

那麼她釋彌夜也不介意做一次救世主,也不介意做一次英雄……雖然這英雄一般的救世主大概可能會死在“壞人”的腳下。

她收回目光,看着自己身邊的朋友,嘴角勾出一抹淺淺的笑。

如果那一天真的來了……也許並不可怕吧!

當回到甲乙高中,遇到白魅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自己的命運了吧!

註定要跟白魅決鬥的……命運…… 人這一生,總是會越到各種各樣的事情,這些事情,有好,有壞,有些事情平常得每個人都會遇到,而有些事情,卻只有那些有着大福緣的人才能遇得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