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舉動,楮墨更相信眼前的這個確實是慕君玥了。

「這裡什麼情況?」

「只是簡單的收了一個打手而已,不用太緊張。」

而一旁打手的打手們,正在默默地仰望天空,以後真的要聽這個小丫頭的話么?感覺不妙啊。

「你家護法呢?」

「護法說是透透氣,讓我們先跟著您。」

「這算不算是不守規定?」

帝君霖壞壞一笑,簡直沒把慕君玥迷得神魂顛倒,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他露出這種表情!

「你只要在心底默念三聲,他就會出現。」

「真的?」

一旁的智障們瞪大了雙眼,真的假的?為什麼剛剛的時候沒有看到這個! 「要試試么?」

「叫他來沒什麼用處,下一次直接召喚到打鬥的中心好了。」

「好。」

「那我們現在要幹什麼?」

「誰和你是我們了,一邊帶著去。」

「什麼?!」

楮墨簡直是被氣笑了的節奏,「你這是過河拆橋啊!」

「那你造橋了么?」慕君玥不甘示弱的懟了回去,敢和她懟,分分鐘讓你懷疑人生!

得,一個比一個氣人,他還是回去虐虐那群小菜鳥不容易被氣死,不過,小丫頭現在回來了,自己不是少了很多戲看?

沒意思,真是沒意思。

打發了楮墨,阿大他們慕君玥也不讓他們跟著,愛去哪裡去哪裡,就是別讓她看到就行,但是如果她有需要找不到人,她會主動的召喚某人的。

哦,那個某人好像是叫修?也就是某群智障口中的護法!

夭壽啊,本來護法就是叫自己跟著這個小姑娘,他好去逍遙,呸,透氣,適應生活,若是被召喚回來,那自己肯定是要被虐一頓的啊。

想想護法沒被解封的時候整起人的手段就一套一套的,現在出去了,見識了更多的東西,那他們還要不要活了啊!

然而慕君玥卻不管這麼多,和帝君霖兩個人在秘境里就跟度蜜月似的。

不過,真實的情況卻是,帝君霖怕自己走了之後,他的小姑娘被人欺負,要想讓他的小姑娘快快活活的去他的身邊,實力一定要上去。

小丫頭的本身實力還是穩紮穩打的好,不能太心急,那麼法器什麼的多準備一點准沒錯。

於是,在秘境里就出現了這一幕。

「玥兒,那個怎麼樣?」

「唔,馬馬虎虎吧。」

「平時就當小玩意玩好了。」

「那好吧。」

又不是慕君玥動手,她當然無所謂。

動手的是某群智障,然而這還不是扎心的。

「玥姑娘,這是那群人貢獻出來的法器。」

「哦,還不錯。」然後,話風緊接著一轉,「你怎麼還不走?」

阿大心中吐出一口老血,本汪這就走,不耽誤你們看風景,培養感情!

所以,基本上,秘境中的人都知道出現了這麼一對專搶人法器,可是長的還賊好看的采器大盜。

此器乃法器!

到後來,帝君霖直接指使阿大一行人去搶法器,呸,收集法器。

總裁引妻入局 自己和某玥在秘境里一通大掃蕩。

秘境里的稀奇玩意很多,都是在外面少之又少的,慕君玥本身有空間,裡面可以承載活物,所以慕君玥直接把東西收到空間里,一點也不費事。

入夜,遠處傳來陣陣龍吟,五花八門的大招在半空中交相輝映,像煙花一樣五彩斑斕,慕君玥看得起勁。

帝君霖在一邊給慕君玥分析下那些人的招式,以及如何化解,如何反擊。

慕君玥懂的不比帝君霖少,可是這個醋包就要走了,就給他這個機會安慰一下自己,寬寬他的心好了。

嗯,慕君玥覺得自己真的是太溫柔了,到哪裡等找得到她這麼能文能武的?

嘖嘖嘖,不要臉! 「這個青龍很弱。」

「強弩之末。」

兩個人認真的點評著那隻很弱的青龍,後面掛了些彩的阿大他們氣喘吁吁的剛剛回來。

「誰傷的?」

「剛剛不知怎麼的就去了青龍的攻擊範圍內了,不小心被掃到了。」

「哦。」

「……」

哦?難道不安慰一下的么?一點嘉獎,鼓勵都沒有的么?不是說現在都流行這個么?心好累,護法,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對的,他們趁著那群人和青龍打架,趁機去摸法器了,這次不僅有法器,還有裝備。

慕君玥扒拉著剛剛掃蕩過來的法器,唔,有永久性的,還有有次數限制的。

「以後有什麼事,打不過就拿這些先頂著,也不要自己動手了,讓修去。」

慕君玥有些皺眉,這些可以拿來練手,「我需要成長。」

就是這樣,帝君霖才給慕君玥準備了這麼多的東西,他知道眼前的小丫頭所謂的成長,就是在危急時刻爆發晉級,可是他不忍心。

「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完成,不能靠你一輩子。」

「有一天,我可以這樣,讓你無所畏忌的依靠。」

「……」

這傻孩子,他們說的好像不是一件事吧?不是她嫌棄他,嫌棄他的實力不足,而是她想要自己去完成!

給自己人的東西,慕君玥從不嫌多,嫌好,也不心疼,隨手就扔給阿大一個儲物戒指。

「裡面有一些丹藥,具體是什麼你自己去研究,時間太久了我也記不得了。」

「……」

這樣的丹藥會不會吃死人啊喂!

當然,這種話,阿大隻能默默的在心裡自己吐槽。

戒指不用認主,阿大用神識在裡面掃了一圈,很好,丹藥瓶子連名字都不是很清楚,有的只是貼了能幹嘛,有什麼功效。

阿大隻能在慕君玥的眼神逼壓下,找了一瓶寫著外傷的丹藥,分給了身後的幾人。

「我去,玥姑娘,這什麼丹藥?」

只見眾人的傷口處不僅立馬就結疤,長出新的肉,那濃郁的靈氣簡直是讓人怎麼也忽略不了。

「額,我也不知道,隨手煉的,並沒有什麼特定的名字。」

「您是煉藥師?」

「算是吧。」如果自學成才算是的話。

「那您是?」

「咳咳。」

阿大提醒的咳嗽了一聲,用著好自為之的眼神看著阿五,阿五不明所以,當下感受到一股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冰冷。

回頭一看,不自覺的活動了一下喉結。

慕君玥笑眯眯的拍了拍帝君霖,「我記得之前是高級來著,現在好久沒煉藥了,我也不是很清楚。」

「……」

得,這兩個人反正都不是什麼正常的人,這天賦一個比一個嚇人。

一個二十一歲的合體,眼前這個小丫頭有十五歲?這個年紀的高級煉藥師,乖乖的,護法,快點回來,我一個人承受不了這個打擊啊!

又挑挑揀揀了,將自己覺得有用的法器收了起來,其餘的全部甩給了阿大他們。

「給你們鳥槍換炮,好好用!」 什麼鳥槍換炮啊,你這是讓我們更好的去掃蕩啊喂!

阿大很有默契的揮揮手,帶著剩下五個人離開,繼續他們的掃蕩事業。

不是七個人么?還有一個人呢?

那個被護法修帶走了,美名其曰外面的人太可怕,萬一有人垂涎他的美貌,呵呵呵,不要臉!

豪門誘愛,總裁別太壞 據說帶走的那個是阿七,其個人當中最厲害的那個。

「阿霖,我突然想起來,為什麼你可以吸收靈氣?」

「才想起來?」

「嘿嘿。」

「因為我娘親是靈界的人。」

「那她一定很美!」

這小嘴甜的喲,帝君霖將慕君玥攬在懷裡,「她很勇敢。」

「母親都是勇敢的。」

「你以後也會很勇敢的。」

呸,慕君玥老臉一紅,什麼跟什麼啊,色胚,這就想讓她當黃臉婆了?

……

「走吧,差不多了。」

他們該去清場了!

還在屠龍現場,不是,抓龍現場里圍著的六個智障還在暗戳戳的看看能不能在順點什麼的東西。

掃蕩六人組的名號基本上都聽說過了,而現在這麼光明正大的撿漏更是讓人惱火。

不僅要防備著被青龍打傷,還要注意被青龍打傷後有人搶你的法器!

光天化日之下的有沒有王法啊!

其中不乏有魔族的殘餘,此時心中也淚流滿面,天吶,靈界的人好可怕,他們想回家嚶嚶嚶。

眾人還在圍攻青龍,青龍被什麼鎖住之後,那些大招就一齊的朝著它飛了過去,青龍更加的虛弱起來。

「青龍不是靈獸么?還是龍族排名挺靠前的一個,怎麼會?」

「那是以前,現在他們都看著挺微風,可是都受到了天道的壓迫,在天道看來,讓他們認人為主才是最保險的。」

「……」

這個天道又給自己加戲了,真是不要臉!這麼會搞事情!

「我想自己去收服它。」

安穩了好多天的慕君玥表示手癢了,而且沒藥。

帝君霖也知道攔不住她,索性放開手,任由她去撲騰。

慕君玥暗戳戳的找了一個地點插了進去,場面本來就混亂,所以也沒有人察覺到多了一個人。

而一直蹲守在這裡摸法器的六人組一陣心驚,乖乖,這裡面可都是些實力還可以的人,雖說不及他們,不然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把他們的法器摸走。

可是,對於那個嬌滴滴的小姑娘來說,這裡面隨便領出來一個都是可以秒殺她的存在啊!

少主子呢?少主怎麼也任由這個小姑娘胡來呢!

阿大他們知道帝君霖和慕君玥在一起,所以慕君玥在這裡,帝君霖肯定也在附近,他們也不出去搗亂,萬一真有什麼自己多上點心好了。

慕君玥沒想這麼多,哪裡人多她去哪裡。

不過她並不是一開始就忙著收服青龍,而是,暗自下黑手,這麼多人,難保不出什麼差錯,自己幹掉一個算一個,免的自己後悔。

於是,圍觀的幾個就看到慕君玥手起刀落,將一個個的人打暈扔到打鬥圈外。

看看,她還是很善良的! 阿大在心裡默念,少見多怪,少見多怪。

和少主在一起的能有幾個正常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