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你話呢!你的耳朵是不是有問題!」說話的女人很不客氣,憐很年輕,在這個八級用兵地區,她很容易被看成是年輕人,最好欺負的那種小年輕。

「你問我就一定要回答你?我有義務回答你的問題?」憐開口,幾個女人不悅皺眉,「小姑娘,你才來八級傭兵區域多少天,我們可是這裡的老手了!我勸你還是乖乖回答我們的問題,你才能在這裡繼續好好獃下去!」

憐挑眉,轉身看著任務板,將這三個女人完全無視掉,三個女人冷冷一哼,「別以為和雷諾有些交情就自認了不起!這八級區域的老大也是時候換人了!一個藥劑師能有什麼能耐!」


憐不動聲色全當沒聽到,三個女人見憐如此態度只能砰一鼻子灰,說了幾句狠話就離開,三人離開之後憐緩緩皺眉,難道雷諾近期遇到了麻煩?

「卡洛琳,雷諾最近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憐接取任務回來,碰到卡洛琳問了一句,卡洛琳也僅是搖搖頭,「不知道,我已經有幾天沒見著他了,他能有什麼麻煩?」

憐皺眉,接著轉身去了雷諾處,還沒走到門口便聽到一道聲音猖狂無比,「雷諾,有種就接下我的挑戰!你還真以為你一個區區藥劑師,能一直在老大這個位子上坐穩嗎!」

門被推開,雷諾自裡面走出來,很為不耐煩的樣子,「你在嚷嚷什麼,我在製造藥劑,你的挑戰我接下了,可以走了?」

男人哼了一聲,和跟來的幾個人大搖大擺的離開,雷諾很為惱火的關上門,憐皺眉走了過去,將門敲響。

「還有完沒完!你是聾子是不是!」雷諾的怒罵傳來,門被就此推開,當見到站在門口的人竟然是憐時,雷諾愣住,「你怎麼來了?」

「你似乎遇到了點麻煩?」憐問了一句,雷諾讓開身子讓憐進來,隨後將門關上,「不算是麻煩,這樣的事我遇到又不是一次兩次,對於八級區域的傭兵來說,一個藥劑師成為老大多少有失面子。」

「你有實力坐到這個位子上,還有人質疑你么?」

雷諾一笑,「我可不是憑藉自己的實力坐上來的,是上一位直接將位子託付給我,僅此而已。」

憐微微驚訝,原來是這樣,她還在想雷諾要憑藉怎樣的實力才能登頂這個位置,畢竟他是一個藥劑師,看上去一副文質彬彬的模樣,八級區域的老大是這樣的人,的確難以想象。

「有不少人向我發起挑戰,都是不服我的。」雷諾說著,將一瓶藥劑放進了柜子里,憐呵呵一笑,「既然挑戰過你,你依舊是這裡的老大,證明你實力不俗。」

雷諾看了憐一眼,「有些時候,藥劑能夠幫助你改變很多東西,在各個方面。」

憐有些明白了雷諾的意思,身為一名藥劑師,雷諾十分清楚要怎樣才能發揮藥劑的最大作用,有好的作用自然也有壞的。

「我的實力也只不過是高等六級而已,在這八級傭兵區域之內,根本算不上拔尖。」

「高等六級也不低了。」憐開口,雷諾輕勾嘴角,「所以我說,藥劑能改變很多東西,包括必輸的戰局。」

「這一次呢?不也和上幾次沒什麼區別?」憐問了一句,雷諾搖搖頭,「不想再這樣下去,老大這個位置沒什麼好處,我累的狠,有別人願意成為老大,就儘管去做好了。」

「這是要放棄的意思?」

雷諾開口,語氣很無所謂的樣子,「根本就沒喜歡過,卸掉這個稱呼還可以輕鬆一些。當不當這個老大對於我而言,根本沒有區別。」

憐笑笑,說到底也只不過是虛名而已,若是比虛名所累一生,當真一點都不值得。「你自己想好了就行,你和卡洛琳是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問題嗎?」

雷諾搖搖頭,「我和她之間什麼都沒有,只不過是她心底有些內疚罷了。媚葯的事情,你多少應該明白的吧。」

「卡洛琳並不是故意的,或許她並不知道那是媚葯。」憐說了一句,雷諾輕聲一笑,「或許是吧,總之她現在內疚的狠。」

憐笑笑,看來回去要和卡洛琳談談,不然她心中的這個結怎麼也解不開。「剛才來向你挑戰的是什麼人,很盛氣凌人的樣子。」

「八級區域這裡的老傭兵了,自認實力是第一,對於老大這個位子窺伺已久。」雷諾聳聳肩,「這一次他是要如願了,他會很順利的成為下一任老大,解除了我的負擔。」

「那人會不會對你不利?我看他並非善類。」憐提醒一句,雷諾笑笑,「這裡的哪一個看上去向善類?和你一起回來的那個隱月,我看也是如此。」

隱月?憐微微皺眉,雷諾開口道,「他和你差不多大,然而卻已經是這裡的九級傭兵,他還是帝國學院學生會會長的身份,這小子並不簡單。」

「他的確不簡單,至今我都沒有摸清他的實力底線。」憐低嘆了一聲,雷諾輕笑,「好在他是你的同伴,不然是一個相當棘手的敵人。」

憐笑了笑,的確是這樣。「他向你發出的挑戰是什麼時候?是以什麼樣的形式,實力對戰么?」

「怎麼,你要來看?」雷諾挑眉看憐,憐笑笑,「不歡迎我?」

雷諾維揚唇角,「沒有,必輸的比賽看的多沒意思。」

「在我看來並非如此。」憐開口,隨即打算起身離開,雷諾出聲,「憐!他有沒有對你……」

憐的臉頰莫名一紅,「沒有,他很有騎士精神。」

雷諾莫名心中鬆口氣,「這樣最好。」

憐轉身離開,雷諾這次若是將老大的位子讓出去,以那個男人的個性以後的八級區域也將是是非之地,高等七級,她還有兩級需要突破,若是傭兵駐地這裡麻煩叢生,她也是時候該考慮離開這裡了。

破天荒的9點~我對不起大家,今天有點特殊狀況,你們懂得……女人每個月總會有那麼幾天……明天多寫點,~ 章節名:章140勇敢的告白

很快,雷諾遭到挑戰的消息傳遍整個八級傭兵區域,這讓很多傭兵們都議論紛紛,卡洛琳聽到之後很為驚訝,雷諾則是一副我早已經習慣的樣子,隱月還是旁觀姿態。讓憐感到意外的是,八級區域之內支持雷諾的傭兵並不是很多,大部分竟然都保持著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這讓卡洛琳很看不過去。

「這些人一個個都沒有良心嗎!雷諾平時給他們那麼多藥劑,這些傭兵怎麼能這種態度!」卡洛琳紛紛不平,而隱月則是涼涼的說上一句,「人情冷暖,就是這樣。」

憐也明白這個道理,並不是你對別人好別人就一定也會對你友善,傭兵們這種態度能夠理解,只是人性的一種冷漠,這種冷漠也並非這裡才有。

支持雷諾的僅有一小部分人,支持那個挑戰者的也有一些,其餘則都是中立態度,卡洛琳將心中這種憤怒宣洩之後,雷諾僅是動動嘴角,「你是沒經歷過世道的大小姐么?卡洛琳?」

卡洛琳被雷諾這句話說的有些窩火,「我這是為你打抱不平!雷諾!」

憐趕忙開口,「雷諾,卡洛琳是好心。」

「我知道。」雷諾低低的說了聲,卡洛琳氣呼呼的坐下,隱月淡淡開口,「你準備怎麼樣應對這次挑戰?不戰自敗么?」

雷諾抬眸,兩個男人的視線在空中相對,「你倒是很會揣度人的心思啊,年輕人。」

隱月黑眸微沉,「不用我猜,很明顯。」

雷諾輕聲笑笑,卡洛琳握緊拳頭,「你可不能輸給那個人!你為這些傭兵們付出了這麼多!他們到最後就是回報你的,你更不能將這個位子讓出去!」

隱月看了卡洛琳一眼沒有說話,憐有些尷尬的笑笑,「卡洛琳,坐在這個位子上並不一定好。」

「可是……」卡洛琳還想說什麼,雷諾開口道,「這個位子別人若想要,儘管拿去。」


卡洛琳看著雷諾還想說什麼,憐拍了拍卡洛琳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再說。「雖然你無心在這個位子上,但也不要輸的太慘。」

雷諾勾唇,「輸?我可不會以輸的形式離開這個位子。」

挑戰還沒有開始,八級傭兵們已經議論紛紛,甚至有人開始私下開啟賭盤,不過大部分堵的都是雷諾會輸,挑戰他的這個實力不俗,在八級區域之內有一定名聲。

「隱月在不在?」上次和憐打過罩面的三個女人再度前來,這一次竟然很準確的找上了門,憐正在自己的房間里研究附魔的事情,聽到聲音推門一看,上次的三個女人身後還跟著一個嬌小玲瓏的女人,此刻正一副含羞帶怯的模樣。

幾個女人見到憐皆是不屑的哼了一下,隱月的房門被推開,見到竟然有幾個女人前來,俊美的臉上立刻湧現不耐煩的表情。

「你就是隱月?」三個女人開口,隱月連回答都沒有,幾個女人站在那莫名覺得有些尷尬,三個女人隨即將後面的那個害羞女人推了出來。

「你知道格森是誰吧。」

隱月沒有開口,三個女人乾脆不等他開口了,「格森就是要挑戰雷諾的人,也是將來要成為八級傭兵區域老大的人,這是他的妹妹,戴林。」

一臉羞紅的女人站在那,有些難以直視隱月英俊的面容,隱月的黑眸冷冷望下來,女人害羞的說了聲,「你好,我是、我是戴林……」

隱月黑眸冷冷望著她,並沒有說話,紅著臉的女人似乎無法再繼續說下去,三個女人一見不免有些著急,「我替你說,她喜歡你想和你在一起,怎麼樣?她可是格森的妹妹,在這八級區域也是身份尊貴了。」

隱月淡淡挑眉,依舊沒有說話,憐在一旁看著不免有些想笑出聲來,這裡的八級區域老大到底尊貴到哪裡去了?雷諾根本不稀罕這樣的頭銜,但有人卻喜歡的緊,而且自認為很了不起的模樣。

隱月神情冰冷,當見到憐正在一旁隱月的眼中不禁閃過笑意,這小女人就站在一旁看好戲的姿態,還真是讓他又愛又氣。

三個女人又說了什麼,但隱月完全沒有在聽,只是看著站在那裡的憐,兩人的眼神在空中交匯,隱月無聲的發出請求,「不來幫幫我?就知道在那邊看熱鬧?」

憐則是不動聲色,三個女人發現隱月根本沒有認真在聽的樣子,視線一掃,發現隱月的眼神都關注在憐的身上,三個女人不禁有些惱火,「喂!這種時候你還在站在那裡做什麼!不知道避開么!」

憐挑起眉峰,隱月已經走過來,站在憐的身邊,「我不喜歡聽人廢話,還有你多大?」隱月問著於戴林,好不容易被自己心儀的人問道,戴林連忙回答,「25歲。」

隱月冷冷一笑,「我才不過20,你對於我太老了,阿姨。」

戴林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睛,頃刻間就紅了眼圈,難堪和羞辱自她的臉上劃過,讓她根本無顏繼續呆下去,「嗚嗚……」心裡脆弱的不堪一擊,被這句話傷的體無完膚,最後哭著跑掉。

「你這小子怎麼說話呢!戴林能喜歡上你是你的福氣!你別不識抬舉!」


「讓她去喜歡別人,我不稀罕。」隱月開口,三個女人氣的咬牙切齒,「好好好!你小子,還有你!等著!你們欺辱了格森的妹妹,等格森當上老大,有你們受的!」

憐挑眉,隱月連說話都免了,三個女人轉身離開,憐淡淡開口,「你將我捲入了你的麻煩事里。」

隱月呵呵一笑,「如果我說,我是故意的呢?」

憐抬頭看他,隱月笑的好看,光芒在少年的臉頰上塗上一層淡淡光暈,隱月不由得伸出手指,輕輕的撫上憐的髮絲,「這張臉可以迷惑很多女人,為什麼迷惑不住你?」

憐垂眸,「若是只因外表而動心,太過膚淺。」

隱月放下手,「是啊。」隱月看著幾個女人離開的背影,「雷諾要讓位,那個格森上台我們少不得會有麻煩。」

憐冷冷一哼,「我被人找麻煩的次數還少么?」

隱月低笑,「打算什麼時候離開這裡?真要等到高等級別之後么?突破高等級別是要花費很大力氣,還需要依靠契機,契機並不是那麼難得的東西。」

「你突破高等級別了?」憐問了一句,隱月笑笑,對憐眨眨眼睛,「誰知道呢?」

戴林哭著跑了回去,當格森見到戴林哭的一臉淚痕后勃然大怒!「哪個這麼大膽子!我妹妹也敢欺負!」

戴林哭的傷心不已,跟著她的三個女人齊齊開口,「不就是戴林喜歡的那個叫隱月的,竟然羞辱戴林!還有他旁邊那個女的,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哥哥……」戴林很委屈,她今年才25,竟然被人說成是阿姨,被人如此羞辱!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每每想到隱月那句話,戴林就覺得刺的她心都疼。

格森向來是個疼妹妹的主,見不得妹妹受一點苦,看到戴林哭的這麼凄慘,格森也是心疼不已,當下沖了出去找隱月算賬,格森怒氣沖沖的奔了過去,邊走邊放生怒吼,「隱月小子!你給老子滾出來!」

這聲吼驚動了很多八級區域內的傭兵,傭兵們都紛紛聚攏過來,格森一路怒氣沖衝過去,好奇的眼光也跟著過去,隱月和憐聽到這聲吼都轉頭會看,一個身材頗為健壯的男人跑過來,怒氣衝天的模樣。

「誰尼瑪的是隱月,給老子站出來!別讓老子自己找你!」格森並不知道隱月長什麼樣子,大吼一聲,隱月狠狠皺眉沒有出聲,格森見沒有人出來,繼續開吼,「小子你膽子挺肥,竟然敢羞辱我格森的妹妹!我不給你點顏色,你就不知道這裡誰才是老大!」

「嚷什麼?」一道男聲出現,雷諾自一旁走過來,仍舊是一襲白衣,格森心中怒火未消,見到雷諾開口道,「老子沒和你說話!」

雷諾冷笑,「格森,你給我滾一邊去。」

「你說什麼!」格森憤憤挑眉,雷諾淡然的走過來,「還不快滾?」

格森握緊雙拳,「次奧!雷諾,當真以為老子服你么?有本事現在就和我對戰!」

雷諾微微皺眉,憐和隱月這個時候走上來,隱月開口,「你找我?」

格森眼神掃過去,當看到隱月的容貌后一愣,「你就是羞辱我妹妹的隱月?」

「是我,怎麼了?」隱月開口,雷諾看了隱月一眼,他就知道這小子不是什麼善類。格森突然覺得自己很被動,明明他是來興師問罪的,然而對方卻根本沒有一副隱藏迴避的態度,完全是一種是我又怎樣的態度,讓格森忽然覺得自己發不了力。

「你竟然敢羞辱我妹妹,我要讓你好看!」格森一聲怒吼,隱月黑眸一沉,「讓我好看?可以。」

「小子!出來,我和你單挑!」格森手腕一甩,一柄長型大刀出現,隱月就站在那裡,沒有任何動作。格森見隱月沒有動作禁不住怒吼,提著大刀就沖了上來,憐微微皺眉,隱月這種姿態是做什麼?他可是弓手,應該和敵人拉開距離才對,怎麼一動不動?

格森一路衝來,隱月站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大刀帶著鮮艷的橙色氣息劈空划來,格森已經衝到隱月面前,然而隱月依舊沒有躲避的意思!

「小子,少看不起人!」格森一聲怒吼,手握大刀狠狠硬頭劈下!

「噗哧!」

格森的身子猛然定在原地,手中的大刀就懸在隱月頭頂幾寸之地!格森的身子就這麼獃獃的立柱不動,所有人都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唯有站在隱月側後方的憐看到了一切!

一柄短小的匕首又狠又準的插入格森的胸口,眼紅的鮮血自他的胸口處滾滾而出!格森瞪大雙眼,獃獃的看著眼前這個冰冷俊美的男人,憐心中不免震撼,這匕首一定是插在了心臟之上,造成了格森瞬間身體麻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死亡在朝他招手,他對自己的防禦能力太有自信了!

「這怎麼可能……」格森喃喃自語,隨後手中的大刀頹然掉在地上,整個人也就此倒了下去,胸口那汩汩流血的傷口現如今看上去異常滲人。

死了,如此近距離,一刀結束了他的性命!

隱月非常淡定的將刀上的血跡擦拭乾凈,黑眸忘了一眼周圍看熱鬧的傭兵們,傭兵們莫名感覺到一陣寒意,有些人甚至打了冷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