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頭哥你這是……”幾個小弟都點懵圈,看看我又看看他。

“此人對我帶着殺氣!”刺頭猛地起身指着我大喝。

衆人看着我眼睛裏面滿是懷疑和猜測。

“刺頭哥不愧是刺頭哥,那我就蟬鳴了,我的朋友就在門外候着,接下來,刺頭哥我就給你開個條件!”

“你覺得你能活着走出這個酒店麼?”刺頭的話處處都是刀鋒。

“我活不活不是你說了算,你們可以選擇一起上,來一個我殺一個,來一雙我殺一雙。”

“啪……”刺頭的手中拿着一根黑色的手槍,槍口還冒着硝煙,就在我的頭後面已經出現一個彈孔,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我的身上。

我躲過了他的這一槍,不過看架勢,這個所謂的刺頭也是見過世面的人。

“我靠,寒哥你是不是瘋了,今天是要給你一個好機會加入刺頭哥的手下,你居然……”一個小流氓拿着片刀朝着我衝了過來,我來不及反應一個傾斜抓住那小流氓的胳膊一個旋轉大力的抓住他的胳膊,只能咯嘣一聲。

他的胳膊被我活生生的給掐斷了,而那把匕首已經插在了刺頭哥的頭上,他的身子也被匕首釘在牆上。 “說這些都操之過急了,我不想節奏那麼快的。”我坐在位子上面擺擺手,大門打開,外面鹿原手中拉着一個渾身是血的青年。

在場的小弟全部都驚歎了起來。

“寒哥你到底?”

“噓,兄弟們以後要是跟我混的話,整個華夏地下不在話下,要是反對我,你看,刺頭的下場就是你們的下場。”我抽了一口煙看着這刺頭的頂頭大哥。

“你叫什麼?”那青年艱難的擡頭問我,很難想象他剛剛到底經歷了鹿原什麼樣的折磨。

“你是誰的手下!”那人依舊是惡狠狠的面容。

“喲,死到臨頭了還嘴硬,我叫莫寒,記住,不管你今後是人是鬼,我都能打的你魂飛魄散!”我張開手,後面的鹿原拿出一把刀來,這把刀看起來就有一股濃烈的煞氣漂浮在上面,旁邊的人沒有說什麼,只是很驚訝我的舉動。

他們已經完完全全的輸在我手上了,可以說已經是臣服了。

“爲什麼要對付我?”那人繼續說。

“他叫什麼?”我轉頭問鹿原。

鹿原點點頭答道:“主人,他叫李子飛,是自己一個,頭上沒有任何打拼的老大,是錦海市的一個霸王!”

正說話的時候外面一陣的嘈雜聲,我心想是這李子飛的救兵到了。

“喲,救兵?李子飛,我今天就讓你看看,還有什麼是我莫寒辦不到的!”我拿着那把刀一腳把木門踹的粉碎,後面的人又是一個驚呼。

門口站着幾個拿着片刀舉着手槍的青年,突如其來這麼一下所有人都愣在原地。

鹿原快速翻滾過來下了前面三個人的手槍轉頭只聽彭彭兩聲兩個痞子躺在地上,額頭上不注的往外流着鮮血和腦漿。

“怎樣,還要繼續?”我快速來到那羣痞子中間,雙腿快速走動,我的速度讓他們根本看不出,一刀下去,一個痞子的手直接掉在地上,他手中還捏着一把片刀。

“殺人了!”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這瞬間就跟炸開一樣,裏面的人外面的都開始往外跑。

我連忙轉過身去,這個時候不能把事情鬧大了吧,但是已經有人下去了,現在無異於找死,不過警察又能怎樣,必須冷靜。

我轉過身坐在位子上面點上一根菸,他的那些救兵自然是已經離開了,就剛剛殺的兩個人後屋子裏面已經沒有人敢說話了。

“我死都不會放過你的,有什麼衝我來,別動我兄弟!”

轉頭看李子飛他手中拿着一把片刀指着我。

“好,有魄力,我想這警察一會也會來,你的仇家說不定比警察還快,你的兄弟自然都不會有事情,我只需要一句話,你要是現在追隨我,你有無窮無盡的好處,我能讓你看到這個世界!”我痛痛快快的扔下這句話認真的看着他。

也就是這個時候樓下又開始嚷嚷了起來,我思索就是他仇家到了。

“這……”他自然也是聽到了聲音,我他都殺不死,來那麼多的人肯定讓他兄弟也下不去。

“不行,關二爺忠義在身,今天哪怕死,我也要帶着兄弟們走出這裏!”說完這話他一個虎撲來到刺頭的身邊抓住刺頭的屍體猛地衝着窗子邊撞去。

也就是一個瞬間,我沒有攔住,他們兩個雙雙掉了下去,這麼下去也死不了,就是二樓,不過肯定會被砍死。

我走到窗戶邊看着下面的情況,李子飛一隻手抓着刺頭軟趴趴的屍體一隻手拿着片刀對着下面那幾十個痞子流氓。

他的一隻腿一邊瘸着,要是這麼下去,他必定會死。

“想不到這李子飛還真是重義氣,主人,要不要幫助他一下?”鹿原看着下面的人已經有些躍躍欲試了。

我轉過身對身後那些人大喝道:“拿起地上的刀現在下去給李子飛開路,若是誰貪生怕死的我會慢慢殺死他。”

這一句話下去,屋子裏面十幾個人拿起地上的刀子衝了下去。

房間裏面只有我和鹿原看着這一切,遠處已經有閃爍的警燈慢慢朝這邊過來。

“哈哈哈,不錯,從今天開始,李子飛這個人我要了,鹿原,要麼搞定他,要麼就是把他成爲鬼?!”我話落而後看到角落裏面的文娜顫顫巍巍的樣子問:“文老師,你怎麼了?”

文娜呆呆的看着我眼神裏面滿是恐慌:“你……你剛剛殺人了……寒哥,你是老師啊……你怎麼可以殺人……你是老師,不是地痞流氓殺人犯!”

文娜這一句讓我有些蒙逼,也是,我把這看做是一場遊戲但是文娜她是無辜的,她是遊戲世界裏面的一個NPC罷了。

“不好意思文老師,你們的莫寒死了,而且,我要成爲這世界上最強的人,擋我者死!”當我說下最後四個字的時候文娜打了一個冷戰隨後起身看着我。

“莫寒,我一定會當一個警察,把你抓到監獄的!”文娜起身,那一刻我就知道我與她已經沒有了任何關係。

什麼愛意,只是一廂情願的玩耍,我們就此分道揚鑣吧。

姑娘駕到 有人天生就是天使有人天生就是惡魔,這是無法改變的,你當你的好人,但是不能擋住我的道路,這個世界,馬上就會破碎。

就在同一時間,莫寒這個名字已經響徹整個錦海市的地下。

李子飛當然是被鹿原救走,那些人全部死在了酒店門口,來的警察只是收屍。

不過我還是出面來到了警察局裏面。

爲什麼來?因爲我要讓白道黑道全部臣服在我的腳下。

李子飛已經成爲我的人,他也心甘情願,我也會讓我的小弟看看我到底有多大力量。

我四處拉人進入我的幫派,我的幫派名字就叫審判者,二中,三中,一中的學生已經全部被我掌控,不到三天整個錦海市已經淪陷在我的手中。

這一天,我要安排與市長見面。

見面的地方是我的別墅,百十號小弟圍在外面把手這,錦海市有頭有臉的人全部都來到了這裏。 此次開設聚會在我的別墅,目的很明確,這裏面已經全部封鎖,不管別人帶多少保鏢都沒有用,我的目的就是稱霸整個錦海市,然後伸手整個世界。

不過聽說這些人裏面有些人還是真的有兩把刷子。

聚會開始的時候大廳裏面已經滿是錦海市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們互相交談關於新起之秀的事情,莫寒,一個讓人提起來都會震一震的名字。

不過並沒有別人見到我的樣子,我舉着杯子走在大廳的人羣裏面,鹿原就跟在我的身邊。

我想把那個人抓出來先殺死,聽聞今天這裏有個不俗的小夥子,總而言之,只要他出現就對我有危機。

有多少底子鹿原也是告訴了我,總之是專門對付我們這種殺神的。

轉悠了好幾圈始終是沒有見到這尊大神,也是正和鹿原開着玩笑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人羣裏面有一道目光掃射了過來。

我立馬就警覺了起來伸手放下手中的酒杯四處張望着。

“1,2,3,4,試麥……”

擴音器裏面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來,轉頭望去一個金色頭髮的青年拿着麥克風站在臺子上面,而李龍飛卻也沒有任何察覺。

“呃……各位……首先我想說一件事情……”

我本來是想走上去解決了他,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不好辦事,說不定這就是那尊大神。

不過隱隱約約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到底是誰我也說不出來。

“混小子,我是你爸爸,給老子滾出來。”

也就是這個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大的人吼出這句話的時候整個宴會廳鴉雀無聲。

“這個人叫棱消花。”鹿原淡淡的說,伸手拿出匕首想要刺殺。

“先別……”我擋住鹿原腦子裏面已經有了冷笑話的大概映像。

“各位,靜一靜,聽我說,這個別墅裏外都有我安放的炸彈,現在各位只要動一下子就會連毛都不剩。”冷笑話肆意的大笑着。

“他瘋了!”鹿原捏着匕首的手越來越緊,也就是下一瞬間冷笑話朝着我們這邊看了過來。

“你就是莫寒啊……哈哈哈,你們都看看這個新起之秀,他現在能有什麼辦法?我冷博士一直可以領先你們這些普通人一百年甚至一千年!”話說到此他從背後拿出一支針劑來對着我。

“你就是那個冷笑話,很好,還是老樣子!”我拍着手一邊走過去。

一邊致意一邊笑道:“今天大家賞臉來我這裏真是讓我這寒舍蓬蓽生輝,嘖嘖,市長大人也來了?千金最近可好?”

“呵呵,多謝寒爺關心,令千金最近很好,只是最近忙於學習沒有到這裏爲寒爺捧場!”市長一張老臉滿是奸詐。

“倒不是,可以理解嘛,大家也都知道我是二中的一個老師,當然,我也只想好好的做個老師,混黑呢我不參與,而且我當然和國家和政府掛鉤,還希望各位多擔待!”我走到臺子上面站在冷笑話旁邊。

下面一陣嘈雜聲,都異口同聲說沒有問題。

“哎,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冷笑話惱怒的表情好像一頭獅子隨時要咬死我一樣。

“呃……冷先生,告訴您一件事情,我呢對你沒有什麼印象,包括現在在場的所有人都得尊稱我一聲寒爺你知道爲什麼嗎?因爲我狠,我手段多,我沒有什麼背景,我兄弟多,我有江山,我現在錦海市要去拿下燕京,也就是這麼說,冷笑話你的家勢力很大,都在燕京那邊對吧,好,這麼多人作證,我給你三天時間,三天之後燕京就是姓莫的,我今天放你走,看你有什麼辦法阻止嗎?”話說到這裏的時候我一把抓住他的衣服猛地把他扔了出去,就這麼幾十米的距離我生生把他扔了出去,這讓在場的人都吃了一驚。

“行,你等着!”

這句話扔下以後冷笑話便消失在了宴會廳門口。

我拿着酒杯遊走在賓客中間,鹿原時時刻刻跟在我的身後。

錦海市的三大巨頭已經正式歸順了我,現在我的手下有的是整個錦海市地下,包括整個白道,我的手段非常霸道,直接讓手下的人抓到重要人物殺死,然後拿他們親信威脅,這羣人還不好好歸順到我的腳下。

正在宴會舉行到一半的時候李子飛快速來到我的身邊。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小妻吻上癮 我不解的問,李子飛臉上的表情非常着急。

“現在正有一批特種部隊往別墅這邊來,那些人我們可沒辦法擋住,寒爺你看要怎麼辦?”

“什麼!!!”我大驚,特種部隊怎麼會來到這種地方,不過我也不用怕什麼,我也沒有什麼把柄,何況市長,局長,包括省長都在往這邊來,就算來個政委我都不見得怕的。

“冷靜,讓所有的兄弟隱藏武器換衣,我去換一下衣服。”

分配下命令以後我便到了臥室裏面找到了那身燕尾服,這是意大利手工製作,料子十分昂貴,穿上它以後轉身走到宴客廳繼續微笑。

裏面的人可能也知道了有特種部隊要來,每個人的臉上都有說不出的緊張。

我爲什麼舉辦這個宴會,就是告訴他們所有的人錦海市的地下已經有了主人,連同整個A省都要換人。

果然是不過一會,特種部隊的一個大隊的士兵都拿着槍衝了進來,前面站着一個滿臉皺紋穿着軍裝的成年人,後面站了一個我意想不到的人。

這個人正是文娜,沒錯,文娜,此時的她穿着白的長裙手中拿着白色手包看起來十分高貴動人。

“這位是?”我故作不認識的姿態來到面前也不畏懼那些對着我的槍口。

“呵呵,哎喲喂,這不是趙市長嘛,幸會幸會。”這個中年男人上來就上前去和市長握手。

這明顯就是要殺我的面子,我也不生氣,因爲趙市長他不敢去握這個手。

他今天要是握了這個手就是不給我面子,要是不握的話就是不給這軍官面子。

果然,他沒有握手,那就說明,他已經完全的投靠我了,統考這個動作就能知道,我和這個人到底誰的前途無量。 “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個是寒爺,是錦海市的新起之秀,認識一下吧。”趙市長退後好幾步笑了笑。

遵命,我的將軍夫人 “寒哥,這位是文軍官,屬於華夏野狼特別……”鹿原衝上來嘻嘻笑臉的介紹。

“文軍官,這是寒爺。”鹿原這一番話裏面充斥着火藥味。

也就是這句話完結的瞬間文軍官已經爆了脾氣。

“滾開,你以爲你是誰啊,知道我今天爲什麼來麼?我也就告訴你莫寒,你想好好當個老師沒有問題,不過你要把手伸的大了,今天的事情我可以當沒有看到,如果上級注意到你了,不到三天你就會身首異處!”

“呵呵,你看,文軍官開玩笑呢?不過您女兒倒是漂亮的不行,嘖嘖,文哥今天帶着一大部隊的人來這裏,這可是讓我的賓客們有些驚慌。”我喵着他身後的文娜,文娜倒是氣呼呼的看着我。

“也就是這麼跟你說,今天你的人什麼也得不到,我想做的誰都攔不住,不信你可以試試,這麼說,你還是會後悔,文哥,你聽懂了嗎?”我拿出一把刀來,他身後那些士兵都朝着我把槍移動。

“哈哈哈哈,不管今天你怎麼說,社會就是有了你們這些人渣才變成這樣,我會抓到你的證據!”此話說完文軍官就要離開,我一把刀朝着他的頭扔了過去,快準狠,我自信這一刀一定會戳破他的頭顱,不過沒有想到,只聽噹的一聲金屬碰撞我的匕首掉在地上,是他後面的一個士兵開槍的。

“呵呵,身邊還是有厲害的人?”我自言自語了一句。

“你這樣我完全可以下令讓我的人射殺你,甚至懷疑你想反派!”文軍官抓到了我的把柄說道。

“喲,這麼厲害,也就這麼告訴你,今天你的部隊就別想出去,整個山中別墅外面方圓幾裏遍佈我的人,文軍官,你來這裏的話,實屬下策!”當我揚起手瞬間整個大廳裏面周圍少說也有幾十吧槍對着這邊。

這次他應該知道我的厲害了,旁邊一個士兵慌忙衝進來,後面幾個被捆綁的士兵被我的人扔在地上。

他帶來的幾十個特種士兵都在外面躺着,就剩裏面這十幾個人。

“你……你現在這是在挑戰國家。”他的話字字都刻在我的心中。

“切,國家?你要記得,是你先來招惹我的,我沒有主動去找你的事情吧,你犯賤我就陪你玩玩!”

幾顆子彈同時朝着我射了過來,我一個閃身來到鹿原身邊,鹿原扔給我那邊刀來,我連連砍開兩顆子彈。

這次就連周圍都沒有人敢靠近,所謂的趙市長也不知蹤影,不過他們肯定在裏面,整個山都是我的人,蒼蠅都別想下去。

我穿梭在他們中間,就是文軍官身邊的幾個人衝了過來他們身上通通抽出匕首來要和我對戰。

我有些懼怕,畢竟對面是特種部隊,我不知道有沒有辦事把這些特種部隊留在這裏。

“除了文兩雙父女,其他的殺死!”也就是我這句話說完的瞬間我的手下齊齊的拿出槍對他們來了個大圍捕。

其中幾個人欲要逃走,但是卻被子彈無情的穿透。

“你……居然敢!”不到十秒的時間,地上已經全部都是特種部隊的屍體,他們是幾十個人來的,現在就剩下他們父女。

重生之王者時代 後面那些賓客走大廳看到這一幕的時候臉色都十分難堪。

“怎麼樣?今天就是天皇老子來了也不行。”我搬過來位子坐在他的面前看着地上的屍體道:“你的這些兄弟還沒有死去,如果你決定臣服我的話,我可以讓你這些兄弟復活!”

“你還準備迷惑誰?我的權利可以讓你死百次!”說到這句話的時候文震臉上的表情已經變爲土色,不過惱怒從始至終沒有卸下。

“什麼特種部隊,不過一羣坑,哈哈哈。”我的手轉着,鹿原走過去抓住他們的屍體念着咒語。

咒語貫穿我的耳朵,我彷彿得到了新生一般。

那些屍體居然是慢慢站了起來,那些子彈也紛紛掉在地上,鮮血沒有一滴,好像這裏沒有發生任何戰爭一樣。

“啊……這是什麼!”文娜嚇得往前一步差點撲倒在我的身上,文震連忙拉住她的胳膊懼怕的看着我。

後面那些復活的士兵拿着槍對着他們兩個。

大廳裏面的所有人都驚呆了,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呵呵,真是很完美的一齣戲,不過大家都應該看到了吧,我以後纔是這個世界的王者!”我的力量其實已經用完了,這個時候要是來個狠角色我還真不一定能夠鬥得過。

鹿原知道我的情況來到我的身邊輕聲問:“主人,你還行嗎?”

“沒關係,這個戲必須!演完!”我擺擺手道:“這樣吧,你也看到了他們復活了,我讓你們安安全全回去,以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我賣給文小姐一個面子,哈哈哈,畢竟我們是同事!”

話說完的時候鹿原恢復那些人的心智讓那些人離開。

文震雖然一臉疑惑但是這個情況他也只好離開,轉身離去的時候他恭恭敬敬低下頭鞠躬道:“寒爺,以後上刀山下火海你吩咐!”

“恩,去吧,改天親自去你那邊喝茶!”

宴會又開始舉行,越來越多的人找我攀談拍馬屁,我想更多的是畏懼我的威力。

“只要大家都支持我,今後不管東南西北,只要提我名字,讓別人全部聞風喪膽!”我拿着酒杯走在下面和那些有頭有臉的人交談。

這些人就是這樣,趨炎附勢,牆頭草形容他們再過合適不過了,他們的心思我也都能猜到,第一就是害怕,我動動手指就可以殺死他們,爲什麼不殺,因爲他們身上還有價值,我必須有胳膊才能延伸,我手下的精英和可以用的人只有兩個。

一個是鹿原,一個是李子飛,他們兩個我可以放心用,其他的人哪怕再多小弟我也不相信,這是我在現實生活中學到的。 在牀上起來的時候穿好衣服剛打開門就看到一臉緊張的鹿原。

看起來他等了很長時間。

“發生什麼了?”我問。

“不好了寒爺,燕京那邊發生點事情,今天準備的幾百好兄弟剛過去就被人殺死,現在正是失蹤狀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