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着天空,老天爺在哭泣。他也不想讓你們捱餓,所以,派了大哥哥送給你不再飢餓的辦法。你閉上眼睛。”小宸則一直微笑的撫摸着那滿臉髒污的女童。

看着那因爲戰爭而遠離家園的女童,小宸心中一震。

多少人爲了自己的私慾,將那無辜的生命剝奪,踩着那高高堆起的充滿怨氣的屍骨一步步走向那強者巔峯。

那女童看了一眼那充滿微笑的臉龐,那一刻,女童信了。

多麼的天真啊!

小宸輕輕在她手心上劃了一道。之後,在她的手掌上,放着一袋沉甸甸的袋子。

“大哥哥告訴你,這個袋子裏面是不在捱餓的東西,但是,這東西不好,僅僅只能讓你不在捱餓,能讓你開心的睡覺。”小宸笑了一下,在她耳邊輕聲細語。

“但是,你若想要不在捱餓,有個家能開心的睡覺,你就必須保護自己和家人。而這個保護家人與自己的辦法就在你手心上。”小宸將女童的手心朝上,看到了那一道道的傷口,有些傷口已經開始慢慢腐爛,那脫落的皮已經漸漸發硬。


小宸看到這裏,眼眶中充滿了淚水,強顏歡笑。

“你看你的手掌上,有一道金色的光,這個就是能保護你的東西。”小宸笑着用手指指了指那那金光。

那金光正在修復她的身體,那因爲營養不良而臉色發白的女童漸漸的有了紅潤。

“真的哎!大哥哥,可是,這是什麼呀?”那女童看着自己的手心上的金色光芒,翻來覆去,左右看了看。

“這叫保命符。能保護你,當你受到危險時,或者當你感受到危險時,你就直接一喊:“光的使者,聽我召喚,去吧!”小宸一筆一劃的教導着,逐漸看到女童能使出那保命符,便笑一笑。

“大哥哥要走了,大哥哥也是人,大哥哥要去吃飯。你要不要吃?”小宸感受到那肚子的抗議和一明烤魚傳來的香味。

受不了了。

“大哥哥再見,我想多玩會!”那女童將那袋金幣左右看了看,不知道放在那裏,直接將袋子跑到父母的身旁,塞到了一頭散發的中年男子胸口中,那中年男子滿臉的傷疤,睡的很沉,那鮮血正在緩緩流出。 那女童則在一旁用這保命符一次又一次不知疲倦的給那中那中年男子恢復。

那女童卻是滿臉無比開心。

笑着給父母療傷。

小宸來到那一明旁,拿起那烤魚就胡亂塞到嘴裏。

“聽聞這北冥發動了戰爭,這些流浪人應該是那些中沐的無家可歸的人。一路南下,來到了這雨城。”

“這北冥爲何發動戰爭?”小宸用那衣袖抹了抹嘴巴,擡頭看了一眼一明。

“聽說是人馬族入侵,北冥正在抵抗。”

“哦。”小宸繼續吃着。

“這天下間,那麼多的流浪兒,你能救幾個?”一明早已看慣這些世俗。

“呵呵,能救幾個就是幾個吧!”小宸說完,便回頭看了一眼那正滿臉的笑容女童。

“哎。這都是強者的世代。”一明撕下一塊魚肉,往嘴裏一放。

“何時去南國學院?”一明突然停下嘴中的動作,看着那正在狼吞虎嚥的小宸,一臉的嫌棄,這幾年沒吃過魚了?

“明日。”小宸回了一句。繼續專心研究如何不被魚刺刺到,而且能吃到美味的魚肉,絞盡腦汁。

“你不擔心那黑袍老者?”一明望了一眼那廟外。

“此時,他應該在那客棧焦急的等着我們。”小宸放下手中的魚骨,隨手在地上抹了一把。


“我們該走了。”而小宸與一明前腳剛離開,那廟中便傳來了那歡悅聲,之後,就是那搶奪聲,隨後是那女童的召喚聲。

“我不明白,你會魔法?”一明看着那走在前面的小宸,問了一句。

“不會。”小宸搖搖頭。

“那你?”一明更加疑惑,打量了一番小宸。這小宸,越來越看不懂了。

“我有很多魔法書籍。”小宸回了一句,便帶好斗笠,披好蓑衣,大步走向那有燈光的客棧。

那客棧的二樓,一個老者正用手指拍打着桌面,節奏非常快,看的出來,很着急。

那茶壺已經換了三次了,可憐那店小二,打着睡意,一臉的嫌棄那黑袍老頭只點了一壺茶會,還問多少金幣。

隨着門被吱的一聲打開,那老者突然做起來。

“你們兩個小娃子終於回來了,這可讓老夫苦等啊!”

小宸看了一眼那老者,笑一笑。

“何老千歲,爲何人稱你爲何老千歲呢?”小宸將那斗笠蓑衣遞給那店小二,店小二愣了一秒,下意識的去接那溼噠噠的衣物。

“嘿嘿,老夫在這大陸可是有名的傳聞通啊!”那黑袍老者捋了捋了下巴的鬍鬚,一副這天下還有誰能比得過我消息靈通?

“那何老千歲可知道北冥最近的戰爭?”小宸心裏很明白,這北冥離南國太遠,隔了一個國,這老東西既然是葉府的供奉,當然,除非武功數一數二,如那肖劍一般,要不然就是身懷絕技。

“恩,這件事老夫倒是略知一二。”那老者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抿了一口。

“那何老千歲,可知道,這流浪到南國的北冥人,朝廷有過計劃嗎?”小宸看了一眼門外,那客棧的門依舊敞開着,那店小二早已不知道去了何處。

“這點,老夫只知道,葉府準備在各個府邸收留這些流浪兒,等待北冥戰爭結束後 ,派高人護送。”

“如此,甚好。說吧!老頭,今日找我,何事?”小宸給給自己和一明酌了一杯茶水,瞥了一眼那正在驚訝的老者。

“你這小娃子,老夫是何老千歲。”那老者笑着指指他,“不過,你這小娃子,倒是蠻符合老夫的性格的,罷了,罷了,老夫今日找你,是希望。”那老者環顧了四周,確定只有他們三人,便悄悄靠近小宸的耳邊。

“葉府有意將你成爲葉府的少年供奉。”那老者再次環顧一下四周,確定沒有其他人,望着小宸那冷靜的眼神,點點頭,

“告訴葉府,我沒興趣。”小宸許久後,擡起頭,眼神中充滿了堅定。

“小娃子,你可要想好。這葉府不是一般的府邸。”那老者卻也沒有驚訝,反而很淡定。

“恩。”小宸給老者倒了一杯茶水,再次給自己倒了一杯。

“那你接下來,打算如何”那老者卻沒有再次提醒,而是,轉移話題。

小宸抿了一口,輕輕回答。


“南國學院。”

“也好。不想我們這些老骨頭咯,原本以爲能歸隱山野,做個自在人,但卻發現,始終放不下。老夫不打擾了,告辭。”

那老者說完,便起身,轉身,於是,再次回頭。

“那葉府,你可要做好打算。雖然,大小姐可以護着你,可是,你要知道,葉府的手段。雖然宇文家族是大家族,但是,在葉府面前,還是不太夠。”那老者說完,便將茶水一飲而盡。

“這老頭?”一明一直看着那老者與小宸的對話,一臉迷惑的望着小宸。

“他希望我做葉府的供奉。”小宸擡起頭,笑一笑。

“啊?”那一名對於這個消息,彷彿在小宸出了宇文家族那一刻開始,都是奇蹟。反倒不覺得多驚訝了。

“但是,我拒絕了。”小宸這一句:但是,我拒絕了。直直震撼了一明的表情。

“你可知道,拒絕葉府的後果?”一明看到這如此淡定的小宸,並沒有抱頭痛哭,完了,完了,這宇文家族算是滅族了。


“我相信葉靈兒的能力。”小宸淡淡的回了一句,把茶喝完,之後,便拍拍一明的肩膀。

“明日我們就去南國學院,今日好好休息。放心,宇文家族不會有任何事情。”

聽到小宸這句話,一明總算放心了。

傳聞那南國學院,是整個南國最好的學院,在這裏,有各府的天才少年。同樣,大家都是奔着那些武學祕籍前來。

這裏有太多的少男少女從這裏走出去,也有那手拿着帝國徽章縱橫整個南國的風雲人物。比如那六年前的南國著名的赤龍將軍,就是出自於南國學院。還有那朝廷之上,那能決定這南國命脈的文臣武將,雖然,他們不及葉府的強大,但,起碼他們掌握着南國的各個行業。雖然,葉府在兵權上有絕對的優勢,可是,在整個南國,還是看朝廷。

而同樣,南國學院作爲南國第一學院,其中的修道祕籍數不勝數,甚至更有那專門爲修煉內力提供的試煉塔。這塔分爲十層。一層比一層困難。從沒有人進到七樓之上。連那南國最近最出名的所有人都對他栽培有加的有望突破青段的木子都爲失敗了。可見,這試煉塔絕不是一般存在的,但是,曾聽聞,那試煉塔八層之上,有個古怪老頭,有一身的武學,也是一個雙修者,得他一本祕籍,都可以傲視這整個南國。

小宸與一明來到那南國學院的接待處。看了一眼那威嚴的南國學院大門,那四顆金絲楠木穩穩鑲在那大門之中。

匾名是南國皇帝御筆提名的,赫然寫着南國學院。

“這皇帝的字比我的還要醜。”小宸看到那一明正在那欣賞着那南國的各色佳人,便拍了一下一明的頭。

“你還說我好色,你看你那眼神,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小宸不禁搖搖頭,這南國學院的大門都還沒進去,你就這樣,那在裏面過上四年,你是不是都不用穿褲子了?

“我是好色,但不飢色。”一明撇撇嘴,拉緊身後的揹包。

這兩個人真奇怪,那些新進的學子都有家族的馬車送來,可這兩個人,一人一個揹包,這雨雖然停了,但這天氣還是太過寒冷。

“你說這葉靈兒會不會在這裏?”一明直接看到小宸那一臉嘚瑟的樣,直接甩了這句話。

“我覺得,你進去的第一天就會捱揍。這人啊,還是低調點好。”

小宸用力拉緊身後的揹包,總感覺這揹包太重了。

於是,再次拉緊,可這感覺不太對啊。這揹包起碼有兩個人的那麼重。

“一明。”小宸直接喊出,準備問下,這揹包怎麼那麼重,結果發現擡頭不見人,往前一看,那揹着一個揹包如被輕鬆之物。

小宸,二話不說,直接將那揹包放下,在手臂上甩了幾圈。

感覺力度到了,直接向前狠狠甩去。

“砰!”那揹包不偏不歪正好砸中一個人。

小宸拍拍手,走到那人身邊,蹲下來。

“我都說了,你今天肯定得捱揍。但是,我沒想到,第一個揍你的人是我。把揹包背進去,我去報名。”

看着那門口的少男少女一臉驚訝的望着這一個倒在地上,一個在一旁蹲着,不時的討論着。


“我這是在鍛鍊你。”一明吃力的拿起那揹包,往身後一放,差點把他壓倒。

“少廢話,快點。”

輕輕鬆鬆過了報名點,小宸與那正在彎腰駝背的一明來到那舍房。

這舍房也很人性化,每六個人在一個舍房。舍房全是對立的,一排有十八個。也就是說,一排有一百零八人住。

而看到那舍房整齊劃一,整整有十排。

輕輕敲下那舍房的木門,裏面傳來那緩慢的腳步聲。

門被打開,小宸與那剛把揹包放下地下歇一會的一明頓時一驚。

這人… 頭真大!

這是小宸的第一局話!

望着那碩大的頭顱,那臉上的憨憨微笑。讓小宸驚訝不已,望着那無比的巨頭,小宸此刻認爲,這世間沒有比他更大的了。

如果說這世界上有人的頭顱可大於別人,小宸倒是相信,可是,這面前的頭顱居然比別人的頭顱大上兩倍不止。

“你好!我叫楊振。”這大頭沒有任何別的語言,或者,從他的衣着來看,是貧苦人家,不愛說更多的話,亦或者是彼此不相知。

但是,小宸絕對記得了,這個叫大頭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