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現在,你這準備也太充分了吧。

正常三次淬骨武者突破,一顆淬骨丹就可以了,其他都可以不用。

你這倒好,一樣準備兩顆,真是怕死。

他卻不知道,對蘇北來說,這些丹藥準備了更加保險。

更何況這丹藥也不會浪費。

吃了,會增加突破概率。

不吃,也可以轉換成能量點,不會浪費掉。

「非武者修鍊,只修主脈,人體主脈14條,貫穿全身。

突破一品,就是為了打通更多的支脈絡,讓氣血更深層次的淬鍊骨骼和經脈。

你之前練的是馬步樁,那這次就去擴展下肢脈絡,為以後淬鍊下肢做準備。

人體骨骼206塊,對應着206條支脈。下肢脈絡的擴展,總共需要擴展62條支脈。

每條支脈對應一塊骨骼,就是為了更深層次淬鍊骨骼做準備的。而一品境的修鍊,就是要淬鍊下肢那62塊骨骼

一會你先服用護腑丹,在服用淬骨丹,最後貫通支脈如果感覺氣血不足就服用氣血丹,用氣血丹的氣血之力爆發,繼續拓展這些半封閉的支脈。

62條支脈並不是全封閉的,而是半封閉的,以你三次淬骨的骨骼強度,打通並不算困難。

你去突破,我在旁邊望着,以防不測。」

其實蘇北三次淬骨,又有這些丹藥輔助,自己一個人突破就行了。

他在這,也不過是以防萬一罷了。

蘇北點點頭。

這些知識他這一個月都有特意查過,原身記憶中也有學習,自然極為熟悉。

加上有宗師守護,幾乎算是十拿九穩的。

事實上也是。

兩個小時都沒用到,蘇北興奮地睜開雙眼。

62條支脈全部貫通,蘇北也成功突破武者。

「爺爺,我突破了!我是武者了!」

蘇北感受到體內流動的氣血,很是興奮。

穿越一個多月,他終於踏上了武者的道路!

「嗯,你在花點時間將境界穩固下,學校還有事,我先走了。

三天後京武入學,你直接來就行了。

這一屆新生還有一人三次淬骨突破武者,應該是你最大的競爭對手。

到時候入學分院你肯定是來戰爭學院的,不過到時候表現好點。

准武者階段你的修鍊資源我還能提供,突破武者之後,花銷只會越來越大,你表現的越好,京武提供的資源也會越多。」

蘇北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只是心裏卻是下定決心。

入學的時候一定要狠狠收拾韓旭一頓。

一個個都認為韓旭是他的宿敵,甚至因為他突破晚幾個月,都認為他不是韓旭對手。

到時候,倒要看看,韓旭究竟是什麼貨色!

ps:感謝「真奈五五開」、「顯然天命」,「66855744」,「簡單生活的我」,「222254454」,「zhenkuke」,「夢影黛」,「雲深不知暮遲今生逍遙今生緣」的推薦票,感謝「夢牽絆、不願醒」的6張推薦票,這是個真大佬啊,竟然一天有這麼多票么。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說完,覺得不夠,又加上一句:「不行,今天已經買不到了,萬一明天還沒有怎麼辦?我先定兩個,明天你一定要給我留。」

老大娘話音剛落,周圍那些沒買到的人就全都目光灼灼地望著陸細辛。

陸細辛愣了一下。

旁邊的年鳳嬌這時開口:「不行,不能預訂,你們這麼多人呢,都預定了,哪裡記得住啊。」

聽了這話,老大娘不高興。

哪有人這樣做買賣的,不就是個包子么,能有多好吃啊,誰稀罕。

哼,她給小孫孫炸油炸糕吃,不吃|你這包子。

剛要轉身離開,就被陸細辛叫住。

陸細辛彎唇一笑:「大娘,我們做小本生意的,一個包子才不到兩塊錢,不好預訂。」

說到這,她話音一轉:「不過,大娘可以去我們店裡,我每天都在店裡預留一些,這邊買不到,可以去那邊。」

老大娘驚訝:「你們還有店?」

「是啊。」陸細辛點頭,「就在小吃街那邊,陸家麻辣燙,那是我哥嫂的店。」

這個態度還不錯。

老大娘滿意了,點點頭:「行,回頭我過去。」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陸家麻辣燙啊,我吃過那家。」

「我也吃過,味道還不錯,但是跟包子比,味道還差點。老闆這包子太好吃了,就沒吃過這麼好吃的包子。」

回去時,年鳳嬌問陸細辛:「怎麼讓他們去店裡啊?」

陸細辛笑靨生花:「嫂子,咱們現在沒時間,等過段時間,可以讓他們加咱家微信,量大預訂,可以送貨上門。」

年鳳嬌還沒反應過來。

陸細辛已經低聲說:「我要開一家全鎮最大,生意最好的包子鋪。」

陸家那邊,陸友和姚大紅一直很挂念陸細辛,過了一個多星期後,打電話過來。

詢問兒子,陸細辛的生意做得如何。

陸國強根本忙不過來,用肩膀夾著手機:「給你,誠惠30,掃牆上的二維碼就行。」

陸友一怔,這都什麼玩意。

抬眸看了看牆上的鐘錶,現在不是才早上八點么。

麻辣燙店不是不忙么?

姚大紅也很奇怪,問了句:「國強啊,你幹啥呢?」

「媽,我這邊忙著呢。」陸國強大著嗓門:「外面排著長隊的呢。」

年鳳嬌一把將手機搶過來,嘶啞著嗓子:「爸媽,你倆來鎮上幫忙賣包子吧,忙不過來了。」

「那麻辣燙店呢?」陸友問。

年鳳嬌語氣乾脆:「不幹了,現在我們都賣包子。」

陸友&姚大紅:……

半個多月後,白芷從M國回來,放下行李,先去隔壁。

結果,隔壁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

人呢?

白芷面沉如水,心臟卻激動得怦怦跳。

難道是陸細辛受不了陸家的偏心,以及妹妹的優秀,崩潰逃跑了?

她趕緊聯繫曹水詢問。

曹水:「哦,你問陸細辛啊,他們一家都到鎮上賣包子去了。」

白芷:「什麼?」 沈闊一瞬間就明白所有的事,也明白政府的做法。

早期進入安全城的異能者,能拉攏的早就拉攏了,想要擴大政府的力量就要拉攏新人,這個時候通掛小隊進入他們的視線。

但是通掛小隊的隊員極少,這就意味著他們之間的矛盾也少,凝聚力比大型傭兵隊要高,拉攏的難度高,而且他們還不差錢,一出手就買下了一整棟樓,後來就加了兩個房子,這說明他們有基礎,資金雄厚。

既然他們無法下手,那就讓其他傭兵隊出手試探,逐步瓦解,然後再由政府坐收漁人之利。

溫識不明白:「不對啊,政府就不怕我們進入其他傭兵隊,不加入政府?」

沈闊說:「既然能被其他傭兵隊收入,那麼自然也能被政府收入。其他傭兵隊就是試金石,是撬牆角的鐵杴。」

溫識皺眉:「這些搞政治的這麼多彎彎繞繞!」

玫瑰嘆口氣:「我沒想到會是這樣……不僅如此,連研究院都對你們感興趣。」

一個異能者就能組成一個小型的傭兵隊,通掛小隊異能者比例太高,等級也比其他傭兵隊高,重要的是,通掛小隊精神系異能者一下子佔了三個,還都是戰鬥系的,如何不讓別人眼紅,如何不讓別人產生興趣。

林悅林打個冷禪,研究院,這名字讓林悅林想起前世的經歷。

沈闊想想,說:「政府這邊好說,他們既然讓其他傭兵隊先來,那政府這會不會針對我們,至於傭兵隊,這個也不用太在意,大型傭兵隊看不上我們,小型傭兵隊不敢下手,只有不上不下,中型傭兵隊,迫切想更上一層的才會找我們。這種隊伍不成氣候,再者,他們想下手,也得有機會!」

溫識拍手:「對啊,我們幾乎都是團體出動,總不能,站我們一堆人面前說:嗨,我想收入你們中的人……哈哈哈,好傻!」

玫瑰沒有他們那麼樂觀,就算是中型的傭兵隊也不好對付,他們人太少。

「放心吧,你不是說過嗎,安全城內禁止鬥毆,尤其是異能者。」李旭安慰玫瑰。

「那是明面上,只要抓不住,誰有辦法?」

「我最擔心的是研究院,你們這邊的研究院怎麼樣?反人權嗎?」林悅林手心發冷。

玫瑰不知道林悅林前世層遭受研究機構的迫害,而且華國的針對人類的研究大多徵集志願者,就算危險的找的人也是死囚,不了解林悅林的擔憂,說道:「反人類?沒有,就是有些瘋狂,抽血啊,如果不盯著,他們會多抽200cc吧……可能還會取點毛髮之類的,主要是他們的眼神太……怎麼說呢,看我們的時候除了瘋狂就是冷漠。」

「不會……切片?」林悅林想半天,才想出委婉的詞問道。

玫瑰搖頭:「不會,電視電影上的都很誇張啦!」玫瑰看著有些惶恐的小美女,笑著說:「在華國,講究中庸,人性,那麼瘋狂的人和舉動出現的幾率太小了,在安全城內,為了維護人類的發展和安全□□聲也不會那麼做的。放心吧。」

玫瑰拍拍林悅林的肩膀,林悅林扯著嘴角往上翹,可是腦海里前世在京都的遭遇不斷出現。

「開飯了,叔叔,姐姐,可以吃飯了!」就在這時二樓囡囡的聲音傳來。

沈闊摟著林悅林,看著她:「被怕,有我。我們已經不一樣了。」

確實如此,前世的苦苦掙扎,今生再也沒有出現……林悅林盡量放鬆自己,跟著大家往二樓走去。

溫識熱情的邀請玫瑰一起吃飯,玫瑰搖頭:「給你們帶來這麼大麻煩,我都不好意思,還蹭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