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樓的效率很高,不過一天而已,該辦的手續都辦下來了,但是就在我們要出發前去巴厘島的頭一天晚上,我卻臨時改變了主意。

那是因爲我在翻看一本旅遊指南的時候,突然發現就在我們城郊有一個地方非常漂亮,有着大片的曼珠沙華花田,周圍還有清澈的溪流,鬱鬱蔥蔥的樹林。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覺得這個地方對我來說,吸引力遠遠超過了國外的那個海島。

“這裏也很好,何必要出國去?”我指着那幅畫給劉尊看。

“不是都定好了嗎?”他看到以後也覺得很不錯。

我笑着說:“無所謂,我們幫影樓省錢,他們會同意的。”

果然,影樓說他們尊重客人的意見。

於是第二天我們就乘坐影樓的大巴車來到了北郊的那塊花田,一下車我們全部都驚呆了。

無邊無際的曼珠沙華,血紅色連綿不斷,形成一片無窮盡的花海,迎風搖曳,美不勝收。

“這是誰開發的?”攝影師目瞪口呆。

“不知道,沒有看到管理人員,連一個附近的居民都沒有。”助理茫然的說。

我對化妝師說:“無所謂,要是有人出來,我們會給報酬的。”

“開始吧。”劉尊眼睛裏閃過一絲陰影,但是卻沒有打擊我的積極性和興趣。

化妝師和造型師齊齊上陣,很快我的形象就有了翻天地覆的改變。

不過我覺得有些奇怪,因爲我的妝容和服飾美則美矣,卻跟普通的婚紗造型不一樣。

我的妝很濃,美豔得過分,而且帶着一點凌厲的霸氣,婚紗竟然也是黑色的,上面點綴着很多血紅的珊瑚珠。

“小冰兒,你很美。”劉尊走到我面前,我看到他宛如從油畫中走出來的伯爵一樣。

雖然非常的帥氣,可是卻有着自帶的陰冷的氣質。

“兩位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攝影師和他的整個團隊都圍在我們身邊,帶着諂媚的笑容。

黎明之劍 “我真的很美?”我小聲問劉尊。

他點點頭,牽着我的手走進了那片花田之中。

我們擺出各種恩愛的造型,我們淺笑,根本就不用造型師的提示也能很好的進入到畫面之中。

“累嗎?”劉尊在我耳邊問道。

我搖着頭:“一點都不累,而且我還覺得精力十足,再拍一天也沒有問題呢!”

“有沒有感覺到幸福?”

劉尊的眸子一向都是帶着灰藍色的,在這花的海洋裏看着很魅惑。

我使勁點點頭。

今天的天氣很好,沒有大太陽也沒有下雨,溫和的風,清爽的空氣,我真的覺得這是一種上天的眷顧。

不過拍着拍着,我的脊背上感覺到了幾分涼意。

“冷嗎?”劉尊感覺到我輕輕的抖了一下。

我看了看周圍,影樓的工作人員還在忙碌的給我們拍着照,可是我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

“劉尊,我怎麼聽不見聲音了?”我很惶恐,但是幸好還可以跟劉尊對話。

他的臉孔越發冷峻:“小冰兒,有件事情你沒有覺得很蹊蹺嗎?”

“什麼?”

“你去過初月的冥界,有沒有發現這片花海其實生長的就是彼岸花,那邊的河流和高山,就是”

劉尊還沒有說完,我就已經驚出一身冷汗了。

真的!

我就說這片花很古怪,無邊無際還沒有人發現這裏,來了半天就只有我們這些人。

曼珠沙華原來就是彼岸花!

“爲什麼會這樣,誰指引我們來到這裏的?”我抓着劉尊的肩膀,搖晃着。

“是你自己。”

我想了想,笑起來:“也是,是我在雜誌上看到了這片花海,所以纔會來的,或者是新開發的還沒有被人發現吧!”

“不,雜誌上根本就沒有這樣的照片。”劉尊搖搖頭。

我詫異的看着他:“怎麼會,你當時也看到了的!”

“我確實看到了,但是是從你的視角出發,所以纔會看到。”劉尊解釋道。

我指了指影樓的人:“他們呢?”

“你不要覺得太奇怪,他們也是受到了你的蠱惑,所以纔會跟着你來這裏。你的造型其實是你內心所希望的樣子,他們不過是聽命而已。”

“我爲什麼要希望自己變成暗黑女王? 北夜:半緣殤 你快點告訴我,究竟是怎麼回事?”我被嚇得不輕。

劉尊搖着頭說:“等照片出來之後你就會明白的。”

他輕輕打了個響指,我又可以聽到影樓工作人員的聲音了,他們還是那麼兢兢業業的從各個角度拍着我們。

“兩位,這邊這邊,請新娘微微的側一下身體,對對對,好極了好極了!”

“燈光,別打那麼亮!”

“化妝師,給新娘補補妝,太白了!”

我聽着他們的對話,只覺得背上一陣陣的發麻,他們怎麼會是被我蠱惑的呢?

多正常的人啊,各就各位,各司其職。

但是他們確實好像又跟普通的影樓人員不一樣,給我化那麼另類的妝容,拍攝的時候還故意營造陰暗的氛圍。

關鍵是,我怎麼就會發現這樣一塊地方,而且這地方到底是不是真實存在的?

看着跟冥界入口一模一樣的風景,我覺得自己的心也開始逐漸的下沉。

不知道在我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最近我的口味,我的脾氣,我的喜好都開始轉變。

“辛苦了!”影樓工作人員走過來扶我,幫我牽着長長的婚紗,走出那片花海。

我問她:“說實話,你看到這片花海是什麼樣子的?”

“跟你看到的一樣啊!”那個女孩子笑容十分詭異,然後轉身又去忙着給我倒水了。

好不容易等到拍攝結束,我們又乘坐大巴回到了市區。

街景依然是那樣的,但是我的心情卻已經不同了,因爲我看到的風景全部都蒙着一層薄紗般的霧靄。

我想要知道答案,但是劉尊不肯告訴我,只是讓我等着看照片。

“是不是我們在女媧的陵墓中遭遇到了什麼,而我卻沒有發覺?”我很心急的問道。

劉尊微笑着說:“有些事情,你需要自己看到才能明白。”

“那好,你馬上讓他們把照片傳給我!”我突然就憤怒了,衝着劉尊大喊道。

“可以。”不過劉尊沒有生氣,而是拿起了電話。

接通之後,他說出了我的要求。

過了一會兒,電腦開始有了提示音,我走過去,發現信箱裏躺着一個壓縮過的文件。

鼠標指到了那個文件上,我卻突然沒有了勇氣。

到底會看到什麼?

“下面插播一條新聞,在我市最繁華的商業街上,一家影樓突發大火,火勢非常兇猛,消防車已經到達了現場,下面請看我們前方記者發回來的報道!”

我正在猶豫的時候,電視機裏傳來一個消息。

“什麼?”我放下鼠標,走到沙發前,看到劉尊的4k高清大電視上,火光沖天,已經燒紅了半邊天。

“這是,這是!”我指着屏幕說不出話來。

劉尊接過我的話頭:“就是我們拍照的那家影樓,幸好剛纔要求他們把照片傳了過來,否則肯定一定消失在這場大火裏了。”

“怎麼可能,哪有這樣巧合的事情!”我撲到電視機前面,怔怔的看着那個可怕的畫面。

“由於消防通道被不明垃圾堵塞,消防車進不去,現在消防員們只能跑步進入中心現場。”電視女主播的聲音透着些許焦急。

果然,我看到影樓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而且不斷的有東西掉落下來,人們驚恐的鬧成一片。 看着大火越來越兇猛,我喃喃的對劉尊說:“你別說這也是因爲我的關係。”

“沒錯。”可是劉尊卻毫不留情的點點頭。

“我到底是誰,爲什麼會這樣?”我猛的一轉身,死死的盯着劉尊看,他一定知道些什麼!

劉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抱着我說:“我來告訴你吧,照片在哪裏?”

我指了一下電腦。

劉尊擁着我走到電腦前,熟練的點開了剛纔收到的那個郵件,解壓之後,文件夾出現在我的眼前。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真相就隱藏在這個照片文件夾裏,你準備好了嗎?”劉尊沒有馬上點開。

我點點頭:“準備好了。”

還有什麼好準備的,剛纔的那場大火如此慘烈,我想那棟影樓的人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這些人如果真是因爲我而死去,我總得弄清楚是爲什麼。

劉尊打開文件夾,我連呼吸都停頓下來,因爲我的內心還是很忐忑很害怕的。

第一張照片就讓我目瞪口呆。

在漫天遍野的彼岸花中,我和劉尊相視而笑,可是那個笑容充滿了邪惡,因爲我面對的是他,可是視線卻對着鏡頭,就好像我是一隻比目魚一樣。

妝容豪華出衆,天地間都是緋紅色,我在其中宛如至尊天后,凜然不可侵犯。

劉尊在我身邊,他的臉寫着對我的寵溺,但是有着黑色的霧氣在身後蔓延開來。

我們兩個眼睛紅紅,嘴角帶笑,好像兩個吸飽了鮮血的曠世惡魔,滿足而快樂。

但是這種快樂是建立在什麼之上的?

我們的腳下,花海的底層,是無數的屍骨。

這張照片如果單純從欣賞的角度來看的話,絕對是一種享受,非常藝術。

但是因爲這其中的主角是我和劉尊,所以我只有一個感覺,毛骨悚然!

我記得我當時確實笑得很美,但肯定不是這樣輕蔑不可一世。

最令我吃驚的是,我的裙襬下有着一條黑色的發着幽幽暗光的尾巴。

鱗片密密麻麻,每一張鱗片上都有個人臉。

劉尊裸露的手背上有着紅色的經絡,似乎還在不停的跳動着。

“這,這是什麼時候拍的,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表情!”我顫抖着說。

劉尊看了我一眼:“這是你內心深處情感的自然流露,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罷了。”

“一定是修圖,他們故意讓我們感到驚悚!”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們爲什麼要讓你感到驚悚?你看到的只不過是你最初的形態,你真正的樣子。”

我搖着頭:“不可能!就算我有着女媧的血,可是我並不是這樣帶着滿身的邪氣,我是創世主,是善良溫婉的!”

“錯了,小冰兒!你一開始就是邪惡的,你是陰神,是所有罪惡的來源!”可是劉尊的話卻讓我難以置信。

“女媧竟然是黑暗之神?”

劉尊點點頭:“自從你被尊稱爲媧皇的那一刻起,你的慾望便已經膨脹,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讓世間萬物臣服於你,所以伏羲纔會跟你勢成水火!”

“他們用的什麼相機,怎麼會拍出這樣的照片,我要投訴!”我有些氣急敗壞。

“沒用的,他們被你利用完了之後全部都死去了,你也看到了,大火偏偏只燒了那一個影樓。”

我看着劉尊:“你什麼意思?你說那個影樓的人都死光了嗎?而且這是我造成的?”

“對,除了給我們拍照的人,其他的都還好,因你還沒有完全變成原來的樣子,還保留了一絲惻隱之心。”

“你爲什麼不早跟我說?”

劉尊搖着頭:“說了也沒有用,你看你現在,雖然不肯接受這個事實,但是卻已經無法控制你內心的魔鬼。”

“就是說不管我願意不願意,我都要恢復到原來的暗黑狀態?”我覺得心口一陣劇痛。

“是的,這件事情恐怕還要從我們進入女媧陵墓的那一天說起。”劉尊沒有讓我繼續看照片,他拉着我坐在沙發上,告訴了我一些無法想象的細節。

原來劉尊吞噬掉陵墓中的邪魅之後,他腹內的黑洞並不能完全將其消滅。

劉尊自己也沒有覺察到,只是單純的以爲幫助我解決了難題。

但是回到天水的賓館之後,劉尊和我開始交好,那一刻他才發現那些邪魅的殘餘力量在他體內不斷的翻騰。

隨着我們彼此的深入,我靈魂深處的殘暴惡毒終於被喚醒,我變成了黑暗女媧。

劉尊很吃驚,他也曾經試圖在我睡着的時候把我身體裏面的惡性驅趕出去,可是卻沒有什麼用處。

當我醒來之後,劉尊帶我去莫高窟,以爲佛像可以洗滌我的罪惡和靈魂,但是因爲我的力量太強大,竟然以邪壓正,把所有的佛光都擋在了外面。

劉尊是清楚這一切的,他很心疼我的不知情,但是也心存僥倖,希望我只是暫時中毒了而已。

不過他得知我懷孕的那一刻,就已經很清楚這一切都已經成爲定局,我沒有辦法再回到之前那個單純善良的沈冰了,我已經是一個非常霸道而桀驁不馴的女人。

“小冰兒,不管你變成什麼樣,我都依然愛你。”劉尊抱着我,輕輕拍拍我的背。

眼淚從我的臉龐滑落,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將正義拋之腦後,就連拍照也都是依照我心深處的想法。

“我再也回不去了,對不對?”我哭着說。

劉尊點點頭:“是,當你被陰神喚醒的時候,我知道,今後的你將會非常痛苦。”

“那我應該怎麼辦?”

“忘記你是沈冰,用女媧的性格脾氣生活,這樣才能讓你好過一點,沒有那麼多的道德公理。”

我擡起頭看着他:“我怎麼可能做得到?”

“爲什麼做不到?你已經把影樓的人全部都燒死了,這不過是你一個小小的念頭而已。”

“他們太無辜了!”

“那又怎樣,如果你不按照心裏的想法去做,你就會人格分裂,最後變成正不正,邪不邪的怪物!”

我瞪大眼睛:“你可以殺了我,對不對?”

“我爲什麼要殺了你?”

我無力的靠在他的肩頭:“我知道,你從來都不贊成我對人性的理解,所以,現在的我更適合你。”

“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又有什麼過錯?”劉尊說他本來想要幫助我阻止邪魅的入侵,但是既然沒有辦法,那就不如將錯就錯,他只要我好好的就行,別的人和物對他來說,根本就不足掛齒。

“可是我爲什麼會有深深的罪惡感?”我低低的抽泣。

劉尊抱住我:“很快,你就會變了,而且你會發現生活更有意思,不會再有什麼不開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