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這裏,我腦子也越發有些混亂了,到底是我夢,還是小胖子的夢,還是說我進來的時候陣法佈置的有問題,所以造成了我和小胖子兩個人夢已經混了。

這個問題我也不得而知,我問小胖子,“你娘在哪裏啊?”。

小胖子滿臉難過的指着墳塋說,“我娘在那裏。”

我愣了愣,趕緊朝着小胖子手指的位置走了過去,我心裏更是一咯噔,渾然爲之一顫,上面寫的‘吳菲’,這分明是我孃的名字,可是這小胖子卻說這是他娘。

小胖子見我愣在一旁,趕緊說,“陳蕭你來了就好了,這樣那些髒東西就不敢欺負我,他們有時候可以堅持不懈,纏着我幾天幾夜不肯罷休,還好我師父有先見之明,讓我跟着你增加點陽氣。”

我有些好奇,這小胖子遲遲不肯告訴我他師父究竟是誰,這夢裏人的意識模糊,有時候並不會像平日裏那麼警覺,我連忙說,“你帶我去見見你師父唄。”

小胖子竟然一口答應,“好啊。”

小胖子轉身帶着我走了出去,一路上都順着村子裏的方向,我頗有幾絲好奇,莫非小胖子的師父也是村子裏的人不成,只是我們村子裏似乎已經沒了什麼高深莫測的人了。

接着小胖子並沒有走到村子裏面,而是挨着村子後面有條小路,順着小路一直走了出去,赫然是一片山谷,這片路,我好像來過,有些熟悉,腦子裏還有點印象。

川渝一帶山多水多,我們村就是建在山坡上的,這小胖子一直帶着我往村子東邊走,村子最東邊是一處懸崖,大人從來不準小孩來這邊兒玩的,因爲太危險。我低頭一看,還在地上看見一排碩大的腳印,好似這場景像是在哪裏見過。

(本章完) 「你放心吧,這件事就算是真的,那也絕對是進不了秦家門的女人,否則那秦浩天就不會答應這門親事了!雖然我們雪族現在實力什麼的大不如前,但是那也只有我們自己知道,外人眼中雪族依舊是靈雪城乃至整個三域最強的家族,因此,就算那秦涵真的有喜歡的人,他要娶的也只有你而已!」雪天傲看著雪夢兒說道。

「爹,我知道了!我一定要活下去,無論什麼代價……」雪夢兒眼中閃過一抹堅定的說道。

「好,你先好生休息著,其餘的事情交給爹和你娘親!」雪天傲看著女兒說道。

「知道了爹!」雪夢兒說道。

雪天傲轉身離去,雪夢兒躺下來,看著天棚心中暗道:「別說是喝自己生下孩子的血,就是吃了自己生下的孩子,她也要活下去,她是神界第一美女,她的人生才剛開始,她不想死,一點也不想……」

——

秦家

秦涵和岳風帶著墨九狸四個人回來時,不少秦家人都看到了,一個個雖然心裡好奇墨九狸一家人的身份,卻沒有人敢出聲議論的,倒是讓墨九狸對於秦家下人的禮儀很滿意……

畢竟像秦家這樣的大家族,下人傲慢也是很常見的事情的……

秦涵直接把墨九狸一家帶到了秦家的偏廳,然後笑著對墨九狸幾人說道:「幾人先坐一會兒,我去讓人被酒席,順便請我父親來見各位!」

「風,你幫我好好招待下幾位!」秦涵對著好友岳風說道。

「放心吧,你去吧!」岳風笑著說道。

秦涵點點頭轉身離去,岳風看了看帝溟寒又看了看墨九狸,最後還是覺得寶寶比較好說話,於是問道:「小丫頭,你叫什麼名字?」

「騷包叔叔,我叫上官雪,你也可以喊我寶寶,這是我娘親上管狸,這是我爹爹上官寒,他是我叔叔上官封!」寶寶聞言眨了眨眼睛,看著岳風介紹道。

岳風聞言抽搐了下嘴角,看著寶寶哀怨的說道:「寶寶,你可以喊我風叔叔!」

「哦……好吧,騷包風叔叔!」寶寶聞言十分聽話的喊道。

岳風無語,他那裡騷包了啊,他不就是喜歡拿個扇子么,至於一個個都說他騷包么……

寶寶看到岳風憋屈的樣子,就覺得十分好笑,想了想看著岳風說道:「風叔叔,你給我說說靈雪城的事情吧!」

「好,我們靈雪城可是……」於是岳風打開話匣子開始為寶寶說了起來。

另一邊,秦涵來到書房,看到自己的爹爹秦浩天和秦家的大長老秦羽正在商議著跟雪族的親事,秦涵直接往一邊的椅子上一座,看著秦浩天說道:「爹,大長老,你們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怎麼說話呢你?我不是讓你去見雪族大小姐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秦浩天看到秦涵不滿的問道。

「已經見過了!」秦涵說道。

「見過了?那你怎麼還這副表情?難道人家雪族大小姐,神界第一美人還入不了你的眼嗎?」秦浩天不解的問道。 就在這個時候,小胖子帶着我從山谷裏的一個洞子裏走了進去,雖然是山洞,可是裏面卻一點也不黑,反倒是一片亮堂的很,我頗有些好奇,究竟是什麼會住到這裏面,點燃了這麼多的長明燈,只怕不是等閒之輩,這個地方基本上也不會有人知道,所以就算是待在村子裏的人,也未必會知道這裏山洞裏還住這別人。

小胖子興致勃勃的帶着我走了進去,不一會一個老人背對着我,我頗有些好奇,這背影彷彿似乎在哪裏見過。

就在這個時候,老人赫然轉身,那一幕,我着實驚呆了,分明就是老瞎子!

我愣了愣,連忙問小胖子,“老瞎子是你師父?”

小胖子極其興奮的對着我說,“對呀,這是我師父,你們應該都認識的,你們不是一直在找他嘛,不過你們的事情我並不想過多幹涉。”

我心裏一沉,這絕對不是我的夢境,因爲我的夢境裏可從來就沒想過這一層面,只怕現在小胖子沉迷在夢中,不能醒來,現在套他的話最爲不過,人在夢裏的意識沒有那麼明顯,所以很容易被我套出話來。

我連忙問小胖子,“你到底知道些什麼事情,爲什麼不願意告訴我們你師父就是老瞎子?”

小胖子嘿嘿的笑了笑,尷尬的撓了撓後腦勺,“你們找老瞎子無非是想要無字天書,那東西我師父也看不了,無字天書只有鬼谷子一人可以看,其他人拿到這本書就像是拿到了一堆廢鐵一樣,不過我師父這麼做,也爲了你們能夠在某些方面聽他的話,他雖然看上去像是在故意讓你們覺得受阻,但實際上,他可是真的在幫你們。”

果然,小胖子竟然知道這些事情,難怪之前我就發現他對陰長生和周武王兩個人的熟悉程度並不亞於我和江離的認知。

小胖子繼續開口說,“陳蕭,這些事情我要是直接告訴你了,你不也就不會對我那麼好了,我可真沒你們有本事,可以保護自己,我天生就是半人半鬼的陰質體,孤魂野鬼極容易發現我,隨時都想搶奪我的身體,來借我肉身還魂,我成天不僅僅要躲着他們,還要提心吊膽,小心碰上了日夜遊神,他們指不定會認爲我是從陰司裏逃出來的陰魂,要叫我魂飛魄散啊!”

沒想到,這半人半鬼的體質竟然會遇到這麼多的問題,之前是我也沒注意到這個環節,總覺得小胖子懂的東西不少,應該也有一些保護自己的方式,殊不知,對於他而言

,這一切莫過於難上加難,所以他只有一直跟着我。

我繼續問小胖子,“你跟着我還有其他什麼目的嗎?”

小胖子有些猶豫了起來,見識我心想千萬不能讓他意識清醒起來,我趕緊又補上了一句,“既然你叫了我一聲哥,咱哥倆就應該坦誠相待,不應該有所隱瞞。”

小胖子這才告訴我,“其實我跟着你,的的確確是因爲你可以保護我,我師父說了,跟着他都未必可以保護我,這世間只有陳蕭你一人可以保護我一世安危,畢竟我們身上流着相同的血脈,雖然同母異父,可都是一家人,師父不願意讓我的事情告訴你,怕影響你日後的行動,如果你知道了我是你親弟弟的話,你會太過於在意我的安危,從而做出一些錯誤的判斷,所以這個祕密我也從來沒告訴過你。”

我整個人像是遭受到了悲喜夾擊,整個人一時有些無法接受,我極其興奮的是沒想到我折騰了這麼久,苦苦追尋我弟弟的蹤跡,沒想到遠在天邊近在眼前,而我極其難過的是,我竟然沒有發現,他是我弟弟,有些時候,我對他還常常損罵,並且差一點害死他。

此時此刻我越發不能接受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爲,對於小胖子我也有愧疚的地方。

難怪之前老瞎子會對我說,只有我把那些人對付了,才能真正的保護我弟弟安全,原來是因爲我弟弟就在我身邊,我要是遇到了危險,他自然也會遭殃,唯一的辦法就是我陳蕭自己一定要變得強大起來,莫不可再讓弟弟受到任何威脅,他可是我在這個世上最親的親人了。

眼下要想喚醒小胖子,卻又是一門技術。

也不知道是什麼什麼人,給他施加了陰邪的法術,將他困在夢境之中,不斷經歷自己最害怕的東西,應該就是那些孤魂野鬼,還有孃的墳前。

我將小胖子從山洞裏帶了出來,連忙看着小胖子說,“你可還記得我們在洞裏遇到的燭龍嗎?”

小胖子皺了皺眉頭,不禁喃喃自語起來,“燭龍,那傢伙極其厲害,睜眼閉眼都能有極其厲害,我……”

這個時候小胖子忽然說不下去了,彷彿意識到了問題的存在,一臉震驚的看着我說,“不對,我不是在洞裏受傷了,怎麼會在村子裏呢,我記得,我跟着你們從山洞走了出來,去了黃泉路,後來我就記不得了。”

我使勁點點頭,此時小胖子的意識會越來越清醒,一旦清醒過來隨着

我的陣法就極其容易走出這個法術之中,只是我現在好奇的是,究竟是什麼人要給他下毒手,還是這種陰邪的法術,將人困在夢境打算折磨致死。

不免懷疑,能有這樣的陰毒手段的人,莫過於陰將軍,顯然他本來是應該想要給江離一個下馬威,所以故意在小胖子身上,好在我今晚睡不着的時候特地走出來看了一眼,發現了不對勁,不然就讓陰將軍得逞了。

我立即告訴小胖子,有人故意在他身上下了咒法,是故意將他困在夢中不斷迷失,現在趕緊醒來,跟着我走出陣法。

小胖子恍然大悟,連忙說,“我操他大爺的,哪個敢給老子下陣法,我不非弄死他不可。”

我嘿嘿笑了笑,我倒覺得這是因禍得福,雖然小胖子被那陰將軍下了這樣的陰邪法術,不過也讓我知道了小胖子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弟弟。

其實很多陣法,只要配合上奇門遁甲之術,都有很好的方法解決掉,這裏畢竟是夢裏,人的五行屬性搭配發生了各項不同的變化,從而在夢中的五行效果也有過同。

陰將軍做的陣法自然是屬陰,陰遁採用逆布六儀,順布三奇的方式,一宮布戊,則離九宮布己,艮八宮布庚。

我告訴小胖子,然他跟着我一起掐印,破陣必須要兩個人同步這做,因爲我用了紅繩把我們兩個人綁在一起,要麼兩個人一起出去,要麼都出不去。

小胖子連忙點點頭。

我掐着鬼印,極其謹慎的看着小胖,踩着罡步,一聲呵斥,“破!”

“轟隆”一聲,彷彿是聽見了支離破碎的聲音異於,極其刺耳,我心裏默唸,速速滾開,陰氣散開!

不一會,只覺得渾身一陣痠軟,眼前又是一片漆黑,我拉着小胖子的手走了約莫幾百米,果然看到了一束光,和我之前進去的時候一模一樣,順着光走了出去,赫然來到赤腳大夫的家裏。

我和小胖子分別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裏,再次睜開眼的時候,手腕上的紅繩赫然斷開。

此時陣法已經破解,小胖子和我已經安全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裏,小胖子緩緩睜開眼睛,此時的他已經意識到了我已經知道了全部事情,只好尷尬的衝着我笑了笑。

就在這個時候,屋外傳來一聲極其詭異聲音。 淘寶公主 “竟然破了我的陣法,呵呵。”這聲音分明就是陰將軍,我連忙走了出去,四周卻極爲安靜,看不到任何的人。

(本章完) 他向來拿這個兒子無可奈何,偏偏秦家眾多子嗣中,只有這麼一個天賦方面最像他,最讓他中意的,也偏偏就他最願意氣他……

這不好心安排個絕世美人給他,一百個不願意,愣是要跟他們對著干,讓秦浩天頭疼不已……

「爹,大長老,我就不懂了,你們為何偏要跟雪族聯姻呢?難道是嫌棄秦家的實力弱嗎?」秦涵看著秦浩天和秦羽認真的問道。

秦羽和秦浩天兩人對視一眼后,秦浩天輕嘆一聲說道:「小涵啊,我們自然不是因為秦家弱的關係,第一,你也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紀了,你自己一天對這個女人也嫌棄,那個女人也嫌棄的,好像是個女人你都看不上,可是這雪族大小姐向來有神界第一美女的稱號,你又被稱為神界第一美男子,爹和長老們都覺得你們是絕配!第二,雪族這些年實力倒退,他們想跟我們聯姻才是真的,他們想讓我們秦家做他們雪族的靠山,而我和長老們,其實是為了雪族的族陵,據說雪族的族陵內,是歷代雪族先祖隕落的地方,裡面有著無數的天材地寶,相當於一個秘境,所以我才會答應這一次的聯姻……」

「爹,你這是不是太過分了?拿我的終身幸福,就為了去換一次進入雪族族陵的機會,還是在不清楚裡面有什麼的情況下?」秦涵聞言怒道。

秦浩天和秦羽有些心虛的眼神閃了閃,他們總不能說是因為,外界傳聞秦涵是斷袖,喜歡岳家少主岳風,把他們給急的才答應了雪族提出的聯姻吧……

而雪族提出聯姻時給他們開出的條件剛好就是,只要秦涵娶了雪夢兒,就允許秦涵帶十個秦家的年輕弟子,進入雪族的族陵內尋寶……

秦涵是聰明人,一看自家老爹和大長老心虛的表情,瞬間就想到了什麼,眼神一眯的問道:「爹,大長老,你們是不是因為外面的風言風語,才這麼急著讓我成親的?」

「哼……你個臭小子,是又怎麼樣?誰讓你整天跟岳風混在一起,弄的外面人都說我秦家少主是彎的,你這不是給秦家丟臉嗎?」秦浩天聞言見被拆穿了,大方承認的等著秦涵吼道。

秦涵聞言無語扶額,他就不明白了,像他爹這麼不靠譜的家主,是怎麼把秦家做到這個地步的,怎麼就沒人滅了秦家呢,要是秦浩天知道秦涵想什麼,估計直接就氣死了……

「總之,我不會娶雪夢兒的,至於為什麼,你和大長老馬上就會知道了!還有,我帶了客人回來,你們等會記得去前廳招呼一下……」說完也不給秦浩天和秦羽多問的機會,直接轉身走人了。

秦羽看了看臉色漆黑的秦浩天,有些無奈的說道:「家主,要不我看還是算了吧!小涵似乎不喜歡那雪夢兒啊……」

「不行,怎麼能算了呢,等他喜歡,黃花菜都涼了,就算不娶雪族大小姐, 這聲音分明是陰將軍的,可是四周卻完全看不見他的身影,只怕這次回來,他的能力遠在我之前所知道的。

小胖子見勢連忙跟在我的身後問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用着極其低沉的聲音告訴小胖子,“肯定是陰將軍,他說我破了他的陣法,沒想到這個人竟然陰邪狠毒到了這般地步,連孩子都不肯放過。”

小胖子不以爲然的說了句,“我可不是娃兒了,我是少年!”

我鄙視的看着小胖子,這傢伙的心態也是夠好,這陰將軍這般下陣弄他,要不是我及時趕到,只怕他就真死在夢境裏,這小胖子的心也是夠寬,真不知道是福是禍啊。

眼下都快天亮了,我更加擔心的是江離,離武鬥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江離卻受了重傷,這陰將軍故意現身,不就是爲了讓我知道,整件事是陰將軍乾的。

小胖子大概也是看出來了我臉色不大對勁,就問我,“陳蕭,怎麼了,臉色這麼臭,我不是已經沒事了嗎?你在想啥呢!”

我搖搖頭,我答應過江離的,江離爲小胖子逆天改命的事情,江離不讓我說出去,雖然我不知道爲什麼江離不願意告訴別人,但只要是江離要求做的事情,我都會聽他的話。

小胖子自然也看出來我並不想多說什麼,所以也不敢繼續追問。

不一會,外面的雞就開始打鳴了,略微可以看見光亮,只怕現在也快五點了。

我讓小胖子趕緊休息一下,我去屋子裏看看江離,小胖子沒說什麼,回到病榻上乖乖的躺了下去,我連忙順着赤腳大夫之前給我和江離準備的屋子裏走去,剛一進去,只覺得一股邪氣極其濃烈,彷彿將整個屋子都包裹在裏面。

我心裏一沉,莫不是這陰將軍闖進屋子裏了不成,我嚇得連忙推開門,只見一股濃郁的黑氣竟然將江離緊緊包裹,我立即並指唸咒,“靈寶天尊,安慰身形。四方魂魄,五臟玄冥。青龍白虎,隊仗紛紜。朱雀玄武,侍衛身形。急急如律令。”

“敕!”我一聲喊下。

四周的黑氣被迅速衝破,這些黑氣一溜煙散開。

我連忙衝到江離面前,只見江離閉着雙眼,整個人渾身略有些冰涼,我實在有些擔心,這江離的身子怎麼會突然變得這般虛弱,顯然江離現在已經昏迷,根本就不知道剛纔發生的事情,只是我覺得納悶的是,這四周明明已經被符紙全然包裹住了,門外也有陣法,這陰邪的東西怎麼會跑進來,連江離的竟然沒有察覺,這完全不符合平日裏的狀況。

我心裏想着越發有些害怕,只怕這天譴遭遇之後,江離的身體受損嚴重,現在遲遲昏迷不醒,讓人擔憂。

我連忙喊了幾聲,“師父,師父,你醒醒。”

此時的江離額頭滲着虛汗,整個人緊閉雙目,絲毫沒有聽見我的呼喚。之前還不是這個樣子,現在竟然直接昏迷不醒。

江離這樣的情況,我實在是沒了折,眼見我無

論怎麼呼喚,江離都不肯醒來,也並不像是中了夢魔,只怕是身體真的受損。

我趕緊跑到小胖子那裏去,極其着急的看着小胖子說,“快起來,你有沒有辦法讓老瞎子過來一趟,我有急事需要他的幫忙。”

小胖子好奇的看着我說,“我去,啥事這麼着急?”

“人命關天的事情,別問這麼多了,趕緊的,不讓要出人命了,你讓老瞎子務必想辦法速來這裏,一天之內。”我想也沒想那麼多,這老瞎子知道的事情多,肯定有辦法,雖然江離不讓我把他的事情說出去,可是現在江離的事情怕是已經有些嚴重了。

小胖子愣了愣,趕緊從病榻上跳了下來,連忙將衣服穿好,一溜煙的衝了出去,我雖然不知道小胖子是可以用什麼方法跟老瞎子聯繫,但是我自己知道,老瞎子這個人鬼謀神算,肯定離我們不遠,這樣纔可以把我們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

只要小胖子找到老瞎子,指不定就可以救江離了,要是江離不能快點好起來的話,只怕武鬥的時候,武成王定然要威風一把了,那可是我不想見到的,我也不想看見江離受傷。

既然是天譴降落,萬事就有陰陽之論,自然也有破除天譴的法子。

我陳蕭不信邪,定然要讓江離平安無事,江離救我和弟弟多次,如今我絕不能眼睜睜的看着江離受傷。

隔了一會,小胖子沒回來,遊屍王和雯雯突然從外面走了進來,塗靈一臉煩躁的看着我,極其不爽的說,“臭陳蕭,可讓我們好找!我都把這個村子找了個遍,總算是找到你們了!”

看見雯雯的那一瞬間,我不曉得有好欣喜,連忙問了句,“你們總算來了,我以爲你們找不到這裏呢!”

塗靈一臉沒好氣的衝着我發泄,“還好意思說,我們差點就真找不到這裏了,不過是去教訓一下青丘國的那羣小賤人而已,轉過身就發現你們已經不在洞裏了,要不是碰見燭龍,我都不知道你們去了哪裏,我們一路順着出來,這村子裏的氣味什麼人的都有,根本就聞不到你們在哪裏!”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實話,這件事情我和江離似乎還真沒考慮到這個問題,當時事情也緊迫,塗靈和雯雯都是有本事的人,比起她們我肯定是更擔心小胖子,當時小胖子岌岌可危。

不過這些心裏話我可不敢告訴眼前的這兩個女人,要是知道了,估摸着我鐵定要被捱揍,特別是塗靈,一言不合就開打,除非是江離站在她的面前,她在纔會賣乖。

就在這個時候,塗靈滿臉好奇的看了看我身後,極其不滿的說,“陳蕭,我家江離去哪裏了?”

我心裏一咯噔,這塗靈鐵定不能知道江離受傷的事情,不然她肯定會亂了陣腳,指不定讓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情,我趕緊撒謊說,“江離要和武成王武鬥,要準備一下,所以先去了龍虎山,你要不過去找他?”

塗靈一聽,連忙跺腳,“該死,你咋不早點告訴我

!我不跟你廢話了,我要去找我家江離!”

話音一落,塗靈連忙轉過身跑了出去,不過是一秒鐘的功夫,竟然跑沒了人影。

富貴養花人 雯雯滿臉好奇的看着我說,“江離怎麼一個人過去了。”

我尷尬的看着雯雯,要說撒謊這種功夫可真的不好練,我看着雯雯,馬上臉就紅了起來,耳根子一陣發熱,撒謊果然是會心虛的。

雯雯滿臉好奇的盯着我看,我一時之間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雯雯連忙說了句,“陳蕭,我怎麼覺得你今天很是不對勁啊,你連正眼都不想看我,我有那麼讓你討厭嗎?”

女人,束手就禽吧! 我愣了愣,這雯雯怎麼會這麼想。

我趕緊搖搖頭,“怎麼可能!”

雯雯微微皺着眉頭,極其不開心的面容說,“陳蕭,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我愣了一下,這雯雯的心猶如海底針,我做什麼事情,她都極其敏感,我趕緊搖頭說,“不是你想的那樣,下次我再跟你解釋,今天你就不要問我任何事情了。”

雯雯的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一臉不理解我的樣子說,“陳蕭,你……算了,你這樣的陰晴不定我已經習慣了,只要你不要趕我走就是了。”

雯雯的樣子像是很難受一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答應過江離的,江離受傷的事情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雖然江離現在處於昏迷的狀態,我也不能不保守祕密。

這件事情還是等以後有機會解釋的時候,再跟雯雯說清楚吧,畢竟雯雯也是我的小媳婦,她應該會理解我的。

就在這個時候,赤腳大夫忽然走了進來,臉色極其不好的對我說,“不得了了,村子裏出事了,陳道士你趕緊出來看看。”

這……

江離還在屋子裏面,我要是就這麼走了的話,我還真有些擔心會不會出啥事情,眼下最信任的人莫過於雯雯了,我趕緊對着雯雯說,“江離在左邊的屋子裏,你守在門外,不要讓任何人靠近江離,我只信任你,拜託了!”

雯雯愣了一下,“江離……”顯然她對我剛纔跟遊屍王說的話有些不理解,但看我神色緊張的模樣,也清楚這件事非同小可,連忙點點對我說,“陳蕭你放心吧,江離的事情交給我。”

雯雯辦事,我最放心。

交代好了事情,我跟着赤腳大夫身後,朝着村子裏面走了進去。赤腳大夫告訴,今天他本來是去別人屋子裏給人上門看病,結果村子裏接二連三有好幾個人都發生了同樣的事情,這着實讓赤腳大夫給難住了。

我見赤腳大夫的神情極其不好,連忙問了句,“到底是怎麼回事,說清楚點。”

赤腳大夫搖搖頭,“說不清楚,這事情怕是還得要你親自去看一下才清楚了。”

赤腳大夫說的話神神祕祕的,不知道村子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只是我總覺得,最近發生的事情,和陰司或者是陰將軍,總有些脫不了干係。

(本章完) 「不行,怎麼能算了呢,等他喜歡,黃花菜都涼了,就算不娶雪族大小姐,也必須讓他娶個女人回來,不然我們秦家的臉都被他丟光了……」秦浩天氣呼呼的說道。

「唉,可是小涵他也不喜歡啊!」秦羽輕嘆一聲說道。

「哼……什麼喜歡不喜歡的,娶妻生子這是他作為秦家後代的責任,走吧,我們先去看看他又帶些什麼人回來了,估計又是岳風一樣的臭小子們,我今天必須告訴他們,以後都別來煩小涵了,這一個個的年紀不小了,全都不成家像什麼話……」秦浩天一邊說著一邊往外走去。

秦羽在身後跟著心裡十分的無奈,他們家主和少主之間,似乎有代溝啊,兩人每次說話不到三句,准能把對方氣的頭頂生煙,而且每次都是家主生氣,真是醉了啊……

而墨九狸等人已經跟著秦涵,來到了秦家的宴會大廳,滿桌的酒席早就在秦涵的命令下都安排好了,主位空著的,是留給秦浩天的,他左手邊的位置是留給大長老秦羽的,因此秦涵坐在主位的右手邊,然後依次是寶寶,岳風,墨九狸,帝溟寒,和雪封……

至於為什麼寶寶坐在秦涵和岳風的中間,主要是因為岳風帶著墨九狸等人來時,就直接讓寶寶坐在那裡,墨九狸等人也不在意,於是就隨意的坐下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