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全身傷痕累累,朝鬼娃娃拼命的吶喊:“寶寶,求求你一定要堅持住,都是媽媽不好,媽媽太弱了,連寶寶都保護不了,嗚嗚……對不起。寶寶……”

怎麼辦?

老天求求你,不要讓他出事,我一定會好好待他,當親生兒子一樣疼愛。

在我最絕望,最無助時……

突地,天空飄下一道黑色影子。

那速度太快,我看不到人,只看到黑色披風一角。

他動作太快,勢如破竹一腳把銀狐踹到地上。

而銀狐手中的鬼娃娃一下跌落在地上,滾了幾個圈。

他眼睛緊緊閉着,毫無生命。

我崩潰了。

朝娃娃淒厲大叫:“寶寶,你醒醒,一定要堅持住,媽媽會救你的。”

想衝出結界,結界的電光在次把我擋回來。

我哆哆嗦嗦的顫抖的嘴脣語無倫次道:“沒事的的,寶寶一定沒事的,只是暈過去而已,一定會沒事的。寶寶……醒醒,求你醒一醒,睜開眼看看媽媽。”

站在我身前的那個男人,蕭寒孤傲的站着,一動不動的望着地上昏迷不醒的小人兒。

他聽見我的話,篤地轉過身來,指着地上傷痕冷冷的娃娃,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語氣質問我:“是誰?他是誰”

我在結界裏發了瘋般,淒厲叫喊:“君無邪,求你救救他,快救他……”

君無邪不管從遠處爬起來的銀狐,也不管昏迷不醒的鬼娃娃。

怒氣滔天的他,衝到我面前,寬大手掌伸進結界,想把我拖出去質問。

他手剛剛觸碰到結界,被結界的電光擋了出去。手背冒出幾串黑煙。

他震驚望着結界,暴怒道:“誰下的。”

身後,銀狐寬大空洞的銀袍破了幾個洞,被君無邪踹歪的臉還沒矯正過來。

他走到鬼娃娃面前,單手從地上把他抓起來。

我大聲叫喊,指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娃娃哭泣道:“娃娃,救他,狐狸快把他偷走了……君無邪。”

君無邪瞬間轉身,看見銀狐伸出的狐爪。

他手持龍魂劍,凌厲的朝狐狸爪子射過去。暗夜中,一道銀光,奔逸絕塵的朝狐狸爪飛瀟過去。

銀狐迅速收回手,在慢半拍,他的爪一定被龍魂劍打中。

他打開雙手,大銀長袍往後一飄,懸空而立。

歪着的臉,眼睛睜一隻,閉一隻。

他看着我的心臟位置,對君無邪囂張猖狂的笑道:“她的帝王心,我要定了,君無邪,看你能護她到幾時?” 一道銀光飛至而來,龍魂劍飛回到君無邪手中。

君無邪提着龍魂劍,對半空中囂張不可一世的銀狐怒道:“上次砍掉你三隻尾巴,讓你逃了,居然還敢在本尊地盤上耀武揚威,不把你挫骨揚灰,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他提着龍魂劍一躍半空中,和銀狐廝殺起來。

我在後面吶喊:“君無邪,不要去,回來,救娃娃,先把娃娃救醒了。”

君無邪躍到半空中,回頭看了我一眼。

我看不清他眼裏的情愫,可是娃娃的傷等不了。

他等不了……

他和銀狐一打起來,狐狸還有四條尾巴,一時半會兒停不了。

我撕心裂肺的吶喊:“不要管狐狸,遲早會收了他,救孩子,快先救孩子,求你了……”

他懸立半空中,手執龍魂劍,在看一眼不遠處的銀狐。

銀狐正在挑釁他:“冥界,遲早會成爲本王囊中物。”

君無邪皺着眉頭,看着地上昏迷的孩子,在看被捆在結界裏的我。

面對銀狐在他面前跋扈挑釁。

最終,他落了下來,手執龍魂劍將結界一劍劈開。

砰!

巨大響聲,火光四散。結界終被君無邪一刀斬破,閃着電光的結界支離破碎的散開。

在君無邪把結界斬破的一瞬間,地上的娃娃噗的一聲,大吐一口血。

血是黑色的,已經凝固了。

我看見從他身體裏飄出幾縷黑煙,漸漸消散。

我知道這是魂飛魄散的前兆。

我用這輩子最快的速度衝到他面前,剛剛衝出來,我沒站穩,大摔一跤,滑了幾米遠。

我幾乎連爬帶跑的奔到他面前,他皮膚逐漸成黑色,身體揮發出的黑氣越來越多。

我顫抖的手抱着他,把他抱進懷裏,嘴脣喃喃顫抖,語無倫次道:“別怕,寶寶你千萬不要有事,寶寶……”

我把他小手印在無名指的祖母綠扳指上,綠扳指閃爍灼灼瑩光,裏面升出綠氣被寶寶小手給吸收。

吸收的很慢,但還是他吸收進去了。

他的身體沒有散發黑色氣體,逐漸乾枯變黑的皮膚也慢慢恢復方纔的瑩潤。

我手胡亂擦着臉色的淚痕,緊緊抱着他,一個勁的說:“寶寶,沒事的,我不會讓你有事,乖啊……”

君無邪走到我面前,居高臨下的望着我,深邃的眼眸沒有一絲波瀾,平靜的就像一灘死水。

他冷清的聲音問我:“他是誰?”

我坐在地上,掛滿淚痕的眼睛,擡頭望他。

我緊緊抿着嘴,沒有回答他的話。

他手執龍魂劍揚起,劍尖對準我懷裏的娃娃,看似平穩冷靜的聲音,摻雜着殺氣:“本尊問你,他是誰?”67.356

見他殘忍的要對鬼娃娃動手。

我把娃娃緊緊護在懷裏,咬牙含恨朝君無邪大罵:“君無邪,你要是敢傷他,我跟你沒完。”

他動了怒氣,劍尖更進一寸,抵着懷裏娃娃的脖子上,紅眸似血。

他失去了耐心:“他是誰,爲何可以吸收鬼王之戒的能量?”

咳咳……

懷裏的娃娃咳咳的咳嗽幾聲,我低頭一看。

鬼娃娃睜開眼看的第一眼不是我,而是君無邪。

有了鬼王之戒,他恢復的很快,純淨無邪的大眼睛看中君無邪,一動不動。

純淨不帶一絲雜質的眼睛裏,對君無邪滿滿的都是好奇。

哪怕君無邪手中的劍尖抵着他的喉嚨。

他絲毫不懼。

軟萌略帶沙啞的聲音,弱弱的朝君無邪喊:“爸爸……”

我當時……

大腦瞬間短路。

我臉上這輩子都沒有出現過表情,我說不出是什麼表情,驚恐,震撼,不可思議,震驚駭神……

任何詞彙都形容不出我當時的神情。

我張嘴愣神了幾秒後才反映過來,趕緊給他洗腦。

他要認君無邪做爸爸,我絕壁一定會瘋的。

我苦口婆心的說:“寶寶啊,你要看清楚,他不是你爸,他是壞人,只有壞人才會拿劍對着你。以後不要一睜開看見個男人就喊爸爸,懂嗎?”

哎喲,我的心怎麼這麼疼呢。

我有超體U盤 這小子太沒眼力了。

怎麼能喊君無邪做爸爸呢。

他很虛弱,眼睛巴眨巴眨的看着我,還跟我較勁:“媽媽,他是爸爸。”

“不是,我說了不是。”

“可是,紅姨說過,爸爸吃媽媽纔會有我,可……可在鏡子裏,沒看見爸爸吃你,可是你吃爸爸了。”

哎喲……

我這臉啊熱乎乎的,快丟完了。

沒想到陰陽輪迴鏡裏的一幕被他看到了,小小年紀居然還懂這個。

我紅臉斬釘截鐵的否認:“那不是媽媽,記住,他不是你爸爸,以後不準亂喊。”

最強花都高手 君無邪的劍已經被他收了,我不知道他聽見我們的對話臉上是個什麼表情。

反正,娃娃醒了後,我就一直無視他,沒正眼瞧過他。

我抱着娃娃站起來,從破破爛爛的包裏掏出個大毛巾把他包起,一歲大的孩子,剛剛好。

“媽媽,可是從第一眼看見,我就覺得他是爸爸。”

“胡說,他哪像你爸了,你爸會拿劍對着你,還想殺你?”

“可是,媽媽,爸爸長的好漂亮。”

“……”

哎喲喂,這個看臉的世界。

我頓時無語!

我不否認他的話,君無邪確實長的帥。

但,我還是不乏餘力的給他洗腦:“看見好看的就是你爸,你爸挺便宜的。滿大街都是呢,嗯?”

聽見我們的對話,君無邪低沉的笑了,聲音很好聽。

我瞅都沒瞅他一眼,抱着鬼娃娃在刀山前站定,有點犯難了,這可要怎麼過去。

娃娃身體恢復了些,可現在還是很弱,冰冷冷的身體捲曲在我懷裏,小臉貼着我的胸口,尋求溫暖。

君無邪走到我身邊,朝娃娃伸出手,漆黑的鳳眸,安詳平靜:“爲夫來抱把。”

我躲開他的手,生氣道:“你別碰……”

可懷中的娃娃居然伸出手,想接受了君無邪!

我……生氣了。

這孩子,吖的,什麼眼神,居然還想接受君無邪。

我還得繼續給他洗腦。

“寶寶你給我記着,他不是你爸爸,知道嗎?”

“媽媽,我第一感覺他就是爸爸。”

我想說,嗯,你第一感覺我還是你媽呢。

可事實,我並不是他媽媽。

身邊,沉默已久的君無邪說:“我尋了你三天三夜,沒想到你會出現在北冥之地,出現在本尊皇宮,坐了本尊的龍椅,還留下個蘋果核,把紅芙和白若打成重傷……” 我聽他話裏,怎麼秋後算賬的意味。

我擡頭挺胸,目不斜視,氣勢不輸的說:“是我打的,那又怎麼樣,咋滴,你還想找我算賬?”

“本尊用輪迴境看了,你有不對,但紅芙以下犯上,錯的更多,她被本尊打下十八層地獄,痛改前非後在放出。白若也被丟下忘川河裏受罰,你可是滿意了?”

即鹿 我冷着臉,沒說話。

他的話,我是不怎麼信的,他的地盤裏,手下徇私舞弊放點水,放出來很容易。

孽欲青春 他往我身邊靠了靠,挨着我繼續說:“陰陽輪迴鏡,你瞧見了?”

一說陰陽輪迴境,我就想起那穿古裝的青澀版君無邪,和長的跟我一模一樣的古典美人。

不說還好,一說我就來氣。

我很不待見他,口氣不善:“看見了怎麼滴?”

他雙眼明亮,看着我竟有絲期盼:“我們之間的事,你遺忘的部分記憶……”

他還敢跟我提記憶,幸好我忘了他,要不然我一輩子搭進去的給他當備胎。

給一隻鬼當備胎,那是多麼可悲的事!

我抱着寶寶,氣呼呼的罵:“你少給我提以前的事,我忘記了,這輩子也不會想起來,還有,我給那幫子老鬼留話了,回到凡間我就寫休書給你,最後警告你,你別來煩我。”

他眼睛從期滿頓時充滿了絕望,許是我的話語惱怒了他。

他腥紅的眼睛瞪着我,一語不發。

我們之間,誰也沒開口說話。

大風呼呼的颳着,鬼苦狼嚎一樣,

望着蒼茫無際的刀山,我在冥界被困住,沒辦法從刀山火海離開了。

娃娃又病成這樣。

怎麼辦?

鬼娃娃想知道我心中困難,他微弱的聲音說:“媽媽,刀山火海,只有爸爸能帶你過去。”

讓我求君無邪?

想都別想!

我壓低聲音,把毛巾捋好:“好好躺着,把傷養好。”

娃娃還不死心,繼續說教我:“爸爸是冥界的統治者,刀山火海會避開他,他不帶你過去,媽媽是沒辦法過去的。”

我覺得,這娃子的胳膊開始往外拐了。

看看,三句話不離君無邪,還當真把他當爸了。

我得讓把他這個錯誤的思想改正了。

突地,冰冷的手覆上我的腰肢,君無邪凌空橫抱着我,面無表情的把我包上刀山。

我不知道他怎麼踩上去的。他抱着我前行,步伐很穩,所有鬼魂和鬼使看見他都會避讓三分。

我掙扎從他懷裏站起來:“你放下我,君無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