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珊被那鏡子的光照的難受,我忍不住想要阻止劉爺爺,可沒一會,劉爺爺便停止了做法。

“無邪氣。”劉爺爺只說了三個字。

這時候劉叔叔他們也知道那中年男人的死亡原因了,聽到爺爺這樣說,頓時就鬆了一口氣。因爲至少證明不是劉珊乾的。

被一圈子這麼圍着,質疑和猜測,還用東西進行檢驗,我看出了劉珊眼裏的委屈。只是她一直都忍着眼淚不肯流出來。

雖然自從被抓又回來以後,劉珊就有些不對勁兒,但是我還是覺得劉珊依然是那個劉珊。沒有任何推測,只是單純的相信。

“今晚我要跟你睡。”劉珊靠在我的耳邊,小聲對我說道。 總裁盛寵寶貝妻 我可以聽得出她有些害怕,還有委屈。

畢竟她已經忘記了這裏的一切,再加上劉爺爺他們對她的猜疑,估計劉珊已經對這裏沒什麼好感了,甚至我看得出來她對劉家的人有些牴觸。

人生在世,長不過百年,一切的好與壞,都將消逝。就像劉珊,那麼愛她的家人,她卻已經產生了這樣的情緒。

大家都累了,也沒有再守歲的意思,便都各自回房睡去。劉珊跟着我,直接就鑽進了手鍊之中,劉家人並沒有說什麼。

等回了給我準備的房間,劉珊主動出來了。她過來從後抱着我,緊緊貼着我的後背。劉珊的身體軟軟的,只是少了一絲溫度。

被一個女生這樣抱着,我有些不習慣,我問劉珊怎麼了?

劉珊說她不喜歡這裏,想回家,她怕。

我轉過身摸了摸劉珊留着齊劉海的腦袋,說道:“行,過兩天就帶你回家。”

劉珊滿足了點了點頭,又靠在了我的肩頭,我們就這樣靠着對方睡了。

大年初一,起牀之後我特意給老爸老媽打了電話,給他們報了平安,說我在外一切都好,忙完就回去,讓他們沒有我在家也一樣要吃好喝好。

我聽得出老爸在電話那頭楞了一下,然後才說道:“兒子,你出去是對的,看來你長大了啊。”

我又跟媽聊了會,老媽也沒那麼生氣了,依然重複着注意安全吃飽睡好之類的話。

早飯過後,村裏已經響起了對歌的聲音。 惡魔總裁你好毒 過年的時候男女對歌也是一項活動,對着對着對上眼了,就成了。

沒多會,劉家屋門口來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個兒跟我差不多高,一米七左右,留着長鬍子,雖然臉上已經有了不少皺紋,但是兩隻眼睛卻格外的犀利有神。

“曹兄?你來了?快請進。”我還沒反應過來呢,劉爺爺就趕緊把人給請了進來。而這時候劉叔叔他們也熱情的招呼這老人。看得出來他應該也是個不簡單的人物。

大年初一請人家來,不用想也知道是什麼事情,肯定是爲了那死去的中年男人。

“這位小兄弟是?”那老人突然轉過來向着我問道。

“我叫李小峯。”我趕緊回道。

第67章 決定離開

老人只是微微一笑,沒說什麼,又走進屋裏去了。

“老朽沒猜錯的話小兄弟是同行吧?”老人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已經給他準備好的茶葉說道。

“晚輩初入門,還請前輩多多指教。”我上前抱拳行了個禮。

老人看到了我手上的玉石手鍊,有些意外地說道:“你居然養鬼?”

我聽後趕緊解釋說是劉珊自願跟着我,我沒有強迫她做任何事情。 忍界最強者 聽到 劉珊,老人更奇怪了,劉爺爺這纔出來解釋了劉珊的事情。

他問我可不可以放劉珊出來看看,我也沒多想,直接就放出了劉珊。

劉珊剛一出來,就直接躲在了我的背後,看得出來他對這個老道還是很怕的。我通過了解知道了這老道叫曹信仁,是南疆一帶很有名的道士,跟劉爺爺是多年的老朋友。

那老道手裏拿着三枚銅錢,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擺好,又叫劉叔叔端了一碗水過來。

只見老道從包中拿出一張符紙放在桌上,又拿出了一包硃砂打開。他蘸溼了手指然後一點硃砂就開始畫符,幾筆就成了一張。那符咒我沒看清是什麼,也不好上前去看仔細。

接着便點燃了符紙把灰燼燒在水裏,然後把三枚銅錢放進了水裏,拇指和中指把那碗中中的水朝着劉珊彈去。

那水珠如同是玻璃珠一般絲毫沒有散開,直直地就飛過去了。

“你……”我情不自禁地就要上前阻止,我怕這樣會傷害劉珊。

“放心吧,小夥子,我不會傷害她的。”老道說道。

我這才反應過來他應該也跟劉爺爺一樣,只是想看看劉珊的身體有沒有什麼異常。

接着他又拿出了一面陰陽鏡。這陰陽鏡我知道,陰面救鬼傷人,陽面傷鬼救人。只見老道拿着那鏡子陰面朝着外面,陽面對着自己,接着又手指蘸溼一點,接着做了個手勢口中默唸咒語,那鏡子便有一道陰冷的白光照射出來直指向劉珊。

我看出了劉珊有些害怕,趕緊在一旁安慰她說沒什麼事的,他只是在幫你檢查一下魂體。

老道拿着陰陽鏡閉着眼睛,我們都不敢輕易說話和走動,深怕打擾了他。我心裏也很緊張,在等待着一個結果,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出劉珊的異常,或者是能不能幫到劉珊。

看到老道吐納完畢,我這才上前問道:“前輩,怎麼樣了?您知道劉珊是怎麼回事麼?”

沒想到老道也只是嘆了一口氣,回答:“老道無能,還真沒看出什麼來。老道本以爲劉珊可能是受了禁制的控制,但方纔一番檢查,發現她的身上毫無符咒的束縛。而且她的魂體有些虛弱,如果是真的吸引精陽了,不可能這麼虛弱的。”

說完老道又朝着劉珊行了個禮,說道:“對不起,冒昧了。”

“沒,沒事。”劉珊有些表情不自然地回道,然後又看着我問:“小峯,我可以進去了麼?”

我點了點頭,劉珊這才一下鑽進了手鍊之中。

我跟劉爺爺說我想回去了,畢竟是過年,我也得回去陪我的父母。他也知道這些都是藉口,也知道是我不想在這裏呆了。

“明天一早我還是叫人送你到鎮上。”劉爺爺頓了下又沉重地說道,“劉珊已經走了,你早點送她投胎去吧。”

我知道其實劉珊留下來已經沒多大的意義了,她現在跟喝了孟婆湯沒什麼區別,忘記了前生今世。就算是留下來,也不可能像以前活着的時候一樣跟他們相處,反倒是徒增傷感。

差不多中午了,午飯過後,曹信仁跟劉爺爺劉叔叔又去了那死去男人的家裏,畢竟曹信仁老道比劉爺爺更專業,應該可以找出什麼來。

按照傳統,下午寨子裏有許多活動。比如上刀梯什麼的。數十把刀做成的高高的梯子,光腳踩在刀鋒上,以顯示苗族男人的勇敢。

但是大家都沒有出去,劉珊畢竟前世是他們的親人,大家都想要留下來陪劉珊。關於那中年男人的事情他們也知道了,他們也明白劉珊確實不應該留下來,而且有些東西走了,就真的回不來了。

“吳阿姨,劉奶奶,你們放心吧,劉珊會投一個好人家的。”我說道。

我心裏已經有了讓劉珊去輪迴的打算,雖然可能她會捨不得,但是孟婆湯一喝,所有的傷心難過,也就煙消雲散了。一切都將重新開始。

說實話,雖然這樣想,我心裏卻有些猶豫了。最初留下劉珊,是單純的可憐和抱着無所謂的態度。現在跟劉珊相處久了,還真有些捨不得,而且我對不起劉珊,我還沒想到怎麼補償她。

看到吳阿姨跟劉奶奶那麼傷心,劉珊也有些不好受,她一個勁兒的安慰她們,說自己現在不一樣過得好好的麼?沒必要替自己傷心。

晚上,劉爺爺他們回來了,我問怎麼樣了,得到的結果依然是毫無所獲。現在唯一的線索就在劉珊身上,因爲畢竟劉珊是現在已知的出現的唯一的一個鬼魂。但是又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劉珊犯了事兒。

其實我也怕,怕那些事情真的是劉珊做的。

晚上睡覺的時候,劉珊還是想靠着我,我態度強硬地讓劉珊必須回手鏈裏面。看得出劉珊有些不高興,但是目前來說也沒有其他辦法了。我怕劉珊晚上又出去了,然後第二天早上起來村裏又死了人。

那樣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是把劉珊交給他們處置還是帶着劉珊偷偷逃跑?

劉珊進了手鍊之後,我又用符紙包着手鍊再用紅繩纏住不讓她出來。

晚上我不敢睡,因爲我怕出事情,後來熬不住了,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睡着了。一早醒來,本能的一驚,看着自己的手鍊上的符紙還在,頓時鬆了一口氣。

我解開紅繩撕掉符紙,放出了劉珊。看得出來,因爲曹信仁的幫忙,劉珊的精神好了不少,魂體也沒那麼虛弱了。

我問劉珊昨晚有沒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劉珊說沒什麼呢,還說她也休息得很好。

我這才鬆了一口氣,只要劉珊在我的身邊就好。

起牀後我問劉爺爺他們昨晚村裏有沒有出事,劉爺爺說沒什麼事情一切正常。

不管劉珊就出事,一管就沒事。說實話,我都已經開始有些疑惑了,我不是不信任劉珊,只是這種事情真的太蹊蹺了。

早飯過後,我就準備離開了。吳阿姨她們又免不了一陣傷感,眼淚又有些止不住了。

“謝謝你啊,小峯。”劉奶奶對我說道,“要不是你,我們這輩子恐怕再也見不到姍姍了。我知道,姍姍不可能復活,我只希望她下輩子投個好人家,活得長命點。”

劉奶奶越說越嗚咽,最後就說不出話來了。

而吳阿姨也是止不住的眼淚。

看到他們這樣,我心裏也不是滋味。可是我就算把劉珊留下來,又有什麼意思呢?劉珊已經忘記過去了,留下來只是對她的一種折磨和不公平罷了。而且即使留下來劉珊也不可能復活。

還是那個小夥子送我出的寨子,一到小鎮我就直接上了回南疆省城的車。第二天下午回了蜀省的省城,恰好坐上了回我們縣城的車。

等到了縣城,都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高速路上那叫一個堵,經常一停就是半個小時。我數了一下,一路上總共看到了近十輛被撞壞的車。

第68章 劉珊生氣了

找了個最便宜的旅館,就是城邊上一破民居改的,被子髒得我都不敢用,居然還花了我整整四十塊錢。

第二天我直接去商場給老爸老媽一人選了一套衣服,再加上自己的一套,加起來就花了一千多了。想想當初拿着一萬塊的時候那激動的心情,現在已經快花掉一半了。那叫一個肉疼。

下午回了小鎮,我媽正在打麻將,看到我提着大包小包回來,問我買的什麼,我說給你和爸買的衣服。周圍的人頓時都一個勁兒的誇我,說我才十幾歲就會掙錢孝敬父母了什麼的,聽得我媽笑個不停。

我在家裏整整呆了一週沒有出過門,因爲我知道我媽不喜歡我到處跑,索性我就拿幾天規矩一點,當是逗她開心了。當然,每天晚上我睡覺的時候也依然是用符咒困住了劉珊不讓她出來。

“小峯,你是不相信我麼?”這天吃過晚飯後我正在看電視,一旁的劉珊忽然對我說道。

在我沒睡覺的時候,劉珊都是被放出來陪在我旁邊的。

劉珊這一問,我的注意力頓時就不在電視上了,心跳也有些加快,我回道:“沒有啊?”

“那你爲什麼每天晚上都困住我,不讓我出來?”劉珊問。

我不敢看劉珊,把眼睛瞥向別去,狡辯道:“你出來幹嘛?好好呆着不會麼?你出來我也睡着了沒人陪你玩兒。”

“你就是不信任我。”劉珊嘟着小嘴,有些不高興。

“劉珊我真的沒那意思,你聽我解釋啊,我……”

“我不聽我不聽!”劉珊捂住耳朵搖着頭,說着就一下從窗口飛了出去。

我見劉珊跑了趕緊邊喊邊往樓下跑,我可沒那個本事從二樓跳下還沒事。

我媽問我怎麼了,我說有些事情先出去一下,然後就跑出去了。到了外面已經沒有劉珊的影子了,也不知道她跑去哪裏了。

我試着用玉石召喚劉珊出來,可是劉珊不聽我的,根本就不肯回來。

我一邊在街上找着一邊趕緊給周婷婷打了個電話過去,接到我的電話,周婷婷有些意外的問我是什麼事情,我說讓她去我師父家裏幫我找一下我師父,我有急事,還讓她越快越好。

周婷婷說馬上就去,接着我就聽到了周婷婷跑步的聲音。沒多會我聽到周婷婷“哎喲”叫了一聲,我問她這麼了,周婷婷說沒事,然後我就聽到了周婷婷喊我師父的聲音,應該是快到了。

等我師父一接起電話,我就趕緊給師父說劉珊不見了,從我家裏跑出去的,讓他趕緊出來幫我找找。

師父說好我馬上來,接着又掛了電話。

現在已經晚上九點多快十點了,街道上的人也已經不多了。我怕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一邊找劉珊一邊試着召喚劉珊回來。

沒多會,就碰到了師父。師父問我怎麼樣了,我只是搖了搖頭,說依然沒什麼頭緒。我問師父我走這段時間有沒有出什麼事情,師父說沒出什麼事。

我心裏急得很,我怕今晚出事。如果今晚再出事的話就是三次了,那樣就更肯定苗寨中年男人的死跟劉珊有關係了。

我只有去麻煩鄧所長了,讓他趕緊派人來協助我們,讓大家都回去睡覺,別在街上逗留以免發生什麼事情。鄧所長問我是不是又有什麼情況了,我只得說現在還沒什麼事,只是怕出事,所以預防一下。

大約十分鐘,派出所的警察就開車警車找到了我和師父,接着我便跟師父各自跟在幾個警察後面去辦事,既是讓街上的人趕緊回家,也是繼續找劉珊。

雖然我跟師父都有陰陽眼,但是劉珊要是非得躲着不見我們,我們也真沒辦法了。晚上十一點,這時候就是不用我們去勸,街上也幾乎看不到人了。

派出所的民警回去以後,我跟師父繼續留在街上。我跟師父說了下苗寨的事情,師父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嚴肅。

我知道師父跟我一樣,在擔心同樣的問題。早知道我從苗寨離開的時候就再拿一件劉珊的衣服了,那樣的話至少還能知道劉珊的大概範圍。

我怕劉珊故意躲着我,又跟師父用了隱身符咒。這時候我突然看見了從前面ktv出來了一些男女,應該是唱歌唱到現在準備回去了。

雖然人家不一定會領我的情,但我還是上前對着那些人說道:“你好,我是派出所的協警,今晚鎮上有些不太平,你們還是早些回去吧。”

“不太平?”爲首的一個大約二十歲的男子一看就喝多了,走路都有些歪歪扭扭,還是一個女孩扶着的。

那男子說道:“你他孃的衣服都沒穿你給我裝協警?我說小朋友,你跟哥裝逼呢?滾一邊去。”

我這時候擦反應過來我確實看得有些小了,就算我穿了衣服也沒幾個人肯信啊,於是我趕緊說道:“我是真爲你們好,反正你們早點回去休息就行了。”

“哪那麼多廢話,滾一邊去。”那醉酒男子說着就要推開我。

而這時候我無意中瞥了一眼扶着她的女朋友的眼睛,這一看可不得了,我頓時就大吃一驚。她雙眼渾濁,少了一絲神色,明顯就是鬼魂附體的表現。

“孃的,你居然敢看我馬子!”那帶頭男子說着就從背後抽出了匕首,周圍的幾個男子趕緊就圍了過來要對我動手。

靠!真的是好心沒好報,我總不能拿噬魂劍跟他們應拼吧?我見此趕緊就開始一勁兒的跑,拐了個彎,我就碰到了師父。

師父問我怎麼回事,我說發現有人被鬼魂附體了,但是那幾個人太蠻橫,我差點沒被捅死。

那羣人沒有再追過來了,我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走,我們過去看看。”師父說完就朝我剛來的地方走去。

“師父,小心啊。”我趕緊跟上去說道。

不過反正晚上也看不清人,我就這麼回去他們也不知道我就是剛纔那個人。

師父帶着我偷偷跟在那羣人後面,又拿了一枚銅錢交給我。我學着師父的樣子,閉上一隻眼睛,再透過銅錢錢眼往那邊看。只見那女人身上果真有一個鬼魂。

鬼魂附着在人身上陰陽眼也只能看出個大概,但是這經手萬人的銅錢經過加持之後卻能看出來。

不過那女鬼卻不是劉珊,也不是柳念芸,而是我跟師父都從沒見過的。

“怎麼辦?師父?”我問道。眼下顯然不能跟那幫人講道理。

師父回道:“你去把他們引開,然後我去對付那個女人。”

“爲什麼是我!”我有些不滿地說道。那羣傢伙都喝多了,沒準兒能把我給砍成渣!

“那行,那我去引開他們,你去對付那個女鬼好了。”師父說道,“不過那女鬼的實力是比柳念芸高還是跟柳念芸差不多我就不清楚了。”

“行,那我去引開那羣傢伙。”聽到師父這樣說我立馬就答應了下來。

師父依然偷偷跟在後面,我大搖大擺的走過去,衝着那一羣人吼道:“來啊!你們不是要揍我麼?老子一個單挑你們一羣!”

我說着還做了個鄙視的眼神,叫那羣傢伙還不夠激動,索性轉過身去對着他們扭屁股。

果然,那羣人被激怒了。也不知道也喊了聲:“兄弟們,弄死這個囂張的傢伙。”

話音剛落,只見那一羣人就順勢衝了過來。我見此趕緊往前跑,但是還不敢跑太快,嗎的,要是他們不追我了又回去的話師父不是得被當做老***給砍成渣了?

第69章 周婷婷爲我受傷

我往後一退,一不小心摔了一跤,那幾個傢伙頓時就追上來了。看到那都要踩過來的腳,我趕緊往旁邊一個驢打滾兒,接着趕緊又爬起來往前面跑。

那幾個傢伙真是吃多了沒事兒幹,愣是跟着我追了兩條街,還沒有絲毫放棄的意思。多虧小爺我以前被鬼魂嚇多了,要不能練出這速度來?

“嗎的,臭小子你有種別跑!”那幾個人邊追邊罵道。

我還沒怎麼注意,突然他們那一羣人中就少了兩個人。還沒來得急想怎麼回事呢,就發現我面前也過來的兩個人。

靠!這羣傢伙,居然讓兩個人去包抄我。我們這種只有幾條街的小鎮幾乎每條街都有小巷子,要包抄我也是分分鐘的事情。

七八個人同時朝着我圍了過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難道真的拿起噬魂劍跟他們火拼了?要真下狠手,我怕他們會死的太慘。現在的我顯然不是當初那個懦弱的傢伙,雖然不說徒手一個打十個,但是拿着噬魂劍對付七八個普通人還是沒問題的,他們手中可沒我這麼長的武器。

但是我肯定不能跟他們打,嗎的,太憋屈了。

沒辦法,我往四周一撇,看見了一條巷子,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朝裏面鑽了進去。我想的是進去之後可以耍點小手段,弄點陰氣來形成幻象嚇嚇他們,想上次一樣把他們嚇跑。

可剛一進去呢,我就被嚇了一跳了。因爲我剛一進去裏面就一個長髮女的蹲在角落,我嚇得叫出了聲,才反應過來自己就是抓鬼的呢。靠,真給陰陽師丟臉。

不過回過神來才發現那衣服那麼向劉珊的,我喊了一下,劉珊轉過了身來,果然是劉珊!

這時候外面的傢伙也已經打開了手機上的閃光燈準備進來找我。

我對劉珊說讓她幫我嚇嚇外面的人,劉珊只是點了點便直接飄到了空中。外面那走到最前面的傢伙剛衝過來呢,劉珊剛好飄到了他的面前,那傢伙頓時嚇得尖叫,轉身就跑,邊跑邊喊道:“鬼啊!”

後面的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看到有人在往外面跑,也嚇得跟着一起跑開了。

那幾個人走後,我這才讓劉珊到我這邊來。劉珊這次沒有跑開,而是乖乖走了過來。我怕劉珊又跑,又不敢用術法困住她,於是只好這樣了。

我明顯感覺到劉珊的身體顫動了一下,雖然她是鬼魂,但畢竟也是女的啊。我只好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然後說道:“劉珊,你不許再跑了,你這樣會讓我擔心的你知道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