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秦巖追蹤過來的時候,恰好聽到莫忘在自言自語。

如果秦巖沒有聽到莫忘說幫了他一個大忙,剛纔他和李天霸、慕容雪菡就對莫忘出手了。

現在的莫忘已經魂飛魄散了。

“可是我非常想知道,你到底想讓周小雨答應你三個什麼條件?”

秦巖一邊說着,一邊懶洋洋地靠在了樹上,任憑月光灑在臉上。

“哦!對了,是誰要殺毛詹砼?”

剛纔秦巖聽到莫忘說,毛詹砼會死在今天的月光下。

毛家可是比肩馬家的龐大家族,除了馬家,秦巖實在想不到還有誰有這麼大的勢力,居然敢殺毛詹砼。

“這個需要你去尋找答案,我是不會告訴你的!給你鬼農傳承!”

莫忘將鬼農傳承向半空中拋去,身子卻突然陷入了地底。

秦巖翹起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想跑,哪有那麼容易!”

秦巖剛準備念動封絕咒,地底下卻傳來了莫忘的聲音:“小心古墓中的屍王!”

莫忘話音剛落,秦巖感覺到四股陰風從背後傳來。

與此同時,李天霸大吼一聲,瞪大雙眼,就像炮彈一樣向秦巖身後彈射出去。

秦巖轉過頭,看到屍王爺爺、屍王媽媽,帶着雙煞屍王向他偷襲而來。

嗎的!這四個傢伙什麼時候來的。

其實屍王爺爺他們一家四口,最近一直遠遠地跟着秦巖等人,想找機會偷襲他們。

只不過一直沒有機會。

今天秦巖他們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莫忘的身上,四大屍王當即出手,準備暗殺秦巖,爲屍王爸爸和屍王奶奶報仇雪恨。

“砰砰”兩聲,李天霸和屍王爺爺、屍王媽媽分別對了一掌,幫秦巖擋住了他們的攻擊。

“九陰幽,九陽玄,天地正氣浩人間。九宮耀,九轉明,日月光芒照八荒!鎖!”

秦巖念動咒語,右手握劍施法,左手拍在地上。

一道道蔓藤從地面下冒出,纏住了兩個小屍王。

兩個小屍王掙脫了一下,並沒有崩斷蔓藤。

如果是以前,蔓藤早就被崩斷了。

此刻秦巖的槐木劍是用槐老真身煉化的,不再是以前的分身,施法的時候,道法加持了不少,所以困住小屍王的時間也延長了不少。

不過兩個小屍王又掙脫了幾秒後,還是將纏住他們的蔓藤崩斷了,並且齜牙咧嘴地繼續向秦巖衝去。

就在這時,“啪”的一聲,地面下伸出一條鞭子,抽在了女童屍王的身上。

“啊!”

女童屍王淒厲地慘叫起來,並且就像斷線的風箏一樣,被抽的向後倒飛出去。

“秦巖,你又欠了我一份情!” 征服美職籃 地面下傳來了莫忘冰冷的聲音。

這聲音雖然冰冷無情,但是秦巖卻知道,在這冰冷的聲音之下,卻藏着一顆火熱而滾燙的心。

否則莫忘是不會出手幫他們的。

而且剛纔莫忘如果想害他們,完全可以不提醒屍王一家來了。

秦巖顧不上說話,趕快念動困屍咒,向男童屍王指去。

數十條蔓藤破土而出,向男童屍王纏去。

剛纔秦巖一人施法無法同時纏住雙煞屍王,現在女童被鬼鞭擊退,只剩下了男童屍王,男童屍王當即被蔓藤纏住,無論他怎麼掙扎都無法掙脫。

慕容雪菡趁機飄到男童屍王面前,伸出食指和中指,插在他的雙眼上。

“啊!”

男童屍王一邊將慕容雪菡打飛,一邊捂住雙眼大聲慘叫起來。

看到自己孩子受傷,媽媽屍王母性大發,舍下李天霸向秦巖撲來。

以秦巖現在的實力,對付一個小屍王還勉強能對付,但是讓他對付成年屍王,那簡直是找死。

秦巖當即轉過身向後退去。

“啪!啪!啪!”

媽媽屍王衝到男童屍王面前,伸出乾枯如樹皮般的雙手,將一根根蔓藤紛紛扯斷。

男童屍王“哇”的一聲哭了,躥到媽媽的懷裏蜷縮起來。

媽媽屍王眼中寒芒閃爍,張開嘴露出一嘴獠牙,“嗷”的一聲向秦巖撲去。

就在這時,一條鬼鞭再次從地下面伸出,“啪”的一聲向媽媽屍王抽去。

媽媽屍王伸手擋住鬼鞭,向後退了一步,忌憚無比地看着鬼鞭。

她萬萬沒有想到,剛纔和秦巖還敵對的人,現在卻在幫助秦巖,這讓她無法理解。

“嗷!”

爺爺屍王淒厲地慘叫起來。

他不敵李天霸,被李天霸抓住兩條胳膊,生生扯下一條。 李天霸兇性不減,抓住爺爺屍王的另一條胳膊,再次生生扯下。

“嗷!”

爺爺屍王淒厲地慘叫起來。

媽媽屍王斟酌了一下眼前的情形,覺得自己這邊大勢已去,她咬了咬牙拋下爺爺屍王,轉過身向遠處逃走。

女童屍王躥到媽媽屍王懷裏,跟着媽媽屍王向遠處逃去。

“啪”的一聲,莫忘揮動鬼鞭向媽媽屍王抽去,想將她攔下,卻被媽媽屍王一掌拍開。

李天霸大吼一聲,腳尖點地向媽媽屍王追去,卻被爺爺屍王用雙腿纏住了腳腕,一個踉蹌沒有站穩,差點摔倒在地。

與此同時,秦巖念動困屍咒向媽媽屍王指去。

只可惜媽媽屍王逃的太快,蔓藤剛剛從地底鑽出,就被媽媽屍王避開了。

“嗎的!敢攔吾!去死!”

李天霸沒有追上媽媽屍王,將所有的悶氣全部撒在了爺爺屍王的身上,一腳踩在了爺爺屍王的頭上。

爺爺屍王的頭就像西瓜一樣爆開了,他的雙腿也酥軟下來,“砰砰”兩聲落在了地上。

可是此刻媽媽屍王帶着雙煞屍王已經逃走了,李天霸再想追已經來不及了。

“真他媽鬱悶!這個王八蛋!居然抱住吾的腿不放!給吾去死!去死!去死!”

李天霸憤怒地咆哮起來,擡起腿一腳一腳地踩在爺爺屍王的身上,將爺爺屍王踩成了一堆乾巴巴的肉渣。

剛纔是殲滅一家屍王最好的機會,可惜因爲爺爺屍王的破壞擱淺了。

以後再想殺掉媽媽屍王和雙煞屍王可就難上加難了。

李天霸不想將這個隱患留下,這樣對秦巖極爲不利。

“好了!別發邪火了!”秦巖拍了拍李天霸的肩膀說。

“美女!出來吧!”緊接着秦巖擡起頭向地面望去。

他知道莫忘沒有走,還藏在地面下。

莫忘身形一閃,從地面下飄出來,面無表情地看着秦巖:“有什麼事情嗎?我已經把鬼農傳承交給你了,難道你想留下我嗎?”

對於莫忘,秦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放她走?可是她卻想威脅周小雨,讓周小雨答應她三個條件。

不放她走?秦巖也下不去手!剛纔如果莫忘沒有援手,他們和一家屍王的鬥法恐怕將陷入苦戰,誰贏誰輸還真說不定。

如果莫忘再私下搞鬼,秦巖覺得除了李天霸外,他和慕容雪菡肯定會掛掉。

“能不能告訴我那三個條件?”

“不能!”

“好吧!那你走吧!”秦巖無奈地擺了擺手,示意莫忘可以走了。

“你不準備留下我嗎?”

“留下你?我看還是算了,把你留下我還要供你吃供你穿,太不划算了!”

秦巖嘆了口氣,對於這種殺又殺不得,打又打不得的人,他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莫忘點了點頭:“還算你有點良心,我們以後會再見面的!你一定要小心徐旺的那個朋友,他拿出鬼農傳承,其實是想誘騙你出現,然後奪走你的九陰九陽之體!”

當莫忘說完最後幾個字後,身影在原地慢慢虛化,再無蹤影。

秦巖這纔想起來,託付徐旺拍賣鬼農傳承的那個人。

原來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

之前在鬼市騙人的“老神仙”是徐旺的表哥,徐旺和他合夥在鬼市裏面騙人。

可是“老神仙”有眼不識泰山,居然和秦巖槓上了。

他被秦巖拆穿後,就被憤怒的人們打死了。

爲了給“老神仙”表哥報仇,徐旺找到了他的鬼王朋友。

這個鬼王朋友聽說秦巖是九陰九陽之體後,就動了奪取九陰九陽之體的想法。

他和徐旺商議之後,就拿出鬼農傳承來吸引秦巖。

因爲秦巖是鬼醫,如果再獲得鬼農傳承,那醫農結合之後,不但鬼醫之術會得到大幅度的提升,甚至於利用鬼醫的優勢,指點鬼農種植鬼花鬼草,還可以將身邊人的實力全部提升上來。

他們覺得秦巖肯定會動心。

可是誰能想到,他們沒有引來秦巖,卻引來了毛家人。

雖然秦巖後來也來了,不過那是因爲狐小媚的求助。

原來鬼王想對秦巖下手,畢竟九陰九陽之體要比九陰之體強的多,但是後來他發現,毛詹砼和毛家的人分開了,就像一隻待宰的羔羊。

斟酌之下,鬼王覺得拿下毛詹砼比拿下秦巖的把握要大得多,於是就對毛詹砼下手了。

鬼王卻不知道,他們的陰謀早就被莫忘發現了。

莫忘不動聲色地殺掉了徐旺,不但假扮成徐旺,還掉包了鬼農傳承。

不過莫忘萬萬沒有想到,秦巖最終居然找到了她,並且從她手中搶走了鬼農傳承。

“走!我們看看毛詹砼是不是掛了?”秦巖快步向西北方向走去。

他記得莫忘之前說毛詹砼的時候,看的是西北方向。

慕容雪菡和李天霸點了點頭,跟着秦巖向西北方向走去。

幾分鐘後,秦巖他們來到一處密林中。

毛詹砼安靜地躺在地上,他變成了皮包骨,全身上下的血肉就像被抽乾了一樣,皮膚就像樹皮一樣乾枯,緊緊地貼在骨頭上。

特別是他的雙眼,幾乎縮小了一半,乾巴巴地躺在眼眶中。

眼球上的瞳孔放大了數倍,而且上面佈滿了裂痕。

可想而知他當時驚恐到了極致。

“主人,毛詹砼的九陰之體被吸走了!”慕容雪菡嘆了口氣說。

“嗯!而且死亡的時間應該就在幾分鐘前!”

秦巖蹲下身子,藉着月光打量着毛詹砼的屍身。

毛詹砼雖然死了,秦巖少了一個對手,但是現在又多了一個蒙面人,這個蒙面人既然想奪走自己的九陰九陽之體,那自然也會變成自己的對手。

就在這時,秦巖聽到一陣腳步聲從遠處傳來。

秦巖轉過頭,看到狐小媚和狐青娘母女向他們走來。

“鬼醫哥哥,求求你收下我們吧!我們不想再受人欺負了。”狐小媚雙手握在一起,緊張地來回揉搓着,咬着嘴脣嘟着嘴,可憐巴巴地看着秦巖。

那樣子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女生,正在等待媽媽爸爸的責罵。

“鬼醫大人,如果你覺得我太老,不能伺候你,你就只收下我家小媚吧!”

爲了女兒,狐青娘準備做出犧牲。 秦巖摸了摸下巴,認真地思量起來。

狐小媚和狐青娘孤女寡母,道行又低,留在這荒山野嶺的確容易受欺負,說不定哪天真的會被某些無恥之體強上了。

但是如果自己收留她們,又不能帶在身邊,畢竟她們的道行太低。

他也有些爲難,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雪菡,你覺得我該怎麼辦?”秦巖給慕容雪菡傳言,想聽一聽她的意見。

慕容雪菡嘆了口氣,於心不忍地說:“主人,不行就收留了她們吧!她們在外面的確容易受欺負。”

慕容雪菡原本是不願意收留狐小媚母女的,因爲她知道,秦巖是一個喜歡感情用事的人。

一旦和狐小媚母女相處久了,自然就會日久生情,那時候毫無疑問,她又會多一個競爭對手,和自己一起分享秦巖。

周小雨她認了,畢竟周小雨是秦巖的本命鬼僕。

馬嬌她也認了,即便沒有馬嬌,秦巖以後也會娶人妻,因爲秦巖要繁衍後代。

現在慕容雪菡還不知道,身負九陰九陽之體的秦巖,不但可以和女鬼生鬼胎,可以和女屍生屍胎,還可以和女妖生妖胎。

不過現在看到狐小媚和狐青娘可憐巴巴的樣子,慕容雪菡動了惻隱之心。

她也是女人,她曾經也和狐青娘母女一樣,孤身一人生活在荒郊野嶺。

那個時候經常有一些不知好歹的男道士,男鬼,以及男妖來騷擾她,幸虧她實力比較高,將這些無恥之徒全部趕跑了。

慕容雪菡建議秦巖收留狐小媚母女還有一個原因。

那就是她不想讓秦巖爲難,她以爲秦巖也喜歡狐小媚,否則不會徵詢她的意見。

其實秦巖根本沒有這個意思。

狐小媚和狐青娘沒有想到,她們的未來因爲慕容雪菡的一句話徹底改變了。

正因爲慕容雪菡的一句話,秦巖決定收下她們。

不過秦巖不準備收她們當妖僕,而是準備將她們留在自己的父母身邊。

秦巖今天剛剛買了一套別墅,準備過幾天將父母從鄉下接過來,她準備讓狐青娘和狐小媚跟着父母住。

這樣她們不用再擔驚受怕,而且父母也有人照顧了。

“小媚,這樣吧!因爲你們的實力太低了!我準備把你們接到我父母家裏,你們就和我父母一起生活吧!你們覺得怎麼樣?”

聽說秦巖願意收留她們母女倆了,狐小媚和狐青娘都特別高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