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要我請你們麼?”

“如你所願!”

就在我第二句話音剛落的時候,突然,三道強大的氣息出現在我的感知裏面,三道鬼兵五階巔峯的強大氣息,從不同的三個方向,朝着我包圍過來。

“這就是你說的小老鼠?”

我對着蘇小魅質問道,她偷偷的笑了笑,算是回答了我。

好吧,如果從蘇小魅的視角來看的話,三個五階的鬼兵可不就是小老鼠麼?

“你們是誰?”

我一陣謹慎的觀察着這幾個傢伙,其實內心已經開始盤算着怎麼跑路了,這幾位的氣勢看起來比周無常一點都不差啊,單挑一個應該是沒問題的,想要打這三個的話,在不使用請神術的情況下,基本沒有可能。

但是在學校這種地方使用請神術,會不會太聲勢浩大了一點?就算把這三個傢伙給幹掉了,我自己怕是也要遭殃了。

“我們?”

“我是我是黑無常王寂。”

“我是黑無常夏文強。”

“我是黑無常龔喜。”

居然是三位黑無常,看到這個情況,我的心裏就放心了不少。

“在下本地區的負責黑無常林星,請問諸位,找我有什麼事情?”

本來我以爲自己安全了,但是領頭的那位黑無常忘記的下一句話,卻是讓我的渾身就是一緊。

“我們知道你是林星!我們的大哥周無常,他遇害了,當時就你和他在一起,你能給我解釋一下,爲什麼我們大哥死了,你還活着!”

聽到周無常這三個字的時候,我感覺渾身的汗毛都要炸起來。

Wшw ¤Tтkan ¤℃O

“二哥,跟他廢話什麼,一定是這小子玩陰的,他窺伺大哥黑無常的位置,所以對大哥按下毒手!我們三個這就滅了他,爲大哥報仇!”

這次開口的是夏文強,他說話間就拿出了哭喪棒,紅着眼睛就要衝過來跟我拼命。

我一陣謹慎的看着他,嘴裏已經開始默唸“七星勒劍咒”的咒語了,雙劍指也是默默的掐了起來。

“休得無禮!”

王寂一聲吼,龔喜衝上去把夏文強給拉住了。

“林無常,你也看到了,我的兄弟脾氣可不大好,我給你一

次機會,你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說清楚,大哥和我們情同手足,我們絕對不會放過殺他的兇手!”

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屌啊!

要是一般人肯定被他們給嚇的夠嗆,露出破綻,可是我林星大人是一般人麼?

我終於知道,周無常爲什麼能在本地區這裏屹立不倒這麼久了,這小子居然黑無常級別的小弟就收了三個,得虧當初幹他的時候,沒能讓他發出消息出去,不然的話,這四個打我一個,我還能有活路?

這三位,力拼肯定是不行了,那就唯有智取了。

想到這裏,我猛地一憋氣,把我畢生的演技都發揮到了極限。

“我冤枉啊,三位大哥,周無常大哥和我一見如故,他對我就像兄長一般的溫暖啊,我一直都很尊敬他,我把他當成是我的親哥啊,那天晚上,我們呆悶了,到殯儀館後面去聊天,結果就……”

我一聲慘嚎,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就像是死了親爹一般,添油加醋的把周無常如何的救我,然後我如何逃出來的故事給他們說了一遍。

他們越聽,臉上的表情就越是深沉,就在這個時候,王寂的手上突然凝聚出一道鬼氣,朝着我出手了。

穿越之毒妃嫁到 情急心不燥,我深吸一口氣,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他們幾個絕不敢在這裏殺我,這次攻擊,應該是試探。

我裝作驚恐的樣子,朝着後面退了好幾步。

果然,王寂的鬼爪,在距離我腦門大約十釐米的地方停了下來,而此刻在他們的眼裏,我已經似乎被嚇的屁滾尿流的了。

“二哥,應該不是他,就他這慫樣,能害的了大哥?”

王寂也暗暗的點了點頭。

“地府官方的報告,我們已經收到了,既然你是大哥生前看重的兄弟,我們也有保護你的義務,這個是傳訊用的,你拿在身上,有什麼關於那個鬼將的消息,立馬告訴我們!”

王寂說着,塞給了我一塊石頭,然後他們三個撤掉了陣法,就離開了。

“呼,好險!”

看着他們走遠了,我纔在心裏對着蘇小魅說道,剛纔一直在演戲來着,都不敢和蘇小魅交流,生怕露餡了。

“瞧你那點出息,三個無常給你嚇的那樣!”

“嘿,三個無常怎麼樣,還不是被我給忽悠過去了!還送我一東西!”

我拿着手上的石頭,對着蘇小魅炫耀了一下。

還別說,這玩意挺高檔,和蘇小魅給我的傳訊石挺像的。

“你還真以爲,他們送你這玩意,是安好心?”

蘇小魅一聲冷笑,對着我說道。

(本章完) 聽到蘇小魅的話,我感覺渾身一冷,手一哆嗦就趕緊把這東西給丟出去老遠。

“這到底是啥玩意啊?”

“這東西是可以通訊,不過只能單方面發射訊號,它最大的作用,可不是通訊,而是記錄?”

蘇小魅緩緩的對着我說道。

“記錄?”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沒錯,記錄你的一舉一動唄,有了這玩意,他們就相當於在你的身上裝了個監視器,說到底那個王寂其實對你是一點都沒有相信,只是他們也不敢在這裏公然動手罷了。”

“還好我剛纔把那玩意給扔了!”

我慶幸的拍了拍胸口。

而蘇小魅的下一句話,則是讓我感覺操蛋萬分。

“那玩意你可不能扔呢,你要是扔了,可不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了麼?”

“那怎麼辦?”

我有些惱了,又不能扔,戴在身上又是個禍害,遲早得出問題,這不是要玩死我的節奏麼?

“你放心把它撿回來,交給我就行了,我唐唐魅鬼王,還對付不了這等小東西麼?”

蘇小魅說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我把它拿到手上以後,就感覺蘇小魅順着我的身上傳遞過來一道鬼氣,把那玩意給包裹了起來。

“好了,我已經控制了這個小玩意了,以後我們讓它說什麼,它就可以說什麼。”

“夫人你真棒!”

我對着蘇小魅表揚道。

“別貧嘴了,對了,你不是要上課麼?還不趕緊去?”

“對哦,上課!!”

我趕緊看了一下手錶,完了,這下死定了,已經十點半了啊,我趕到了教室,本來準備偷偷摸摸的從後門進去的,可我卻發現,後門鎖了。

這是天要亡我啊,要是此刻我會個穿牆術就好了,直接穿進去,那感覺簡直棒棒噠!

但很遺憾,我的這個想法被蘇小魅鄙視了,人是沒有這種法術的,要是鬼的話,還用走後門麼?從前門進不就完了麼?

我只要硬生生的在外面看着教授上課完畢,一下課,我就衝進了教室,寢室的幾個哥們,都衝着我直搖頭。

“對不起了,星哥,這次我們真的幫不了你!”

“真幫不了了!”

幾個兄弟都搖搖頭出去了,我趕緊上去找教授。

教我們高數的教授姓黃,是個挺古板的人,令我沒想到的是,我趕過去,他卻是主動開始給我打招呼了。

“你,我認識你,你是林星,人稱林大師,對吧?”

擦,我的知名度都已經傳到了黃教授的耳朵裏了?

“哪裏,哪裏,老師過獎了,老師,我這節課有點急事,沒能上成,您看是不是可以?”

這個教授既然認識我,那就好辦了嘛,講講人情,說不定就給我忽悠過去了。

“你沒上我的課,我知道,關於你的成績,我只能告訴你,你掛定了!”

黃教授說着,拿起書本就要走。

我當時就傻逼了,這他媽是個什麼事啊?

“教授?您開開恩,給個機會啊!”

黃教授聽到我這個話,回過了頭。

“你一個學生,不學好,去研究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也就算了,還曠課,這種事情我絕對不能忍,等着掛科吧!”

黃教授留下一臉傻逼的我,毅然決然的走了。

我當時就火了,要不是那三個傻逼攔着我,我早就進教室了,這筆賬,我是肯定要和他們算清楚的。

不過現在想這些,也沒有意義啊,畢竟都已經這樣了。

無奈之下,我問蘇小魅有沒有辦法,蘇小魅倒是直接,跟我說用鬼術把他給控制了就行了,保證給我打個一百分。

我就汗了,這是下下策啊,果然蘇小魅的思維還是和我們一般人不一樣。

無奈之下,我只好找我們寢室的幾位哥們一起商量一下,他們倒是給了我一個不錯的建議。

說是讓我買點東西,到黃教授家裏去拜訪一下,早上的時候我沒去上課,黃教授正在氣頭上,所以對我不大感冒,也是很有可能的。

毒妻三嫁 去他家裏好好說,說不定可以得到原諒。

我一想也是,好不容易找人打聽到了黃教授家的位置,我買了幾百塊錢的菸酒,晚上去七點鐘左右,就到了他家的小區。

我敲了敲門,黃教授很快就過來打開了門,但是他一看到我的時候,臉色就是一黑。

“林星,是你,你來幹什麼?”

“黃教授,我今天是專程來您這裏拜訪的!”

我一臉恭敬的對着他說道。

“對不起,我不需要不上課的學生來我家裏拜訪!”

說着,他就要關上門,擦,這尼瑪!總不能白來一趟啊,又要發揮我高超的演技了。

我趕緊堵着門。

“黃教授,您聽我解釋啊,我沒來上課,真的是有苦衷的,我..我媽….我媽她,病了啊!”

變成血族是什么體驗 對不起啦,老孃,現在只有拉你出來當擋箭牌了。

黃教授聽到我這個話,臉色才稍微變了變。

“你進來吧!”

今歲當開墨色花 聽到黃教授這話,我才鬆了一口氣,進到了黃教授的家裏。

這教授就是不一樣,家裏裝修的既高檔又不奢華,不過,當我帶頭一看的時候,我整個人就有點瞎了,一口大鐘,正對着大門掛着,我忍不住搖了搖頭。

入門見“終”,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正對着門的方向掛鐘,這在風水學上,可是

非常不吉利的一個做法,而最不吉利的方法,就是放在大門前。

不知道爲什麼,一進了黃教授的這個房間,我就有了那麼一點詭異的感覺,這種感覺,自從我進門到坐到沙發上,始終都沒有改變過!

我仔細的看了一下,他客廳並不存在什麼問題,穿堂煞也不存在。

可這種詭異的感覺,始終消之不去。

黃教授也在一邊坐下了,我看着他的印堂處,有些淡淡的黑氣,這是很不妙的徵兆啊。

“你的媽媽怎麼樣了?”

黃教授對着我問道。

“謝謝您的關心,我媽媽好多了,她病情一穩定了,我就趕緊朝着您這裏過來了。”

“你這段時間,都是在照顧你媽媽,所以很少來學校麼?”

我點了點頭。

“那這樣的話,回去好好複習吧!人要有孝心,你並沒有做錯,不過以後要記得請假!你回去吧,東西也拿走!”

我寫過了黃教授,本來是想留給他東西的,他則是讓我給媽媽拿回去補補身體!

黃教授還是很通融的,不過也正是這種通融,讓我有些過意不去,我用自己的謊言,欺騙了這樣一位質樸的老人。

本來我是想起身離開的,但是看着他印堂之上的黑氣,我還是忍不住開口了,這件事情,我得管管,就當是報答黃教授吧。

“黃教授,我可以請問您一下麼?您家裏這個鍾?是您自己掛的?還是?”

“我家裏的鍾?你怎麼想起問這個?”

黃教授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不過,他還是對着我解釋道。

“這是我兒子,請了個風水師給看的!說掛這裏好!這房子,也是我兒子買的,我們最近才搬進來,也是那個風水師說的,地段好,風水好!”

風水師!我瞬間就覺得這個事情不簡單了。

“我可以參觀一下您家裏麼?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房子!”

“行!”

我在黃教授的家裏逛了一圈,也沒有發現什麼問題,這讓我有些疑惑了。

入門見“鍾”雖然不吉利,也不至於讓他印堂發黑啊,難道說這個風水師水平有問題?

不!應該不會,既然不是風水的問題,那肯定就是房子的問題,等等!

我問了蘇小魅,蘇小魅只給我說了兩個字,馬路。

我瞬間反應了過來,正對着房子前後,一條馬路直插而過!這是“直衝煞!”

就在我一陣疑惑的時候,蘇小魅一陣嚴肅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腦海裏。

“我有種很不詳的預感,這種“直衝煞”,加出門見“鍾”的手法,很像我一個老朋友!”

蘇小魅的朋友?

“是誰?”

“李鬼王,李朝陽!”

(本章完) “李朝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