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鐵瘋狂了,仰天大吼,身上的炎黃之血耀眼的金光。

注意着他們的御鬼師面面相覷,臉上露出疑惑地表情。

“裏面是空的?這,這怎麼可能?”

“不,準確的來說不是空的,而是裏面就安葬着一隻手?”

“一隻手?那其他的部分麼?”

人人心中充滿疑惑,相互間小聲討論着。

原本神色激動的烏魯木笑聲一頓,而同樣關注着空中的龍傲天則也是一副疑惑的表情。

“恩?”

空中的第一世皺眉,然後在趙小川他們頭頂的星空中的一顆星辰化作一隻眼睛看向棺材內部。

“哈哈,老傢伙們,即使你是仙也抵不過時間的侵蝕,最後還不是耗盡了生命?只有我轉世輪迴後依然活在這個世界,我纔是真正的勝者。”

聽到第一世的話,趙小川身體一震,終於清醒了過來。

“軒轅鐵,你怎麼在這裏?”趙小川問道。

軒轅鐵轉頭看向趙小川,臉色幾變,隨後狂笑起來:“沒有關係,即使得不到鬼璽也沒有關係,只要我從你身上解開了輪迴者的祕密,我軒轅一族依然會強大的。”

說完,軒轅鐵也不等趙小川反應過來,舉起碩大的拳頭向着趙小川砸去。

趙小川心中正因找不到長生不死的魂術而心中煩躁,見軒轅鐵攻來,眼中寒光一閃,同時攻了過去。

轟!

兩人拳頭撞在一起,相互間發出耀眼的金光。

星空微顫,一顆顆星辰受到兩人力量的影響,閃爍不定,而那白玉手臂竟然乘此機會將星空向上撐起了兩寸。

第一世臉色一變,衝着趙小川兩人吼道:“滾開!”

唰!

兩人瞬間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經到了星空之外。

空間的轉換讓兩人有些愣神,隨即反應過來,立刻分開。

不過就在此時,那青銅巨棺中的手爪掌心中的天眼碧光一閃,整片星空立刻染上了一層碧綠。

шшш▲ tt kan▲ ¢O

趙小川和軒轅鐵被碧光掃到之後,頓時感覺身體一滯。

隨即那白玉手爪竟然脫離了星空的束縛,向着兩人飛來。

“這是空間靜止!”

趙小川瞳孔一縮,想到了當初和那些輪迴者殘魂戰鬥的情景,心中大驚。

第一世臉色也變得非常難看,很顯然也認出了對方的手段,但卻無可奈何。

“怎麼只有一隻手臂?”烏魯木怔怔地看着那飛向兩人的玉臂,喃喃自語道,隨即卻又大笑起來。

“原來如此,有了輪迴者的身體作爲無相真佛的容器,真佛迴歸時必定會厲害百倍。”

正當他在大笑時,一陣漆黑的墨雲遮天蔽日的向着這邊飄來,瞬間將整片天空包圍了起來,齊齊向着趙小川涌去。

“這麼多的古屍?這些都是上古時期的強者麼?”

龍傲天擡頭望去,看到了墨雲中的白骨骷髏、綠毛殭屍還有大量的陰魂,臉色驟變,然後立刻在頭頂撐起一個防護罩,抵擋着這些鬼物的攻擊。

“啊~救命啊!我不要死在這裏!”

“我的手,不要扯我的手,我的腿斷了!”

古屍降臨,原本在觀看着空中大戰的衆人遭受了無妄之災。

很多御鬼師,被鬼物圍攻着。

這些鬼物實力強橫,御鬼師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符咒、鬼器根本傷不了他們分毫,反倒是那些御鬼師們被鬼物們撕扯成碎片,血肉橫飛,十分的悽慘。

葉楓等人一邊抵禦着這些古屍,一邊觀察着趙小川的動靜,驚訝的發現趙小川也陷入了苦戰之中。

“滾開!”

趙小川大喝一聲,雙手如同兩把利刃插進眼前古屍的胸腔當中,用力一扯,那屍體立刻在空中裂成兩半。

然而還沒等他緩口氣,旁邊的古屍又衝了過來,張嘴向他咬來,同時趙小川注意到之前被他撕裂的古屍碎片竟然又重組起來,恢復了原狀。

“居然沒有效果?”

趙小川看到古屍的變化,大吃一驚。

腦後一陣破風聲傳來,他腦袋一側,轉頭望去,看到之前他遇到的“老壽星”竟然獰笑着向着自己撲來。

“小心!”

牧童看到趙小川被圍攻,立刻趕過來擋住了“老壽星”的一擊,隨即急切地說道:“小川,快點離開鬼城,此地不宜久留!”

“不行,我還沒有知道長生不死的魂術,我是不會離開這裏的!”趙小川回道。

牧童也怒了:“說了多少遍,那李若曦和劉子豪已經魂飛魄散,根本再也活不了,所有人都在騙你,利用你,現在最重要的是你的性命。”

“你胡說!”趙小川喊道,又將身邊的一具古屍一拳打穿。

“你…….小心!”

牧童一聲驚呼,趙小川回頭,卻發現那隻白玉手爪向着自己抓來,而那手爪掌心出的天演正在直勾勾地望着他。

趙小川心中一寒,感受到天眼中的貪婪,側身想要躲避。

不過還沒等他有所行動,那手爪上的黑色龍紋蠕動起來。

“龍骨!”

趙小川看到龍紋蠕動的一剎那,腦中浮現出當初郝大寶控制龍骨和自己對戰的場景。

果然不出他所料,龍紋蠕動,手爪上的金龍一聲長吟,從手爪上脫離出來,如同一根繩索將趙小川捆綁了起來。

“哥,趙小川有危險!”

寧小雨正在地面上抵擋古屍,注意到了趙小川的動靜,出聲喊道。

寧羽凡轉頭望去,頓時一驚,咬咬牙從懷中掏出一個巴掌大小的棺材。

寧小雨看到棺材,臉色驟變,道:“哥,要動用老祖宗了麼?”

“這是前輩說的,我們別無選擇!”寧羽凡沉聲道。

寧小雨皺眉,道:“可是現在陌雨辰不在,我們這麼做好麼?”

“沒什麼好不好!”寧羽凡道:“再遲一些恐怕趙小川妖完蛋了!”

說完,他便不再理會寧小雨,揮手將手中的小棺材甩了出去。 布朗家族,別墅大廳。

布朗克正在陪同金人鳳商議關於三日後,迎接西方大賽兩位大人物蒞臨的事務。

這時候,大廳外,布朗家族的管家克雷爾匆匆跑了進來。

「主人,來了,他,他來了!」

克雷爾神色驚慌道。

布朗克眉頭一皺,冷冷白了克雷爾一眼,目光中掠過一絲血氣。

雖然,他在金人鳳面前卑躬屈膝,可在下人面前,還是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勢。

「慌慌張張,急什麼,誰來了?」

布朗克冷聲問道。

「主人,是,是秦穆然,他闖進咱們莊園,看樣子,是為前幾天的事情報仇來的……」

克雷爾說道。

布朗克眉頭一皺,臉上神情雖然變化不大,內心卻慌的一批。

冥王殿!

他可是冥王殿的高層,即便金人鳳承諾他,上面會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布朗家族的安危,可聽到秦穆然到來的消息,他內心還是慌亂的厲害。

「姓秦的帶來多少人?」

布朗克忍俊不禁,急忙問道。

「就姓秦的一個人來了,沒有別的幫手。」

克雷爾說道。

「什麼,就他一個人,就敢單槍匹馬闖入咱們布朗家族報仇?」

藥王侯爺姑娘不稀罕 布朗克語氣驚愕。

作為格蘭塞堡城的頭號世家,布朗莊園,高手如雲,僅古武強者,便有數十人之眾。

如此強悍的防禦實力,整個格蘭塞堡城,還沒有誰敢孤身一人硬闖布朗家族的。

他秦穆然算是第一人!

布朗克緊張的神情,稍有緩和,他雖然忌憚冥王殿,卻並不忌憚秦穆然。

「狂妄,孤身一人,就敢闖入我們布朗莊園,真當我們布朗家沒人了嗎?」

布朗克憤然起身,臉色陰沉。

沉思片刻,布朗克目光看向克雷爾,聲音冰冷命令道:「立刻召集莊園所有高手,給姓秦的一點兒顏色看看,同時命令格蘭塞堡城各場地高手,迅速回援布朗莊園……」

「明白,我立刻去辦!」

克雷爾言罷,立刻轉身出去執行布朗克的命令。

「金先生,姓秦的這一次自投羅網,這可是咱們滅掉他的絕好機會,咱們絕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布朗克言道。

金人鳳淡然坐在沙發上,嘴角揚起一絲笑意。

「不錯,布朗先生,陪老夫出去看看,這個姓秦的到底有什麼實力,居然敢如此目中無人。」

金人鳳說道。

言罷,在布朗克陪同下,金人鳳手持蛇頭拐杖,朝大廳外走了出去。

此刻在布朗莊園內。

克雷爾率領三十餘名高手,一擁而出,他們雖然人數不多,但個個都是布朗家族的精銳戰力。

「啊呦,你們布朗家族的人都好熱情,居然來這麼多人歡迎我……」

秦穆然開玩笑說道。

克雷爾臉色陰沉,滿面殺氣,一揮手,身後三十餘名高手,一擁而出,瞬間將秦穆然圍了起來。

這時候,布朗父子陪同金人鳳師徒,也走了出來。

「姓秦的,你居然敢闖我們布朗家的莊園,也太沒把我們布朗家放眼裡了!」

布朗克冷聲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翹,俏皮一笑。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你們區區一個布朗家族,沒資格讓我放在眼裡,哈哈……」

秦穆然戲謔笑道。

區區一個布朗家族,有什麼資格讓冥王殿的人放在眼裡,更何況,他秦穆然還是冥王。

別說一個布朗家族,即便是整個格蘭塞堡城,都沒有資格入他秦穆然的法眼。

「姓秦的,少在我們布朗家的地盤兒猖狂,待會兒本少爺打斷你的雙腿,看你還敢不敢再踏入我們布朗家族一步……」

布朗森神情囂張,底氣十足。

當然,此刻,除了布朗克之外,其他人並不知道秦穆然的來路,否則,布朗家的高手們,誰還敢出來?

「啊呦,打斷我的雙腿,說的我好怕怕,我就站在這兒等你,過來啊,哈哈……」

秦穆然擺手笑道。

布朗森喉嚨一緊,不禁咽口唾沫,雖然這裡是布朗家族的地盤兒,可他還沒有狂妄到敢靠近秦穆然十步之內。

「小子,這裡可是我們布朗家族的地盤兒,他們可是我們布朗家族一半的最強戰力,僅古武強者,就有十餘名,打你,還需要本少爺動手嗎?」

布朗森得意笑道。

十餘名古武強者,另外二十餘名高手,最次也都是一流高手。

這種陣容,足以輕鬆碾壓整個華僑會都毫無壓力。

而這,還僅僅只是布朗家族的一半的戰力,由此可見,整個布朗家族戰力之強悍。

秦穆然目光冷冷環視四周,身上散發出一股寒氣,令眾人不寒而慄,后脊發涼。

「啊呦,古武強者十餘名,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嘛!」

秦穆然笑道。

秦穆然冷眼掃過,眼神中流露出几絲不屑。

無非就是一群剛剛步入暗勁初期的高手,勉勉強強稱之為古武者罷了。

此刻,站在布朗克身旁的金人鳳,神情淡然,目光微微斜視一眼布朗克。

布朗克心領神會。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姓秦的,這次可是你自投死路,怪不得我們布朗家族了。」

話音落下。

四周三十餘名高手,一擁而出。

十餘名古武強者,二十餘名高手,身影如風,快如閃電,瞬間而出。

整個布朗莊園內,殺氣衝天,強大的能量,將空氣都撕裂的發出霹靂響聲。

面對四面八方,三十餘名高手的強力攻擊,秦穆然嘴角一揚,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區區螻蟻,數量上的優勢,談不上是什麼優勢。

畢竟,碾死一隻螻蟻,和碾死一片螻蟻,並沒有什麼太大區別。

秦穆然右手輕抬,一道寒刃瞬間躍然掌上,寒氣逼人,強大的氣場,瞬間將率先而至的幾名高手,直接碾壓到當場暴斃。

隨即。

身影一閃,寒刃快速劃過四周,破曉刀所過之處,刀刀見血,血氣瀰漫。

在一片慘叫聲中。

布朗父子,大吃一驚,臉色難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