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仙人、爺爺、奶奶、父母、小蝶……

這一刻輪迴之城之中的每一個人都開始集中精神緩緩和我的精神連成了一線,那一刻整個空間都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無數的光芒閃爍之間有着無數的力道在整個空間之中環繞。

這個空間是屬於我自己開創的一個空間,輪迴之城此刻隨着我的意念化作了一口鋒芒長劍,長劍飛出的一瞬間那原本天之門所造成的幻境空間轟然崩碎,我身子一閃,站在這口大劍的最前方,雙手之上古咒符文凝結成了一口古樸長劍,披荊斬棘,將那層層朝着我們飛竄而來的空間完全的劈碎。

轟隆!

一聲巨響,整個輪迴之城瞬間飛入了天界。

在我的眼前那滾滾濃郁的靈氣飛快的補充着整個城池的消耗,丹田之中那輪迴漩渦這一刻開始瘋狂的旋轉起來。

遠處一座座漂浮的城池,不遠處更是有着一條似乎貫穿整個天際的長河,這便是天河。

無數的山脈都看似漂浮在虛空卻是巋然不動,而那無數的城池個個都雄偉霸氣。

這與我想象的天界雖然有些不同,但是也大相徑庭。

我飛快的朝着不遠處的天河而去,因爲在我的身後那天之門飛快的收縮,化作了只有百米高大,但是這個時候天之門的器靈並麼有在出來,而是融合進入了天之門,在天界我們都會受到天界法則的約束,所以此刻對我極爲的不利。

輪軌之城依舊是一口長劍的樣子,此刻我看着不遠處那滾滾的天河之水,瞬間心中一陣疑惑,爲什麼我能夠從着滾滾天河之水之中感受到一股親切之感。

就在這個時候八兩叔身子一閃,飛竄而起。

“森兒,天之門就讓我先來對付,只要到了天河我就有辦法徹底的困住天之門,現在森兒你主要的任務是去尋找曾經道的舊部,其實這些年的天界都在征戰,代表着天階權威的主要勢力,還有便是曾經道與天帝的忠實隨從,他們

有着一個天道聯盟。”

我點點頭,幾乎沒有問八兩叔爲什麼知道這些。

八兩叔身子一閃,化作了一道青光直接飛入了天河之中。

就在我越過天河的瞬間,身後百米來高的天之門在一隻腳沒入天河的瞬間,便被天河之中伸出的一隻巨大手掌直接的抓住了脖子,下一刻完全的拖入了天河水中。

“走吧,既然你到了天界,那現在第一步便是去尋找瞳,瞳乃是當年道最得意的門生,不過他並沒有得到道的真傳,不過當年的瞳也是執掌一方天兵的大人物,只是當年天地大劫之後瞳並沒有離開天界,而是在天界自立爲王,並且很快的拉攏了一方勢力,我想瞳絕對是得到了什麼人的指示,纔會如此對抗天界大勢力如此多年!”

鼠仙人的話讓我心中微微一顫。

這樣想來,葬在天界並未被處死看來還不是簡單的原因,或者在這裏有着什麼深層次的原因。

“可是瞳在什麼地方!”

鼠仙人大笑幾聲道:“瞳當年和我乃是至交,這麼多年沒有見了,我還特別的想她了,看來我得召喚一下!”

說話之間,鼠仙人咬破自己的手指在自己的眉心一點。

“瞳!”

鼠仙人的嘴裏只是吐出了一個字,頓時不遠處的天空之中出現了一道詭異的光芒。

“哈哈,在那個方向!”

我點點頭,輪迴之力瘋狂在體內遊走,下一刻輪迴之力瘋狂催動着輪迴之城朝着不遠處的一片天地而去。

在我的身下我依然能夠看到那滾滾的天河。

“這條天河乃是天界的象徵,當年天地大浩劫的時候,天河也受到了損傷,所以纔會是如今的這個模樣,原本天河環繞着整個天界,現在看來天河似乎真正的成了一道界限。”

鼠仙人的話,讓我的心中微微一驚。

天河成了一道真正的界限,那這條界限分裂而出的兩股勢力,莫非就是天界和天道聯盟!

不出三分鐘我們便已經到了這片天地,一眼我便看到了這裏便是天河的盡頭,在我的眼前是一片巨大的城池,這片城池的大超越了我的想象,當我們來到這座城池的上空的瞬間,無數的天君踏空而起。

那一刻我震驚了,在我的眼前至少有數千的天君高手。

這些高手雖然都似乎剛剛進階,但是人數的衆多也讓我有着震驚但是讓我感到驚訝的遠遠不是這些。

就在這些天君高手出現的瞬間,不遠處一座高塔之中飛出了十個白衣老者,爲首的白衣老者滿臉的溝壑,渾身都是一道道法則之力。

這個時候鼠仙人一步踏出,對着那高塔大吼一聲。

“瞳,老子回來了,還不來迎接老子!”

鼠仙人的話讓在場的所有的天君都是一愣。

“真的是你,死老鼠!”

就在我還在觀望眼前的雄偉建築的時候的,一個聲音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有些憔悴,但是不失好聽。

是一個女子。

但是我讓有些驚訝的是,這個女子的模樣竟然和我之前見到的若小伶是一模一樣。

而此刻在輪迴之城之中的若小伶也是瞬間飛躍而起,在她的眉心有着一口冥王棺

的印記,這些日子裏他已經完全的煉化了冥王棺。

“嗯?”

那女子應該就是瞳,雖然她的長相和若小伶的長相太像了,但是很快我也發現了不同,眼前的這個女子飽經滄桑,一雙眼睛都是雪白之色,滿頭長髮紫紅,站在虛空之中,猶如一個尊貴的女王,震懾四方。

而事實上也正如我說的那樣,瞳正是那個震懾四方的人,帶領着這座聯盟之城的人征戰了無數次,都全身而退,如今更是與天庭劃天河爲界。

但是當瞳看向若小伶的時候,突然眉心一顫,下一刻我便感覺到了若小伶身子瞬間一軟,跪在了地上。

“母親!”

那一刻我徹底的凌亂了,這其中的原委曲直恐怕也只有當事人才能知曉。

總裁的腹黑女人 畢竟在輪迴大陣真正祭煉成功的那一刻,所有的人前世記憶都已經甦醒,難道這若小伶真的是眼前這位聯盟之主瞳的女兒?

瞳站在虛空半天沒有說話,許久之後才緩緩的揮手道:“長大了,不錯,經歷了這麼多,相信你也真正的體會到了什麼纔是真正的道,這麼多年了,我曾經無數次夢到你,好,好,很好!”

瞳說話的時候,臉上看似沒有一絲的感情,但是我分明看得出他那話語之中的悲涼和思念。

經過了這麼一個小插曲之後,瞳將目光看向了我。

當宅女撞上高富帥 當看到了周身環繞的八大古咒的時候,臉色驟然大變。

她沒有在說話,而是一揮手,頓時城門打開,輪迴之城瞬間飛入了聯盟之城之中。

聯盟之城比我想象之中的要大得多,修者幾乎隨處可見,而且這些修者的實力都不低。

一路上我們並無一句話,直到我們跟隨着瞳進入了最中心的一座十分古典的城堡之中的時候。

[綜漫]風聲細語 瞳頓時單膝跪地。

“瞳見過陰陽少爺!”

那一刻我心中猛地一顫,在震驚的同時我連忙扶起了瞳。

“前輩,我,我並不是你口中的陰陽少爺,但是如今我已經知道誰纔是真正的陰陽少爺了!”

“你是,只有陰陽少爺才能同時掌握那傳聞之中的八大古咒,特別是輪迴古咒,而且你能夠隨便的操控輪迴古陣,就已經說明了你的身份。”

“在天界苦苦支撐這麼多年,我就是等着有一天陰陽少爺的歸來,如今我終於是堅持到了這一天。”

眼前的瞳毫無顧忌,站在大殿之中,開始朗聲大呼起來。

聯盟之中應該是一些元老級別的高手這一刻都紛紛朝着我看來,紛紛單膝跪地。

“陰陽迴歸,天道可原!”

瞳再一次單膝跪地說到當年道迴歸天界的時候便知道自己在劫難逃,早早的就給了她命令,讓她堅守天界,等待一個身懷古咒術的陰陽少爺的迴歸。

那一刻我的心瞬間劇烈的顫抖起來。

難道自己纔是真正的陰陽少爺,可是自己身上的八大古咒卻是完完全全都是楊八千傳授的,而楊八千的轉世便是凡兒。

對了凡兒?

我的心中的突然想起了凡兒曾經告訴我和小蝶,等我們到了天界就能見到他了,那如今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

如果我是陰陽少爺,那凡兒又是誰?

(本章完) 雖然如今的我已經能夠看到自己的輪迴,但是我的前世一片空白我的後世鳥語花香,如今的我還並不能領悟這究竟代表這什麼。

難道自己沒有前世,那後世的鳥語花香又是代表着什麼。

這一切的謎團都要真正的天界迴歸。

天界規則重新恢復才能知曉。

對於我對自己身份的否認,瞳並沒有堅持,而是將我們完全的安排到了一座座的修煉塔之中,這種修煉塔我早已經見過,乃是升級版的練級塔,但是比起我輪迴之城對我的供應那就太小巫見大巫了。

我想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第二個輪迴之城那般的超級練級塔。

幾日之後,八兩叔來到了聯盟之城。

而在這幾日的時間,我們已經完全的熟悉了這個偌大的聯盟之城,那一刻我才知道在天界之中一切物質的質量都要比人世間要緊湊得多,打個比方如果一個人在人間能夠隨便的舉起一塊拳頭大的石頭,而在天界只能拿起一塊指頭大小的石頭。又如在人間的時候我們的力量能夠隨隨便便將山脈切開,或者將巨大的山岩直接的破開,但是在天界同等的山脈和岩石我們卻是不能損傷分毫,這便是天界和人界的差別。

天界的靈氣濃郁程度超越了我們的想象。

真是因爲這濃郁的靈氣才造就瞭如此多的天君高手。

八兩叔的到來讓我心中鬆了一口氣,但是八兩叔告訴我天之門並沒有死,而是逃離了天河。

而就在這個時候瞳告訴我們,聯盟大軍已經發現了天靈之海,乃是整個天界之中最寶貴的資源,一旦聯盟軍得到了天靈之海的話,便可以一夜之間再一次提升整個聯盟軍的實力。

天靈之海。

乃是曾經天界最大的一個修煉福地,當年乃是道的修煉福地,這裏集聚了整個天界的風水大局,在這其中有着無數充裕的靈氣,能夠讓人直接從一般的天君,跨入真正的天君的行列的,而在整個天界這樣一般的天君幾乎是隨處可見,但是真正的天君卻是十分的緊缺,聯盟之城之中不過有三萬的天君,而與之相對的天庭卻是有着十萬。

要不是因爲隔着天河的話,恐怕十萬天君早已踏破整個聯盟之城。

所以雙方都一直在尋找天靈之海。

天靈之海乃是一個天地靈氣匯聚之地,相當於一座巨大的金庫。

容不得我們思考,我們便已經出發了。

天靈之海在距離聯盟之城還有數萬米之外的一座天界山脈之中,爲了提防天界大軍會突然來襲,畢竟現如今楊森迴歸的消息已經被傳開了,並且很多人都已經知道了楊森便是當年的陰陽少爺,那個來自遠古祕境的強大存在,當年一戰陰陽少爺將自己一身陰陽古術散盡,鎮壓了遠古天魔,最終沒有能夠回到遠古祕境而開始輪迴。

當時還有一個謠傳那就是陰陽少爺之所以會出現在天界便是因爲道的隕落,但是這也是一種傳聞,未能得到證實。

這幾日裏,我不斷

的感應着兒子的氣息,但是似乎在聯盟之城之中沒有任何的氣息,我其實早想離開聯盟之城去天界四處看看,尋找兒子的氣息。但是都被鼠仙人和爺爺奶奶阻止了,畢竟現在是非常時期,現如今天界之人恐怕早已經將我定位了頭號目標,畢竟陰陽少爺轉世之身的迴歸,單單這個身份就足以讓整個天庭的人畏懼。

更何況遠古天魔已經佔據了楊洪的身軀來到了天界,到現在爲止都還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

一說到遠古天魔楊洪我便想到了十君,不知道當日十君破空現在究竟在什麼地方。

天靈之海距離聯盟之城很遠,這次我們去往天靈之海的人並不多,主要以我輪迴之城爲主,瞳告訴我,輪迴之城曾經乃是天界的核心,相信這天靈之海應該不會牴觸,到時候可以一舉用輪迴大陣直接收取了天靈之海,讓天庭那些人一點油水都得不到。

自然,如果能夠完全的佔有,我自然不會給自己的對手任何壯大的機會。不過瞳也說了,如今的天庭之人把高手都放在了探索那遠古祕境之中了,那楊洪一上天庭,便被天庭之人用人海戰術給直接圍困,從他的識海之中獲取了記憶,不過後來遠古天魔趁着看管他的衆多高手不注意逃離了囚籠,至今下落不明。

我點點頭,同時心中也升起了一陣不祥的預感,總覺得這次天靈之海之行會發生點什麼。

畢竟天靈之海就是一個巨大的寶庫,不管是誰得到都能讓自己的量提升數個檔次,那可完全是精純的天地靈氣所化,進入身軀之中恐怕能夠將自己的身體得到最完美的改善,而且實力也會跟着提升。

在這個世界上或許一切都會化爲虛無,一切都會過期,但是實力,自身的力量確實永遠不會過期。

強者爲尊的世界,實力便代表着一切。

我們一行人站在輪迴之城之上,整個城池之中無數的天君高手此刻盤膝而坐,藉助着滾滾天地靈氣開始陷入了修煉狀態之中。

我攬着小蝶,看着眼前一切,小蝶長髮飄逸在風中顯得格外的美麗。

在我們還沒有到達天靈之海便先遇到了一隊天界之人,這一批人足足三百來人,爲首的是一個扛着大刀的大漢。

“魁首!”

當我看到這個大漢的時候,站在我身邊的鼠仙人頓時叫出了這個人的名字。

“哈哈哈,果然能在這裏遇到你們這些叛軍,既然如此那就留下吧!”

那個叫做魁首的男子大笑幾聲,一身的贅肉讓他顯得格外的猙獰可怖。

幾個呼吸之間,我已經身子一閃,站在了那滿身贅肉的魁首的面前。

魁首的實力不如鼠仙人,恐怕他最得意的便是他肩上扛着的那口大刀,我一眼便看出了眼前的這隊人之中之中清一色的天君,但是如今在我的眼裏也不過是弱者。

隨着體內輪迴之力的強大,古咒早已經完全的和我的身軀融爲了一體,可以說現在的我只要不是面對那種天界之中的真正隱世高手我絲毫

不懼。

意識操控着輪迴之城不斷的前進,我已經攔在了那魁首的面前。

“你是什麼人,閃一邊去,今日老子捉的就是瞳!”

魁首竟然還沒有將鼠仙人一下子認出來。

在輪迴之城之中的瞳等人就要出手,我一揮手示意他們無需擔心,將力量注入輪迴之城中心的大祭壇之中,讓輪迴之城能夠以更快的速度前行,畢竟既然在這裏能夠遇到天庭的人就說明了恐怕天界之中的人已經提前我們一步朝着天靈之海而去。

而這個叫做魁首的人便是天庭之人在路上攔下我們的絆腳石罷了。

這一刻魁首看到這一幕,臉色微微一皺,當即雙手握着手中的大刀就要朝着我瘋狂的劈砍而下。

“給我攔下他們!”

那一刻整個空間瞬間開始奔雷炸響,在虛空之中出現了達到天雷,每一道天雷之中都遇着一個修者出現在輪迴之城的周圍。

“不知死活的東西!”

我冷哼一聲,伸手一把便抓住這個叫做魁首男子的大刀,隨後猛地一帶,一腳落在了他的小腹,那一刻魁首身子飛出了數米,而在他身後的天君更是瞬間化作一道道的光束組成了一個大陣想要將我直接困在其中,看大這一幕我笑了,因爲在我的眼裏這些人都是在自尋死路,但是這個天地規則其實就是這樣,任何時候都有一條既定的規則,那就是強者爲尊!

一步踏出,劇毒古咒瞬間飛出,在我龐大的輪迴之力的澆灌之下,一條巨龍突然嘶吼一聲,衝破天際,直接將這座大陣完全的包裹起來,無數的光芒閃爍之間無數的力道開始沸騰,滾滾毒氣幾乎是在一剎那便將整個空間完全的包裹,那些天君縱然在厲害在我劇毒古咒的侵蝕之下也是完全的化作了白骨一堆。

這一刻我迎空一掌拍出,靈魂古咒在剎那之間飛出,呼嘯一聲,化作了一道巨大的漩渦,直接將那些想要逃走的天君靈魂完全的收割。

嗷嗷!

毒龍嘶吼一聲繞着輪迴古城一圈,那周圍的一個個天君瞬間被劇毒吞噬了身軀,最後嘶吼連連。

而此刻我身子一閃,一把抓起那早已被我出手嚇得說不出來話的魁首,站在那裏魁首渾身顫抖,他手上那口大刀都因爲沾了劇毒而開始發出了一陣陣嗤嗤嗤的聲響。

“死!”

我沒有絲毫的留手,現在的我早已熟悉了這個世界的規則,不管是天界還是俗世,都有着一個既定的規則。

在這個世界殺人早已不犯法,在強大的對手面前,如果你不殺死對手,對手便會反過來殺你,這便是這個世界的規則,沒有任何人可以違背,更沒有任何人可以逃脫。

身子一閃,我回到了輪迴之城之中。

不到一刻鐘之後,我們便來到了這條山脈。

踏空而起,遠遠的我便看到了一片不斷升騰而起的靈氣漩渦,但與此同時有着無數的結界環繞四周。

重生之家族財閥 果然,還是讓天庭的人搶先了一步!

(本章完) 天庭的人最終還是快了一步。

不過現如今,誰也不能夠擋住我,天靈之海必須得到,可以說現在能不能在短時間將天庭徹底的推翻便要靠眼前這天靈之海了。

畢竟天靈之海之中有着無數強大的神獸,這些神獸自從天劫之時便已經沉入了這座寶庫海洋之中,而當天地浩劫來臨的時候,伴隨而至的便是天靈之海的消失,這一消失便消失到了現在,直到在幾天前才被發現。

咱們走着瞧 天靈之海之中的靈氣是世間最濃郁的地方,可以說就算是一個凡人現在將他放在天靈之海之中,不出一刻鐘便會直接成爲一個天君強者。

“森兒,我們不能等了,直接衝殺過去,我相信天庭之人根本就不會想到這一次我們其實集中了不少的精英,在這輪迴大陣之中!”

我點點頭,看着身邊的爺爺奶奶。

其實爺爺奶奶根本就不像我想象之中的那般的恩愛,倒像是因爲安排而結合在一起的,我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小蝶,一招手小蝶便到了我的身邊,我攬着小蝶的細腰輕聲道:“小蝶,待會兒你跟在我的身邊!”

小蝶點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