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話一出,付潔立刻白了我一眼,打掉我的手說:“有一個阿彩還不夠虐的嗎?還要我被虐?夏雪,你可真夠狠的。”

“啊?我怎麼狠了?”我不就是問了付潔她是不是喜歡蘇聆風,我怎麼就狠了呢?

而付潔白了我一眼,把我拉上車說:“阿彩喜歡老大,老大喜歡你,我好奇的是這個!!我再參與進來,這世界都跟着熱鬧了。”

“哦!”我一聽付潔不喜歡蘇聆風,爲自己的猜測失敗而失望,不過,付潔不喜歡蘇聆風也好,免得阿彩又得受苦了。

一路上,付潔都在跟我嘀咕着我們三個人的關係,很快就到了醫院。

下車後,我看着付潔說:“其實,我不喜歡蘇聆風是因爲我有喜歡的人了,而阿彩呢!我覺得挺適合蘇聆風的。”

付潔看了我一眼說:“行吧!反正你們的關係挺亂的,你快去看老大吧!我走了哦!”說完,付潔便開車離開了,而我則是進了醫院。

病房裏,蘇聆風的腿被打了石膏,阿彩全程照顧,始終都在忙,也沒顧得上跟我說說話。

蘇聆風躺在病牀上,看着我感嘆:“自打進入警校,我就沒有一天是閒着的,現在好啦,終於可以給自己放個假了。”

我噗哧一笑,隨後想到了案子的事情,連忙問蘇聆風:“你是在幫秦之允調查三年前的事情嗎?”

蘇聆風點點頭說:“我聽說這樣可以讓秦之允還陽,或許這樣就可以讓你跟秦之允儘快的在一起了吧?”蘇聆風的聲音淡淡,可每一個字卻是那麼的有重量。

看着蘇聆風打着石膏的腿,我頓時鼻子一酸,眼淚差點就掉下來,但卻被我忍了回去,我不想讓蘇聆風看出我的難過。

我說:“蘇聆風,這件事你管不了,你還是別管了,你看你把自己都弄成什麼樣了?”

此話一出,蘇聆風立刻咧嘴一笑說:“是,這件事我確實是管不了,是因爲秦修文吧?我都挺阿彩說了。”

阿彩……

我看向阿彩,只見她正微笑的看着我說:“夏雪,放心吧!只要我們能幫上你的,一定會幫你的。”

我感激的看着阿彩和蘇聆風,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

可是一想到秦修文那個禽獸會做出什麼傷害她們的事情,我立刻對阿彩和蘇聆風說:“你們小心吧!”我知道我改變不了她們的心意,也只能說這些了。

天色漸漸的晚了,在醫院跟阿彩和蘇聆風吃了飯後,我準備回家,就在我走到醫院門口時,我看到了秦之允正倚在車旁,一臉邪笑的看着我。

我詫異的看去,那輛車好像是秦之允都坐的那輛車,他竟然能開車??

“老婆!傻愣着幹什麼呢?還沒吃飯吧?快點上車回家。”秦之允笑容好看,就快要暖死人了。

而阿彩在一旁,不禁忍不住笑道:“夏雪,你愣着幹什麼呢?秦之允叫你呢!”阿彩雖然在笑,可我分明看到她眼底那股要“受不了”的眼神。

“哦,那你回去吧!”我看着阿彩微微一笑,略顯有些尷尬,隨即便隨着秦之允上車回家。

一路上,我看着秦之允輕車熟路的開車在回家的路上,不由詫異,這傢伙竟然真的可以開車!!

“老婆,渴了嗎?要不要喝點水?”就在我疑惑時,秦之允將一瓶礦泉水遞給了我,一雙眼邪魅的看着我,弄得我一陣雲裏霧裏的。

這不會是秦之允暴風雨的前奏吧?畢竟我來醫院看蘇聆風,他肯定不開心啊!

我戰戰兢兢的接過水,卻不想被秦之允抓住了手,他溫柔的在我手背上親了一下,笑容燦爛的說:“老婆,我好想你。”

我心中一抽,怎麼感覺情況不妙呢?這傢伙是怎麼了?怎麼這麼嚇人呢?

“秦之允……”我嘴角抽搐,看着秦之允連忙心虛的說:“蘇聆風其實是爲了幫你,我來看望他也是出於朋友間的友誼。你要是有什麼話就直說吧?你這樣讓我很不習慣。”

吱呀——

車子停在了路邊,秦之允看向我,一臉不解的問道:“老婆,我做錯了什麼?是不是嚇到你了?其實我一直都沒有告訴你,我是可以開車的。”

“不是的!!”

我擺手,依舊很緊張的看着秦之允說:“秦之允,不是這樣的,我就是覺得……那個……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沒有啊!?”秦之允被我問的不明所以,聳聳肩又繼續開車說:“我就是太想念老婆大人你了,我愛你。”

秦之允的糖衣炮彈就快要把我轟炸,弄得我一愣一愣的,這絕對是暴風雨的前奏,絕對是!!!

到了家門口,我跟秦之允下車,我看着秦之允還是忍不住再次問:“秦之允,你真的沒事嗎?怎麼忽然去接我了?”

秦之允眼神瞟向我說:“老婆,想我沒?”

我:“……”這傢伙是怎麼了?抽風了吧?這一句一句的老婆,這是要幹嘛?

“走吧!有什麼事回家再說。”秦之允說罷,勾住我的肩膀與我回了家,我在他的臂彎中,呆呆的看着他說不出話來,只感覺心跳都早已經亂了節奏。

以前,秦之允可從來都沒有這樣過,即使是吃醋或者生氣,都是當場發作,今天他這是要幹嘛?爲什麼都不表現出來呢?難道他是要弄死我嗎?

叮——

電梯門打開的聲音,下了電梯,我急忙拿出鑰匙去開門,可因爲自己的緊張,手不由顫抖了一下,鑰匙從我手裏掉了出去。

嘩啦啦——

鑰匙發出了一陣聲響,我急忙去撿鑰匙,連忙說:“手滑了,呵呵……”

秦之允跟着我一笑說:“那老婆就要小心了哦!”

小心……

秦之允的話讓我緊張到不行,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什麼小心啊?秦之允,你到底想要幹什麼?你給我個痛快得了!!! 我撿起鑰匙,並沒有着急去開門,而是回頭看着秦之允,見他正溫和的看着我笑着,我心中一陣發顫,連說話的聲音都是抖的。

“秦之允,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呀?”我強顏歡笑,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嘴角在抽搐,秦之允,你到底是要幹嘛呀?

秦之允蹙眉,一臉驚訝的看着我問:“夏雪,你怎麼知道我有話要跟你說?你會通靈?什麼時候學的新技能?我怎麼都不知道呢?”

看着秦之允在裝傻,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了,他這樣奇奇怪怪的真的好嚇人。

一夜成歡:邪惡總裁壞壞愛 “你能不能在進門前把話說了?”我呆呆的看着秦之允,焦急的問着。

假如秦之允真的因爲我去探望蘇聆風而生氣的話,我大不了在這裏給他道歉唄,萬一他要是想打我什麼的,我也可以去敲慕容瑾的門,最起碼可以免受一頓皮肉之苦啊!

可秦之允卻感覺很奇怪的樣子看着我反問:“夏雪,你要幹嘛呀?咱倆進門說話不行嗎?進去裏面說……方便。”

方便——

我怎麼感覺他要揍我呢?我眨巴着眼睛,心跳在不斷的加速,你別給我方便了,直接在這裏說吧!

“秦之允,你有什麼話就……”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秦之允就已經站到了我身後,一雙手從我身後伸了出來,抓住我的手腕便放在了門上說:“開門。”

他溫柔的聲音在我耳邊迴盪,我呆呆的杵在那,鬼使神差的打開了門。罷了!不管迎接我的是什麼,我認了!

打開門,我戰戰兢兢的來到客廳,只見秦之允一臉苦悶的看着我問:“夏雪,你是不是做錯什麼了?”

我無語,每一次都這樣,就不能直接把話說清楚嗎?心裏更加的緊張了。

我看着秦之允,心想着他不就是爲了蘇聆風受傷的事情嗎?我又沒有做錯什麼,而且,蘇聆風也是爲了幫他,我有什麼可害怕的?

於是,我看着秦之允說:“蘇聆風爲了幫你調查案子受傷了,我去探望他一下,這總該沒錯吧?”

秦之允眉頭緊鎖,好像一副很不理解的樣子問:“我讓他去幫我調查了嗎?他以爲憑他就可以調查出什麼來嗎?夏雪,你是不是覺得蘇聆風挺厲害的?”

秦之允說話間,已經來到了我跟前,一雙眼上下瞄了我一下,弄得我毛骨悚然的。

我咕嘟一聲嚥了口唾沫,急忙說:“秦之允,你不領情就算了,你怎麼還這樣說話呢?我怎麼覺得他厲害了?蘇聆風不過是希望我們在一起罷了。”

“我說的是……你是不是覺得他挺厲害的,我說不領他的情了嗎?再說了,我確實沒有要求他爲我做什麼是不是?夏雪,你怎麼向着外人說話呢?我要吃醋了。”秦之允眉頭緊鎖,眼神閃爍着無辜。

我看着他這樣,唯有無奈的說:“秦之允,我都跟你說了,我喜歡的人是你,你怎麼還把我往外推呢?”

我心裏是真委屈,這男人就不能想點好的嗎?我夏雪在他心目中就這麼水性楊花嗎?

“雪寶寶?怎麼你好像很委屈的樣子呢!”秦之允到我跟前,抓住我的肩膀,一臉心疼的看着我。

但是,我確實很委屈,而且,我覺得秦之允這一天天的真的是沒事幹了,專門對付我的。所以,我不高興的說:“秦之允,你老是懷疑我怎麼樣,這樣我們倆都會很累的。”

然而,秦之允忽然開腔,說出來的話都能把人氣死。

他說:“我本來要跟你說的事情也不是這個啊!我就那麼隨口一問,你就不高興了?生氣了?你都不顧及我的感受……”

我錯愕的看着秦之允,頓時覺得一陣無奈,他不是爲了這個生氣,把氣氛搞的那麼緊張幹什麼?真是……

一聽他不是爲了蘇聆風生氣,我當即鬆了口氣,隨後便看着秦之允說:“我沒生氣。”坐在沙發上,如釋重負,幸好他沒生氣。

哎?不對吧?秦之允幾天不見就變了?成熟了?

以前要是遇到這樣的事兒,生氣倒是小事,他要是不找蘇聆風去打一架,都會難受的,現在是怎麼了?不對!一定哪裏有問題!!!

“秦之允。”

我側頭看向秦之允,見他杵在那像是在想着什麼,我立刻覺得他有問題,看着他急忙問:“你幹嘛呢?”

秦之允看了看我說:“啊?沒什麼啊!我想你爲什麼不生氣呢!”說罷,秦之允坐在了我身邊,一臉甜膩膩的對我笑。

我眯起眼,看着他一反常態,當即說出了自己的疑惑:“秦之允,你好像把話說反了吧?明明應該生氣的人是你,你怎麼不生氣了呢?你不要告訴我——你良心發現了。”

秦之允搖搖頭,一臉穩重的說:“哪有,我就是覺得我這麼帥的鬼,堂堂寰球國際集團的總裁,有必要跟一個小警察過不去嗎??”

“切!纔不是,你快點說,你到底怎麼回事!”我掐着秦之允的臉,恨不得把他的臉當面團一樣揉在一起。

秦之允癟着嘴,皺起眉頭委屈的看着我,含糊不清的剛要說什麼,只聽我身後傳來一聲:“你們沒必要這麼迎接我吧?”

誰???

我驚愕起身,回頭一看,當即心中一顫。

張瑤!!!

她怎麼來了?難道……我看向秦之允頓時火冒三丈,一雙眼瞪着秦之允,恨不得把他瞪死。難怪他會這麼好心的對我,還說什麼有話要跟我說,原來是跟張瑤見面了呀!不是說沒關係的嗎?現在是怎麼樣?情敵都到家裏了,是不是準備跟我攤牌分手呀?

“秦之允。”我垂眸看向秦之允,笑容可掬的用眼神質問秦之允:說吧!這是什麼情況?小三都找上門了,是不是打算讓我給你們讓地方啊?

而秦之允看着我說:“夏雪,其實我是想說,張瑤今天說來家裏做客,我這還沒跟你……”

秦之允的話還沒有說完,張瑤立刻冷哼一聲,打斷了秦之允的話說:“之允,你可真行,在我這個外人面前,你竟然搖身一變【妻管嚴】了?”

秦之允看着張瑤吧唧了一下嘴沒有說話,而我在心中冷笑了,呵呵……妻管嚴?你們倆可真會演戲。

行吧!!

我再怎麼說也是秦之允明媒正娶的【冥妻】,也算是正房了吧?說話怎麼着也得有氣勢不是?雖然我從來都沒有跟人鬥過嘴,可這小三都找上門了,我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吧?就算試試,也要試一下啊!

逆幾率系統 於是,我掐着腰,也算是開始了人生第一次撕X。

“張瑤,你說這些幹什麼?爲了讓我跟秦之允的關係破裂?還什麼妻管嚴,你可真行,秦之允什麼時候受我約束了?”

張瑤聞言,只是看了我一眼冷笑,一副看小丑演戲的模樣。

清穿之皇貴妃 同時,秦之允拉着我說:“夏雪,張瑤她其實……”

尼瑪——

我揮手甩掉了秦之允的手,一臉憤怒的看着秦之允問:“怎麼着?你是當着我的面準備護着小三了是吧?秦之允,見過揹着妻子找女人的,把小三帶回家跟妻子撕X的,我還第一次見過,而且還被我遇見了,你不是誠心給我添堵是什麼?你要是想跟誰誰誰在一起,你告訴我就行了,我立馬……”

“呃呃呃……”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秦之允立刻抓住我的後腦勺,將我拉到他跟前,狠狠地吻住了我。我瞪大眼睛看着秦之允,見他一臉壞笑的看着我,我頓時懵了,他這是要演哪一齣?吻別嗎? 一吻過後,秦之允嗔怪地看着我說:“夏雪,你要是再這麼沒腦子,你就別說話了,不然我還會吻你的,免得你丟人。”

“我丟人?秦之允……”我的話還沒有說完,秦之允又是一副要吻我的模樣,我見狀立刻堵住了嘴,不讓他親我。

而這時,張瑤看不下去了,一臉傷感的說:“你們倆沒必要時時刻刻秀恩愛吧?愈演愈烈了是不是?恨不得我再死一次是不是?”

秦之允一笑,隨後看着我嗔怪的說:“都怪你!張瑤來家裏做客,你在這潑婦罵街似的做什麼?我要是把小三帶回家,我還當着小三的面跟你接吻?我腦殘啊我?”

那怎麼了?現在是什麼情況?我徹底的懵了。

我看了看秦之允,又看了看張瑤,我怎麼也看不出別的意思出來啊!張瑤跟秦之允本來是要訂婚的,秦之允現在又恢復記憶跟我在一起了,張瑤來家裏做客?我怎麼那麼不信呢?

見我還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張瑤終於忍不住說:“秦之允,下次麻煩你把話跟夏雪說清楚了好嗎?”

秦之允嘿嘿一笑,勾住我的肩膀對張瑤說:“都說了,我就喜歡她這股傻勁。”

張瑤無奈的撩了撩頭髮,深吸一口氣,鄙夷的看着秦之允說:“秦之允,你真的夠了!”

這什麼情況?張瑤跟秦之允說話的語氣好像……變了?

而秦之允拉着我坐在一邊,對張瑤說:“你還沒吃東西吧?我去找慕容瑾要點東西,你在這裏給她解釋一下,原諒我老婆的傻。”說完,秦之允便立馬消失了,估計是怕我打他吧?

“夏雪,你確實挺傻的。”說罷,張瑤嗖——的一下坐在了我身邊,隨後看着我說:“真不知道秦之允喜歡你哪一點。”

“我也想知道。”我沒好氣的回着,順便送了張瑤一記白眼。

喜歡我什麼用得着你在這裏說嗎?你在秦之允面前或許能裝好人,但是在我面前,我看你還是算了吧!我可不信小三跟正妻能有和平共處的時刻。

然而,張瑤卻搖搖頭苦笑的對我說:“夏雪,你這樣我可就不跟你說話了,你是第二個不甩我的人,我可不是受虐狂。不然……試試我的厲害?”

張瑤說話間,立刻伸出了手指,我一下就想到之前張瑤要用長長的指甲殺死我的時候,雖然害怕,我還是看着她認真的問:“你想說什麼?”

張瑤見勢,嘲諷的對我一笑說:“你這麼膽小,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爲秦之允付出那麼多的。夏雪,我很佩服你。”

莫名的,我忽然覺得不好意思,因爲張瑤根本沒敵意啊!反而是我,小心眼的以爲張瑤是來挑釁的。

於是,我看着張瑤再一次確認:“你真的不是來這裏跟我打架的?”

張瑤一笑,立刻搖搖頭說:“說句違心的話,我被你感動了,你爲秦之允所做的一切,都是我想做而做不到的。我以爲你一點存在的價值都沒有,卻沒有想到,你爲了救他,付出了那麼多,我……秦之允說的對,他給予你的愛,你值得擁有。”

被張瑤這麼一說,我更加的不好意思了,我想我剛剛一定挺討厭的吧?人家好心好意的來這裏跟我聊天,我還把人家當成小三了,很跟人家撕X。

就在我琢磨着要怎麼跟張瑤道歉時,張瑤又說話了,她說:“夏雪,你知道嗎?一開始我確實挺討厭你的,我覺得你不夠愛秦之允,還懦弱。可經過了這麼多的事情之後,我終於見識到了你的勇敢,同時,我也知道秦之允爲什麼這麼愛你了,就因爲你懂得珍惜身邊的每一樣東西,哪怕是一件事。”

“有嗎?”我尷尬的咧嘴,張瑤把我誇得這麼好,該不會糖衣炮彈,等下趁我不注意,要把我殺了吧?

張瑤沒有回我的話,而是繼續說:“知道我爲什麼會站在秦修文那邊嗎?”

我看着張瑤,想起她之前對秦之允的深情,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真的想要跟秦之允在一起吧?”

張瑤點點頭又搖頭說:“是也不是!”

什麼是也不是的?這是什麼意思?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這……我不解的看着張瑤,只見她微笑着說:“當初,我死後得到了舍利子,你還記得秦之允口中的那位大師嗎?他就是慕容瑾。”

慕容瑾——

我愣住,慕容瑾竟然是幫助張瑤得到舍利子,間接害死張瑤母親的人?天吶!我吃驚的捂着嘴。

見我如此,張瑤搖搖頭一笑說:“當初,我通過舍利子找到了慕容瑾,問他舍利子灰飛煙滅的事情,但是慕容瑾並沒有跟我說。”

說着,張瑤又是悽楚的一笑說:“我從慕容瑾那出來後,遇到了秦修文,是他給了我灰飛煙滅的辦法,並說以後會幫我復活。我其實就是想知道秦之允會不會跟我在一起,如果不能,我會徹底的離開,不會再糾纏。”

“所以,那天晚上你想殺我是偶然?”我不解,那天她明明很兇的啊!明明是很傷心的,她那麼愛秦之允,怎麼會不想殺了我呢?

張瑤不好意思的一笑說:“是!其實我就很簡單的想法去找秦之允了,卻不想見到了你,我看到你們那麼甜蜜,心裏很生氣。所以,我其實也沒想殺了你,就是想嚇唬嚇唬你而已。”

寵妻無度:總裁的二婚新娘 你都快嚇死我了,還嚇唬嚇唬我,說的真輕巧。我在心裏嘀咕着,面上依舊笑着,畢竟事情都過去了,也沒必要糾纏誰對誰錯。

張瑤嘆息,又說:“其實,我去找秦之允的那晚,慕容瑾就知道我要做傻事,他怕我會後悔,所以在舍利子上施了法術,那晚我其實就是消失了,並非灰飛煙滅。”

又是慕容瑾?我蹙眉,可張瑤明明就是秦修文那邊的人啊!再說了,張瑤是被慕容瑾所救,那她又是怎麼騙得過秦修文的呢?

“那秦修文就沒有懷疑你?”我很是不解。

張瑤搖搖頭說:“沒有,可能慕容瑾比他的法術更精進吧!總之,秦修文找到我後,他說了很多,大抵就是會幫我跟秦之允在一起。其實,在那一刻,其實我也有動搖過,但是最終,我還是選擇了幫助秦之允,因爲我發現秦修文很可怕,而且很殘忍。我那是隻是不動神色,表面上很聽秦修文的話,其實暗裏地早已經跟慕容瑾聯繫了。”

天吶!慕容瑾和張瑤竟然暗地裏聯手,我怎麼不知道?難怪慕容瑾一直在保證可以救秦之允,原來……

我驚訝的問:“所以,你一直跟我做對,其實是爲了給秦修文看?”

長嫂難爲 張瑤點頭說:“我也不想讓自己活的那麼高尚,其實在秦之允忘記你的那段時間,我也有試着去跟他聯絡感情,但是……夏雪,我只能說你的魅力太大了!真的,讓人忍不住嫉妒。”

被張瑤再一次誇獎,我實在是不好意思,連忙說:“也沒有啦,可能是秦之允的執念太深了吧!”

張瑤嘴角一咧,並沒有繼續誇我,而是面色深沉的說:“現在秦修文正在密謀一件大事,秦之允現在也……”

就在張瑤還要說什麼的時候,秦之允回來了,手裏端着一些吃的,高興的說:“來來來,吃東西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