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魅一跺腳,“那你說怎麼辦?盤大哥傷的這麼厲害,你不會想要他跟着你一起上路吧?”

我搖頭說道:“那當然不會。我的意思是說,我將劍虹帶走。這樣那姓聶的禍害,要是還沒被滅了,他也只會去追蹤我!”

李魅這才拍手說,“這是個好法子!就這樣了!”

盤俊並不同意,說我根本就控制不了劍虹!劍虹要是放在我身邊,他擔心我會出事!他冷着臉說桃花蠱的事,不用我操心,一點兒小蠱毒死不了人!

只是他可以拿自己的命不當回事兒,我卻不能。

現在他虛弱的連牀都下不來,逞英雄也逞不起來了。我就偷着拿了劍虹,讓李魅好好照顧盤俊。我則準備和阿牛一起去見顧三春。

我找到阿牛的時候,他剛挑完水,對着水缸居然照了起來,前面嘟囔的一句我沒聽清楚,只聽到他後面說的一句,“換了這麼個醜樣子,怪不得她不喜歡……”

我不由的一愣,順口就問了一句,“阿牛你在說什麼?”

復仇撒旦別愛我 那阿牛猛地回過頭來,微微有些尷尬的窘着臉說,“沒……沒說什麼?”

我沒頭沒尾的聽到他那一句話,心中雖然存疑,但沒問出什麼來,也就只當自己聽差了,轉而對阿牛說要跟他一起去見顧三春。

阿牛面露喜色,說他可算是鬆了一口氣了,幫師父辦個事,拖沓了這麼多天,害怕會被師父責罰,好在我終於肯去,這樣他就算是受責罰,也會輕一些。

我問阿牛,“那顧三春很厲害嗎?”

阿牛猛地點點頭。

我說之前你說她又不肯交給你本事,以前你小,只能依賴着她活着,現在你都這麼大人了,肯吃苦耐勞的,哪裏找不到一口飯吃?何苦受她的粗使?別再回去受那女人的氣了。

阿牛頭搖晃的都讓人看不清他的臉了,“不,不行!師父對我有恩,她對我不好,但我不能沒良心!要是我不懂得報恩,那跟四條腿的畜生,還能有啥區別?”

我聽到這裏也就嘆口氣,雖說佩服阿牛是個講情義的人,但終究還是覺得他太憨了些。

想了一下,我就脫口對阿牛說,“等見了你師父,我就想辦法問她要了你!”

阿牛聽我這麼說,居然驚得嘴巴大的能吞下拳頭,愣了半天,他才突然臉紅的跟塊紅布似的,在那邊羞赧的腳都沒地方放了,一個勁兒用腳尖搓着地面。

他本來是個略嫌粗狂的漢子,此時羞的跟個大姑娘似的,看起來有些滑稽可笑,我就忍不住樂了。之後纔想起自己話沒說完,可能意思讓阿牛想到其他地方去了,就補充一句,“我是說,到時候,你留在我身邊當徒弟,或者自謀生路都可以!”

阿牛這才吭哧着,跟小孩子拉屎似的,半天才吭哧出一句話,“那,那……”說着就“噗通”一聲,跪倒我的腳底,聲音急促的說,“那我就拜姑娘當師父了!”

我趕緊的扶他起來,並說這個頭我還接不得,那顧三春還沒允許呢!

那阿牛則說,從他上次受了風寒,我那麼細心的照料他,他心底早就對我心存感激,說這輩子還沒有人對他那麼好,知道可以留在我身邊,心裏當真的求之不得!

他這話說的我心有愧疚,心裏不由的嘆氣,他受那風寒都是因爲我冤枉他,讓他淋了一夜大雨所致,現在他反而感激我照顧他,這以德報怨的方式,還真讓人心裏不好受!這更使得我加重留下阿牛的決心了!

我伸手拉他起來,“我一定想辦法讓顧三春放了你,這拜不拜師的,以後再說!不過,真希望你以後多長個心眼,爲自己多考慮一些,別什麼人對你好一點兒,你就將心掏給人家都行。有時候別人對你好,未必不是沒有目的!”

阿牛憨憨的笑着,被我拉着起來,但他站起身來後,不知道怎麼的,居然沒站穩,身子後傾“砰”的一聲摔到地上。

而我因爲抓着他的胳膊,被他這麼一摔一給拖累了,也給摔倒了。不過正巧摔到阿牛身上,有他當肉墊,免了摔痛。

但這還是讓我氣得不知道說阿牛什麼好?

不過,看他嚇得半死的樣子,我又覺得好笑,實在對他生不起氣來。

之後,我警告阿牛,要離開的事一定要對盤俊保密。

我擔心白天要走的話,會被盤俊很快察覺,就選擇了晚上離開。

等盤俊睡下了,我才一再囑咐了李魅,然後往宅子裏四周佈置了驅邪符,就怕有妖鬼趁着盤俊修爲耗損,過來找事。

一切佈置的差不多了,我纔在盤俊住的屋子外,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

那阿牛見我磕頭,也“噗通”一聲跪下來,那聲音大的下了我一跳,轉頭看到他在旁邊結結實實的磕了三個響頭,讓我又好氣又好笑。

低聲問他,“你磕的啥頭?”

阿牛嘿嘿的笑了兩聲,說道:“師父都磕了,我咋能不磕呢?”

我本來想糾正一下他嘴裏的這個“師父”,但怕在這裏驚醒盤俊,也就不說了。笑了笑,喊着他上路。

那李魅這次倒好心,說她自己不會做飯,去鄰居家幫我們要了點兒乾糧啥,讓我們路上帶着吃。

我打開包袱一瞧,裏面裝的吃的東西還真不少,就笑着說,“謝謝師孃!等徒弟回來了,一定幫師孃和師父籌辦個隆重的婚禮!”

我這樣一說,那李魅臉瞬間通紅,嬌羞的真跟個新娘子似得。之後說話,真的儼然已經做了盤俊的妻子,說話也越發的真的像個師母的樣子,對我慎重囑咐一番,就讓我們上路了。 「有件事情,我要事先跟你們說清楚……」墨九狸看著韓之靈三人淡淡的開口說道。

大概就是韓家她不會留下,但是如果有他們三人想要救的人,只要能說動對方認主,可以免去一死,而接下來他們三人也必須想辦法配個自己,找到韓家的所有人,否則即便他們三人認主了,也別想活著……

韓之靈三人聞言都沒有什麼意見,他們也不敢有什麼意見,這一刻他們知道,他們失去的是韓家少主小姐的名號,失去那些出生就伴隨他們的標籤,不過是因為他們想活著……

休息了一夜之後,第二天墨九狸重新出發,原本的隊伍一下子多出了十個人,也算壯大了不少!

接下來的日子,墨九狸等人過的十分精彩,因為他們接二連三的遇到了韓家和宗政家族的人,宗政雲天的死讓宗政家族的長老們都憤怒不已,遇到墨九狸和帝溟寒時,都沒仔細看就直接出手了……

結果可想而知,因為沒有七個宗政家族的親人,那些挑釁的宗政家族的人和韓家的人,都是以全軍覆沒收場!

豪門盛寵:神祕總裁嬌蠻妻 期間墨九狸等人也遇到了一些別的家族,不過都不相識也沒有打招呼什麼的,加上韓之靈三人也都易容了,因此也沒有人認出他們……

有一些從雲海學院退學的人,即便認出了墨九狸和帝溟寒,也都是低著頭不敢招惹的錯過,他們可不想被對方發現自己是挑戰了對方,然後退學的人啊……

就這樣,一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了,墨九狸和帝溟寒等人斬殺了大半宗政家族和韓家的人,按照宗政家族七個老祖宗,和韓之靈兄妹三人說的,只剩下少數宗政家族和韓家的人,還沒有被他們遇上了……

這少數人裡面有宗政家族的七個人的親人,也有韓之靈兄妹三人擔心的人……

也在這時,他們得知一個消息,那就是秘境南部出現了秘寶,大部分人都往南去了!讓墨九狸很想吐槽的就是這雲下界秘境,分明不像是師父說的那樣,天材地寶無數,一個多月他們除了殺人外,別說天材地寶了,連一株藥材,一隻魔獸都沒見過,吃的都是自己空間裡面的魔獸肉,簡直是個極其貧窮的秘境啊……

根據宗政家族的七個老者說,這雲下界秘境本來就是這樣的,以前他們進來的時候,第一個月是遇不到什麼寶貝的,真正能遇到寶貝的是最後一個月,那個時候這裡真的會有很多寶貝和珍貴的獸族,但是基本都是沒等搶到手,秘境開啟的時間就到了,會被直接傳送出去的……

運氣好的,能在最後一個月得到寶貝,出去之後飛黃騰達,大部分人都只是看到寶貝而得不到,真的是十分鬱悶的事情啊……

墨九狸聞言也是醉了,怕是這秘境打造者故意的吧!怕人說他的秘境裡面沒有寶貝,所以才把寶貝都放在最後,給大家看看,然後就把人傳送出去了,寶貝留下了,名聲傳出去了,還真的是狡猾的很啊…… 阿牛完全充當腳伕的角色,連那把劍虹也背在身上。

我起初還擔心劍虹上的煞氣會對他有損害,但後來發現我的擔心有些多餘。或許因爲這阿牛沒什麼修爲的原因,一路上,阿牛完全將劍虹當柴刀使的。

不過,我瞧着阿牛用劍虹劈柴時,還真是有些於心不忍,那麼好的一把短劍,用來當柴刀,有點兒暴殄天物了吧!

當然,也只能這樣,要是不暴殄天物,難不成還要用它去殺人嗎?

阿牛用那劍虹的時候,挺意外它的鋒利,說這匕首好厲害,太好使了!要是用來殺豬宰羊,一定也好用的很!

我臉色立即變了,對阿牛說:“這是把兇劍,上面已經沾滿了人血,決計不能碰半點血腥氣了!”

傾世羽狐:古怪九小姐 阿牛嚇得立即將劍虹給扔到地上,說這原來是用來殺人的啊,太可怕了!

我說那有什麼可怕?只要你別用來殺人就行了。

阿牛連聲說是,不過他撿起劍虹後,明顯的有了幾分忌憚。

休息的時候,那阿牛一會兒將劍虹壓到石頭底下,一會兒又用樹皮纏了又纏的,我問他,“你搗鼓啥呢?”

阿牛有些怯色的說,“我怕那劍下的冤魂再出來嚇我們!”

我拿樹枝敲敲他的肩頭,說道:“你放心好了,有我在,你怕個鬼啊!”

阿牛“哦哦”兩聲,抖了抖膽子,最後還是說害怕。我說,那你離我近一些總行了吧!

阿牛這才應着,就坐在我身邊,倚着一塊大石頭休息。

我也累了,閉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雖是露宿,但這一覺竟然睡得不累。

等我醒來時,才發現自己竟然將阿牛當了枕頭,就躺在他背上。

我趕緊坐起身,嘟囔着怪不得睡得舒服。

我一動,那阿牛也就醒了,但他想起來,居然沒能起來,我這才知道,因爲我枕着他的背,他一晚上都沒敢動,現在身子已經麻的跟木頭似的,失去知覺了。

我心裏覺得過意不去,問他怎麼不將我叫醒呢?

他呵呵笑着說,我給師父當牛做馬都行,何況當個枕頭呢?

還別說,他一句話真讓我心裏覺得暖暖的。這也是我自從爺爺去世後,第一個無條件對我好的人。以前多數都我要忍着性子去遷就別人的。

這時候,我突然想要是真的收了阿牛當徒弟,還真不是壞事。只不過,我自己沒什麼真本事。雖說得了本真經,但自學的不怎麼得要領,而且也要防着因爲那被同道中人覬覦的真經給自己惹禍上身,自然是不敢交給阿牛的,所以真要收了阿牛當徒弟,怕也是和那顧三春一樣,將阿牛當粗人使喚,白白誤了他的前程。

這時候,我就想到宗教局那幫人。反正我也是要將劍虹交給他們,履行條件,到時候正好附加個條件,讓他們將阿牛弄進宗教局,哪怕在裏面幹個零雜,也是可以領工資夠養他自己的!

我這樣打算好了,嘴上卻沒對阿牛說。事情還沒辦成,最怕到時候許了人,卻辦不成事,再讓人失望。

中午的時候,我們就到了顧三春住的銅角村。

一到這個村子,我心裏總是有些慌慌的感覺,總覺得可能有什麼事兒?

只可惜,我卜算能力太差,給自己算了三次,結果沒一個一樣的,所以算出來的好壞,也就做不得準了。

反正,我膽氣從來也不少,大不了水來土掩,沒什麼可怕的!

我沒來過銅角村,聽阿牛說了,才知道這裏離孟家溝挺近,都是在大瑤山的山腳。

我站在高地,往銅角村那邊瞧了幾眼。瞧着這裏的風水似乎有點怪,可是又說不上怪在哪裏?就覺得這裏陰氣很重是真的。

在阿牛的帶路下,我見到了那個顧三春。一個面黃肌瘦的老婆婆。一雙眼睛透着幾絲戾氣,外表沒一般老婆婆那樣和善。

不過,我早聽說養蠱的人,脾氣都怪癖,也就沒放在心上。

這個顧三春,不但是個蠱婆,還是陰婆子。也就是陰差。聽阿牛說,這顧三春最喜歡抓那些雙魂身的鬼。也就是那些懷孕臨產時不幸死去的人,一屍兩命,自然就是雙魂身。

而顧三春抓到那些胎死腹中的小鬼,多是用來養的。

我一進顧三春的家裏,除了能感覺到陰氣極重,就是能看到有幾個小鬼飄蕩在堂屋裏,對着我表情猙獰,魂身戾氣極重。

早就聽說過,小鬼是惡鬼中最厲害的厲鬼之一。除了很難超度,就是最喜歡禍害其他的孩子。他自己沒機會來到這世間,就會嫉妒其他的孩子,沒仇沒恨,也架不住他們心思歹毒,會在傍晚的時候,化作一般的孩子,同孩子玩耍時,不知不覺將一些無辜孩子的魂魄給勾了。

命大的就是驚了魂,大人發現的早,請了神婆收魂,也就無事了。命短的,加上大人疏忽的,那結果就是悲慘的了。

所以我對那些小鬼很是反感。起初那些小鬼以爲我看不到他們,就露了嬰鬼虐玩的鬼性,跑到我面前想捉弄我。可是我還沒出手,那些小鬼突然不知道忌憚什麼?都嚇得縮作一團,躲到供臺上那大大小小的木牌上去了。

我左右一瞧,除了阿牛走到我身邊,忙着給我倒茶,也沒瞧見什麼足夠震懾那些小鬼的。後來想了半天,覺得可能是阿牛身上陽氣很盛,陰鬼最害怕陽氣重的人靠近,這多半是原因。

再後來,我真是發現,只要阿牛在,那些陰鬼真的就不敢離着太近。心裏就好笑,原來這阿牛不僅可以當個好勞力,還可以拿來驅邪啊!

這倒比那些毫無生命的符,更讓人有安全感了!

坐下之後,那顧三春倒也算是客氣,我說明來意,然後告知黑山神和他的弟子皆已經死於非命,而中蠱的盤俊又和黑山神沒半點兒關係。之後我提到了阿嬤,那顧三春知道情況,就點頭說會將桃花蠱收回來。

我怕她只是嘴上說說,就提及盤俊受了重傷,身上再中了蠱,怕不利於康復,請顧三春及時解了蠱纔好!

那顧三春才從袖子裏掏出一個紅線團,唸叨着我一句也聽不懂的咒語,將線團對着地上扔去,那線團對着外面滾了出去,後來自己捲了回來,待重新捲成一個團,那顧三春就說了一句,“蠱兒回了!”

(這兩天總是停電,手機碼字好慢,今天、明天都只能一更了,抱歉。) 不過,聽到幾人那麼說,墨九狸等人也就不著急了,既然最後才能出現寶貝,剛好他們先做正事好了,這樣起碼後面可以安心找寶貝了……

不過,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說南邊有寶貝了,不管真假,既然大家都去,那他們要找的人,應該也都去了吧!所以墨九狸等人,也開始向南移動……

雲下界的秘境還是很大的,一路上墨九狸等人遇到不少人,也都是往南去的,看起來大家都知道南部出了秘寶了,遺憾的是沒有再遇到宗政家族和韓家的人了……

幾天後,墨九狸等人來到了人群聚集的地方,這地方是一個四周的高地的大坑,沒錯,就是一個大坑,四周都是高地似的平地,而中間是一個巨大的深坑……

墨九狸等人還沒靠近,覺得前方就聚集了至少有幾萬人,墨九狸心想早就知道雲下界人多,去到雲海學院的時候,已經認識到了雲下界確實人多,這會兒更是清楚的看出來雲下界人真的很多……

這都不算陸續趕來的人,就已經有幾萬人,可想而知這秘境到底進來了多少人,而韓瑜帶著幾何人到前面轉了一圈,發現宗政家族和韓家的人也都在,並且在一起紮營休息的……

韓瑜帶著韓之靈兄妹,還有其餘七個人一起過去看了眼,發現只剩下幾十個宗政家族和韓家的人沒有聚集到一起了,剩餘的宗政家族和韓家的人,已經都聚集在一起了……

而且,宗政家族和韓家的人臉色都十分難看,因為他們沒有遇到墨九狸和帝溟寒,反而是他們的人死了無數,有一些有魂牌在身上的,都知道隕落了,有一些沒魂牌的,他們也還不知道,但是祈禱對方沒事……

「主子,宗政家族和韓家各自還有少數人沒有趕來,其餘的都到齊了!」韓瑜看著墨九狸說道。

「既然如此,就先等等吧,他們十個人想要救的人,如果在,就讓他們回去,這是易容丹的解藥!」墨九狸看了眼韓瑜身後的韓之靈等人說道。

「好,我知道了!」韓瑜說道。

韓瑜拿著解藥,轉身跟幾個人說去了,墨九狸等人則直接人群外圍,找了個地方落腳休息!

暫時中間大坑內的至寶是什麼,他們還不清楚,因此沒必要去前面湊熱鬧,如果真的是秘寶,也絕對是有緣人得,並非誰靠的近就是誰的,所以墨九狸一點兒也不著急……

花護法等人利落的搭好帳篷之後,小紅趴在墨九狸的肩膀上面說道:「這些人族好蠢,那寶貝又不在坑裡,他們圍著一個大坑做什麼啊?」

「嗯?你怎麼知道寶貝不在坑裡的?」墨九狸聞言好奇的問道。

「我看到了啊!」小紅無語的說道。

「你看到了?那你告訴我是什麼寶貝?在什麼地方?」墨九狸聞言看著小紅好奇的問道。

「不就在我們腳下嗎?難道主人不是因為知道,才在這裡休息的嗎?」小紅眨著眼睛看著墨九狸問道。 我就看到一道白光快如閃電的飛進了顧三春的嘴裏。

之後,那顧三春就說盤俊的蠱已經解了。

我鬆了一口氣,對那顧三春再三感謝,之後說不打擾了,起身告辭。

那顧三春擡起那張蠟黃蠟黃的臉,用那一雙能攝人魂魄如無底洞般的眼睛望了我,對我說天都晚了,我要是此時走了,怕鄰居會說她逐客,人不厚道,所以怎麼樣,我都該在這裏暫住一晚。

我心裏則想這陰婆子也不知道在打什麼壞主意吧!要是真的這麼有好心,又何苦養鬼養蠱的害人呢?

不管怎麼樣,我現在還不想得罪這個蠱婆子,就笑着應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我提防着那蠱婆子給我下蠱,飯菜都不吃頭一口。

等睡覺的時候,我也做好防止暗鬼偷襲的準備。本來想着這樣睡覺可能就無事了。

可只是剛打了個盹兒,就覺得有頭綠蛇在我身邊爬着,用蛇尾狠狠的甩了我一下。我一下子疼醒了,等醒來,就看到我左臂上的蛇紋在發着幽幽的光。

我正疑惑着,突然聽見有外面有輕微的聲音響起,就趕緊的閉眼裝睡。眼睛微微的露出一條縫隙來。

沒過一會兒,我就看到一個亂若荒草的腦袋,從窗臺那邊冒了上來,一雙幽綠如鬼的眼睛冒着光的,對屋裏瞧了兩眼,然後就轉身走了。

我這時已經明白,剛纔夢裏的綠蛇是在提醒我。心想這多半是那蛇紋的緣故。我被那柳仙認主,最開始它一定是會幫我的。至於以後,那就說不準了!

我穿了鞋子,悄悄追出去。跟着那個略顯佝僂的老女人,一直走到北屋。

我偷藏到門外,就看到屋裏除了顧三春,還有一個乾瘦的老頭,我立即給嚇了一跳,那不是青衣老道,還能是誰?

可是不會這麼湊巧吧!這老道怎麼會在這裏?看樣子還和顧三春很熟的樣子?

我屏住呼吸,仔細聆聽着裏面的談話,只聽那顧三春說,“我已經去瞧過了,那丫頭的身上確實有蛇紋,看來那黑山神真的已經死了。不知道這對主人換魂重生,有沒有妨礙?”

青衣老道擡起那張灰黃臉,一雙眼睛就像黑暗中的黃鼠狼,透着賊光。他嘿嘿冷笑兩聲後說道,“無礙!只要那丫頭身上有蛇紋,那蛇精魄就必然在她身上,到時候就拿這丫頭當我換魂的藥引!”

顧三春即答了一句,“這樣就好!”

但隨後,青衣老道就像是有些懊悔似得說,“就是可惜,現在只能選你那笨徒弟阿牛的身子了。”

我聽到這裏心裏一驚,因爲聽到青衣老道要取了阿牛的身子,更是奇怪之前那青衣老道不是想奪了狼眼男的身子嗎?現在居然退而求其次,莫非那個狼眼男已經逃走了?

此時那顧三春接話道,“主人要何時動手?”

青衣老道冷笑一聲,說道:“暫時還不及,我之前養的那個混小子雖然已經死了,但他的魂魄應該就在四周,我怕他到時候壞了我的好事,所以先不急,我想個辦法將他的魂魄引出來!”

我臉色一變,此時知道那狼眼男居然死了,心裏還是一陣惋惜,說到底我能從青衣老道

的手下逃走,那狼眼男也算是幫了我一把。

雖然我對他並無好感,但說到底他除了對我有覬覦之心,其他對我還算是無害,又在一起生活了那麼長時間,要做到無感,不是冷血的我,真是做不到!

而此時那顧三春則在繼續問青衣老道,“要怎麼樣將那小子引出來?還請主人明示!”

青衣老道哈哈大笑,說道:“說到底還是老天助我!有那丫頭在,那小子做了鬼也照樣會出現!”

顧三春有些疑惑的問,“這是爲何?難道他們之前認識?”

青衣老道哼了一聲,“何止是認識?那小子因爲她動了凡心,要不是我當年怕他破了身子,那丫頭怕早就被他吞了!”

顧三春乾笑兩聲,“原來還有這個意思?”

我聽到這裏,已經沒必要再聽下去,躡手躡腳的撤了,跑到阿牛住的屋子,想將他喊起來,一起逃命。

我不敢喊的太大聲,那木門關的又死,我瞧了瞧窗臺那邊,窗戶開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