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是你‘弄’的?!沒事給我洗什麼澡?!”張流觴趴在‘毛’巾上對我抱怨道。

我笑着沒有繼續理會張流觴,擦乾身子便盤‘腿’坐下,想練會兒氣之後再睡覺,這時‘門’外卻傳來了一陣敲‘門’的聲音,我以爲是雲月來了,便開口說道:

“進來。”

一個穿着制服的‘女’子拿着一個本子走了進來,身材‘挺’好,長得也不賴,她看着我笑着說道:

“先生您好,請問您需要吃點東西嗎?我可以代您去買。”

“不用了,謝謝,你去我隔壁,他肯定需要你。”我用手指了指對我旁邊老牛的那個房間,對眼前的‘女’子客氣的說道。

“嗯,謝謝您,那祝您好夢。”那個‘女’人說完後走了出去,輕輕的幫我把‘門’給關上了。

見她走了出去,我剛想盤‘腿’練氣,又一陣敲‘門’聲傳來。

“誰?”我這時就有些不耐煩了,一遍一遍的沒完了還。

“一個朋友。”一個極具‘誘’‘惑’的‘女’聲從‘門’外穿了進來。

我從聲音判斷,自己從來不認識這麼個‘女’人,問道:

“你找錯人了吧?”

‘門’外的那個‘女’人輕輕一笑說道:

“您是叫張野吧?我能進來和您說話嗎?”

我聽到後,和爬在我身旁的張流觴對視了一眼,他對我點了點頭,我這纔對着‘門’外的那個‘女’人說道:

“你進來吧。”

這時‘門’打開,從外面走進來一個俏生生的‘女’子,模樣還‘挺’標準,一副很纖柔的樣子。

我看到這個漂亮的‘女’人心裏更加好奇,我沒從見過這個‘女’人啊,雖然這天然居有空調,但是她卻穿的極少,低‘胸’上衣,低到‘露’出半個‘胸’脯,身下的短‘褲’比我的內‘褲’都短,‘露’出一大片雪白的大‘腿’,這樣的‘女’子好男人見了想寵她,壞男人見了想施暴。

我從她的穿着來判斷,難道她是出來賣的?不過這黑市不是不讓做這種事情嗎?偷偷看了一眼張流觴,他早就看呆住了。

這個‘誘’人‘女’子走到我身前說道:

“我叫任‘玉’柔,我們認識一下吧。”

“你怎麼知道我叫張野?”我看着任‘玉’柔說道。

她掩嘴一笑,‘露’出萬種風情,一雙狐媚的眼神似乎能把人的心神都帶走。

“我在賭石那裏待了一會兒,聽到你的朋友是這麼叫你的,所以就知道你的名字了。”任‘玉’柔‘花’枝‘亂’顫的輕笑着對我說道。

我聽到後點頭說道:

“那你來這裏找我是?”

任‘玉’柔說道:

“我見你身帶罡氣,定是有所修爲之人,所以想攀高結‘交’你一下,不知道先生你是否願意?”她說話的語氣也是爹聲爹氣,活脫脫一個勾人的妖‘精’,聽得我全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聽到後,心裏暗自算計,能看出我帶上的帶着罡氣的人,定不是普通人,想到這裏我便看着她開口問道:

“你是做什麼?怎麼能看出我身上帶着罡氣?”

任‘玉’柔把額前的‘亂’發順到耳後,一雙帶有風情的鳳眼看着我說道:

“說起來我和你算是同道,只是你是一名鬼師,而我是一名‘陰’陽師。”

“哦。”我聽到後,答應了一聲,沒有繼續說話,‘陰’陽師雖然我不太瞭解沒,但是也聽孫起名以前說過。說實話,這種‘女’人我並不想結‘交’,我可不會自戀到這種漂亮的‘女’人來主動結‘交’我,就是單純因爲看上了我。

任‘玉’柔看到我那淡漠的反應後,如水的雙眼中閃過一絲失落,她剛想繼續說話,卻被‘門’外的敲‘門’聲給打斷了。

“張野,你在裏面嗎?”雲月的聲音。

“我在,雲月你進來吧。”我說道。

這時雲月從外面走了進來,當她看到我屋子裏的任‘玉’柔後,秀氣的小臉上閃過一絲醋意,然後她走到我身旁靠着我坐下,然後雙臂緊緊的抱住我的胳膊問我道:

“張野,她是誰?”

“我你們一起住進天然居的,我住在對面。”任‘玉’柔沒等我說話,便搶先看着雲月說道。

雲月哦了一聲後,看着她說道:

“那你這麼晚了找我男朋友幹嘛?”

“我……我就是想來和你男朋友認識一下,既然你來了,那我就不打擾了。”任‘玉’柔說着便告別轉身離開。

雲月看着那個任‘玉’柔走出去後,放開了抱着我胳膊的雙手,幽怨的看着我說道:

“張野,她是不是來勾引你的?”

“不是,我都不認識她,她來勾引我幹什麼?”我解釋道。

“那她幹嘛穿那麼少的衣服?”雲月一臉不相信。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用手指着張流觴說道:

“你不信你問問他,他剛纔也在,人家沒勾引我。”

話剛說完,這時我才發現這張流觴早已經不知去向了,只剩下白靈鼠在‘毛’巾上趴着呼呼睡覺。

“她就是來勾引你的,你說,她是不是喜歡上你了?”

“我……”我真不知道怎麼解釋了,雲月這麼懷疑也對,那個任‘玉’柔穿的的確少,又這麼晚了,又孤男寡‘女’共在一室,不讓人懷疑就怪了。

雲月見我那副不知所措的樣子後,微微一笑,然後朝我臉上親了一口後說道:

“我逗你玩呢,我相信你。”

我聽到後,算鬆了口氣,也對雲月問道:

“雲月,你來我這裏找我有什麼事?”

雲月用一雙她那一雙桃‘花’眼看着我說道:

“我聽到你屋子裏有‘女’人的聲音所以纔來看看。對了,張野,我們是不是已經在一起了?”

我點頭。“那我要和你一起睡。”雲月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看着我說道。我聽到後,大腦一片空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說實話,從我18歲入伍後,一直都沒談戀愛,一直都是在部隊裏呆着,特別是去了特訓大隊之後,莫說想談戀愛,就算給家裏人打個電話,都是在監控之下,更別提用什麼手機和上網了,每天除了訓練學習外,就是睡覺,平均睡眠時間不足6個小時,但是這些我們也都能理解,畢竟我們是特種兵。 ?

從部隊裏出來後,便是牢獄之災,從監獄裏出來後,我就是和老牛一起去各地荒野求生探險,也沒什麼時間談戀愛,所以到現在爲止,除了外婆和父母無,我還沒有和任何一個‘女’人一起睡過,雲月突然提出這麼一個要求,頓時讓我感覺心跳加快,全身也跟着燥熱了起來。,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張野,行不行?”雲月看着我繼續問道。

我看着雲月那動人的容貌,心想咱是個爺們,怎麼能讓一個‘女’人主動?

想到這裏,我站起身來把房‘門’從裏面鎖死,然後把白靈鼠給放倒一個桌子上面的‘抽’屜裏面,給它留下了一道縫,省的憋死,我得提防張流觴這老傢伙偷看。

佳期如夢之海上繁花 ‘弄’完這一切後,我直接走到雲月身旁,上去就抱住了坐在‘牀’上的雲月,把她按倒在‘牀’上,朝着她的小嘴就‘吻’了下去,雙手開始朝她的‘胸’前‘摸’了過去,即使隔着衣服,我也感覺到了手間的柔軟……

“不……不要,張野,停下……”雲月被我‘摸’到**的地方後,全身一顫,把頭往旁邊一歪,低聲喘着粗氣對我說道,像是在求饒。

我聽到後,這才把雲月給放開,但是身子還是壓在她的身上,雲月此刻低着頭,一直沒有擡頭看我,我看着雲月這幅滿臉通紅嬌羞樣子,心中對她的那份憐愛更多了幾分,我現在才知道自己,已經真真正正的愛上眼前的這個‘女’孩了。

“怎麼了?”我看着雲月問道。

“你……你先從我身上起來。”雲月此刻說話就跟蚊子哼哼差不多。

我從雲月身上起來後,雲月這才坐在‘牀’上委屈的看着我說道:

“我只是說想和你睡在一起,又沒有說要幹別的……你……”雲月偷偷看了我一眼後,又低下了頭,漂亮的臉蛋上膚如凝脂。

我聽到雲月的話後,啞然一笑:

“那……那咱就睡覺。”我說着當着雲月的面,脫了衣服,直接穿着一條內‘褲’便上‘牀’關燈,躺在了‘牀’上。

關燈之後,雲月才慢慢的脫下外衣,躺在我身邊,靠着我肩膀上睡了過去,我感受着懷裏雲月的體外和她輕微的呼吸,心中那團火再次燃燒了起來,身體的某個地方也有了反應……

今晚,註定又是一個不眠夜……

第二天一早,我從‘牀’上起來,睡在我身旁的雲月也跟着醒了過來,看着我一直在活動着胳膊,便好奇的對我問道:

“你怎麼了?”

“沒啥,早起活動活動。”我說道,其實我現在的胳膊酸的要命,雲月枕着我這個胳膊睡了一晚上,能不酸嗎?

和雲月洗漱過後,我倆便帶着在‘抽’屜裏待了一晚上的白靈鼠走了出去,張流觴也不知道一晚上都去哪了,到現在都沒回來,估計是被那任‘玉’柔把魂給勾走了。

把老牛叫起來,然後我們三人在櫃檯處問了問服務員這拍賣行幾點開始,具體位置在哪裏。

知道拍賣行是早上8點準時開始,我們三個一起朝着拍賣行的位置趕了過去,現在都快八點半了。

走出這天然居,順着服務員給我們指的路,我們三個很快來到了這個黑市唯一一個雙層建築物前。

現在這賣拍賣行四周已經是擠滿了人,看來來這裏的人不少,我們三個從入口排隊走了進去,走到登記處的時候,兩個負責登記的人對我們說道:

“您好,請問您是委託我們拍賣物品。還是讓我們幫您發出拍賣廣告。還是隻進行拍賣‘交’易。”

“我要委託你們幫我拍賣物品。”我說道。

“好的,請您去一號入口。”

我們三個來到一號入口走了進去,發現這裏麪人也不少,但是明顯的沒有外面多了,負責登記拍賣物品的工作人員馬上迎了過來:

“三位好,請問你們是一起的嗎?”

“是。”我說道。

“好的,那您是準備拍賣什麼物品?”

“這個。”我說着從包裏把那朵黑蘭‘花’給拿了出來。

工作人員從我手裏把黑蘭‘花’雙手接過去之後,看了一眼後,對我說道:

“先生請您稍等,我去帶您的物品進行估價。”

我點點頭,那個工作人員便帶着我的黑蘭‘花’走進了一個屋子裏面。

“老野,這什麼‘花’真能賣五百萬?”老牛有些懷疑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誰知道這三百年過去了這物價漲不漲。”我對老牛說道,其實對於張流觴跟我們說的話,我是相信的,但是那也是三百年錢的事,時過進遷,誰知道這黑蘭‘花’現在能值多少錢?

雲月也看出我一臉擔憂,便對我說道:

“張野,你也別太在意了,能賣錢更好,不能賣咱就當來玩了。”

我嗯了一聲,開始四下查看起了周圍的人,很多人手裏拿着格式各樣的東西,有‘玉’器,有寶劍,有古董字畫,有各種百年‘藥’材,甚至有金銀製品,五‘花’八‘門’什麼都有。

等了十多分鐘後,剛纔拿着我的黑蘭‘花’進屋的那個工作人員又走了出來,來到我的面前說道:

“先生,我們的鑑定師想見您。”

“見我?有什麼事嗎?”我問道。

“這個我不知道,您去就知道了。”工作人員看着我說道。

“行,那我去看看,他們能一起去嗎?”我指着身旁的雲月和老牛問道。

那個工作人員看了老牛和雲月一眼後,一臉歉意的說道:

“抱歉,鑑定室從來沒有接待過客人,所以只能您一個人進去。”

“那行。”我答應了一聲後,又對老牛和雲月說道:

“你們倆等我一會兒,我進去看看。”說完後,我跟着那個工作人員走了進去。

一進屋子,便發現這個屋子裏面只有一張桌子,在桌子上坐着一個白鬍子老頭,在他的身旁站着一個相當漂亮的‘女’人,其美貌和雲月不相上下,只是她顯得有些高挑,雲月有些嬌小。

“***,我把人請來了。”那個工作人員帶着我進‘門’對那個白鬍子老頭說道,說完之後便退出了屋子。“你好,我叫雅菲,是這裏的拍賣師。”那個屋子的‘女’人看到我後,對着我一笑友善的伸出了右手。“你好,我叫張野,種地的農民。”我客氣的伸手握了上去。 ?

“對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黑市拍賣行的首席鑑定師,李老,他只鑑定普通鑑定師鑑定不了的各種奇珍異寶。”雅菲看着旁邊坐在桌子前的那個白鬍子老頭說道。

“李老,你好。”我對那個叫李老的白鬍子老頭伸出手,我心想這種人得結‘交’啊,這以後要是找到什麼寶物或者珍貴得‘藥’材倒是可以讓他來幫我鑑定。

誰知那個白鬍子老頭擡起眼皮看了我一眼後,只是“嗯”了一聲,並沒有理會我伸出的右手。

我看到這裏後,心裏就有些不高興!收回自己的右手,連看他都不看他一眼,我這人向來這樣,被人敬我一尺我敬別人一丈,這老頭拽什麼拽?

“呵呵呵,張先生您別生氣,我們李老他從來都是這樣,並不是針對您。”雅菲看着我說道。

“有啥事你們就直接說,我朋友還在外面等着我鬥地主呢。”我也是沒好氣的說道,要不是想把這朵黑蘭‘花’給拍賣了,我轉身就走。

“那好,我們就直說,您這朵黑蘭‘花’是從哪裏採到的?”雅菲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黑蘭‘花’看着我說道。

“一個地下古墓裏面。”這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所以我說了出來。

“哪個古墓?”雅菲雙眼一亮,看着我問道。

“說了你們也去不了。”我說道。

“爲什麼?”雅菲看着我說道。

“被有關部‘門’接手了。”我沒有說實話,要是跟他們說實話,他們肯定會去那樓蘭古墓裏,那千年‘女’妖在裏面他們去了之後,還能活着出來?不管我是不是喜歡他們,我都不希望死人。

“哦,這樣啊。”雅菲聽了我的話後,雙目中略顯失望之‘色’。

“你手上只有這一朵黑蘭‘花’?”這時李老對我問道,說話的時候看都沒看我一眼,目光始終盯着他眼前的各種稀奇古董。

我看到他那副瞧不起人的樣子我就煩躁,估計老牛在這裏的話早就翻臉了。

“沒有了,就這一朵。”我也冷言說道,別人不給我好臉‘色’,我也不會給人家笑臉,咱沒那麼賤!

雅菲好像看出我有些惱怒,忙笑着對我說道:

“張先生,我先代表黑市拍賣行對您表示感謝,感謝您信任我們黑市拍賣行。”

“我這黑蘭‘花’到底能賣多少錢?”我問道。

雅菲嫣然一笑:

“據李老的估計,您的這朵黑蘭‘花’起拍價最少爲一千萬人民幣。”

“多少?”我又問了一遍,當時我聽到雅菲這句話後,以爲自己聽錯了,其實我來拍賣行之前,都做好值不了多少錢的心理準備了,這一下子落差太大,讓我沒反應過來。

“底價最少是一千萬人民幣。”雅菲笑着又重複了一遍。

我這才反應過來,繼續開口問道:

“你的意思是,拍賣的底價就是一千萬嗎?”

“對的。”雅菲說道。

“那……那這麼貴得話,好賣嗎?”我問出了一直困‘惑’在心中的問題。

“您放心好了,越是價格高的便越好賣。”雅菲一句話,讓我心中的顧慮煙消雲散。

“哦,那行,你們還有什麼事沒了?沒事我就先撤了,我那一把鬥地主四個炸彈呢。”我現在着急想和老牛跟雲月分享這個好消息,一千萬啊,還只是底價,這要是得拍賣出去那得多少錢?

“等一下,我們黑市拍賣行在拍賣成功後,會收取您百分之五的手續費,這個要提前和您提前說一下。”雅菲對我說道。

“知道了,沒別的事了吧?”我問道。

“沒有了,耽誤您時間了。”雅菲說道。

“沒事那我先出去了。”我說着走了出去。

我剛走出‘門’,便看到老牛和雲月正在盯着一副畫看個不停,旁邊也圍着好多人,我見狀後,也走了過去。

那是一副山水畫,只是這幅畫的奇特之處,就是用高強度手電筒照在上面的時候,這幅畫上面的飛雁和在河裏的小船都開始慢慢地動了起來,讓人目瞪口呆,嘖嘖稱奇。

看了一會兒後,那個人的畫便被帶走估價去了,衆人也都各自散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