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塵無奈,他從來都知道。

洛神冰內心的自信。

他的算計,從未出錯,那是從小養成的。

可是如今,源塵一次次鍛打着洛神冰的內心。

毀滅着那份自信。

洛神冰腳步頓下,便再也沒有動過。

源塵臉色大變,這是滅神訣!

洛神冰竟然對自己這麼狠。

滅神訣乃邪派禁術,源塵只是聽說,可現在他卻有幸親眼所見。

源塵跨過門檻,一把將洛神冰攬入懷中。

源塵自然不是憐惜洛神冰,而是因爲誅心劍。

就在剛剛,源塵感覺誅心劍竟要自爆。

人亡,劍亦毀。

源塵可不想再被洛神冰害死,所以他必須救活洛神冰。

源塵一指點出,正中洛神冰眉心。

妖丹的力量被源塵灌入洛神冰的體內,用以抵擋滅神訣印的摧毀速度。

一個個血傀妖印在源塵手心凝聚,順着手指鑽入洛神冰的體內。

血傀妖印衝擊滅神訣印,將其一點點消耗。

也幸好,洛神冰體內妖邪之血尚未覺醒。

不然,就算是源塵成帝,也救不了一心死志的洛神冰。

黑暗籠罩大地,寒潮風捲殘雲。

只是寒潮破不開霧城的霧,卻喚醒了昏迷的洛神冰。

“你醒了。”

源塵知道自己的殺意已經被洛神冰感應到。

“你是妖?”

源塵一愣,沉默不語。

洛神冰卻是笑了,仿若抓住了源塵的小辮。

“你是邪,還具有高貴的血脈。”

“但是被封印了。”

源塵的話,讓洛神冰小臉一僵。

“不過你不用擔心,因爲某種原因,我不能殺你,甚至還要保護你。”

源塵只感覺心塞得厲害,明明兇手就在眼前,卻還要保護他。

“你是噩派來的?她自身難保,卻還想要保護我。”

源塵不明所以,但卻不影響他裝。

“是的,現在你相信我了吧。”

洛神冰眉頭一皺,他從牀上起身,一下子投入源塵的懷抱。

“你身上爲什麼有一種讓我感到很親切的力量。”

源塵嘴角微抽,很親切嗎?

你三百年如一日,用邪靈之血溫養誅心劍。

不親切纔怪呢。

“我也有同樣的感覺,如親兄弟一般。”

源塵確實感受到誅心劍的心情,那是種兄弟之情,而非主僕。

洛神冰掛在源塵身上就下不來了,他實在無法阻擋那種親情的力量。

孩子二三歲,正是在父母身邊最快樂無慮的時光。

而洛神冰卻要想方設法活下來。

何其艱難,何其孤獨。

很快,洛神冰竟然睡了過去。

源塵不敢置信,因爲他從來沒有見過洛神冰睡覺的樣子。

這貨竟然需要睡覺?

又或者是重生前,洛神冰始終對源塵有着某種忌憚。

而現在,洛神冰似乎放開了身心。

將最脆弱的一面展現出來。

“爸爸媽媽,不要離開我。”

“冰兒會聽話,不會淘氣。”

淚水從洛神冰眼角滑落,寒潮中流動的風吹開房子的窗戶。

一株妖神花放肆綻放。

源塵頓時雙眼放光,左手抱小熊,右手抱洛神冰。

源塵一口便將妖神花吃了。

然後源塵果斷離開了霧城。

寒潮之中,源塵拉家帶口的前行。

三天三夜,源塵彷彿經歷了三生三世。

“哥哥,我叫洛神冰,你叫什麼名字啊。”

“源塵。”

“源塵哥哥,你是不是和我有什麼關係啊。”

生死之仇。

“源塵哥哥,那個妖神花你吃了什麼感覺啊。”

“很甜。”

“源塵哥哥,妖神花被我用鮮血澆灌過,你不會有事吧。”

“要完!”

“……”


“源塵哥哥,我們這是要去哪啊。”


“北靈學院。”

“源塵哥哥,我餓了。”

源塵覺得自己的耳朵都要懷孕了。

放下洛神冰,源塵坐在了他對面。

一路走來,源塵可是賺了不少的靈幣。

也多虧有洛神冰的算計。

“小二,這邊。”

源塵所在桌位靠窗,透過窗戶,源塵能夠清晰的看到一道道人影走過。

或一人,或成隊,或成羣。

源塵重新回望那店小二,發現對方正在翹着二郎腿戲謔的看着他們。

洛神冰雙眼微眯。

他們兩個確實穿着破爛,甚至兩人身上都感應不到靈力。

但是他們是普通人嗎?

幾個壯漢走了過來,目光冷冷的掃視着眼前兩人。

“二位,你們是自己橫着出去呢?還是我們送二位橫着出去?”

“當然,若是留下那隻白熊,你們也可以安然離開。”

源塵玩弄手中竹筷,很是悠閒。

洛神冰雙眼微眯,好似睡着了。

“吃過飯,我們自然會離開。”

源塵將靈幣砸在餐桌上,發出叮咚之聲。

幾個壯漢一見靈幣,躊躇起來。

一名大漢望向店小二,店小二微微點頭,眼中戲謔之色不減。

這名大漢頓時底氣十足,上前將桌子上的靈幣丟到地上,然後甕聲甕氣大吼。


“選擇吧,二位。”

洛神冰長長睫毛輕顫,他突然笑了。

“我也給你們三個選擇。”

“你們是想死呢?還是想死呢?還是想死?”

源塵默不作聲,他其實很想看看洛神冰現在有幾分本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